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跪不跪这是个问题
  readx();

  cpa300_4(); 元宝的嗓门之亮,那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圣旨?一听到圣旨,准备散去的民众顿时瞪大了眼。

  周沐的英挺的眉头也瞬间微皱,看向身旁不明所以的顾长生,眼中担心一闪而没。

  低低的私语声传来。

  “难道是沐郡王殿下擅离闽南,惹怒了陛下?”

  “陛下该不会是要降罪沐郡王殿下吧?”

  “那怎么行,沐郡王殿下南征北战,劳苦功高,怎么能因此获罪呢?”

  “对啊,马有失蹄,人有打盹,就算沐郡王殿下一场仗没打好,也不能因此获罪啊!”

  “虎毒还不食子呢,沐郡王爷可是陛下的亲孙子,他该不会……”

  “我看悬啊,我听南来的行商说,沐郡王这次可不止擅离闽南这一桩事儿,他来之前,还砍了闽南好些个大官的脑袋,闽南现在都乱成一锅粥了……”

  “吓!”

  “吓!”

  “……”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周沐的眉头越蹙越紧,元宝刚才吼那一嗓子,他听的清楚明白,是让长生娘子去接旨,而不是他!

  若是他,倒也罢了,可是长生……

  周沐看向眼前红衣胜血长睫微颤的小女人。

  顾长生在周沐的深情凝视下,长睫又眨了眨,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她应该没听错吧?

  让她去接旨?

  圣旨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神奇东西,竟然能跟她顾长生挂上钩,世界之大,果然无奇不有……

  她好歹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部队中,一根正苗红的红三代啊!你让她去接……旨……

  围观的民众熙熙攘攘,就算有心想给元宝公公让路,那也是不能的。

  无奈之下,元宝只能弃了马,奋力的往前挤。

  顾长生歪着脖子想了想,又想了想,然后抬头问向周沐,“接旨,用下跪么?”

  从跟周沐这妖孽牵扯不清开始,她就知道,终有有日,她肯定会面对皇室!

  知道是一回事,可真入了皇室的眼,那滋味……谁碰到谁知道!当真玄妙的很!

  原本还在担忧的周沐,听到顾长生的话,一愣之后,不由莞尔。

  这个女人,她关注的重点,永远那么的与众不同!

  这种时候,最该关心的应该是圣旨的内容才对吧?

  站在他们身边的几人听到长生娘子这话,也不由的瞪眼。

  这叫什么话?

  什么叫接旨,用下跪么?

  “大人,何止要跪!若是提前知道圣旨莅临,那必须提前三天焚香沐浴!”貂蝉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大肉包子,一边啃一边解释。

  顾长生一耸肩,非常无辜,“很明显啊,我到现在才知道!”

  心底不由的撇嘴,提前三天焚香沐浴?要不要这么郑重其事,提前三天洗了澡,那三天后不是又脏了么?人的新陈代谢可不会因为圣旨要到就停滞不排泄了呢……

  炯炯有神!

  “大人,你先前不知道那还罢了,现在知道了,也要梳洗换新衣,于圣旨宣读处焚香摆案的。”将六机灵的继续解释。

  顾长生看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一身大汗挤到人前的元宝,偌大的凤眸又眨了眨,“看这架势,是要跪了奥?”

  妈蛋!她顾长生一生跪过爹妈跪过爷,就连天地神佛都不大稀罕跪,竟然要去跪一张纸……

  当然,还有初来乍到时候,跪过李府的那个老妖婆!

  可那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要她去跪一张纸!就算这张纸来头大了点儿,可也改变不了它是一张纸的事实啊!

  众人集体无语。

  貂蝉抱着啃了一半的大肉包子,哀嚎,“我嘞个长生大人奥……您老咋还在这纠结呢?”

  这根本就是不需要纠结不需要想,甚至提都不需要提的事儿好不?

  见了圣旨,那就一个字:跪!肯定要跪!必须要跪!不得不跪!

  顾长生翻了个白眼,她也不想纠结这个啊,可是她最关心的确实是这个没错啊!古代有毛好?见张黄纸都要折腰!

  人人平等!真是太尼玛有必要了!

  “真的要跪?”看向眼前的一众亲信,顾长生犹豫不定的问。

  集体点头如捣蒜,“真的!”

  “没商量?”顾长生还在挣扎。

  集体摇头如拨浪鼓,“完全没商量!”

  顾长生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中落败,好吧!再在跪不跪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她顾长生就成了他们眼中的奇葩了!

  “好吧……”灰常不情不愿的妥协,顾长生叹了口气,“跪就……”

  “拿着!”

