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奇心害死猫
  顾长生脸上的同情不像作假,说话的时候看起来也很严肃。

  她这样子,真的吓到杜辰之了,杜辰之直觉的相信长生娘子不是在说假话,事关性命,再没比这更大的事儿了。

  怯怯的退了一步,杜辰之一脸的小心谨慎,“长生娘子这话什么意思?好好的,怎么说的跟性命攸关似得?”

  顾长生见此,不得不好心的提点了他一句,“周沐要回来了。”

  她敢肯定,看到元宝的飞鸽传书,周沐那妖孽绝对会回来!

  “沐……沐郡王?”杜辰之听到这话倒也不退了,站住脚望向顾长生,“长生娘子你说笑呢?沐郡王不是出征闽南了吗?他怎么会回来?”

  顾长生静立不语,只是继续同情的看着杜辰之。

  杜辰之原本还坚信周沐不会回来的心,突然就开始摇摆起来,眨了眨眼,杜辰之问的小心翼翼,“长生娘子,你确定沐郡王他会回来?”

  顾长生很实诚的点了点头,一脸的诚恳,“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她这句话落,杜辰之直觉的撒丫子往门外飞奔逃离。

  适才的疲惫完全不见,杜辰之此时就像离弦的弓箭一样,去势如虹啊……

  沐郡王!沐郡王要回来了!那可是阴晴难定,深不可测的沐郡王!于周朝的百姓而言,大名鼎鼎的沐郡王那就是战神一般的存在,他们崇拜他,尊崇他,将他奉若神邸!可对于周朝的满朝文武来说,沐郡王那就是一个噩梦!一个十足的噩梦!

  萧贵妃想摸摸年仅十岁的沐郡王的头,就被当场剁了手,这事儿皇上愣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到,前朝后宫牵连不清,即使位高权重如萧家,也不得不吃了这个闷亏,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礼部尚书只是指责了下沐郡王不尊礼数,就血溅当场,被削了脑袋,传言那鲜血溅满了乾坤殿,满朝文武敢怒不敢言,就这么干看着;还有两广都尉,安西副将……但凡犯在沐郡王手下的,无一不是血溅当场,死的不能再死!被沐郡王削了脑袋的官员,那是不胜枚举,枚举不胜啊……

  无疑,杜辰之对于周沐是畏惧的,这种畏惧深入骨髓,刻画入骨……

  想活着,那就不能得罪沐郡王!这是所有官员的共同认知!

  跑出大厅的杜辰之暮然的急刹车,茫然的转头,“沐郡王要回来,我跑什么跑?我好像没得罪他吧?”

  转过弯来的杜辰之突然就淡定了,脸上也恢复了血色,死在沐郡王手上的人,大多是不干不净,冒犯了他的人,而他这个才刚刚上任的柳州城主,貌似真没有什么事儿犯在沐郡王手上吧?

  顾长生看着醒过神回转的杜辰之,眨了眨眼,刚才还像跑的像个见了鹰的兔子,怎么一眨眼又回来了?

  杜辰之抓起桌子上的杯子猛灌了两杯茶水,才平复了适才被惊吓的失序的心跳,好心的解释道,“长生娘子可能不知道,沐郡王这人吧,就算杀人不眨眼,可也有杀人不眨眼的道理,我这初出茅庐的新鲜小官儿,绝对没有什么事儿冒犯过他老人家。”

  安啦!这条小命可算是保住了。

  “你确定?”顾长生显然不做如此想。

  “当然,我赴任之前,父亲大人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只要不忤逆了沐郡王,就无性命之忧。”父亲的教诲还犹在耳,他到柳州连沐郡王的面儿都没见着,想得罪他也得见得到人不是?

  “啧啧……”顾长生摇了摇头,好整以暇的抿了口茶,“我说杜辰之啊,如你父亲大人那般睿智,我和周沐的关系,你大抵也听说了些吧?”

  “那是自然!”杜辰之一下子来了兴趣,一脸猥琐的冲着顾长生挑了挑眉,“要不父亲怎么说长生娘子了不起呢,如沐郡王那般高山仰止、神秘莫测的人都能被你迷的七荤八素,这世间还有什么人是你搞不定的?”

  顾长生闻言不由的皱眉,翻了个白眼,“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什么消息?”杜辰之不明所以。

  “话说你邀我相见一事儿,元宝传信给了周沐。”被奸情的顾长生见杜辰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开始卖起了关子。

  “额……元宝大人传信说了什么?”见顾长生如此,杜辰之倒是谨慎了起来。

  “也没什么,就写了一句话而已。”

  杜辰之突然就想到了那个“惊喜”,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倍儿哈巴的上前了一步,小心翼翼的问道,“元宝大人该不会将我扑你身上那事儿写上了吧?天地良心,我当时确实是踩到了个小石子,脚底打滑了,我可是有家室有儿子的人了,对你可是丝毫没有非分之想的!”

