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64.第164章 干的漂亮
  “不行!娘子说过,不论何时,都不能抛下战友,郑肃现在正恼羞成怒,你若是落在他手里,一个不巧,命都没了!”韩秋一脸冷凝,往身后看了一眼。

  不远处,郑肃带着追兵,紧追不舍。

  “在这样下去他们很快就要追上了,怎么办?”小翠一脸紧张的握紧如花流血的小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得赶紧逃到前面的山坳,那里有止血的药草,再流血下去,如花也会没命的!”

  众女将拱卫着她们紧张的往前逃窜,各个一脸大汗,神情戒备。

  “把我放下来,我来拖住他们!要不连着你们全都要被俘,我们好不容易才能脱离那烟花地,姐妹们难道想因为我,全都出局?”如花再一次的挣扎,“我们的一百多人都是落到郑肃手里,你们难道也想前功尽弃?放我下去,你们速度会快上很多!”

  “如花,我们是不会放下你去送死的!”小翠冷声打断。

  “我不会死的,你们忘了沐郡王殿下曾严令过军纪,不得滥杀老弱妇孺!”如花泪眼婆娑的继续挣扎,她实在是不忍看着这么多姐妹因为她被俘。

  “不行!娘子说过,我们是个集体,生死与共!”韩秋一双手,牢牢的抓住挣扎的如花,背着她继续往前赶。

  “同生共死!”五十个声音掷地有声!娘子军们一脸破釜沉舟的坚定模样。

  被保护在中间的韩墨突的停下,“你们走,给如花姐姐找药草,我去拖住他们!”

  不待她们阻止,韩墨就往来路跑去,“我是小孩儿,他们不敢杀我的!你们快走!”

  韩秋背着如花回头,眉头紧皱,掩住眸底的担心,冷声下令,“我们走!”

  与众人背道而驰的韩墨,一口气跑了百十米,然后丝毫不隐藏踪迹的往另一个方向钻去。

  还沿路留下了痕迹!

  果然,不出一刻,郑肃就追杀而来。

  眼瞧着他们离自己不远,韩墨也不跑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哇哇大哭。

  “怎么会有个孩子?”郑肃的亲卫疑惑的看向他。

  “肯定是山匪的孩子,看老子我不宰了他出气!”

  另一个亲卫大刀一拎,却被郑肃拦住,此时他的脸色也很不好,“忘了沐郡王殿下定下的军纪了吗?不得滥杀老弱妇孺!何况是个孩子!”

  提到沐郡王,那个冲动的亲卫立时偃旗息鼓,不敢动作了。

  “你是山匪的孩子?”郑肃弯下腰,与韩墨对视。

  “恩。”黑脸小韩墨倒也实诚,一边装哭,一边盯着郑肃的动作。

  “小崽子挺厉害啊,一个人带着我们跑了半座山,是被家人抛弃……嘶!”郑肃的话还未说完,就抱着小腿痛苦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韩墨收起自己的扫堂腿,马利索的双手举高做投降状。

  “该死!你竟然偷袭统领!”

  数把长枪直指小韩墨,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缴枪不杀,我投降!”韩墨向来冰冷的小脸难得露出了个邪恶的笑容,看向坐在地上的郑肃,“我家大人说,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敌,轻敌必死!郑肃,我们山寨里可是有不少人都被你抓住的吧,我看你瘸着腿怎么继续抓!”

  “我投降,你们不能杀我,把我抓走吧。”双手举的老高,韩墨眨着眼睛看着眼前数百眼睛充血的人。

  牺牲他一个,成全数百人!按他家娘子的话,他这叫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郑肃黑着脸被手下搀扶了起来,确实是他轻敌了,原本以为一个小孩子,不过是跑得快点儿罢了!

  结果这小子一记扫堂腿,趁他不备横扫他的小腿骨!若非他躲的快,怕是另一条腿也要折在他那一只有力的小短腿下!

  “把他给我压下山!”咬牙切齿的对着手下挥了挥手,郑肃知道,这次剿匪,他是真的栽了!

  整日打鹰,如今被鹰啄了眼,这窝山匪算是让他郑肃大开眼界了!

  韩墨很配合的被剿匪军五花大绑,临走还很气人的跟郑肃告别。

  “统领,就这么放他走了?”一个亲卫气愤难掩。

  “不然呢?山匪打残了我四五千人,却没伤一人性命,难道我们连个山匪都不如,要拿个孩子开刀?”郑肃瘸着一条腿,眉毛倒竖,“给我继续搜山,能抓住一个是一个!”

  “遵命!”

  ……

  五花大绑的小韩墨,才一下山就被元宝搭救了出来,相比于正在经受严刑拷问的其余俘虏,他的待遇算是好的了。

  顾长生看着被元宝领来的黑小子,忍不住的捧腹大笑,“听说你一个人干掉了郑肃,然后双手举白旗投降了?”

