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50.第150章 擦枪可是会走火滴
  想到此处,顾长生内伤更甚了,她就算长的不算一枝一花压海棠,好歹也算的上姿色上佳吧?

  怎么就能沦落到被个衣带死扣鄙视的地步了呢?

  瞄了一眼眼前如花似玉的花美男周沐,顾长生顿时就释然了。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她是长的不差,可那要看跟谁比,若是跟周沐这只妖孽比的话,她绝对只有扑街被秒杀的份儿。

  这才是,最痛的领悟!

  周沐见她盯着自己眼睛都不眨的神游天外,摇了摇头,缓缓的替她去掉了外衫。

  看到外衫之内还套着的衣衫时,周沐有一瞬间的膛目,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认命的帮她继续解下一个死扣。

  “这个是八年前苗疆之战的战利品,出自苗疆皇室,乃是用雪蚕皇吐得丝制成,五年才得一匹,被封为苗疆至宝,乃是苗疆皇室的御用之物。”周沐一边解,一边耐心的解释道。

  这个衣带,若是让她来解,肯定也会如那泣血蛟丝一般,打的死死的,缠成一团。

  走神走的浑然天成的顾长生直觉的点了点头,继续盯着眼前的男人猛瞧。

  还是怎么看怎么好看,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无瑕疵的好看……

  完全不用上妆不用PS就秒杀现代型男影帝的好看……

  “你往后切记不要再系死结了,打个活结就好,免得你再笨手笨脚的连自己的衣服都脱不下来。”解开了雪蚕丝带,周沐看着里面的又一件衣服,这下是真的膛目结舌了。

  这个女人!还当真防狼一般把自己裹的里三层外三层!

  真不知道,她的脑袋到底是怎么想的!

  无奈,周沐认命的继续跟下一个死结展开了温柔的较量。

  宽衣解带,本是婚后才有的情趣雅事,他这算是提前学习演练了……

  最后一件红衫滑落肩头,里面终于没有衣服了,周沐长长的吐了口气。

  虽然自喻为谦谦君子,可他毕竟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

  佳人在怀,任由他宽衣解带,这种销魂的折磨,饶是他定力非常,也难免情动……

  “周沐,你真的生的很好看……”浑然不觉自己仅着单衣的顾长生,呐呐的将自己的观察所得据实以告。

  周沐看着眼前呆呆的女人,头疼的扶额。

  氤氲的月光之下,那嫣红的朱唇之上,还残留着他的痕迹,波光潋滟,引人遐思……

  “吾爱,你可是在引诱与我?”殷红的脸上闪过一丝挫败的难堪。

  顾长生猛然回神,就看到眼前魅惑众生的脸庞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淡淡的龙涎香味萦绕鼻端,剥夺了她所有的空气补给……

  旖旎的气氛回荡在两个动"qing ren"的四周,空气都仿佛升温躁动了起来……

  两唇相接,缠绵的吸允厮磨,两人宛如溺水的人般从彼此唇间不断的汲取生存所需的养分……

  修长的十指探入素锦单衣,触及到细滑如瓷的肌肤,宛如天雷勾动地火,瞬间点燃了周沐所有的激。情,亟不可待的索取,双手仿若被吸引般缓缓的往上摩挲……

  肌肤相亲,周沐指尖的温度,让顾长生的理智燃烧殆尽,颤栗着缓缓抬手,环上那劲瘦有力的腰身……

  顾长生的回应,无疑带给周沐前所未有的鼓励,他更热情的加深了吻的热度,唇舌交缠碾转,双手停在那一双傲人的柔软之上,缓缓的揉捏摩挲……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失序,呼吸频率的失常,这种销魂蚀骨的感觉,冲击着他的感官和四肢。

  “嗯……”一声嘤咛,从顾长生唇畔溢出,刹那间,风月无边,迷失了两人……

  温热的双唇划过她精致的耳垂,一路向下,划过她精细的锁骨,在顾长生的颤栗中,停在那不知何时早已凌乱散开的胸口之上……

  销魂的触觉,如蚀骨的罂粟。

  周沐如获至宝的细细吻着,在她身上,烙印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一室旖旎,羞红了纱窗外的月亮……

  二人宛如交颈鸳鸯般缠绕,曲线玲珑有致,契合无间,就在二人周身的温度快要燃尽一切的时候,周沐突的一个闪身跃床而下,闭着双眼一把扯过一旁的薄被,覆在了顾长生展露的娇躯之上。

  余温犹在,顾长生愣愣的看着站在床前背对着她的男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补足大脑缺失的氧分。

  周沐的情况不比顾长生好到哪里去,素锦单衣不知何时已经散落,滑到肩头,极力的平复着胸口失序的起伏,周沐仓惶的拉好单衣,落荒而逃,直奔窗前的软榻而去,只留下“睡觉!”二字!