  “真相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元宝他确实就写了一句话,还正是提及此事。”顾长生无奈的耸了耸肩。

  “那元宝大人到底是如何说的啊?”杜辰之此时是真急了,他有种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元宝告诉周沐,老娘我一枝红杏要出墙,很不幸的,你就是那个墙外人。”顾长生长手一指,正对杜辰之。

  下一瞬,杜辰之就以飞的速度闪出了大厅。

  那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长手娘子,我先找个地儿躲躲,你说的对,小命比较重要,剿匪的事儿,等沐郡王走了再说哈。”

  顾长生看着眨眼消失的人影,忍不住纳闷,“这厮不是书香世家出身吗?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是个练家子呢?这身手,怎么一个快字了得?”

  逃命而去的杜辰之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正如顾长生所言,他作死的确实是扑倒了长生娘子身上,他竟然非礼了沐郡王中意的女子,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得急眼,沐郡王回来,见了他只需一招,他分分钟钟就死的妥妥的,到时候,就算他是清白的又如何?

  沐郡王吃醋什么反应他不知道,但是凡是让沐郡王心情不好的就没有几个能活全活的,这点儿他很清楚。

  啥都别说,一个字,躲!

  好歹得躲到长生娘子把那乌龙事儿给解释清楚了,他再回来!

  杜辰之撒丫子落跑的干脆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月西楼奕奕然的掀开竹帘走了进来。

  “丫头,你这是在救他?”

  顾长生歪头看着月西楼万年不变的花枝招展,“救他?我像是那么好心的人吗?”

  月西楼盯了她两秒,点了点头,“像!”

  “扯淡!我不落井下石,火上浇油就不错了,你让我吃力不讨好的去救人,怎么可能?”顾长生一脸的自嘲,“再说了,我本身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麻烦不断了,我哪有那闲心去救人?”

  月西楼摇了摇头,“丫头啊,关于周沐的事儿,你不需瞒我,你也瞒不住。”

  顾长生一愣,柳眉微蹙,“你什么意思?”

  “十年前,先太子无能善妒,心胸狭隘,皇上属意周沐孙承祖业,奈何那时的他尚且年幼,心智尚需磨砺,是以,皇上让亲信臣子传下了一道圣旨。”月西楼斜倚栏杆,折扇轻摇,“就是这道圣旨,逼急了心胸狭隘的先太子,最后酿成了东宫大火。”

  随着他的话,顾长生的眉头越蹙越紧。

  “当年的传旨之人,正是杜明礼。”折扇一收,月西楼笑颜如花,“丫头,我说的可对?”

  “你是怕周沐回来迁怒与杜辰之,才将他吓走的吧?”

  顾长生打量着眼前的月西楼,五彩锦衣光怪陆离,容貌倾城语笑嫣然,“月西楼,那件事,周沐讳莫如深,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沐弑父,这样的皇室秘辛,她敢打赌,知情者坟头的草估计都有一人高了,而月西楼却知之甚详!

  在她打量的目光之下,月西楼纹丝不乱的回视她。

  “十年前你就开始关注他了?为什么?”顾长生目光如炬,寸步不让,“当年周沐才十岁而已,羽翼未丰,以你的能耐,若是想除了他,轻而易举,又何须等到现在?”

  “你从来没想过要他的命,可是我却从你看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嫉妒和怨怼,月西楼,为什么?你俩什么关系?”顾长生又逼近了一步。

  “丫头,我们一个是皇亲贵胄,一个是江湖生意人,能有什么关系?”在顾长生的步步紧逼之下,月西楼终于做出了回应。

  顾长生对于他的回答,不甚满意,可是明显的,两人确实是风牛马不相及,顾长生的脑袋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可理智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和那二老有关对吧?你对周沐的关注和排斥,是因为那二老?”大眼眨了眨,顾长生大胆的猜测,若说周沐和月西楼唯一的牵扯,那就是月西楼苦苦寻找的人,就在周沐身边。

  一提到二老,月西楼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变了脸色,“丫头,我是在寻仇!若是让我逮住那两人,我非得将他们抽皮剥骨拆吃入腹!”

  顾长生看着暴走而去的月西楼,勾着脖子在他身后喊道,“这么大的仇啊?他们是跟你有杀父之仇还是刨了你家老坟啊?”

  月西楼的身子顿了顿,重重的哼了哼,然后眨眼几个起落,消失不见。

  “什么人啊这是,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啊!”顾长生愤愤的跺了跺脚。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