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27.第127章 公诸于众
  转身对上因为粮价和药价欢欣不已的众人,顾长生脸上扬起一抹发自心底的笑容,“你们不是问我和周沐可有牵扯?”

  四周喧哗声一顿,齐齐的看向她。

  元宝也紧张的往这边看了过来,长生娘子要做什么?他家爷为了她都不惜威逼皇上了,她该不会要当众和他家爷撇清关系吧?

  要真是那样,那可真是要人命了!他可怜的爷啊!

  “周沐,他为了我安危,不惜语出犯上,而我顾长生,为了他,必定守住柳州境这一方之安,这就是我给你们的答案,与我一同静候周沐凯旋归啦的好消息吧!”顾长生一句话说完,转身往小院走去。

  步伐前所未有的释然。

  是了,心已动,那就无需再遮遮掩掩,周沐喜欢她,而他对周沐也并非无情,这样也好,迟早都要面对流言蜚语,面对皇室的压力,与其坐等他们耍阴招,那还不如将事情抛到明面上!

  闻君亭之约,她会等他,等他凯旋归来,与她一起面对世人的眼光,哪怕是狂风暴雨,她也会与他一起并肩而行,此生不负!

  “娘子,你……”韩秋张嘴迟疑了一下,还是不知如何继续。

  娘子和沐郡王的相识相知,她们都看在眼里,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如何说。

  “韩秋啊,时光是个无垠海,我在这片无垠海中寻寻觅觅了这许多久,才遇到一个可以为我抛弃一切,可以陪我携手同行之人,这是幸还是不幸已经无关紧要……”抬头望天,顾长生突然有种落泪的冲动。

  爷爷,这一世,我遇到了一个可以陪我生伴我死的男人,你开心吗?

  韩秋见此,倒也不再多说,情之一事,本就不是外人能够左右,既然娘子已然有了决断,不管如何,她都会陪着她!

  “长生娘子,胡秉志那个老不死的说的话,你可别放在心上,在元宝心里,你就是天下顶顶好的娘子,再没比你和我家爷更般配的一对儿了。”元宝处理完外面的事儿,急慌慌哈巴的追了进来。

  “般配?般配个屁!元宝,你替我告诉周沐那妖孽,再有事敢瞒着我,信不信老娘我将柳州搅成一锅粥?”看见元宝,顾长生撇了撇嘴。

  上京那边若不是动了除她的心思,周沐绝对不会出此下策,用这样红果果的告白来威逼他的亲祖父,这事儿也就周沐能干得出来了!

  当真是丢死人了!

  也感动死人了!

  “娘子你说笑呢,你才不肯搅乱了爷的老窝呢,嘿嘿……”这么久下来,元宝倒也摸透了顾长生的脾气,此时更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端茶倒水,殷勤的紧。

  这可是板上钉钉的郡王妃了,他将来名正言顺的女主子,他可得巴结着点儿,免得以后被穿小鞋!

  对于长生娘子刚才在大清光众之下说的话,元宝还是欣喜异常分外满意的,他相信,这话传到他主子爷耳朵里,主子爷肯定也会很开心,他家爷再加把劲就能把帮他看家的长生娘子给收服啦,那时候可就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啦!

  幸福满满!

  “对啦,外面的人难道就没造反?我可是玷污了他们心中犹如神邸的沐郡王啊。”顾长生眉尾一挑,似笑非笑。

  “娘子你可是个明白人,哪有占了便宜还卖乖的,他们现在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哪个会造反?”巴结逢迎是个技术活,元宝在他家冰冷的爷身上完全没有用武之地,此时全用到了顾长生身上。

  顾长生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更甚,好听话谁都爱听,她顾长生也不例外。

  “娘子,亳州药商那边送来的药材我已经给您妥善安置了,至于银两,严老那个精明的说,就由您的供奉银子里扣就行了,他派来向您学习炮制之术的那三个年轻人,我也给安置好了。”元宝想到紧要事儿,连忙一脸星星眼的上前汇报。

  那么一大批药材,愣是一份银子都没花啊!那些个药材作成市价,少数也得四五十万两啊!

  长生娘子,当真太了不起了!她就是一座会动的金山银山啊!

  “恩,等有空闲了,我再安排他们来学艺,先让他们练练刀工吧。”顾长生点了点头,以教出三个上品炮制师为代价,顾长生和亳州药商会达成了协议,从今而后,她制成的超品药材,皆被亳州药商会高价买断,而且可以成本价从他们手中进购药材!

  源源不断的银钱和药材供应,她顾长生有了!

