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三十章 爱到极致的纵容
  readx();

  第二日清晨,一只海东青盘旋在闽南大营的上空,初生的朝阳下,黝黑的羽毛映着晨光,从上而下盘旋而下。

  主将营前,周沐凝眉,对着天空发出一声嘹亮的口哨,哨声绵长暗含内力,传的好远。

  本还在半空盘旋的海东青顿时一个俯冲对着周沐的方向飞来,偌大的翅膀煽起漫天的尘埃。

  将二蒙着口鼻动作迅速的捡起海东青扔下的竹筒,迅速的打开。

  然后,整个人就如遭雷劈般的僵住了,脸上更是青红蓝绿变换了一遍,神情莫名。

  “出了什么事?竟然动用了凌云?”周沐脸上强作镇定,心却高高的吊了起来。

  上一次,加急的信笺传来,她遇刺受伤,这次呢?

  “将军……”将二郁闷的都快哭了,呜呜……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何事!”周沐的口气不自觉的凌厉了起来,整个人散发出无尽的冰冷和威压。

  “爷……”将二这下连军规也顾不上了,众目睽睽之下,万分痛苦的如实禀报,“爷,长生娘子她……她……”

  “她怎么了?”向来定力非常的周沐等不及了,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抓住将二的领口,就将他高高的提了起来,眼中更是一片萧杀。

  “爷,长生娘子她半夜偷袭暗营山寨,她……她扒光了整个暗营,还偷走了他们所有的换洗衣服……”被举在半空,脚不着地,将二一脸羞愧的将手中的信笺抬了抬。

  暗营啊!那可是精卫啊!他们可也是暗营的统领啊!就这么被一锅端,还连勺烩了?

  丢人!这下,他们暗营的脸面算是被长生娘子狠狠的踩到了地上,捡都捡不起来了……

  呜……幸亏他跟着爷出征了,要不被扒光的还有他!

  这种幸免于难的侥幸感同时在将一他们心底升起,天呢!长生娘子她是怎么办到的?暗营山寨戒备森严,还有严亭、貂蝉他们坐镇,竟然还被端了?

  让他们死一死,这人算是丢大发了……

  众人齐齐羞愧的低下了头……

  而周沐却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一把将将二扔到了一边,转身往主将大帐走去。

  “爷,长生娘子她端了暗营的山寨!”您老倒是管管啊,不带这么打人专打脸,毫不留情的啊!将二不死心的跟在周沐身后说道。

  “端了就端了,养伤这么久,想必她也憋坏了。”丝毫不以为意的声音传来,跟在周沐身后的亲兵统领集体的石化了。

  端了就端了?感情爷觉得端了暗营山寨正好给长生娘子解闷呢?

  天爷!他家爷魔怔了!

  “爷,那可是暗营山寨!是您手下最精锐的暗营山寨啊,三千精卫的脸,就这么……”将二那个苦大仇深啊,三千精卫的脸,就这么没了,还没的连点儿渣都不剩!

  丢人!适才还心怀侥幸的众人一致的认为这事儿吧,一定得要个说法,不带这么纵容的!

  “爷,打狗还的看主人不是?长生娘子她端了咱们的暗营,您这脸上也无光不是?您好歹得管管啊,可不能由着她这么乱来啊!”这下连向来不喜言谈的将一都看不过去了,长生娘子!真心太欠管教了!

  不带这么兴风作浪的!

  “本王是觉得脸上无光!因为你们太没用了!”周沐闻言,瞬间回身,眼神犀利的一一扫过在场的众人,语带不屑的将信笺扔到将一身上,“你们应该庆幸本王带了你们出征,否则你们也和严亭他们一个下场,一个都躲不了!”

  在周沐的眼神下,众人集体的低头,无语凝噎,好吧……他们没用!

  可……

  “爷,长生娘子可是扒光了整个暗营啊!扒光!那肯定也看遍了,您……”福至心灵,灵机一动,将二一脸痛心疾首的继续告状。

  告状是个技术活,咱要抓住上位者的忌讳,打蛇打七寸,他就不信主子爷连这都不在乎。

  主子爷对长生娘子有多上心,他们可都看在眼里呢!

  果然,周沐的脸色不负众望的黑了下来,周身冰冷有如实质,脸黑的恨不得能滴下墨汁。

  将一他们暗暗的对将二竖起了大拇指,干得漂亮啊!

  主子爷肯定会好好的管教一下长生娘子那个“母大虫”惹祸精的!

  可让他们失望的是,前一刻还面沉如墨的周沐,忽的就低头一笑……

  主子爷笑了?众人顿时呆若木鸡了,他们有多久没见过主子爷笑了?十年?还是更久?

