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十四章 没银子肉偿
  readx();

  顾长生觉得她两辈子都没这么好心过,救了个男的也就罢了,关键是这男的还没钱!

  感情她白忙活了!

  那怎么行,又把这人行头翻了一遍,只有一身破破烂烂的袍子,一个汉白玉的发簪交,一个铜质的牌子,鬼画符的看不出是干嘛用的。

  钱袋呢?银子呢?

  鄙视的看向床上已经恢复了两三成的男人,刻意的忽略那张俊脸,“我说壮士,你出门都不带银子的吗?”

  “不用我带。”床上的人冷冷的回了句,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好吧!您是爷,可这都两三天了,咋也没见个来买单的?

  “壮士,明人不说暗话,大夫看诊收诊金理所当然。本人给你治病,诊金一万两,救了你的命,便宜点也收你一万两,帮你打发了追踪的人,压惊费一万两,为你许了人一个承诺,补偿费一万两。一共四万两,拿来!”顾长生单手一伸,理直气壮的要钱。

  床上人眉头终于动了动,转过头,看向被她攥在手里的汉白玉发簪交和铜牌,又看向她气嘟嘟找人拼命的脸,语气不变,依旧冰冷的回了俩字:“没钱!”

  吓!顾长生不干了,双手叉腰,扯着嗓子高喝:“没钱?你没钱还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的,你爹妈知道吗?没钱你还了不起了啊你,你没钱,我那四万两怎么办?还是你打算肉偿?”

  “不可能!”床上人脸顿时漆黑,冷峻的双眼冒出一丝火光。

  “丫你就算要肉偿,你得问问老娘我乐不乐意收了你啊!”

  说罢还鄙夷的看了看他,长的好了不起啊,长得好就能欠债不还啊!天大地大,银子老大,要欠她钱,没门!

  “我叫周沐。”床上人冷冷的回了一句,依旧盯着她。

  “我管你周沐还是王沐李沐,敢欠老娘钱,你就一渣男,你给老娘听好喽,还不上银子,看老娘不把你扔到小倌馆挂牌接客去。”顾长生看了一眼床上的美男,气不打一处来,也就这一身好皮相还可以换点钱了!

  “粗鄙不堪!”一个女人,竟还知道小倌馆,真是,床上的人黑了脸,真是,他到底遇到了一个什么奇葩?

  “我粗鄙不堪?你倒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可惜就是没银子!告诉你,少给我摆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在我地盘上,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蜷着,没你嘚瑟的资格。”说罢看都不看他一眼,扭头出去了。

  “娘子,这是怎么了?又吵架了?”小翠放下手里的活计上前,帮她整了整换药弄乱的衣服,这几天娘子每次去给那人换药,都是气呼呼的出来。

  “别提了,就一渣男,没钱还敢说我粗鄙,要不是看着他伤还没好,我绝对逮他一顿胖揍,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粗鄙!”顾长生恨恨的拿了个李子咬了一口,“让他肉偿是老娘看得起他,他还不乐意,真是不识抬举。”

  这下换小翠的脸漆黑,娘子,这样真的好吗?

  “娘子,您和他,不搭的……”小翠低着个头,吞吞吐吐的开口,那人长的虽然好,可不知根不知底,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遇着,着实不是良配。

  “我和他?小翠,你脑子灌水了?我和他岂止是不搭,我们分明八字犯冲!”顾长生嗤了一声继续,“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你还当真了,想想就来气,他还不乐意,凭啥,老娘我哪点配不上他?”

  小翠瞬间抬起头,娘子说的话,好矛盾……

  “真是,老娘我年方二十一枝花,竟然还被嫌弃了,等他伤好,老娘我再揍他一顿解气。”

  韩秋进来就听到这一句,看了看旁边假装没听见埋头到书里的两个小孩,娘子真不怕教坏这俩孩子吗?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便尽职的上前汇报,“娘子,城里城外,都有官兵在搜查,很快就到这家客栈。”

  顾长生支着下巴眯了眼,“我就说这两三天怎么这么安生,看来是回过味找来了,走,瞧瞧去,别给胡不二惹上麻烦,小翠,收拾东西准备逃命。”

  先是杀手,又是官兵,那人到底得罪了谁?

  “韩秋,周沐这个名字你可听过?”顾长生一边出了院子,一边低声问紧随身后的韩秋。

  韩秋闻言一愣,冷冷的脸不由肃穆,“娘子,周是国姓。”

  “吓!我还当周这姓氏常见,原来那根大鼻子葱跟皇帝老儿是本家啊。”顾长生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想到扒下来的衣服,外衣以里的内衫,尽是金边勾线,连那红裤衩也是裹了金线还绣了了金黄۰色的菊花!

