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34.第134章 公平从来只有相对
  顾长生缓缓勾起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她这个人吧,最见不得众人皆悲,有人独喜,这四只闲庭阔步的,此时此刻看来,分外扎眼。

  “不破不立,不挑战极限就不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绑腿上吧。”八个份量十足的沙袋扔过去,顾长生笑的很无害。

  严亭四人看清冒出来的顾长生,脸上不由得一黑。

  “带上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们,躲不过去的!”顾长生指了指前方蹒跚而行的家眷三人组,“你们的任务,负重越野,并且保护他们三人顺利通过考验,否则,他们出局,你们也一起出局。”

  “这不公平!”严亭咬牙切齿。

  顾长生嘴角一掀,“公平?从来都只有相对的,只有强者才可以决定公平的天平倾斜向谁的那一端,收起你们可笑的自负,要么忍,要么滚,我不需要会讨价还价的兵。”

  四人闻言,嘴角一阵抽搐,最后还是一脸不忿的绑好了沙袋。

  顾长生看着往韩秋她们三人艰难追去的严亭四人,无辜的耸了耸肩,“求仁得仁啊,丫的不是想当护花使者吗?我给你这么好的表现机会,竟然还不乐意了,嘿嘿……”

  山路难行,更何况是绵延数百里的山路,本就衣衫不整的暗营三千精卫一路行来,那是各个精疲力竭,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们狼狈不堪,可是有人依旧神采奕奕,就连衣衫都没划破哪怕一点儿,此时,那一抹鲜红正好整以暇的端坐在暗营的门口,举杯独饮,惬意而无声鄙视的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没有比较就不知道差距的大小。

  有了比较,却未必就有平衡,比如说眼下,同样是绕百里山数百里,顾长生和他们就是鲜明的对比,而这种对比之下,落差竟是如此之大。

  羞愧的遮掩住被划破的衣衫,在顾长生的眼神之下,他们竟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局促感。

  丢人啊!

  顾长生眯着双眼看着归来的暗营精卫,此时此刻,他们一个个狼狈不堪,衣衫褴褛,哪里还有半丝精卫的样子?

  双眼缓缓扫过暗营山寨的大门,顾长生在等,等她心中的那几个人出现。

  暗营的精卫们顺着她的目光也往暗营山寨的大门看去,这一看可不得了。

  “四位统领人呢?”

  “他们竟然还没回来,这怎么可能?”

  “……”

  不敢置信的窃窃私语声,打眼瞄一遍已经归来的人数,少说得有两千九百人之多,最后五十名掉队的会出局!四位统领眼瞧着就要沦入出局的名额之中!

  这个现实,无疑挑战了他们认知的极限,他们太了解严亭四位统领的实力,若说他们会掉队会出局,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顾长生远眺的目光一眯,嘴角勾起一抹明媚的笑容,收回视线对上已经归来的暗营精卫,“不错吗,你们竟然还有力气在这里关心别的,怎么就不想想自己是如何的失败?”

  众人一愣,失败?他们明明不是最后五十名到来的!

  还未等他们为自己申辩,一行身影缓缓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相互搀扶,跌跌撞撞的极力向这边走来。

  看清这一行人是谁,暗营的精卫们大跌眼球了。

  “是统领他们!”

  “好像四位统领在借那两个丫头和一个小孩的力!”

  没错!正是韩秋、小翠和韩墨搀扶着严亭他们四人!

  他们一行人一起归来原本没什么问题,可严亭他们被两个丫头和一个小孩搀扶着,这个真相就太过残酷了……

  回到暗营山寨,他们这一行七人更是狼狈,小翠的脸上被荆棘划破了几道口子,黑脸小韩墨也累的直吐舌头……

  严亭四人更是羞愧难当的低着头……

  原本是保护者姿态的他们,竟然要靠小翠他们的帮助才能赶回来,这个角色的转变,让他们的自信倍受打击!

  “很好!之后归来的最后五十名,出局!”顾长生点了点头,宣布。

  众人闻言,顿时大松了一口气。

  “可是,你们也全部都不合格!”这一口气还没松完,就被顾长生冰冷的声音打断。

  “什么?”

  “怎么可能!”

  顿时,不敢置信的声音响起,拼了老命跑回来,他们竟然不合格?

  “你们是回来了,可是你们在此行的路线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踩踏的花草,折了的树枝,脚印,食物残渣,甚至是排泄的痕迹,若这是一次潜伏逃亡的话,你们的踪迹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敌人的追踪之下!”

