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52.第152章 毒药解药
  顾长生这次诊脉的时间分外久,先是担心则乱,心难静,等好不容易心静下来,脸色却越来越沉。

  “我没事的,你别担心。”周沐见她眉头越蹙越紧,忍不住的开口劝慰道。

  “你受伤了?”若只是风寒感冒,脉数不会如此浮紧,外邪入中,竟然还伤及了脏腑。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受了很严重的外伤,甚至伤及了脏腑,引的旧疾复发!

  周沐微愣,转眼扬起一抹苦笑,果然还是瞒不过她的火眼晶晶,“一点儿小伤而已,不必紧张。”

  可顾长生明显不做如此想,她太了解这个男人骄傲到无人能及的自尊心了。

  初遇之时,他伤成那样,愣是连一声都没吭过!

  “你自己说,或是我扒了你的衣服自己找?”顾长生脸色不善,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

  周沐感受到在自己身上准备胡作非为的手,以前他可以置之不理,权当不存在,现在很明显不能再如那般淡定了,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周沐赶紧抓住了意欲不轨的一双小手,“在侧腰!”

  他毫不怀疑,若他再晚一会儿出声,这个女人会再才将他扒光!

  他是不介意与她坦诚相见,可明显时候还未到。

  顾长生见此,抽出双手就往他腰侧探去。

  素色的长袍掀开,小心的扯开简单包扎的白布,顾长生才瞄了一眼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从腰侧一直蜿蜒到肚脐,血肉翻滚,模糊成片……

  顾长生的鼻头突然有点儿酸涩,手下不停的检查,着急的对着门外喊道,“我炮制的药材!所有,全部都给我拿来!”

  门外传来一阵纷乱,很快就又归于平息。

  “韩秋小翠进来!”

  随着顾长生的声音落下,本就焦急的等在门外的两人迅速的推门而入,看到眼前的情况,也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这伤……”

  太吓人了!到底是什么人,能将武功盖世的沐郡王伤到这种地步?

  两人对视一眼,眸中同时划过一抹忧色。

  “该准备什么不用我说吧,立刻马上给我弄来。”顾长生一边检查着伤势,一边紧张的吩咐。

  小翠和韩秋见此,马上退下准备。

  门开了又合,合了又开,暗营的三千精卫一个不缺,四大统领在前,尽皆紧张兮兮的盯着那扇门。

  病了的是郡王爷!

  可病情到底如何,他们不知道啊……

  热水,白布,药材源源不断的送入屋内。

  顾长生眉头紧皱的处理着伤口,心底后悔连连。

  昨夜,她竟没有发现他的不妥,她还抱过这腰身,她还让他冒雨出去……

  坚持不肯喝麻沸散的周沐依旧保持着清醒,大汗连连,却连声都没冒一下。

  “不用担心,小伤而已。”再致命的伤他都受过,这刀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手下不停,顾长生的额头也缓缓渗出了细汗,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周沐,不是伤的问题,这外伤只是诱因,看伤口少数得有两三日之久,你并未及时的处理。”

  受伤之后,他还是赶了回来!

  想到这点,顾长生的心口传来一阵钝疼。

  “伤口感染,外邪入中,引发了体内残留的余毒,伤及了五脏,周沐,不是伤的问题,牵机毒我从严亭那里见到过,那是能够腐蚀人神经的要命的毒药,虽然我祖父帮你压制了毒性,并未上行入脑,可到底是郁结与五脏,周沐,你相信我,给我一段儿时间,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研制出来中和这种神经毒素的解药,你相信我!”顾长生一边将伤口周围的腐肉剜除,一边说道。

  “好,你莫急,我回来就不走了,咱们有的是时间。”周沐点了点头,眼中溢满情愫。

  顾长生狠狠的点了点头,就算是安慰她也好,起码此刻,她心稍安!

  处理完伤口,顾长生已经是满身大汗。

  躺着的是她最在意的人,没人知道,她的紧张和担心,险些都握不住手术刀。

  东宫,郑氏!

  虎毒尚且不食子,她竟然下得了如此狠心!

  在韩秋和小翠的帮忙下,顾长生把周沐抬到了床上,看着眼前陷入沉睡的苍白睡颜,顾长生的眼中狠光一闪而逝。

  害他至此,还害了这个肉身的祖父,东宫郑氏,就算你是他的嫡母,他可以饶你不死,她当然也不会要她命!

  “郑氏,别让我遇到你,否则我顾长生定要你生不如死!”手缓缓拂过周沐的脸颊,顾长生的脸上一阵恍惚。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般顶天立地,仿佛巍峨的高山一般,她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了冷漠高贵的他……

  他知道她的择夫要求,却眉都没皱。

  他说他会宠她纵她独她,开始她是一笑置之的,相距本就两重天,又要怎样谈情说爱?

