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砖头瓦楞也成精
  cpa300_4(); 最后元宝找人牵来了马,周沐不乐意了。

  偌大的眼眸中满是可怜,周沐指了指自己的腰侧,“本王的伤口骑马去剿匪好像又裂开了……”

  声音那个幽怨惹人疼惜奥,别提了!

  顾长生顿时瞪眼,“是谁要耍帅装酷非要骑马的?”

  这事儿还能怪她咯?

  周沐颇为哀怨的瞅了她一眼,“本王这不是按照你安排的剧本来么?难道你要本王去剿匪躺软榻上去么?”

  顾长生对此颇为无语,想到人宣旨的公公都等了半上午了,不能再耽搁了,就挥了挥手,“要不,你就在这呆着吧,我自己去接旨。”

  不过是一张纸而已,又不是龙潭虎穴,她一个人完全搞的定!

  周沐顿时更不乐意了,“那怎么行,老头子养的人,各个眼睛长在脑门上,万一你让人欺负了怎么办,本王要去保护你!”

  顾长生想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宫里出来的哪个不是眼高于顶,就连元宝,人前也是傲娇的很呢!

  无奈,骏马变马车,顾长生和周沐同乘一车,往柳州城赶去。

  围观的百姓见此,也都往柳州城跟去。

  他们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圣旨,要长生娘子去接!

  “陛下这是特意给长生郡王妃下的圣旨呢。”

  “该不会是要正是册封长生娘子郡王妃了吧?”

  “那可说不准,皇家那是什么样的门庭?前段时间胡秉志的叫嚣你们忘了吗?”

  “是啊,以长生娘子的身份,想嫁进皇家门,比登天都难奥!”

  “可是刚刚沐郡王殿下的亲信都高呼郡王妃的啊,咱们不也跟着喊了吗?”

  “那又如何?沐郡王殿下承认,是沐郡王殿下承认,皇室宗亲承认不承认那还两说呢。”

  “要我说,长生娘子也是一个传奇,药神之名那是实打实的,先是嫁入上京高官家不说,若是再二嫁沐郡王殿下,进了皇室门,那也是当世之间,绝无仅有的一桩奇事了。”

  “……”

  紧缀马车后的议论声,一丝不落的传入车里。

  周沐的脸色一点点的在变黑,周身的冷气也开始凝聚。

  “你这是做什么?我嫁过人是不争的事实,我不光嫁过人,还带了个儿子拖油瓶,他们说的也没错,你要是介意这个,现在是不是有点儿晚?”顾长生拉住他欲起身的身形。

  周沐回头,俊美如神邸的脸上闪过一丝紧张,“我介意的不是这个!”

  人后,他对她,不喜用“本王”的自称。

  “我知道你不介意这个,那你生什么气?他们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你出去又能改变什么?改变我弃妇的身份?还是改变你皇亲贵胄的出身?”顾长生将他拽回,温声安抚道,“周沐,天下之大,众口难平,流言蜚语这种东西,你越是想要扼杀,它反而传的越快,你现在火气冲冲的出去发一顿脾气,只会适得其反!”

  “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去,爱议论就让他们议论去,反正咱们又不会少块肉,只要咱们不介意,流言倾城又如何?他自悲喜我自乐,我这一个不巧,还成传奇了呢!”

  “流言蜚语这种东西吧,好听的咱们心情好,权且听听,不好听的,咱们就左耳进右耳出,就当没听过,反正浪费的是他们的口水,得了咽炎也怪不到咱们身上,咱们操什么心啊。”

  周沐在顾长生一口一个“咱们”中,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脸色也好了许多。

  他喜欢和她绑定在一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离她如此之近。

  长臂一捞,不出意外的,顾长生又落入了那个充满淡淡龙涎香气息的怀抱里,“我只是不喜他们谈论你而已。”

  他将她放在心尖尖上疼着宠着纵着,恨不得时时将她绑在身边,就怕有人趁他不在,伤了她。

  这些人倒好,说什么的都有!

  他的顾长生,倾尽天下,独此一人,怎么能认他们评说?

  “好了,我自开心我自乐,管他人去死!咱们不要听这些!”顾长生在熟悉的怀抱中,昏昏欲睡,“何况人又没说什么难听的,百姓还是多良善之辈的,你就别生气了哈。”

  感觉到怀中的小脑袋拱了拱,周沐连忙帮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拿起一旁的凉被轻轻的给她盖好。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周沐怀中的郁气如泡沫般烟消云散了。

  轻轻的一吻落在她洁白如玉的额头上,周沐觉得,半生戎马,得一佳人如此相伴,此生不虚!

  他原本以为,会孤独终老,不想,得天之幸,竟然遇到了她!

  异世孤魂也好,嚣张纨绔也罢,既入他心,他便不会放手!

  一生一世!