  “追踪,和反追踪的能力,是一个兵必备的能力,现在,给我进山,将你们走过的路给我重新走一遍,那些你们能发现的踪迹,就是你们失败的证明,我让你们一一给我记清楚,十日训练之后,我会放你们再次进山,那时候,所有被我发现踪迹找到的人,一律出局!进山!速度!”

  随着顾长生的振臂一挥,所有人再一次的往山里进发,速度明显比第一次慢了许多。

  “长生娘子,山里备的干粮已经用完了……”在顾长生如此凌冽的气势之下,元宝心里也有点惴惴不安。

  “野外的求生能力都没有的话,他们还配当个兵吗?”顾长生理了理长发,手指缓缓拂过额间的那一抹血红的额饰。

  “可是,这一个圈再绕下来,那可是近两千里山路,如此不眠不休长途跋涉,他们……”

  “他们的极限,比我们以为的要多很多,每个人的潜力都是无限大的,只有不断的挑战和突破,才能挖掘潜力,造就突破极限的人!”顾长生毫不犹豫的打断元宝的话,眼中是无边的自负,这样的路,她曾经走过!

  成为强者的路上,向来没有捷径!

  ……

  将二嘴角直抽,一脸的痛心疾首,“严亭他也叛变了?”

  不敢置信啊,连严亭都能被征服,这长生娘子,果然玄乎!

  周沐瞄了几个心腹爱将一眼,将新收到的信笺冷冷的甩到他们身上。

  几人忙争先恐后的涌上前,看过之后,皆目瞪口呆。

  “绕了百里山两圈!”

  “没有一个是站着回去的?”

  “好像有一个……”

  “长生娘子!”

  “严亭他们四个也太没用太丢我们的人了吧,不就是绕百里山两圈,他们竟然也趴了!”

  “你腿上绑六十斤的沙袋给我绕一个试试?”

  义愤填膺的将二顿时摸了摸鼻子,无言以对。

  “爷,让长生娘子这么选下去,估计……”估计整个暗营都被会虐个半死。

  “让她这么选下去,暗营剩下的人实力也会提升几倍不止!”周沐头微微抬头,脸上扬起一抹与有荣焉的微笑。

  出身未捷身先死,还想附议将二的几人瞬间息声了。

  得了!他家主子爷这是被长生娘子迷的不着五六了!

  周沐神情严肃,“传信给元宝,让他仔细记录她选兵所用的所有方法。”

  “爷,您不会是认真的吧?”将二怯怯的靠近了一点,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真当这种方法可用怎么滴?这完全就是长生娘子闲了虐人寻乐子呢好不?

  周沐扫了一眼全是一副不赞同表情的心腹爱将,嘴角勾起一抹肖似顾长生的弧度,“我们班师回朝之日,你们可以去跟严亭他们比划一下试试。”

  将一几人对视一眼,看向他们主子爷离去的昂扬背影,膛目结舌。

  “爷他这是什么意思?”不懂就要问,将二是个求知欲很强的好孩子。

  其实,真相是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将一毫不留情的打破他自欺欺人的幻想,掷地有声字字清晰的回答。

  “主子爷被长生娘子迷的昏头转向,你也跟着疯了不成?就严亭他们,严亭也就罢了,实力本就和我们相当,可将六将七加起来,我一人挑他们俩!”被主子爷这样红果果的鄙视了,将二不得不找一下存在感,大有出离愤怒的架势。

  “我虽然不大了解长生娘子,但是我相信爷的判断。”将一非常理性。

  “胡说八道,都说了爷已经被****冲昏了头脑,现在他心里,长生娘子那就是九天仙女,无所不能,你们竟然也信?”将二急的跳脚。

  他也知道长生娘子有两把刷子,可当着刷子刷到自己脸上的时候,个中滋味,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了。

  “信。”将一回的斩钉截铁,“虽然我也觉得有点儿丢人。”

  其余几人忙不迭的点头,附议!附议 N!

  “格老子的,敢不敢跟我赌一把,回去我若是依旧能赢了将六和将七,你们每个人输我一样东西怎么样?”逢赌必赢的将二果断的抛出了自己的强项,不忿的看着同样偏心于长生娘子的几人。

  “能赢了将六和将七中的一人就可。”

  将一火上浇油的冒出了一句,顿时,将二整个人风中凌乱了,手指颤抖的指向将一,泫然欲泣,“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

  “事实胜于雄辩啊……”

  将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