  顾长生呆呆的看着用被子蒙住全身的男人,一时无语。

  妈妈咪哇,他们刚才做了什么?

  他们竟然险些擦枪走火啦!

  哈利路亚!一把拽过薄被,继周沐之后,顾长生也用被子蒙住了头,死死的!

  呜呜……

  没脸见人了,真的没脸见人了……

  旖旎的温度缓缓散去,徒留两人,缩头乌龟般的埋在被子下,一想到适才的迷失,无不脸红心跳……

  在这诡异的气氛中,说是睡觉的两人,如果能睡得着,那才是活见鬼!

  不出意外的,躲在被窝里的顾长生羞恼非常,忍不住的咬唇,这一咬不打紧,直接呼疼出声。

  下一个瞬间,周沐掀开薄被,抬脚复又踟蹰焦急的看向床上的顾长生,“怎么了?”

  他是真的不敢再上前了,顾长生于他而言,无疑是致命的诱惑,他突然怀疑起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他真的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让她受了委屈。

  顾长生听到动静,怯怯的掀开薄被一角,指了指自己的唇,这下是真的泫然欲泣了,“呜……疼!”

  一而再,再而三,现在好啦,技术不达标,两人都伤上加伤了……

  周沐担心的看着她,迟疑的上前了一步,又退了回来,“我去找严亭来看看吧。”

  旧事重提,顾长生依旧摇头否定,“不行,太丢人了!打死都不让人看!”

  “可是,你不是很疼吗?”女人本就娇柔,唇上的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怕疼的她怎么受得了?周沐心疼的看着躲在被子中的女人,想到适才的冲动,不由得脸上的温度又开始升高。

  “脑袋掉了碗大的疤,没脸面,吾宁死!”小嘴一撇,顾长生分外坚决。

  “那可有什么药材能缓解你现在的疼痛?你告诉我,我替你去取。”周沐还是很担心,见她如此,还加上了保证,“放心,你设计的层层防守我都能如履平地,绝对不会让人发现的。”

  “真的?”鸵鸟顾长生有点儿意动了,真的很疼哇,若是不上点儿药,明日指不定肿成什么样儿呢。

  当然,周沐的情况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那破皮儿的唇真心太影响美感了。

  顾长生才不会承认,她其实是有点儿心疼的。

  “当然,我保证。”同样心疼的周沐,忙不迭的下保证。

  “那好,严亭的药园里有我辟出来的一间药房,药房西墙边的药柜里,有我炮制好的药材,你把冰片、硼砂、朱砂和玄明粉拿来。”顾长生看了一眼窗外暗下来的夜色,“可能要变天了,药园离这里不近,你快去快回,莫淋了雨。”

  时令已至深秋,夜雨最是凉人。

  周沐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千万别让人看到你哇,看到你,咱俩可就都没脸见人啦。”顾长生犹不放心的再三叮嘱。

  丫的周沐的模样,和她如出一辙,明眼人只要不傻,都能窥一发而知全身,只要看到周沐的嘴唇,就能猜想到她的。

  炯炯有神……明天可到底怎么办哇怎么办?

  无限忧伤的顾长生抱着脑袋又扎进了被子里,这个问题,真心是太愁人了啊!

  窗外暗下的夜色突的明亮的许多,顾长生听到了潺潺的落雨声,不由得爬起来冲到窗前。

  妈蛋,她这个乌鸦嘴,还真下雨了!

  严亭的药园离暗营的山寨不近,隐在后山腰的一处山谷里,山路本就难行,更何况是雨夜!

  顾长生忍不住的拍了拍脑袋,都怪她!要不是她,周沐也不会冒雨去取药!

  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势,顾长生忍不住的担心,周沐着急为她取药,刚才好像只穿了单衣就出去了……

  “快点回来吧,快点回来吧……”碎碎念的在窗前打着圈圈,顾长生颇有点儿担心离家夫君般的坐立难安。

  又过了一会儿,顾长生度秒如年,快要望眼欲穿之时,周沐一身雨水推门而入,看见站在窗前的她,不由皱眉,“天凉,怎么光着脚下来了?”

  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包裹,顾长生推着周沐就往净室走去,“你赶紧去梳洗一下,莫着凉了,我去配药。”

  见她如此担心,周沐抚了抚她的脸颊,转身走入净室。

  治疗口唇破损的良药是冰硼散,药材在手,全是炮制好的,顾长生很快的就按照比例调配出来自己想要的药物,沾着棉布给自己上好药,周沐也收拾好走了出来。

  顾长生连忙把药瓶递了过去,努嘴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