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29.第129章 扒光了暗营
  夜色之下,顾长生邪笑的看着寂静的暗营山寨,“打家劫舍开始了!”

  小肉包子激动的点点头!第一次干这种事儿,他兴奋的小脸都红了。

  “月西楼,把我给你的东西快速的带出暗营山寨藏好,然后再回来,你能否办到?”顾长生躲在阴暗处看向月西楼,以他的身手,快速的躲避哨探完全不在话下。

  “这要看带什么东西,你要是弄俩大活人,带出去怕是要费点力气。”月西楼似笑非笑,倒也实诚。

  “这里的人都尽我挑选,我费那力气倒腾大活人干嘛?我闲的脑残啊?”顾长生白了他一眼,“门口放哨!”

  一句话说完,顾长生一个闪身,翻窗进了一个屋子。

  月西楼和小肉包子凝神站在窗前,附耳窥听。

  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孔雀师傅,我娘亲她干嘛去了?”努力的将声音压到最低,小肉包子不解的看向自家师傅。

  他确实很好奇她娘亲到底要打劫个什么?难道是银子?嘿嘿,他喜欢!

  “偷看男人睡觉去了!”月西楼翻了个白眼,陈述事实。

  很明显,这是暗营精卫们休息的地方,而顾长生闯进去了!

  除了偷看男人睡觉,还能干吗?

  这是"chi luo"裸的占便宜啊,还是一占一大群!

  月西楼的脸色不那么美好了,顾长生啊,她到底是不是女人啊!这可是男人睡觉的地儿,她难道丝毫就不顾及男女大防的吗?

  还没等他想完,一个身影就从窗子上闪了出来。

  随着她的身影,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大包袱。

  “丫头……”月西楼目瞪口呆的看着扔到自己身上的大包袱,倍儿无语。

  若他所料不差,这里面应该是衣服吧?这么一大包袱,她该不会是把人身上的也扒下来了吧?

  “愣着干嘛呢?赶紧的运出去藏好,我和儿子先去下一个地方,你赶紧回来接应我们。”顾长生急忙的催促着,牵着儿子就往下一个屋子靠去。

  月西楼扛着一个大包袱愣了一下,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拔身而起,往山寨外掠去。

  靠之!三千精卫,这衣服可真不少,任务很艰巨!

  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搜刮,顾长生负责打劫衣服,月西楼负责运输,小肉包子负责盯梢,分工明确,合作愉快!

  就算这样高效的分工,他们还是耗费了个把时辰,才将暗营精卫们的衣服给打劫完!

  抹了把额头的汗水,顾长生看向身后的小肉包儿子,“累不累?”

  小肉包子仰着一张小脸摇了摇头,激动还来不及,哪里顾得上累啊!

  不一瞬间,月西楼也运输完衣服赶来汇合了。

  “下面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看到那四个主卧了没,若我所料不差,那是貂蝉和严亭他们的屋子,他们的能耐可比这些暗营的精卫强多了,咱们少不得要用点儿非常手段了……”顾长生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掏出一把小竹筒。

  月西楼见此,嘴角微抽,“至于如此吗?他们好歹是暗营的统领,若是也被偷了衣服,那明天可就没脸见人了。”

  何况里面还有个女人貂蝉,这……

  “就是因为他们是统领,才更不能放过,打蛇打七寸,咱们这叫震慑!懂?”顾长生显然不这么认为,“妇人之仁!”

  月西楼这下是彻底的无语了,投向那四间主卧的眼神,分外同情了起来。

  遇上顾长生这样的女人,活该他们倒霉啊!

  神都救不了他们……天可怜见的!

  “嘿嘿,你们看这个。”顾长生一边说一边抽出一根染了黑色的小竹筒,“这可是我为严亭特制的,那厮本就是个倒弄药材的,我担心他警觉性强还有抗药性都比貂蝉他们强点儿,所以特意给他加了点儿料。”

  当然,敢肖想她的小翠,也是一方面原因。

  月西楼这下是真的无言以对了,只能跟在她身后,率先朝着有药香的那间卧房潜伏过去。

  窗纸被竹筒捅破了个洞,顾长生捏着鼻子对着竹筒往里吹气。

  一阵几不可闻的药香气传来,混在屋中本来就有的药香中,若有似无,闻的不甚真切。

  顾长生趴在窗上附耳细听里面的动静,半刻之后,见没有丝毫反应,才警觉的望了望四周,见无人巡逻,利索的用手术刀抹开了门栓。

  打家劫舍三人组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了,走的还是正门!

