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十五章 撒丫子落跑
  readx();

  “小崽子,得亏老子今个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换了往日,敢用枪头指着老子,非抓下你的脑袋当球踢。”胡不二不屑的哼了一声,把已经蓄势待发的五指爪往前伸了伸,样子颇为吓人。

  那年轻的宋旗总还想发火,就被一旁的老官兵紧张的给一把抓住。

  “记住,朝廷有朝廷的规矩,江湖有江湖的道道,两不相干,相安无事,风云客栈没有你们要找的朝廷要犯,好走不送!”

  顾长生眼巴眼望的看着胡不二掌柜霸气侧漏力挡千军,而那群官兵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虽然那个宋旗总走时一脸的不服气,可看着没什么大用的样子。

  “让客官受惊了,在下已经处理好,客官尽可安心的回去休息。”胡掌柜回头看见顾长生,笑着过来打招呼。

  我是在盼着你处理不好啊!顾长生心里在呕血,脸上笑的比哭还难看,“胡掌柜就这样整日跟朝廷作对吗?”

  “哪里,小店一向只问江湖事,又怎会跟朝廷过不去,一向是和睦相处的。”胡掌柜回的不像作假。

  顾长生无语,您刚才可不像是和睦相处的样子,“那我若是他们搜查的朝廷要犯呢?”

  “这个么,客官开的条件颇为公道,江湖人行事只看报酬值不值得出手,不看人身份地位。”胡掌柜理所当然的解释,一条人命啊,江湖中最不乏的就是刀来剑往生死一线,这个承诺用的好,换来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好处。

  人才啊!这要放现代,绝对是个好的谈判专家,看人家重点模糊的,看人家利益算计的,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绝对是个能用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利益的能手。

  顾长生苦着脸叹了口气,转身向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怎么解决了麻烦,这娘子还一脸不乐意?胡掌柜挠了挠头摸不着北。

  显然,顾长生的麻烦不是胡掌柜以为的麻烦,她现在正围着麻烦住的屋门转圈圈,里面可是个活生生的郡王啊,这下可怎么办?

  她在屋外踟蹰不前,屋里躺在床上的周沐冷着的脸则是越来越黑,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娘子,这又是要折腾什么?

  “进来!”

  听着屋里传来的冰冷的声音,顾长生脚步一顿,好吧,咱死猪不怕开水烫,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还不如去问个清楚明白。

  周沐斜靠在床头,看着一脸英勇赴义般冲进来的人,好看的眉头不自觉拢起,他看不懂这个女人,带着个丫鬟孩子深夜赶路,遇到麻烦还不知躲避,杀人身手诡异,让他觉得像是自己手下久经沙场的兵将,不,比兵将更甚,那样杀人不眨眼的果断决绝,那样的嚣张跋扈不着调!

  美人蹙眉什么样?以前顾长生没见过,现在算是见着了,抬起头暗叹了一声:“妖孽!”,哪里还有刚才的气势。

  屋里的气氛出奇的诡异。

  虽然大概确定这妖孽就是沐郡王,顾长生还是一脸期盼的开口问,“你叫周沐,沐郡王?”

  快说不是啊,好让老娘把这颗忐忑的心放进肚子里。

  显然周沐不配合,他很理所当然的挑了挑眉。

  原来她竟是不知道周朝只有一个周沐?难怪适才那么肆无忌惮,弄的他以为自己去了外邦。

  顾长生想死的心都有了,好吧,人就是,这气质,这长相,都完全符合皇亲贵胄的范儿。

  “那个,这么说吧,我救了你,给你治伤,给你上药……”顾长生掰着手指一条一条的罗列,其实她是个好人。

  “你还摸了爷,调戏了爷,要卖了爷!”周沐冰着一张脸,好整以暇的打断,声音听不出喜怒。

  “咳咳……”顾长生干咳了两声,这么明了的让人说出来,难免有点脸红,就像捉。奸。当场一样,“那个,爷,这绝对是错觉!那个可以忽略不计,忽略不计……”

  诡异的气氛笼罩,顾长生挠了挠头,好歹给个痛快不是?

  “爷,您看,这事儿您打算怎么善后,是要杀人灭口呢?还是要放虎归山呢?”一句话说完,顾长生就利索的又抽了自己一个小嘴巴,见鬼的放虎归山,后半句是养虎为患,这不是摆明了自己找死。

  “爷不打算养虎为患。”周沐冷冷的逮住话头。

  “爷这是不打算善了了?”顾长生抬起头,眉毛都快打褶了,脸也纠结成个包子。

  周沐眯眼看着她没有回话。

  突然的安静,两个人都没有出声。

  周沐的眉头也渐渐蹙起,“你在想什么?”

  “想我是不是该先你一步杀人灭口。”顾长生直觉的回答,说完就惊恐的抬起了头,娘的!走神了!

