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十六章 看我相公收钱
  readx();

  顾长生觉得她肯定是流年不利,才会诸事不顺。

  马车里多了个人,虽然这人长的非常赏心悦目,可抵不过人家一身冷飕飕的气势摆在那,赶了两天路,顾长生算是看出来了,这人是没有要杀人灭口的想法,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就像那狗皮膏药似得赖定她了,委婉的赶,不走!直接的赶,不理!还时不时的一个冷眼瞟过来,表示他的诸多不满。

  饭难喝,菜难吃,衣服料子太差,住的客栈太小……

  娘的!白吃白喝还这么多事儿!顾长生谁啊,在确定没有性命之忧以后,那就是一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于是,韩秋和小翠膛目结舌的看着自家娘子变成了炮仗筒子,那是一点就着,不点她还自顾自的生气。

  “小子!寄人篱下要有寄人篱下的自觉。”

  人不搭理她。

  “小子!做人不要太过分,你给我滚边上点。”

  人稍微挪了一下避开她踹来的脚,依旧不搭理他。

  “小子!蹬鼻子上脸了是吧?”顾长生怒了,果断的冲躺着的人扑了过去。东摸一把,西摸一把,从他怀里掏出来那个铜质的牌子,拿在手里晃了晃。

  周沐终于抬眼,看了看被抢走的令牌,依旧没出声。

  “小子,你穷的就剩下这点家当了,我就算不聪明,也知道这是个信物吧?”顾长生眯着一双丹凤眼,笑的得意,“你还欠我四万两银子,这个,权且当做抵押了。”

  “我比你大。”周沐终是没忍住,回了一句。

  “哟!比我大了不起啊,瞧见了没,我儿子!”顾长生拍了拍身边玩九连环的儿子,张狂的继续,“我没你大,儿子都这么大了,你比我大却连个媳妇都讨不到,真是白瞎了这幅好相貌,啧啧……”

  周沐冰山般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缝,他算是明白了,跟这女人说话,那就是没事找事,闲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难怪她会被休!

  转眼进了柳州境,算是相对安全了,周沐才松了口气,又提了起来。

  这不,他们刚进河晏城,那女人就闲不住了,不说赶紧的找客栈入住,偏要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摊停下,吃豆花。

  “儿子,快点,这豆花可是个好东西,宽中益气还含有高蛋白,你正长身体,多吃点。”顾长生一边找了个空桌坐下,一边招呼儿子快点过去。

  “大姐儿,快,来六碗豆花,多放点葱花。”顾长生冲着摆摊的大姐儿喊了一嗓子,就兴致勃勃的继续和儿子讲话,“南豆腐点卤少,最是细嫩,比北方的老豆腐不知好吃了多少倍,儿子,你可一定要多吃点,长的白白胖胖的。”说完又看向一边的韩墨,“小墨子你也多吃点,看能不能变白点。”

  韩墨肤色较黑,话又少,没少被顾长生打趣。

  韩墨听她这么说也不在意,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顾长生满意的看着小墨子回话的时候越来越多,小孩子吗,干嘛总板正着脸,就该说说笑笑的才有个小孩子样子。

  她身边冷脸的已经够多了,周沐一只大冰山,韩秋一只女冰山,再外加韩墨一个小冰山,她迟早有一天会被冻死,所以一定要让小墨子活泼一点儿。

  等了一会没人来招呼自己,顾长生疑惑的扭头,只见那卖豆花的大姐儿正端着一托盘的豆花儿直盯盯的看着他们这一桌。

  顾长生当然不会自恋的以为豆花姐儿是看自己看呆了。

  “哎呦,大姐儿回魂了,你这样看着我家相公,我会吃味的。”顾长生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瞬间,满桌皆愣,相公?谁?一致的转头,看向木哥儿,是的,他们一致的认为周沐的沐是木头的木,木哥儿唤的也习惯。

  周沐被他们看的发毛,冷着脸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半杯茶,晃了晃泼掉,又重新倒了一杯。

  娘子,这是又调戏人家木哥儿了吧?小翠低头,她可不可以当做不认识自家娘子?见木哥儿长的好,就几次三番的调戏,太丢人了!

  韩秋冷着的嘴角也不自觉的抽了抽,还真没什么娘子不敢说的。

  “对不住客官,是我这孙女没眼界儿,这是你们要的豆花。”一旁在灶上忙活的婆子听见这,赶忙跑过来接过孙女手中的托盘,把豆花一碗一碗的摆到几人面前,轮到周沐的时候,也是一愣,手下一抖,豆花眼瞧着就要撒出来。

  顾长生眼疾手快,一伸手稳住那颤抖的碗,看向这婆子,都六七十岁了,还能看美男看呆了,不满的瞪了周沐一眼,恨恨的将碗放在他眼前,忍不住嘀咕,“真是个妖孽!祸害!还老少通吃!”

