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四十章 被熊抱的长生
  readx();

  这厢拔剑弩张的紧张气氛,丝毫没影响到围观的数千民众的热情。

  “药神长生娘子这是要来拜会新任的城主大人吗?”

  “胡扯!长生娘子可是要当郡王妃的人!”

  “是啊,咱们柳州境现在可是长生娘子代管,要拜会也是新城主拜会长生娘子才是!”

  “以老夫看,势头有点儿不对啊,往日的城主府,可从未有这么大的阵仗过,区区一个城主,不过四品官员而已,竟然带着这么多兵马入城,天意难测,难道真如胡秉志那个老叛徒所说,长生娘子的身份不容于皇室,才惹来了这飞来横祸?”

  “廖先生所说可真?”

  “这还了得!长生娘子救了俺的命,俺去拦住她!”一听到消息就赶来的王屠夫闻言,顿时就急了。

  几个人连忙拽住他欲上前的身形。

  “王屠夫莫急,长生娘子向来不喜于人前作势,纵使名满柳州境,也躲的远远的,今日既然做出如此声势,必有她的道理,我们且在这里看着,若是有其他变故,再做打算不迟。”廖先生有条不紊的安抚着暴走边缘的王屠夫,精明的双眼紧紧盯着城主府大门。

  站在他不远处的一个小商户打扮的年轻汉子往这边瞄了一眼,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万众瞩目之下,那一顶软轿递上了请柬,通报之后,才在门口侍卫的环视之下,进入了城主府。

  旧地重游,上次来,她顾长生血洗了此地,此次来,她顾长生准备万全,有恃无恐。

  果如传来的消息所言,城主府戒备森严,满府上下随处可见的都是一列列戎装侍卫,望向顾长生一行的眼神也非常的戒备。

  顾长生斜躺在轿内,一盏清茶在手,穷极无聊的数着外面侍卫行走而过的声音。

  “不愧是皇帝老儿的亲信,当真惜命的紧啊……”

  瞧把她这地头蛇都给弄的紧张兮兮的,哎……

  “娘子,你就别说话了,你这一出声,这些侍卫们的眼睛都快能彪刀子了。”小翠头未回,撇了撇嘴出声。

  娘子真是的,此行祸福未定,她倒是淡定的紧,还有功夫调侃人。

  “小翠啊,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若是他真的只带了兵符前来,我或许得重新掂量掂量他的份量,可他却随身带了五千兵马入了我柳州城。”

  顾长生唇角微勾,笑的云淡风轻,“就像我招摇过市一般入了城主府,他这般大动干戈的进了柳州城,他不敢动我,我自然不能动他。”

  小翠和韩秋互视一眼,默默的低头。

  “如我这般惜命的人,自然喜欢和惜命的人打交道,传令下去,莫要擅动兵戈,能和平共处就不要非暴力不合作了,好歹咱也是文明人不是?”

  韩秋无语的望了望天,对着花园的暗处比划了个手势,继续跟着引路人前行。

  城主府不愧是柳州城中仅次于郡王府的府邸,占地颇广,亭台楼阁装饰一新,完全不见两月前的寥落。

  城主府外,数千民众翘首以盼,盯着城主府的大门,等待着他们的福星药神长生娘子出府。

  哪怕是能看上一眼沾沾福气也好啊!

  一个不起眼的拐角,月西楼终究是败给了深得顾长生真传,将死缠烂打发挥到极致的徒弟,抱着小肉包子,领着元宝按照精卫们标注的路线,潜入了城主府,趴到了院墙上。

  几只白鸽盘旋于半空,扇动翅膀的声音弄的月西楼脸上直抽,“我说元宝,咱们这是潜伏,一个不小心可会引来人注意的,你带这么多鸟来干嘛?”

  没事找事闲的吗?还是说本身没鸟就要在身外补贴上?想到这儿的月西楼眼神忍不住的就往元宝的下三路瞟去……

  元宝顺着他的视线往下望,突然福至心灵,就明白了,横眉怒对,双眼瞪圆,“看什么看?太监怎么了?太监碍着你了?”

  “你还别说,还真碍着我了,若是天下人都如你这般,我那清风明月楼不得关门大吉吗?”将怀里的徒弟调整到舒服的位置,月西楼低着声音旁若无人的开始跟元宝斗嘴,“你看看咱们头顶一群鸟在飞,目标是不是很明显?”

