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十三章 救个美男是累赘
  午夜时分,临阳城外。

  顾长生趴在马车上看着零星的几家客栈,临阳城不大不小,可是位于柳州的边界地,四周城镇到此的距离也都不近。城外的客栈也应运而生,在夜关城门之时为赶路之人提供一个落脚点。

  可是,顾长生一行,已经被五家客栈连拒,美其名曰客满,真正原因不言而喻。

  赶路十多天又遇暴雨,他们一行可谓落魄,偏偏还尽皆是妇孺,这个被拒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顾长生眼瞧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搭救来的美男失血过多,终于抬手捻针,封住了他几个穴位。

  雨势渐收,陆续有行人投住客栈,偏他们被拒之门外,顾长生眯着眼睛,望向一家门面不错,却门前冷落的客栈,伸手一指,“韩秋,就那家了。”

  “娘子,怕是不妥。”韩秋冷着脸看着那客栈摇曳的旗幡。

  “没什么妥不妥的,它就算是龙潭虎穴,你也给我闯进去。”作为一个医生,顾长生有些微洁癖,雨淋血腥味依旧存在,还接连被拒,她的脾气也上来了,现在她迫切的需要洗澡!

  “是。”韩秋听命调转马头,不一会就停在了客栈门前。

  顾长生抱着害困的儿子下了马车,小翠给那搭救来的男人裹上了一件披风,帮着韩秋扶了他下来。

  连个接引的马童都没有,顾长生抬眼看去,眉头一皱,客栈门口两边各挂着一个灯笼,灯笼的微光之下门对的字迹依稀可见:

  “江湖人谈江湖事,莫道江湖去人远。

  风云中话风云会,谁知风云在眼前。”

  横批:风云客栈。

  弥漫的诡异气氛,饶是脱力的美男都抬起冷脸,皱眉。

  “娘子,我们还是再换个客栈吧。”小翠缩了缩肩,这客栈人少的可怜,旁边的马厩只零散的栓了几匹马,连个马车都不见,好诡异!

  “不换,就这了!”顾长生率先向前,一把推开了客栈门。

  客栈的大厅很宽敞,错落的摆着几张桌椅,连个小二都没有,柜台后掌柜模样的人困眼朦胧的抬起头。

  很平常的一人,平常的长相,平常的穿着,只是看向他们的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没有逃过顾长生的眼睛。

  “哪条道上的?”掌柜的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问的意兴阑珊。

  “柳州道。”顾长生回的理所当然。

  “柳州道?”掌柜的疑惑,没听过啊,江湖上啥子时候有了个柳州道?终于正了脸色,看向来人,妇孺孩子外加一个受伤的男人,虽然裹了披风,可低下露出的湖蓝下摆上还沾着血迹,一股子血腥气若有似无。

  “吆,怠慢了道上的朋友,客官可是遇到了什么风云事儿?告知事端,即可入住风云客栈。”掌柜的腆着老脸,笑的无害。

  道上的朋友?你才道上的!咱上辈子是军医,白道上的,这辈子是良民,八竿子跟你们道上扯不着关系!

  “无可奉告。”顾长生嗤道,明显的这是道上收集信息的据点,她说了才是白痴。

  “哎呀,那客官若想入住,就只得许小店一个承诺了。”掌柜的一脸惋惜的搓了搓手,这一行人瞧着有点惨,可是规矩就是规矩,“今日暴雨,眼瞧着其他的客栈都已住满,客官怕是不好打尖。”

  “一个承诺?那还收钱不?”顾长生挑了下眉头,好整以暇的问。

  “客官说笑呢,瞧客官就不是道上的人,不知风云客栈的规矩,视客官承诺大小,收取房钱,一旦入住,包客官在小店无虞。”掌柜的捞起一个算盘,打的啪啪响,看着他们若有似无的笑。

  好快的手速,好大的手劲。

  有点儿意思!她现在正缺一个避风港。

  “许尔一命,柳州城顾氏医馆。”顾长生拍了拍朦胧转醒的儿子,将落下的锦裘拢了拢,示意他接着睡。

  “不论伤重伤轻?”掌柜的停下手中算盘,抬起头。

  “只要还有一口气。”顾长生回的也不含糊,娘的,她穿过来不是行医挣钱养包子救美男的吗?咋就跟江湖这种玄幻的事儿扯上了关系,江湖啊,不是她的菜啊!

  可她现在没的选择。

  “哎呦,好勒!邱断刀,快过来领客官去后院歇息。赛西施,赶紧的备好热水让客官梳洗,胡麻子,把门外客官的马车给我牵进马厩,用上好的草料,打理干净喽。”

  掌柜的闻此立马换了一副面孔,扯着嗓门子吆喝。

  他每念出一个名字,顾长生的眼角就跳一跳,邱断刀?赛西施?胡麻子?好江湖气的名字!