  豆花婆婆自然听到了她的话,红着老脸退了下去,真是的,太没出息了!不过那哥儿长的可真是好相貌,她活了大半辈子,就没遇到过这么俊俏的人。

  顾长生也不管四周投来的赤。裸。裸的眼光,该吃吃,该喝喝,反正又不是看她的。

  “娘亲,你是要让木头叔叔给我当爹爹吗?”小肉包子含着一口豆花,问的模糊不清。

  “咳咳……”岔了气的顾长生这次是真咳了,拍着胸口一脸惊恐的看向自家的宝贝儿子。

  小肉包子顾泽却没看她,而是转向了一边的周沐,“木头叔叔,你有银子吗?”

  “没有。”周沐抬眼,回的果断。

  还好还好,不用自己解释了,顾长生长呼了口气。

  “那可怎么办,我娘亲最爱银子了,你没银子,她不会待见你的。”小肉包子咬着勺子,一脸懊恼,木头叔叔虽然冷了点,可是人长的好看啊,他看着很喜欢的。

  “咳咳咳咳……”顾长生这次咳的更厉害了,小翠忙上前给她顺气,韩秋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顾长生幽怨的看着儿子,有这么说自家娘亲的吗?她到底哪里没教好?

  她这边一口老气还没喘过来,对面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家里有,很多!”

  小肉包子满意了,笑的尖牙不见眼。

  “咳咳咳……”猛咳了好几声才稳住的顾长生端起茶杯,狠狠的喝了两大口,看向对面依旧冰冷淡漠看不出想什么的周沐,瞬间炸毛,怒了!

  双手猛的一拍桌子,对着四周盯着周沐瞧的人高喝,“看什么看,再看收钱!”

  众人:“……”

  就连周沐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她。

  旁人惊慌的收回眼光,这娘子,好彪悍,可惜了这样英俊的儿郎。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作为牛粪的顾长生自然看懂了他们那一脸惋惜的意思,怒气冲冲的卷起袖子就要上前,却被韩秋和小翠一左一右拉住。

  “娘子,息怒息怒,大街上,人都看着呢。”小翠真的急的快哭了,真是,太丢人了!

  “娘子,接着喝豆花吧。”

  接过韩秋推过来的豆花,顾长生心中很是憋屈,恨恨的剜了周沐一眼,“祸害!”

  她嘴里的祸害却丝毫不在意,自顾自的舀了一勺豆花送到嘴里。

  动作说不出的优雅,仿佛他面前不是半文钱一碗的豆腐花,而是皇宫御宴上的山珍海味。

  嫣红的嘴唇抿了抿,豆花的一点白点缀,说不出的诱惑,随着豆花而下的喉结动了动,顾长生也跟着吞了吞口水,好销۰魂……

  真的好想扑倒!

  “娘亲,木头叔叔说了,他家有很多银子,咱们可以考虑考虑。”

  顾长生瞬间回神,什么销۰魂,顿时魂飞魄散的看向儿子,一脸的惊疑不定,“儿子,你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太惊恐了有没有?

  “不是娘亲说的,儿子没有爹爹,这天下间的儿郎,长的俊还银子多多的,咱们挑拣挑拣?”小肉包子继续咬勺子,一脸的不解,他难道记错了?

  她说过这样的话吗?有吗?好像,有吧。

  顾长生捂脸,真是太太丢人了!她怎么会说这么抽风的话?儿子的记性要不要这么好?

  “娘子,你会教坏小公子的!”小翠很确定的不满,这样下去,小公子早晚被教歪,长成娘子说的“歪脖子树”。

  周沐调整了下姿势,好整以暇的看戏,只是那脸上依旧挂着生人莫近的冰冷。

  “儿子啊,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也要看人。”顾长生把儿子抱过来揽在腿上,小孩儿的世界观很重要,她得好好的教导他一下,省的他长歪了。

  其实,在韩秋和小翠的眼里,小公子已然被带歪了。

  “儿子啊,银子那是必不可少的没错,可是这长得俊吗……”顾长生看周沐那张高深莫测的俊脸,太招人恨了,“要是长得像你木头叔叔这样的,那是万万不能要的。”

  “为什么啊?”小肉包子不解,眉头微皱,他蛮喜欢木头叔叔的啊,挑来当爹爹也不错。

  “你木头叔叔长的太招眼,这样的人用来当爹爹的话,会给你招来一、二、三……无数个后娘,你还要他不?”顾长生眯了眯眼,有点邪۰恶的想,就这样的,他不招,估计都有数不清的女人想要倒贴,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的想去扑倒吃干抹净,太不安全了!

  “不要!”小肉包子回的干脆,娘亲说了,后娘都是老虎,会打小孩骂小孩不给小孩饭吃,娘亲才是亲娘,他不要后娘。

  “乖……”顾长生看了一眼对面黑成锅底灰的俊脸,笑的分外满足,可算是出了这口老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