  被自家娘子笑的发毛的韩墨,冷着小脸摸了摸鼻子,实诚的点了点头。

  一个巴掌拍到他的小脑袋上,顾长生脸上的赞赏不言而喻,“不错啊小韩墨,示敌以弱,一击毙命!干得漂亮!”

  顾长生毫不怀疑,若是能出杀招,韩墨会毫不犹豫的抹了郑肃的脖子!

  一旁的周沐也赞赏的点了点头,“诚如吾爱所言,确实干的漂亮!”

  被夸奖的韩墨,不好意思的摸着被拍的脑袋,“娘子,我被俘了,是不是也要出局了?”

  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他喜欢在军中训练的生活,不想被淘汰出局。

  顾长生和周沐相视一笑。

  “于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小韩墨啊,我要是判你出局,那可是会惹起众怒的奥。”顾长生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颜如花,“放心,就数你的被俘最有意义,你这是很好的给他们上了一课啊。”

  韩墨闻言,皱着的小眉头稍微松了点,复又担忧的抬头看向自家娘子,“娘子,如花姐姐为了帮战友,崴了脚,被树根划破了小腿,流了好多血,她不会有事儿吧?”

  顾长生摇了摇头,“不会,有你姐姐和小翠呢,她们跟我学了好久,包扎和止血不在话下,你给他们争取了时间,找到止血的药草,如花就没事了。瞧你一身破烂的,全是泥巴,还不赶紧去洗漱一下,你小雷子姐姐可是做了一堆好吃的,等着犒劳你呢。”

  韩墨顿时兴奋的高呼一声,冲着厨房就跑过去了。

  顾长生好笑的摇了摇头,看向周沐,“怎么样?”

  “临危不乱,胆大敢为,不愧是将门之后。”周沐在顾长生期望的眼神下,继续,“小小年纪就能做到如此,待他长成,前途不可限量!”

  顾长生顿时圆满了,兴致勃勃的拉着周沐说道,“韩秋为了救我儿子险些丢了性命,我欠他们姐弟的,肯定会还上,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将韩墨教导成才的。”

  “兵法谋略也好,战术战法也罢,只要他想学,我都会倾囊相授,妖孽你不知道,韩墨和我儿子关系可好了,两人整天腻歪在一起,恨不得能穿同一条裤子……”

  周沐嘴角勾着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静静的看着她神采奕奕的小脸,深不见底的眸中尽是心满意足。

  有佳人如斯,真是让他爱不释手啊!

  郑肃载在了韩墨手里,瘸了一条腿,就算再能耐也跑不快了,暗营众人压力顿减。

  三日之期转眼即到,不出意外的,杜辰之的剿匪行动以失败而告终。

  出动万人围剿,伤兵残将五千余人,只俘虏了一百七十个“山匪”,算上袭击主将成功的那个小破孩儿,也才一百七十一个!

  江南道一万兵马,像霜打的茄子般蔫了,暗自嘀咕,果然是他们太平兵当久了,竟然连一个小小山匪都敌不过!

  为了给百姓一个交代,沐郡王殿下在万众瞩目中身披盔甲跨上了战马,在杜辰之一脸抽搐中,带着两千精卫,浩浩荡荡的进山“剿匪”了。

  一万江南道兵马围杀三天未果,沐郡王殿下两千精卫一天未过,就提着数百个沾血的包裹回来了。

  民众尽皆俯首膜拜,山呼沐郡王神勇无匹!

  郑肃领着手下的伤兵败将灰溜溜的离开了,发誓要好好练兵,以期一雪前耻。

  万众高呼之下,沐郡王顺势将百里山深处的山寨收归手下,扬言要作为亲卫的试炼之地。

  民众莫敢不从,山呼之声不绝,直入云霄。

  “哎,真是可惜了那些个猎物了,就这么给埋了……”将七看着被埋入地下的他们的“首级”,一阵儿心疼的咽了咽口水!

  那可是上好的野味啊,怪可惜的……

  “难道你真想埋了自己的脑袋?”严亭在一旁冷冷的出声。

  将七顿时摇头连连,“怎么会!我就是四天没好好吃东西,快饿晕了!”

  顾长生含笑的看着他们,挥了挥手,“去行馆吧,美酒佳肴已备,恭贺你们旗开得胜,吃饱喝足才能迎接更残酷的训练!”

  才想高呼的众人听到后半句,顿时就像霜打的茄子般,也蔫了!

  得了!大人的话必须听!他们往后可就是长生大人的人了,灰溜溜的去行馆吃饭吧!

  这边才处理妥当,看热闹的民众还未散去,元宝就一骑快马疾驰而来,“爷,长生娘子,大事儿不好了,上京传来了圣旨,要长生娘子前去接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