  这江南辩药大会给她带来的好处,超出了她的预期太多,这一点连顾长生都没有想到。

  在他们眼中,精制的药材竟然是超品!不过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处理手艺做到精益求精而已!

  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啪嗒一声就砸到了顾长生的脑门上,她的惊喜啊,那自是不提。

  而她,选择了和亳州药商会,和严老合作,因为她相信,一个眼光独到,能够在有胡秉志的情况下,还看好她的人,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和聪明人合作,才不会太累!

  这一点儿,太符合顾长生的懒惰性子了。

  “长生娘子,您看这间事儿已了,您是不是给我家爷写封信说道说道?”元宝公公见顾长生此时心情颇好,抓住时机为自家爷谋福利。

  “说道?说道什么?不是有你呢吗,你肯定会事无巨细的上报的,这一点,我无比的相信你。”白了元宝一眼,顾长生继续喝茶。

  “报个平安也好啊,长生娘子你是不知道,爷知道上京那边有动静,急的头发都快白了,那是食不下咽,夜不安枕……”

  “吹!你再吹!我不知道你就知道啊,你丫的整天跟在我屁股后头转悠,啥子时候去了闽南我怎么不知道?”顾长生忍不住打断元宝为周沐邀功的恶行,“他丫的担心我就罔顾我的意愿将我俩的事儿昭告天下啊?”

  坑!这绝壁是个大深坑!

  “嘿嘿……”元宝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爷肯定是怕娘子你忧心啊。”

  “我不忧心,我闹心!”身上贴上了周沐的标签,圈养美男的宏伟蓝图貌似要夭折了的样子,顾长生想想就觉得有点儿不甘心,憋屈啊!找男人的话还是找个傻的比较好,找个聪明的旗鼓相当的,有点儿不好应付啊!

  “长生娘子这有啥好闹心的,我家爷那可是天上少有,地上仅有的好男人,长的好,功夫好,还有好多好多银子,还事事替娘子你着想……”

  “打住!你再说下去,我快要吐了!”一挥手打断元宝的王婆卖瓜,顾长生有点儿无语。

  “你要是再说下去,信不信本楼主将你拍成肉饼?”月西楼牵着小肉包子走来,看向元宝的眼神,分外不善,“告诉你家爷,不带这样耍阴招的,他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把丫头跟他的牵扯弄得人尽皆知,这事儿无疑让月西楼很不满。

  他有种出身未捷身先死的凄凉感……

  元宝一见月西楼,顿时敢怒不敢言了,他就纳了闷了,为什么连他家主子爷都纵容这个情敌留在长生娘子身边,这不是自己跟自己找不痛快吗?

  “元宝啊,听说暗营的人最近人心惶惶忙的焦头烂额,饶是严亭都被困在暗营训练不休,可有此事?”害的她连小翠和严亭的奸情都没观察到,太无趣了!

  “娘子啊,是有这么个事儿,不过这事追根究底还是得怪你。”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元宝不由得感到庆幸不已。

  若不是他要负责当包工头给长生娘子盖房子,估计也被貂蝉他们拉去操练了……

  “怪我?”顾长生闻言,凤眸一眯。

  “是啊,你手下的那个莽夫刘蟒,闯到暗营找人打架去啦,还愣是连赢了五个人,暗营的人那各个都是心高气傲的,哪里被这样落下过面子,当即就开始自发图强了,说是,说是……”说到此处,元宝有点儿迟疑。

  “有话直说,做什么吞吞吐吐,不像个爷们!”

  顾长生这话一出口,元宝那就内伤了,脸上一红,圆润的脸上扬起一个扭捏的笑容,“嘿嘿,其实元宝本就算不上是个爷们啊……”

  他是太监!嘎嘎……

  顾长生对于元宝的身残志坚,心态良好表示很无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元宝收到这眼神,马利索的解释,“他们说,刘蟒去砸场子打脸是受了长生娘子你的指使,打算狠狠的操练提高一下,等长生娘子你选中他们再狠狠的拒绝你,将这丢掉的脸面给找回来!”

  “奥?”顾长生闻言,突的就笑了,“刘蟒这莽夫,倒是干了件无心插柳的好事儿!”

  狠狠的拒绝她?拒绝她顾长生?那群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果然如周沐所说,桀骜难驯的狠啊!

  可她顾长生就喜欢对付这些桀骜不驯的硬茬子!

  她的兵,可以桀骜可以张狂可以自负,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资本!

  身体里的征服因子在躁动,顾长生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花孔雀啊,晚上陪我去打家劫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