  “那是经过训练的飞鸽!再说了,飞鸽再明显,那也没你扎眼啊,你见过哪个潜伏的穿的像你这般花枝招展金光闪闪的?”元宝很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主子爷的潜在情敌啊,那是完全不需要客气的,“就你这样的,被人射成筛子都不稀奇,就巴望着到时候不要连累了小公子才好。”

  斗来斗去,互不相让,这可急坏了潜伏在四周的精卫们。

  “二位爷,拜托你们别闹了好吗?手下已经查清,此次的宴客地,正是这后花园,大人她们应该很快就会到了。”抹了把额头的冷汗,一个精卫忍不住的提醒了一下两位斗的浑然忘我的爷。

  月西楼和元宝闻言,动作一致的哼了一声,然后给了对方一个我不与你一般见识的不屑眼神。

  果然,不一会儿,顾长生一行就穿过了后花园的拱门,停在了一处楼亭之前。

  坐在轿中,感受着吹面而来的风,淡淡的花香伴着水汽,顾长生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新任的城主倒是好雅兴,宴客的地方倒是选的不错。”

  后花园啊,豪门大户的后花园,那可一向是暗通款曲的不二地点。

  比如说司马相如勾搭卓文君,就是在后花园,一曲凤求凰,成就了一幅流传千古的风流佳话。

  再比如说戏本子西厢记,后花园有了它的用武之地,花前月下啊,拉个小手亲个小嘴,郎情妾意或者是暗通款曲姑且不计,总之大多是跟情事有关的,林林总总,枚举不胜。

  总之一句话,这后花园,绝壁是奸情滋生的温床。

  而她顾长生此时,就身处后花园之中。

  丫的,她该不会莫名其妙的又被奸情了吧?

  心里天马行空的这样想着,顾长生就被请出了软轿。

  才踏出了一只脚,顾长生就感觉情形不对!

  脚还未来得及收回,软轿旁边就闪过来一个黑影,直直的向着顾长生扑来。

  那速度之快,愣是让六婢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是以,才踏出轿撵半只脚,身子还未稳住的顾长生悲催了……

  她被人熊抱了个正着!

  四周一瞬间陷入诡异的寂静,众人膛目结舌的看着八脚章鱼般挂在长生娘子身上的男子。

  身材修长,一身青衣,腰坠蓝田暖玉,头戴明珠朝天冠,面貌清秀……

  一瞬间过后,元宝愤怒的一拍墙飞身而下,“呔!哪儿来的登徒子,还不放开我家娘子!”

  他这庞大的身子一动不打紧,反应过来的精卫们刹那间动了。

  不过几息的时间,后花园中,非我族类的尽皆被刀架到了脖子上。

  其中,尤其以挂在顾长生身上的男人为最,六把长剑丝毫不差的直指他周身各处死穴,大有他再一动,就取他性命的架势。

  “放开大人!”

  “放开大人!”

  两拨人,同时出声。

  不过,一波底气十足,一波分外的焦急。

  底气十足的乃是顾长生的手下,分外焦急的乃是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城主府侍卫。

  “大人?你是新任的城主?”被人熊抱在怀的顾长生,依旧的淡定非常。

  她很确定,此人对她并无恶意,因为她感觉不到丝毫的杀气。

  点头如捣蒜,新任的城主欲哭无泪。

  场景逆转的太快,外面甚至还有打斗声传来,被六把剑指着,这感觉,谁被指谁知道!

  不过几息的时间,就有一个城主府侍女打扮的丫头疾行而来,单膝跪地,恭敬的回禀,“启禀大人,城主府内外已经尽在掌控之中,未惊动门外民众。”

  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顾长生对上嘴巴张的能塞得下鸡蛋的新任城主,“如此,你还不把手放开?”

  丫的,这厮竟然敢轻薄她!

  这简直是在作死!

  没看到元宝的眼睛都开始冒火花了吗?

  新任城主忙不迭的摇了摇头,抱的更紧了点儿,“不放,放了我就被扎成马蜂窝了,长生娘子,我原本是想给你个惊喜的啊……”

  顾长生无语望天,“只有惊没有喜吧……”

  恁这一个偷袭的熊抱不打紧,直接把梁上君子元宝给炸了出来……

  “赶紧的放开,非亲非故的,你就算抱着老娘,也不敢拿老娘怎么样!”

  没看四周看他们的眼神都变了吗?再抱下去,她可就毫无大人的威严可在了!

  “不放不放,长生娘子,我身后可是有六把剑呢!我傻了才放手!”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新任城主才是全无城主的威严,此时此刻,颇有几分泼皮无赖的味道,死命的抱住救命的稻草。

  顾长生瞄了一眼脸色漆黑的元宝,恨恨的开口,“收剑!”

  六女听命,长剑应声而收,说时迟那时快,顾长生毫不犹豫的一脚揣上新任城主的肚子,直接把新任的城主大人给踹飞了出去。

  “丫的,老娘的便宜都敢沾,活腻了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