  众人还未从周沐那一抹笑容中回神,就见他们的主子爷缓缓仰头望天,脸上深情无限,眼中溢满眷恋的开口了,“只要她开心就好……”

  众人回神时,就看到了周沐毅然离去的昂扬背影。

  “疯了,都疯了!爷他这是魔怔了!”将二纠结的抱头蹲地。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谁来救救咱家爷啊!”

  “陷入****中的男人啊,就算是咱们顶天立地的爷,也……啧啧……”将一忧伤的望天,他觉得,有了长生娘子,他们的日子变数突然多了起来,而未来,想必会更精彩纷呈,远目……这真是一个让人倍感忧伤的认知……

  …………

  天还未大亮,顾长生就第一个从床上爬了起来,虽然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可此时她却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的很。

  “快快,都起床,赶紧弄点儿东西吃,随我进山看戏!”一个一个的拍门,顾长生的积极性空前的高。

  “娘子,你昨晚到底打劫了什么回来,我找了一遍怎么什么都没找到?”小翠打着哈欠从屋里走出来,忍不住好奇的问。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赶紧的准备些吃的,我们要快点儿出发。”顾长生脸上挂着一抹邪۰恶的笑容,晨光之下,流光溢彩,让人不由侧目。

  “娘子,我觉得,你还是这样精神抖擞的最好看。”小翠没忍住说了出来,养病的这段日子,娘子****没精打采,看的她都担心不已。

  现在,那个活力无限的娘子又回来了,这样,真好!

  “少啰嗦,我迫不及待的想看好戏了!”顾长生此时哪里顾得上她的赞美,推着她就去洗漱了。

  洗漱妥当,众人草草的吃了点儿东西,顾长生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一袭云罗红衣,似血浸染般透着妖娆,额间那一抹血红的额饰,与她的衣衫相映成辉,衬得她整个人美的如梦似幻,透着股高贵的清冷,让人不由得屏气凝神,不敢直视。

  不戒小和尚敲木鱼的手一顿,眼光扫过顾长生,低头缓缓的叹了口气,一脸的悲天悯人慈悲相,“天命循环,天意!这果真是天意啊……”

  顾长生闻言,刹那回眸,怒目以对,美丽的幻境顿时破灭,“我说小和尚,天命这一套不是道家的思想么?你这样佛道有机结合,你师傅知道吗?”

  “记住,你是个和尚!没毛的!别整日的将什么劳什子的天意挂在嘴上,忒影响你和尚的形象了!”

  众人纷纷无语低头,她家娘子不分场合的打击不戒小和尚,已经司空见惯,对此,他们只能给予不戒小和尚精神上的同情和支持,至于行动上吗,按她家娘子说的,看个笑话就好!

  “目标,百里山深处暗营山寨!出发!”振臂一呼,顾长生率先向门外走去。

  她的五百精兵,可还在等着她挑呢!

  看好戏这事儿吧,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她很厚道的捎带上了全家人!

  啧啧……暗营的精卫们奥,希望你们起的够早,能够鼓起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

  …………

  百里山深处,暗营山寨。

  此刻一片的兵荒马乱,叫嚣连天。

  “我的衣服呢?”

  “衣服!我的衣服!我的衣服也没了!”一个精卫用被子掩住自己。裸。露的胸膛,惊慌失措的大叫。

  “没了!没了!衣服都没了!”负责去橱子里翻找的精卫裹在身上的被子瞬间落地,整个人如遭雷劈。

  “格老子的!那个不要命的偷了我们的衣服?”

  “别让老子逮到,否则老子打的他娘都认不出他!”

  “真是要命,难得我们得光着身子操练?”

  “……”

  此起彼伏的叫骂声中,严亭、貂蝉他们几乎同一时间从各自的卧房里走了出来。

  面面相觑,脸上同时扬起一抹无奈的苦笑。

  “貂蝉,他们连你这个女人都不放过?”将七扯了床单裹在身上,一脸的同情溢于言表。

  “同情谁呢?你们比我还惨!”貂蝉掩住胸口的衣衫,面色不善。

  她是有衣服可穿不假,可这衣服上画了乌龟!长生娘子啊……

  一脚踢开被撂倒在地的巡逻侍卫,看到他被扒的只剩下,貂蝉的脸上一阵抽搐。

  “要不,我们再找找?说不定还有剩下的衣服。”将六分外狼狈的说道。

  “长生娘子是不会留下衣服给我们的,她就是要将我们引以为傲的尊严踩在脚下。”严亭一脸冷肃,掷地有声的打破所有人的幻想。

  “这下马威给的,简直是……简直是……”将七胸口起伏不定,狠狠的一拍大腿蹲到了地上。

  再没比这更丢人的了!

  “我们该庆幸这只是个下马威,若是她下杀手,我毫不怀疑,她能一夜之间,将我们暗营连锅端了!”严亭语不惊人死不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