  “那房钱?”顾长生看向前倨后恭,跟刚才判若两人的掌柜。

  “一文钱!开门做生意,哪能不收钱,客官意思意思给个一文钱算事儿。”掌柜的又笑着搓了搓手,指向一边走来的髯虬大汉,“客官且跟了这厮先去安置,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在下胡不二,客官大可放心住下,其余的不必担心。”

  这掌柜的真是生了一双好手,十指劲廋,若是微勾成爪,抓身上怕是很疼,啧啧……

  再看那髯虬大汉领路的,一身肌肉,张弛有力,怕是个不错的练家子,腰间一把断刀铁。色成褐,也不知道染过多少血。

  “娘子,胡不二,杀人不二手,江湖人称二爷。”韩秋跟在顾长生身后,拧眉低声道,她常在军中行走,江湖上事儿甚少关心,可也听过这人的名头。

  “吓!好大的名头,当个行脚店的掌柜,也不怕屈才。”顾长生撇了撇嘴,继续往前走。

  给他们安排的是个不大不小的院子,三间屋子,还有个的院门。

  顾长生很满意的泡了个澡,想着送水来那个分外妖娆的赛西施,还真没亏了赛西施这名字,生的那叫个美,长的那叫个妖,放在青۰楼楚馆,那是绝对的头牌!

  收拾妥当,顾长生抱着从车上带下来的药材,就向着最边上的客房走去。

  还有个半死不活的等着她救呢,她千辛万苦不惜惹了一身腥带回了的人,要是死了,她不白忙活了吗?

  更何况,还是个冰山大美男!顾长生绝对不会承认,她是因为他长得好,才救人的,她都娃她娘了,也就是远观欣赏外加调戏一二,目前来说她还没有再嫁的打算。

  挑拣出一些药材,让韩秋下去找地儿熬药,小翠在照顾两个孩子,只她一个人来,啧啧……天时地利人和啊!

  床上的人没人打理,惨状依旧,但人还算是清醒,一双眼睛冰冷的盯着顾长生。

  “啧啧……被伤成这样,你得有多菜啊?”可惜了一副好相貌,不好好在家窝着非出门,顾长生撩起他的衣袖,看着那些交错的伤口摇了摇头,真惨!

  身上还指不定伤成什么样呢,她还记得那条刀伤可是很深的。

  顾长生也不犹豫,看都不看人脸,手起手落,外袍,扒了!虽然料子不错,可都被割的不成样了。

  上衣,扒了!肩上,胸口上还有伤呢。

  裤子,扒了!腿上也都是血迹,明显不完整。

  裤子落地,露出来金线缝边的亵裤。

  吓!她看到了什么?

  裤衩!红的!红的!红的……

  还绣了一朵妖艳的黄菊花!黄菊花啊……

  真是闪瞎她一双丹凤眼,冰山美男、铁血硬汉……再加上一个闷骚?是她的眼神有问题是她的逻辑有问题?还是这男的有问题?

  眼光扫过床上裸只剩下一条裤衩的躯体,精壮的上身,笔长的双腿……

  “不知廉耻!”

  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传来,顾长生打了个冷颤,从意。淫中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直勾勾的盯着人家裸。体猛瞧,连眼都没转一下,太丢人了,她都是娃儿他娘了!呛了下口水,没敢看那杀气腾腾的来源。

  “不就一坨肉吗,怕啥?不怕不怕!”顾长生一边嘀咕着做心理建设,一边抬头,娘也,咋一副杀人灭口的模样,她干嘛了?不就把他给扒了吗?

  “什么眼神啊你?有你这么看救命恩人的吗?”顾长生叉着小蛮腰,纤手一指那赤条条的躶体,大义凛然:“当老娘喜欢看啊,要不是为了给你治伤,老娘才懒得管你。”

  “你是大夫?”床上人皱着眉头。

  “如假包换!”没见过女大夫啊?少见多怪。

  “师承何处?”

  顾长生皱眉,这个还真不好说,现代的国宝老中医?国外的皇家医学院?哪个说出来人都不知道啊。

  咦,不对,她为嘛要说?

  “丫还没弄清楚状况啊?告你,老娘我眼神不好救了你,在我的地盘你还问东问西,找抽呢?”顾长生撇了撇嘴,拿起一旁水盆里的帕子,用力的擦拭这人身上的血迹。

  不是挺硬气的吗?我擦!我擦!我用力的擦!

  啧啧,这豆腐块真不是盖的,这大腿肌长的真好……

  “告诉你,遇见老娘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就这伤情,换了别人,你就等着嗝屁吧!”伤的太重,创口太多,关键是大腿根处还有个断了的箭头。

  啧啧,这要是再偏上几分,一箭穿鸡,他就能直接挥挥衣袖进宫去伺候皇帝老子了,真惨!

  清洗,止血,包扎,上药……

  顾长生绝对不会承认,她取箭头的时候多摸了两把,那是救治需要,懂不?她可是个正经人,怎么会干那么掉价的事儿?

  可是美男当前,尼玛还是个裸。的,不摸白不摸!白模谁不摸?

  屋里冷气压越来越重,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顾长生一概无视,看着被包成木乃伊的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俊脸,笑的颇为猥琐,“得了,别摆着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儿,大红裤衩都敢穿,你丫就一闷骚!”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