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54.第154章 老娘我不虚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闲的很蛋疼吗?”凤眸危险的眯成一条线,缓缓扫过众人。

  众人皆大惊失色,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苍天大地作证,他们一点儿都不闲!真的不闲更不蛋疼!

  他们现在害怕的心肝疼!

  “刚才不是还说的挺带劲?怎么现在不说了?”

  如果眼中真的能放眼刀,毫不怀疑,他们已经被凌迟处死了,众人集体的又后退了一步。

  说?他们傻了找死也不敢再说一个字啦……

  呜呜……大人好可怕,救命哇……

  他们好想逃跑,可是有那心木那胆,在长生娘子又一波眼刀扫来之后,集体石化,躬身站立,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更别提动了!

  “刚才我好像听你们说想进山来着?有没有这回事?”顾长生眯着的眼底,危险的光芒闪动。

  娘西皮的,竟然敢诅咒她阴虚,这简直就是老寿星喝毒药找死!

  她不介意让他们好好的体验一把什么叫生不如死!

  又是一阵儿忙不迭的摇头,进山?他们说的进山跟大人说的进山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上的进山哇……

  呜……

  “既然你们如此虔诚的希望能够进山一番,我又怎么好驳了你们的意愿……”顾长生瞄了他们一眼,收回叉腰的手,缓缓的吹了吹指尖。

  众人一瞬间面如死灰,脸色尽失,一个个惨白惨白的……

  果然,下一瞬间,顾长生就长手一指,声色俱厉的开口了,“全体都有,负重越野,绕百里山一圈!明日一早,若是哪个没有赶回来,就给老娘我下地牢!十八般刑具老娘给你们准备的妥妥的,保证把你们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连惨叫都没时间喊,千余人顿时如鸟兽散。

  大人说天亮赶不回来下地牢受刑,那可不是作假。

  大人向来言出必行,说出去的话落地都能砸出一个坑来,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断无更改的可能。

  一个个的沙袋迅速的绑上腿,那是就俩字:跑吧!

  数百里的山路,两个月来,都快让他们踩出来路了,就算是负重越野,加把劲儿,明日一早应该差不多能赶回来!

  “呼哧……呼哧……我去,该不会真被我们说中了,大人她恼羞成怒了吧?”一边跑,一边跟身旁同病相怜的同伴沟通。

  “呼哧……呼哧……俺瞧着像!”

  “呼哧……呼哧……那怎么办,那鹿血、虎鞭、野羊腰还要不要弄点儿?”跑,买命的跑!时间不等人哇!

  “呼哧……呼哧……看时间,天亮之前要是时间还有剩,那是必须的弄点儿啊!”

  “呼哧……呼哧……对,大人和郡王爷的身子比较重要,就算是下地牢俺也认了!”附议声此起彼伏。

  “加油,尽量腾出打猎的时间!”

  另一边,娘子军团也木闲着,仗着体型的优势,一头扎进山林里,左右腾移,如鱼得水。

  “呼……往那个山坳绕一点儿,上次训练路过那里,我记得有黑木耳!”长手一指原路旁边的山坳。

  “呼……好咧!”几个娇俏的女声响起。

  三百人的娘子军立刻调转了方向,往山坳的方向俯冲而去。

  恰好有秋狩的几个猎户路过此地,远远的就瞧见遮天蔽日的山林里,黑影一闪而过,又一闪而过……

  “哎呦,鬼呀!”一个猎户狼嚎一声,猎叉一丢,撒丫子就跑了。

  “娘哎!一群鬼哇!”另一个猎户跑的更快。

  死命的跑,那可是鬼哇!

  山中遇鬼得多可怕啊,那可是会出人命的!

  直到跑过了一个山头,几个猎户才像死狗一样累瘫了下去,生命受到威胁,人的潜力果然会被激发,这速度,可比他们以前快多了。

  “没追来吧?”一个胆儿小的捂着双眼,不敢往后看。

  有胆儿肥的壮着胆儿往后看了一眼,顿时大松了口气,“呼……没追来!”

  可吓死个人了!

  几人找了个大树根一屁股坐到地上歇息喘气。

  确定了没有“鬼”追来,他们紧张恐惧的神色才缓了缓。

  “不对啊,这山鬼怎么还成群结队的出没呢?”

  “是啊,虽然林子里光线暗,可这也是青天白日的啊?”

  “就是啊,这些山鬼的胆儿也忒大了,鬼节可都过去好些日子了,他们还敢出来!”

  “难道,不是山鬼?”

  “难道,是那群山贼山匪?”

  不得不说,这几个猎户真相了,真相之后的他们又开始发扬辩证唯物主义思想,开始自我否定了。

  “不可能,山贼山匪也是人,人怎么可能跑那么快?”

