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拉溜白花花的大腿
  readx();

  虽然他们不想承认,可这确实是事实。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进暗营山寨偷走了他们所有的衣服,若是长生娘子想要取他们的性命,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三千精卫!在长生娘子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这个认知彻底的打击到了众人,他们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那现在怎么办?元宝可是说了,长生娘子今天要来暗营选人!”

  “还能怎么办?我们的处境,怕是没有人比她更心知肚明!”

  “那我们就这样迎接她?”

  “要不呢?”

  众人顿时无语望天,那种凄凉的感觉,真是!

  半山腰上汇合了元宝,顾长生似笑非笑的笑容,直弄得元宝汗毛都竖起来了。

  “长生娘子你这是做什么,怎么表情怪怪的?”摸了摸鼻子,元宝小心翼翼的问出声。

  “元宝啊,胳膊肘往里拐,难得你还能分得清亲疏远近,你这通风报信的本事倒是不错啊……”睨了他一眼,顾长生勾着唇角出声。

  “嘿嘿……”尴尬的笑了两声,元宝连忙巴结的解释道,“我这不是让他们早做准备,好迎接长生娘子吗……”

  他是通风报信了不假,可这应该算不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吧?怎么长生娘子的反应,这么怪异呢?

  “恩,如此也好,那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如何迎接我的。”顾长生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继续往暗营山寨走去。

  徒留呆愣在后面的元宝,一脸莫名,摸不着北。

  “元宝大人,咱们还不跟上?”他的随身小太监忍不住的提醒了句。

  “跟!”元宝点了点头,跟了两步,又停下,“我怎么觉得这情况有点儿不对啊,我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不得不说,元宝的感觉是对的,长久的相处,他对顾长生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青天白日之下,再见到那写着“山寨”两字的暗营大门,顾长生还是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

  真心是接受无能啊,这名字,太坑了!

  一脚迈进暗营山寨的大门,顾长生神情如常,而元宝公公却很不雅观的来的了狗啃屎,华丽丽的扑倒在地……

  “啧啧……”顾长生看着他的狼狈样,忍不住同情的瞄了他两眼。

  从地上艰难的抬起头,吐出嘴里的泥巴,元吧一脸惊恐的指向列队站在山寨大院的三千精卫。

  入目,那是一片白花花的大长腿啊!

  “你……你们……”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元宝“噗通”一声又把脸拍到了地上。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能给他解释一下,为何主子爷的三千精卫,上阵杀敌勇往直前,各个都骁勇善战,名副其实的三千精卫!为什么会是。裸。着的?

  裸。着的啊!

  这一拉溜的大白腿,这一拉溜的光膀子!

  到底是搞什么啊!

  顾长生睨了一眼扑地不起的元宝,又看了一眼自己身后呆若木鸡的家人,莞尔一笑。

  “这就是你们迎接我的方式?”对上严亭他们四位统领,顾长生眼中笑意难掩,“当真是别树一帜独特的紧啊……”

  目光扫过那一排排。裸。露的大白腿,还有。裸。露的胸膛臂膀,有的上面遍布伤口,分外狰狞刺目,有的还有未愈的新伤……

  这是一群精兵悍将,一群真正的军人!

  这个认知,让顾长生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无疑的,她喜欢军人!因为她本身就是个正规的军人!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归宿感,让顾长生整个人都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风景这边独好,很好!我很喜欢!”收起心神,顾长生继续毫不留情调侃。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军人的高傲,若想收服他们,就必须要将他们引以为傲的自信毫不留情的摧毁!

  她必须这么做!

  将他们狠狠的踩在脚下,才能将他们扶起,教他们重新成为一个军人,一个符合她的要求标准的军人!

  暗营的众将士,一听这,集体的低下了头,掩饰脸上的惭愧和羞涩。

  “大人,我们之所以会这样,您心里很清楚不是吗?”将六是个直脾气,睨了一眼自己的狼狈,愤怒的出声。

  好整以暇的将周沐给的令牌收回袖袋,顾长生耸了耸肩,“是啊,你们之所以还能活着跟我说话,是我手下留情,太过仁慈了呢……”

  明白所以然的众人惊呆了。

  三千精卫各个眉目不善的盯着顾长生。

  “娘子,他们……是你扒的啊?”小翠略靠近了点儿,怯怯的问道。

  “是啊。”顾长生倒也直言不讳。

  众人:“……”

  好吧,他们还在想娘子去打家劫舍怎么空手而归,原来……原来娘子竟然干出了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谴责的望了月西楼一眼,又看了一眼趴在韩秋身上打瞌睡的小公子。

  “别看我,是她干的,我顶多就算是个帮凶。”身为帮凶的月西楼毫不犹豫的指证元凶,这事儿必须要说清楚啊,要不可是麻烦不断的。

  “哼!”众人一致的翻了个白眼。

  此时此刻,他们旁若无人的交头接耳,在暗营精卫们眼中无疑是最明目张胆的挑衅,他们何时受过这样的憋屈?身为男人的尊严被狠狠的践踏在地,此时的他们那是各个群情激愤,同仇敌忾的盯着顾长生。

  “大人,你莫不是以为手持郡王令牌,就可如此明目张胆的胡作非为?”