  进了屋,顾长生在幽暗的月光单手托着下巴往眯着眼往床边靠去,并未刻意的掩饰脚步声。

  床上躺着的严亭双眼微颤,极力的睁开了双眼,惊恐的看向来人。

  “长生娘子!”眼中有着无比的震惊,可声音却如同蚊子哼哼,身子更是纹丝不动。

  “嘻嘻……加料的极品软骨散,我配制的,滋味不错吧?”顾长生幸灾乐祸的停在床头,俯视着他。

  “你……想干什么?”惊觉自己全身软若无骨,脱力脱的一丝不剩,严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

  心里那个焦急啊,可却无力反抗!

  “我想做什么?嘿嘿……”顾长生邪笑着开口,“我要扒光了你!”

  天雷滚滚,向来冷血嗜杀的严亭脸上眼中顿时就充血了。

  “咳咳!丫头,你差不多点儿,他可是个男人!”这事儿要是让周沐知道,那可有的瞧了,月西楼忍不住打断趁人之危的顾长生。

  顾长生叹了口气,站直了身,“其实我很想亲力亲为的,可是为了你的小命着想,这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还是交给花孔雀吧。”

  显然,顾长生也觉得,扒一个大男人,貌似不甚妥当!

  扼腕啊!圈养美男的宏图大业泡汤了,连揩油都还得顾忌这顾忌那,怨念……

  “为什么是我?”月西楼不满。

  “不是你难道是我啊?你确定要让我动手?其实我是不介意的,可若是妖孽知道了这事儿吧,少不得你俩又得好好的切磋切磋了……”顾长生抬起双手耸了耸肩,她其实尼玛真的不介意亲力亲为的!

  想到周沐,月西楼脸上一黑,立时噤声!

  打不过!这是个硬伤!

  还好好的切磋!那分明就是好好的被虐!

  他们这边旁若无人的讨价还价,作为待宰羔羊的严亭,那是整个人都不好不好的了。

  身为暗营刑堂的堂主,人人畏惧见了他恨不得绕道走,今天却是阴沟里翻船,栽到了自己最熟悉的药上!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月西楼的动作很快,顾长生背过身去不过一瞬,就把挺尸的严亭给扒了个干干净净,不过他很厚道的给他留了条亵裤,还分外同情的帮他盖好了凉被。

  “节哀啊!”抱着衣服,月西楼同情的摇了摇头。

  惨!忒惨了!

  他都能想到他们明日的凄惨状况了!

  搜刮完衣橱中的其他衣衫,顾长生走回床边,也同情的摇了摇头,安慰道,“放心,会有好多人陪着你的,此道不孤啊!”

  统领讲究啊,睡觉还穿着亵衣,可那些个精卫就没这么讲究了,那是直接一个大裤衩倒头就睡,她偷了他们的衣服,明日那些个精卫大多数都是如此情景的……

  她不说这个还好,她一说这个,严亭的脸上黑的都快能滴出水了。

  目疵欲裂的看着两人大摇大摆的抱着衣服从正门走了出去,后面还跟着一个做鬼脸的小萝卜头……

  他们此番行径,竟然还带着小公子!

  天下,竟有如此的娘亲!

  严亭仰头望床顶,欲哭无泪……

  下面的将六和将七,情况大抵和严亭差不多,悲愤交加却又无可奈何的被人扒了个干干净净,然后看着人大摇大摆的离去,心里那个憋屈,就别提了!

  到了貂蝉的卧房,三人站在床前,纠结了……

  “丫头,这可是个女人啊,这事儿,打死我我也不会干的!”月西楼第一个发言,声明自己还算是个好男人。

  顾长生托着下巴和床上魁梧的貂蝉大眼瞪小眼,“哎,这个,还真有点儿难办……”

  满山寨光膀子的男人也就罢了,这要是弄出个光膀子的女人,貌似有点儿不像个样子!

  白白让那些色狼精卫饱眼福了不是?这怎么可以!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那是绝壁不能干!

  “长生娘子,念在同是女人的份儿上,手下留情啊……”同样的蚊子哼哼般,貂蝉一脸祈求。

  知道了其他人的下场,貂蝉无比的希望自己能能幸免于难!

  长生娘子她到底是不是人啊,看这架势,她竟然把整个暗营的男人都给扒了!

  我来个老天爷,这真是没谁了!

  彪悍!简直是亘古未有的彪悍!

  貂蝉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事儿,就算是她自己,都未必办的出来,也未必办的到!

  “哈,有了!”福至心灵,顾长生一把抓起小肉包子,“儿子,娘亲教你画的乌龟学的怎么样?”

  母子俩心有灵犀,小肉包子笑着猛点头。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顾长生一边说,一边拿来了文房四宝,将貂蝉的所有衣服都铺展开,“儿子,画吧!”

  小肉包子顾泽拿起毛笔,画的有模有样。

  末了,顾长生还让他爬到床上,连貂蝉穿在身上的亵衣都不放过。

  乌龟满衣爬,貂蝉悲愤欲死,这还不如把她也扒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