  未等顾长生说完,一个东西突然落入她的怀里。

  顾长生还未看清怀中东西的真容,面前就稀稀拉拉的跪了一地……

  适才还坚持要她下跪的众人,毫无例外的全都矮了一截,双膝跪地了……

  顾长生一手提溜起怀中的东西,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不是要她接旨的时候跪么?怎么她还没跪,他们倒先跪了?

  顾长生眨着大眼看向一旁的周沐,无声询问。

  “你不是不想下跪吗?拿着这个,即使面圣,你也无须行跪拜大礼。”周沐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眼中满是纵容。

  “真的?”一根手指提溜着锦绳,顾长生瞪大双眼看着下坠着的那个巴掌大的黄牌子。

  在众人膛目结舌中放到嘴里咬了咬,顿时双眼放光,“哇!纯金的奥!”

  众人集体无语!

  长生大人,关心的重点,永远这么与众不同!

  周沐无奈的看着眼前贪财本色展露无疑的小女人,摇了摇头开口,“十足纯金!”

  “等咱们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可以砸了换银子不?”小金牌子在她手中一抛一降,一起一伏。

  越来越多跪地的人的视线,紧张的随着那个小金牌子高低起伏不定。

  “可以。”周沐的声音。

  “不可!”众人的惊呼。

  闹呢吗!放眼大周朝,仅此一块,砸了换银子!这得脑洞多大,才能干出这么不着调的事儿?

  众人不赞同的看向周沐,沐郡王殿下,竟然这么没底线的纵容长生大人……

  “妖孽,这个东西,真这么好用?”免跪金牌奥!真是有爱的东东!她喜欢!

  周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弯。

  他看上的女人,永远这么特殊,这么与众不同……

  让他喜欢的不得了!

  跪在地上的元宝,满头大汗的膝行了两步,期期艾艾的伸着双手做随时接的动作,开口,“我嘞个祖奶奶长生娘子呦,您可别在抛了,奴才我这小心肝快受不了了……”

  顾长生给了周沐一个倾国倾城,灿烂的不得了的笑容,然后转头弯腰看向元宝,晃了晃手中的锦绳,“好哒,我不抛了,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东东?免跪金牌?免死金牌?”

  元宝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免跪金牌?免死金牌?长生娘子哎,您到底有没有常识?您看到那上面的九爪金龙了不?”

  顾长生歪头看了看,细细的数了数,你还别说,还真是尼玛九个爪子的金龙!这雕工,真心不错!

  “那这是丹书铁劵?”顾长生努力的回忆了下戏本子里出现过的东东,突然福至心灵,就想到了这茬。

  元宝悄悄的抹了把额头的大汗,摇了摇头。

  “不是?”顾长生一愣,看向周沐。

  周沐依旧云淡风轻的站着,仿佛下跪的万众如蝼蚁般,宛如神邸,可那眼底眉梢的宠溺,太过眨眼,见心上人望来,周沐摇了摇头,“不是。”

  这下顾长生疑惑了,逮着小金牌子的九爪金龙盯着看了个遍,也没把它看出个花儿来,不得不放弃问向元宝,“那你告诉我,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元宝顿时双眼瞪大,“玩意儿?这就不是个玩意!”

  “额……”顾长生一愣。

  “啪啪啪啪!”灰常利索的几个嘴巴子,元宝拍的毫不犹豫,然后一脸讨饶的看向顾长生,“长生娘子,您别问了,您问了,奴才也不敢说,你反过来背面,据传那上面有字,你自己看吧。”

  这下就连顾长生心里都止不住的敲起了小边鼓。

  丫的,这势头,有点儿不大对啊。

  能让元宝这个皇室御用的小太监都怕成这样,不应该啊……

  按理说,元宝什么圣旨啊什么的御用的东西应该见过不老少才是啊……

  难道这个小金牌子丫的比皇帝老儿的圣旨还管用?

  “据传”这个词用的可有点儿微妙啊,据传的话,也就是说,这玩意儿,就连元宝也木见到过……

  顾长生眨着眼睛,在周沐的旁观下,犹犹豫豫的翻过了背面。

  “吓!”好么,这下连顾长生都吓了一跳。

  前面只是雕刻了一只九爪金龙,这牌子的后面却凹凸不平,高低起伏的雕刻了数条九爪金龙!

  “一只,两只,三只……九只?”数到最后,饶是顾长生也有点儿吃惊了。

  九只九爪金龙,形态各异,翩翩若生,有喷云吐雾做龙翔九天状,有居高临下龙目微眯俾睨众生相,有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狠历,有威风赫赫大杀四方样……

  九只生动逼真的九爪金龙拱卫着中间一块凹下的四方小字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