  周沐眼神一凛,顾长生豪不怀疑,如果眼神能像刀子,估计她现在被削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她虽然也有身手傍身不假,可人是一大将军王啊,还尼玛是一个常胜将军。

  掂量了掂量,貌似,可能,应该打不过。顾长生顿时就歇菜了。

  事情有点不好办,这沐郡王不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协商未果,顾长生满脸灰败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娘亲,吃李子。”小肉包子巴巴的捧了个李子递到娘亲嘴边。

  顾长生接过,食不知味的啃着,怎么办,跑吧,不能等死啊。

  “小翠,东西收拾的怎么样?”冲着刚进门的小翠,顾长生小声的问。

  “还差一点,娘子,这天眼瞧着就黑了,我们要这时候走?”小翠放下手里的干粮,疑惑的问。

  废话,天黑才适合落跑。顾长生挥了挥手,一脸焦急,“赶紧的,捡了紧要的收拾收拾,我们一会儿就走。”

  小翠虽然不解,可还是听话的开始抱了东西一点一点的安置到前院马车。

  待东西收拾妥当,顾长生一手抱了儿子,一手牵着韩墨,就往前院而去,路上胡掌柜见了,只是问了句:“要走?”

  顾长生肯定的点了点头,胡掌柜说了句“保重”就该干嘛干嘛去了,完全不担心顾长生会赖账的样子。

  想想也是,人连官府都敢惹,想找她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没工夫理会这些的顾长生,刚一踏进马厩,整个人都不好了,抱着儿子呆立在马厩门口,看着斜靠在车边的那道笔挺修长的身影。

  谁能告诉她,为嘛这个人会在这里?

  “沐……沐小子?”才开口顾长生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她本来想喊沐郡王的,可是话到嘴头,又收了回去,谁知道再张口就成了小子。

  她竟然喊人家一堂堂郡王小子!

  果然周沐的眉头挑了挑,“这称谓倒也特别。”

  有人唤他爷,有人唤将军,有人唤他郡王,还第一次有人唤他小子!

  “咳咳……”顾长生掩饰的干咳了两声,今天咳的比较多,再这样下去,她早晚得肺痨。

  “那个,你怎么会在这?”她要拖家带口的落跑,却被要躲的人堵个正着。这真是倒霉催的。

  “听说你们要去柳州,正好顺路。”周沐理所当然的回答,俊美的脸难得的没那么冷。

  顾长生抬手给了红着脸的小翠后脑勺一巴掌,我让你个管不住嘴的。

  不明所以的小翠一脸委屈的看向她,她做错什么了吗?

  我去你娘的顺路,她本是要去柳州没错,因为他,她都做好准备要落跑的流落天涯了。

  结果这厮却阴魂不散的跟了上来。

  “那个,原本是想回柳州的,可突然想起有点儿事儿没办好,还要到别的地儿转转。”顾长生吞吞吐吐的解释,咱跟你不顺路,快点好聚好散吧。

  “奥?”将整个身子靠在车框上的周沐冷冷的看着她,这一个字愣是让他打了两个弯说出来。

  顾长生真的快哭了,很没骨气的接口,“那个,其实事儿不打紧,还是先回柳州吧。”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这是认得清时局。

  其实,就是因为打不过!娘的,这个憋屈。

  “我的,行李。”

  顾长生看着周沐凉凉的又说了句,暗骂一声:妖孽!贱人!认命的转头吩咐小翠儿去替他收拾行李。

  小翠很是个持家的料,从掌柜的那里买来了衣服鞋子,甚至药材都裹了好大的一包。

  韩秋看着眼前四目相对的两人,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娘子口中的沐小子是浑然不动,娘子则是咬牙切齿的忍耐。

  她跟了娘子半个月,还第一次见向来洒脱随意的娘子这幅样子。

  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不过作为一个丫鬟,娘子不说,她自然不会开口问。

  顾长生看着小翠抱着一个硕大的包裹跑来,目瞪口呆,要不要这个样子?就算是为美男服务,也没必要这么尽职尽责吧?

  韩秋利索的将包裹拿到后车厢,绑好固定。

  这一番下来,更是让顾长生有火发不出。

  上了马车,安置好两个孩子,一个车厢塞了五个人,就算特意选的大马车,可还是拥挤的很,顾长生歪头看向一脸悠游自在霸占了大半个马车的人,躺的姿势很优雅,单手支着头,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惬意,总之很迷人,很风情万种,很让她有种想要扑倒的冲动。

  坐的不甚舒坦的顾长生抬脚踢了踢,好歹给她腾个放腿的地儿啊。

  没反应!又踢了踢,还是没反应!

  顾长生怒了,双手一拍车厢,冲着那销۰魂的大长腿狠狠的踹了一脚,“小子,你给我差不多点哈!别真把自己当盘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