  “是啊,那一溜烟的过去,俺啥都没看清,就没影儿了,不是山鬼还能是啥?”

  “对头,肯定是山鬼!”

  “赶紧的下山,往后可不能进这百里山深处了,山贼山匪还没伤过认命,要是折在山鬼手里,那真是神仙都救不了了。”

  才歇了一会儿,几个猎户就带着百里山深处闹鬼的消息惊恐的撒丫子往山下跑去了。

  顾长生原本制定的路线,都是猎户不会经过的险要难行地,可是这些个精卫外加娘子军他们今天肩负着打猎和采集的重任,所以跑偏了,这一跑偏不打紧,接连就有几波猎户被山鬼给惊吓着了……

  百里山深处有山鬼成群结队出没的消息不胫而走……

  再说暗营山寨中,选拨留下的七百精卫,外加三百娘子军负重进山了,被淘汰掉的两千多精卫抱着侥幸的心态,集体的往后退了几步。

  “那个,大人,我们就算了吧?我们可是什么都没说啊!”一个被淘汰掉的精卫摇头加摆手,一脸的害怕。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吗?”顾长生一身气势凌厉不减,冷冷的哼了口气,“见者有份,你们一个两个的谁都别妄想能幸免于难!”

  她这句话一说完,被淘汰掉的精卫们一脸死灰,连退也不敢退了。

  “剩下的所有人,原地俯卧起跳一万次!哪个敢少一个,自己去地牢尝尝滋味去!”嘴角勾着邪恶的弧度,顾长生好整以暇的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剩余的众人顿时委顿于地,俯卧……起跳……一……一万次!

  他来个亲娘四舅奶奶,这是要人命啊!

  吩咐完毕,顾长生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回屋了,她还要忙着研制解药,还要照顾周沐这个生病变得很难缠的病患,没时间跟他们闲磕牙,也没时间看他们笑话!

  剩余的众人见此,认命的叹了口气,趴下,做一个俯卧撑,然后抱头起跳双脚离地,然后再趴下,做俯卧撑……如此往复,一万次……

  病来如山倒,周沐这次病势来势汹汹,除了缠着顾长生陪在眼前,倒还算配合,乖乖的卧床了。

  顾长生无奈,本着病患之上的原则,把药案都搬进了内室,无论如何都不敢再以身试毒了。

  因为,只要她敢把毒药往嘴边凑,周沐这病号立刻会有所察觉,然后就会不管不顾的冲上来,再然后,咳咳!顾长生嘴上的伤势就会又加重一分,你懂得?

  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顾长生不得不放弃这个办法,找了山寨里圈养的活物代替……

  到了傍晚,对昨夜心有余悸的顾长生很是左思右想抓耳挠腮了一阵儿,终于灵光一闪想出了办法!

  对!为了今夜的太平,下药!可巧着病患周沐本来就要吃药,是以顾长生理直气壮地的在汤药里将宁神助眠的几位药材量加重了点儿,在不影响他健康的前提下,同床共枕,却相安无事,一夜好眠……

  清晨醒来,周沐的脸色就漆黑漆黑的了,看向顾长生的眼神谴责之中带着三分怨怼,怨怼之外隐着两分幽怨,幽怨之中藏着一丝可怜兮兮……

  在这诡异的眼神之下,顾长生以摧古拉下之势,迅速的败北了,捞起衣服穿好,脚底抹油就开溜了……

  她不心虚,她真的不是心虚!

  她好忙的!她要去检查看看又有几人绕山回来被淘汰!她真的好忙的……

  跑到暗营山寨的演武场,顾长生远远的就看见一列列归来的精卫和娘子军们站的整齐的身影,对此,顾长生很满意。

  再一跑近了看清眼前的情景,顾长生华丽丽的膛目结舌了……

  两人抬着老虎的,肩上扛着麋鹿的,胳膊夹着野山羊的……

  衣襟兜着野生黑木耳的……

  林林总总,无一不在提示着昨日的种种……

  顾长生此时已经顾不上脸红了,她的脸直接五颜六色的转换不定,精彩纷呈了……

  “大人,这是我们打来的老虎、麋鹿、野山羊……”邀功的声音响起。

  “大人,我们拾倒拾倒就给你和郡王爷送去。”又一个邀功的声音响起。

  眼抢着一群男人要抢功劳,娘子军也不甘示弱的上前了一步。

  “大人,这是我们采来的黑木耳,新鲜或者是晾晒干都能吃,保证滋补……”

  “大人,山里别的没有,可我们采到了好几朵灵芝,瞧着年份不低,这个治阴虚可有效了!”

  她不说还好,她这话一落地,顾长生成功暴走了,“啊啊啊啊!老娘我不虚!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