  “就是,你当我们暗营三千精卫是吃素的!”

  “有种就光明正大的跟我们打一场,用这样的下作手段,胜之不武!”

  “……”

  叫嚣声四起,四位统领眉头微皱。

  “呵呵……好!此时你们倒还有脸和我叫战,你们配当我的对手吗?”顾长生一脸不屑的扫过众人,眼含鄙视的摇了摇头,“你们不配!甚至,你们都不配穿上那身军装!”

  “身为军人,没有时刻的警惕心,没有健全的防卫攻势,更没有应对突发事件的对策,就你们还敢自称精卫?笑话!”

  “胜之不武?下作手段?战场之上,哪个跟你谈什么手段?取胜不惜一切代价,更遑论手段?”

  随着顾长生的话,适才还义愤填膺的众人缓缓的低下了头。

  是他们放松了警惕,让顾长生有了可乘之机,这点不容他们否认!

  若真是在战场上,无疑,他们已经输了!彻底的!

  “你!要和我打一场?”顾长生指向那个说她胜之不武的精卫,招了招手。

  “我……”被点名的精卫手握长枪,谨慎的上前了一步。

  “还有谁不服,一起上!”眉眼如花,一一扫过众人,顾长生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嚣张和冷肃。

  “俺!俺倒要看看大人你到底有几分真本事!”一个络腮胡子精卫率先走了出来,一脸的不服气。

  “请大人赐教!”

  “请大人赐教!”

  “……”

  接连几声响起,九人出列,站到了顾长生身前。

  “娘子!”小翠紧张的唤了声。

  “回来!”韩秋一把拽过小翠,后退了几步。

  “丫头可小心了,他们都有功夫底子,看那个精壮的汉子,吐纳轻缓,想必是个练内家功夫的。”月西楼提点了句,也抽身而退。

  三千精卫出了九人,剩余的都屏气凝神。

  “大人,这九人可都是我暗营的悍将,可不是什么花拳绣腿,你还是不要逞强的好。”衣衫不整,可将七此时倒是松了口气。

  长生娘子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他们可是乐观其成的紧,心里这口恶气,可算是能出一点儿了。

  “闭嘴!想想那夜身死的那些刺客吧!”严亭冷厉的呵斥了一句,神态严肃异常。

  提起那夜,其余几人尽皆色变。

  七十多刺客皆命丧长生娘子一人之手,他们虽为亲眼所见,可却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梁王精心培养的杀手刺客,那实力比之暗营精卫,倒是也差不多少,这……

  “你少长他人士气……”将七略显苍白的。

  “我相信我的眼睛!”严亭冷冷的瞄了他一眼,复又目不转睛的看向战场。

  众人:“……”

  闭气凝神,神情紧张!

  若是暗营的这九人赢了,他们丢掉的面子还能捡回来一点儿,可若是长生娘子赢了的话,那……

  “大人,刀枪无眼,大人小心了!”一个精卫冷哼一声,长枪在手,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其余八人也兵器在手,严阵以待。

  “放马过来!”一语落,顾长生周身的气质瞬间变了。

  丝丝冷气有如实质的从似血的红衣下弥漫开来,围观这场战事的众人顿时色变。

  暗营精卫们尽皆震惊的皱眉,杀气!他们感觉到了杀气!

  那种犹如来自修罗地狱般的阴冷杀气,那种只有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血腥厮杀才会有的杀气,那种所向披靡一往无前的杀气!

  红衣胜血,眉目如画,场中的女人让人移不开眼,宛若绽放在地狱彼岸的曼陀罗花,妖娆异常,魅惑众生。

  没来由的,这一刻,向来勇敢无惧的暗营众人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那种面对强者才有的恐惧!

  他们仿佛感觉到了死神,在他们面前挥舞起了镰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九人兵器出手,齐齐扑向顾长生的时候,顾长生也动了,迎着刀枪刺来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