  周沐的紫撵,车身是上好的紫檀木,四周包裹着绛紫的车帆,除却马车前的钩檐上挂着一双做腾飞状的紫金龙雕,再无别的装饰。

  可就是这架紫撵,却是周沐的象征。

  立在柳州城城楼上的守城侍卫,远远的瞧见紫撵过来,那是一个个吓得齐齐往城楼下跑去。

  “大开城门!大开城门!”

  侍卫头子一头冷汗,一边往城楼下跑,一遍喊,“八扇!八扇门都打开!来的是沐郡王殿下的紫撵!”

  原本还在等候检查进城的百姓不由得往后看去,果然,两匹汗血宝马正驾着一辆紫撵往城门处跑来,宝马行的不紧不慢,仿佛怕颠着车中人一般,车寰上连个驾车的马夫都没有!

  “是沐郡王殿下的紫撵!”

  一声惊呼之后,等待进城的百姓马上让出了一条大道,跪伏在城门两边。

  周沐拧着眉头看着险些被扰醒的怀中人,手指轻叩车沿。

  顿时,两匹汗血宝马撒开四蹄,疾驰过熙攘的城门,消失在大街上。

  被周沐护在怀里的顾长生睡的昏天暗地,不知今夕何夕。

  缀在紫撵后的百姓见此,也卯足了劲儿往前跑。

  “沐郡王殿下是要往顾氏医馆去!”

  “咱们跟上!”

  随着一声声的引路声,数以万计的百姓往顾氏医馆所在的通济街涌去。

  通济街,顾氏医馆门前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百姓。

  听说有圣旨传来,开商铺的掌柜扔下了买卖,摆摊的货郎扔下了摊子,一个一个的都跑来围观了。

  圣旨奥!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圣旨奥!

  只有在话本子戏台上才见过的圣旨奥!哪个不想看看真的?

  周沐的紫撵毫无疑问的才一出现,就引发了更大的轰动。

  让路那是必须的!

  睡眼朦胧被周沐摇晃醒,顾长生略有点儿起床气的哼哼了几声。

  还没下车就听到一个分外不屑的尖锐声音传来。

  “等?你还让杂家等?杂家等的起,圣旨等的起吗?陛下他老人家等的起吗?”

  “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我倒要看看那个劳什子的顾长生架子得有多大,还有没有边儿了!”

  适才还睡眼朦胧的顾长生,顿时就如醍醐灌顶般清醒了!

  下一刻,她就飞一般的冲下了紫撵!

  抬头一看,好么!她盖了半拉的老窝还在!木有被拆掉!

  再一看,好么!她的宋伯还有宋伯刚收的两个小子正跪在一边被人扇嘴巴子!

  那脸上的巴掌印子都已经红肿起老高了!

  “靠之!老娘我几天不打柳州走,砖头瓦楞也都成了精了,连老娘的人都敢打!”顾长生冷喝一声,下一瞬就飞身过去,将三个看形状类似御林军的行刑人给踹飞了出去。

  “砰砰砰!”

  三个摔地的声音响起。

  适才叫嚷的宣旨公公,翘着兰花指,气的嘴唇打颤,尖着嗓子高喝,“你……你大胆!你放肆!”

  “你放屁!”顾长生冷叱一声,转身要把地上的宋伯搀扶起来。

  可是宋伯却不配合了,此时他一脸红肿,分外紧张的拽住顾长生伸来的手,“娘子,娘子快跪下,他们可是来宣读圣旨的!惹了他们可是会掉脑袋的!”

  被顾长生噎住的宣旨公公胸口高低起伏,他传旨传了这么多年,纵使是宰相门第一品大官见了他,那也是得好言好语的说着,好茶好水的孝敬着!

  这可到好!舟车劳顿来到了柳州这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被一凉就是一上午也就罢了,竟然还有人敢说他放屁!

  “贵公公您消消气,乡下地方的人没见识,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马上就有机灵的小太监狗腿的上来替他顺气。

  宣旨的贵公公一手捧着明晃晃的圣旨,一手指着顾长生,尖声高喝,“呔!可恶贱民,你姓甚名谁,竟敢出手打伤御林军!你这是大不敬之罪!”

  强行将宋伯架了起来,顾长生一身红衣潋滟,奕奕然转身,眸底的愤怒的火光熠熠生辉。

  贵公公一见她这面容,一愣。

  这贱民倒是生了一副好相貌,竟比宫里争奇斗艳的娘娘们还要美上几分。

  “你问老娘我是谁?”顾长生莹润葱白的玉指一指自己,声音冰冷如霜。

  贵公公收回心神,鼻子翘的老高,一副高高在上降尊纡贵模样开口,“杂家问的就是你这贱民!”

  “呵呵!”顾长生冷笑两声,“来到老娘我的地盘上,打了老娘我的人,你还有胆儿敢问老娘我是谁?”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