  可是现在,他许她恣意,为他不惜忤逆当今皇上,他不介意流言蜚语,不介意她的出身,为她两次奔波数千里,翻山越岭……

  此生,能得这样的男人如此相待!

  她顾长生还能有何求?

  吩咐严亭将他的整个药房搬到外室,顾长生就这么守着他,开始专研各种药材。

  世人皆知,她顾长生擅长诊病,精于针灸,长与炮制研制,却没人知道,其实她最拿手的是制毒!

  现代社会,研制毒药这种害人的东西,那是犯罪,她只能躲在地下室,偷偷专研,制好了毒药,然后倒掉,再接着研制……

  如此往复,乐此不疲!

  顾长生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有心理疾病,要不怎么会对那些害人的毒物如此的上心,现在她明白了,或许冥冥之中,就已注定,她会到这个地方来,会遇到周沐……

  在严亭的惊呼声中,顾长生缓缓将装有牵机毒的药瓶放在唇间,毫不犹豫的倒了一口入嘴。

  “长生娘子,那是牵机毒,当世无解的牵机毒!”弑杀如命的严亭红了眼。

  韩秋和小翠也都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心惊不已。

  整个暗营山寨如临大敌般的气氛紧张异常,此时此刻,谁还顾得上去八卦顾长生和周沐的情事,无一不担心着躺在病床上的周沐。

  寡淡的药味在唇舌间蔓延开来,顾长生的眉头不由紧蹙。

  不愧是这世上最毒的毒药,竟然能通过药材的相生相克,来掩饰本身的气味。

  闭上双眼,味蕾大张,顾长生仔细的感知着嘴里的毒药汁液的流动……

  内室的门突然大开,周沐强撑着孱弱的身子大踏步走了出来,双目赤红,几欲疯狂,“吐出来!快吐出来!”

  那是牵机毒,他亲身体会过这个毒药带给他的折磨。

  那种嗜心削骨般的疼痛,根本就不是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顾长生睁开双眼,看向眼前的男人,眉眼微弯。

  下一个瞬间,周沐动作如电般的栖身而下,双唇再次相接。

  顾长生还未回神的时候,贝齿就被撬开。

  周沐毫不犹豫的拍在顾长生的后颈上,顾长生的头不由一低,口中的牵机毒,尽数流到周沐的嘴里。

  顾长生忍不住的咳了两声,连忙紧张的抓住周沐,“你干什么啊!赶紧吐出来!”

  这可是毒药,毒药还抢着喝,没长脑子啊!

  “噗!”吐出嘴里的药汁,周沐连忙拿起一边的茶杯递了过去,“漱口!”

  顾长生此时才明白过来他在担心什么,无奈的摇了摇头,扶着他在一旁的椅子上躺下,“你都这样了,还有心情管我,放心,我没事的,倒是你,赶紧的漱口!”

  他身体里的牵机毒本就积淀已深,可不能再加重了!

  “你这个疯女人!有你这样研制解药的吗?你不要命了吗?”周沐一把甩开顾长生的手,因为着急牵动内外伤,忍不住的连咳了两声,“若是如此,就算你研制出解药,本王也不会喝!”

  这简直就是在玩命!

  一想到她喝下那一口牵机,会失去她的惶恐就袭向周沐的心头,让他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栗。

  “安心安心!”顾长生见此,连忙上前抚着他的胸口安慰,“我没事的,我整日与药为伍,怎么可能死在药上,你多虑了。”

  她可以有千种万种的死法,却绝对不会是死在于药有关的东西上。

  不管是救命的汤药还是害人的毒药,都难不住她的!

  “你给本王听着,这毒本王带了十余年,也还活着,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本王立时与你一同去死!”她越是说的云淡风轻,周沐越是担心。

  “额……”顾长生看了看屋里的几个人,双颊微红。

  当众说出此话,周沐倒是全然不在意,“这毒本王不解了,你也不许在研制什么解药,严亭,把这些药材,统统给我扔出去!”

  才被当众表白弄的有点儿不好意思的顾长生顿时回神,老鹰护小鸡一般扑向桌子上的药材,一脸的紧张,“严亭你敢!”

  看着两人相爱相杀的严亭进退维谷。

  一个刚说了要同生共死。

  一个前一刻为了解药不惜以身试毒去死。

  这两人,真是他认识的那两个人吗?

  顾长生和周沐四目相对,互不相让,顾长生丝毫没有因为周沐是带病之身而退步,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不好了,不好了!”门外穿来元宝的一阵疾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