  “娘子所料不差,沐郡王正是今上嫡孙,封地柳州。”

  “娘也,摊上事儿了!”顾长生悲呼一声,郡王啊,封地还是她老家,她扒了人家的衣服给人家脱光光,看了个遍,摸了遍,调戏的不遗余力还扬言要把他买到小倌馆,这样真的没事吗?她会不会被咔擦一声剁了?

  “韩秋,你说,这沐郡王,是不是好相处的?”声音微颤,顾长生问的很是小心翼翼,给她人生一点希望吧,这是古代啊,皇权大如天,她,貌似把天给捅了个窟窿,哭!

  “沐郡王其人,乃先太子之子,十三岁领兵征讨苗疆,十五岁远征北漠,下手狠辣果决有勇有谋,为人却低调神秘,外出行走常已面具遮脸。”韩秋说完自己知道的信息,抬眼疑惑的看向自家娘子,“娘子怎么突然问起此人?”

  顾长生都快内伤了,下手狠辣果决?还有勇有谋?娘也,那低调神秘的人正躺在身后的院子里呢,她这是幸运还是****命啊?救了个来头通天的郡王,可还把人家得罪的干净,肉偿!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子,我叫你嘴贱,我叫你只认钱!

  咦,不对啊,他是郡王,为嘛来搜查的是官兵?

  有猫腻!这是临阳城,属于南淮郡,可不是他的封地柳州。

  “韩秋啊,要是这郡王不在柳州,会是什么情况?”顾长生眯着眼睛,一脸纠结。

  “有封地的藩王,非上昭不得擅离封地,否则以谋逆之罪论处,眼下四处无战事,沐郡王是不可能离开封地的。”韩秋一本正经的回道,娘子好奇怪,她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些来了?

  顾长生也不走了,一拍额头蹲在了地上,裙摆沾上雨后未干的泥水也不在意。

  完了,他不光把人得罪了,还一把小心知道了人家的秘密,一般知道秘密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她倒还好,大不了可以落跑,可她还有儿子还有丫鬟,拖家带口的,怎么跑啊?

  难道真的要等着被杀人灭口?

  丫的,这叫什么事儿啊!绝对的好心办坏事!

  “娘子,怎么了?”韩秋上前一步,担忧的看着一脸苦大仇深的娘子。

  “没事。”顾长生挥了挥手,“韩秋,下次我要是再发善心,你可千万拦着我。”

  她还有下次吗?这事儿,不好说啊!顾长生恨不得找个墙根去画圈圈,她突然觉得整个人生都灰白了!皇家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麻烦!她顾长生最怕什么?怕麻烦!

  老家是不能回了,那天住客栈的时候他都听到了。落跑这事儿的精髓就是连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确定了自己的想法顾长生站了起来,向着客栈前院走去,说不定那厮让官兵给抓住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呢!什么皇子王爷啊,为了那张椅子,左右躲不过一个自相残杀。想到这顾长生就释然了,对吧,这麻烦其实也不算麻烦,自然有人替她解决。

  韩秋看着自家娘子前一刻又是抽自己嘴巴子,又是苦大仇深,后一刻却精神抖擞的跑开,心里很是赞同小翠的话,娘子这是又抽风了!

  当然,抽风这个词,是小翠从顾长生那学的。

  顾长生跑到客栈大厅,躲在门帘子后面,看着官兵已经搜查至此处,而胡不二掌柜的正寒着一张老脸跟人交涉。

  “缉拿朝廷要犯?那请便。”人称二爷的胡不二掌柜真不是盖的,见了官兵也不屈节,很有两分骨气的往门外一指,做了个请的手势。

  “大胆!竟敢阻拦朝廷例行公务!”官兵头头不给面子,手中长枪往前一送,稚气的脸上满是正义凛然。

  “哎呦,吓死二爷我了。”胡不二掌柜顿时没了刚才的气焰,一脸明显伪装的惧怕模样,还像模像样的捧着心口。

  官兵头头正想发火,就被瞬间恢复恶霸气息的胡不二给打断了,“小崽子刚入行伍吧?你出门你上面就没交代过你,什么地儿能搜,什么地儿不能搜?”

  胡不二语气颇不以为然,眼中的鄙视那是明眼人就能看得出来。

  被说中痛脚的年轻官兵头头正想开口,就被门外一个慌慌忙忙跑来的老官兵给打断,“哎呀,宋旗总莫冲动,莫冲动。”

  一把拽住那宋旗总手中的长枪,把枪头摁到了地上,又腆着脸看向胡不二,一脸谄媚的笑:“二爷莫怪,这宋旗总刚沿袭了官职,不懂道上的规矩,二爷你大人۰大量,别往心里去,别往心里去。”

  顾长生急的都快哭了,别啊,官兵该有的霸气呢?官兵该有的正义呢?这是怕啥呢,倒是打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