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揍得就是你
  cpa300_4(); 围观的百姓膛目结舌的听着那熟悉的自称。

  长生娘子过往的彪悍行径,不期然的开始萦绕在他们心头了。

  拎小鸡仔似得拎起来,然后扔出去!

  没鼻子没眼的一顿胖揍!

  这些事儿,长生娘子她可是没少干啊没少干!那是真心没少干!

  让围观者更震惊的是,长生娘子说完这一句,下一瞬间,就动了!

  在他们还没来得及看清的时候。

  “啪!”

  “啪!”

  两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起,一正一翻,两边脸一边都没落下。

  “嘶!”

  “吓!”

  顾长生丝毫不顾周围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好整以暇的甩了甩自己的手!

  丫的,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这两巴掌她可是丝毫没手下留情,用了十足的力气,现在她的手心也生生的疼呢。

  细眉不点墨,红唇不着朱,顾长生嘴角妖娆的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我不光打御林军,我连你也打了,你能奈我何?”

  被狠狠扇了两巴掌,贵公公生生的后退了两步才在小太监的搀扶下捂着腮帮子稳住身形。

  “你……你!嘶!”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肿起两个鲜红的掌印,贵公公疼的倒抽了口冷气。

  “我怎么我?”顾长生锦红长袖一挥,双手背在身后,“你既然来柳州宣旨,那你进城的时候就没打听打听吗?”

  被打的有点儿蒙圈的贵公公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女人,不知做何反应。

  “我来告诉你我是谁,我就是你要等的那个人,姓顾,吾名长生!”葱白的玉指一指自己,顾长生声音掷地有声。

  “吓!”贵公公又倒吸了口冷气。

  这个女人,就是那个顾长生?

  他没有听错吧?

  上京传言,李府休弃出府的少奶奶顾氏长生,为人懦弱胆小,羸弱可欺。

  可眼前这个,和传闻中相去甚远啊!

  “顾……顾长生!你真是狗胆包天,你竟然敢殴打杂家和御林军!杂家圣旨在手,你这是公然藐视皇家,其罪之大,当株连九族!”贵公公缓过神来,顿时就怒不可揭了!

  他在宫闱中汲汲营营半生,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小小的柳州城,竟然敢有人当众打他的脸,他若是能善罢甘休,他就不是在周朝前朝后宫混的风生水起的贵公公!

  “柳州城中,若周沐那厮不在,老娘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你来之前难道就没打听打听?”顾长生偌大的凤眸缓缓眯起,“天高皇帝远,柳州境这地界,莫说你拿皇帝老儿的圣旨来压我,就算来的是他本尊,是龙他也得给我盘着!”

  “贵公公大人!我顾长生为人最是护短不过,是你自己将脸蛋抽成我家宋伯那般,还是让老娘我亲自动手?”

  在贵公公惊恐的眼神中,顾长生缓缓的活动着脖颈和手关节,发出一声声脆响。

  直吓得桂公公那心肝儿一颤一颤的,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他从来没遇到过如此胆大妄为连皇帝的帐都不买的人!

  “顾……顾长生,你别仗着得了沐郡王殿下一时欢欣就不知天高地厚,日久轻薄,一朝旧人换新颜,杂家常在皇家行走,这样的事儿见的多了,等到沐郡王殿下厌倦你的时候,到时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躲在御林军的身后,贵公公将圣旨举在头顶放狠话。

  “闭嘴!”一声冷叱从停在远处的马车上传来。

  “你给我回去,不准出来!”第一时间,顾长生就喝退了正想掀帘下马车的周沐,复又对上贵公公,“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周沐掀帘的手微顿,无奈的摇了摇头,终是重新放下了车帘。

  她既然不要他过去,那就是真的不要他过去。

  她这个人,说话向来不会拐弯抹角的说矫情话,向来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

  “我给你时间,还有什么要说的,赶紧说,说完你不动手,我动手!”顾长生神情淡漠的吹了吹嫣红的指尖。

  她一个女人家家的,护着一个老头儿并两个小子,就那么无惧无畏的站在二十余个羽林卫之前,跟贵公公叫板!

  这场面,饶是见多识广的贵公公,心底也泛起了嘀咕。

  场面一瞬间陷入了僵滞。

  躲在远处围观的百姓,不由的开始窃窃私语。

  “看,我就说吧,当初莫五那地痞不过是调戏了长生娘子的丫头一下,就让长生娘子逮住一顿胖揍,贵公公这个没眼力界的,竟然打了她家的老宋伯,这不是茅坑里找石头,纯找死吗!”

  “是啊,就像长生娘子说的,天高皇帝远的,咱们柳州境,沐郡王是当之无愧的地头龙,长生娘子那就是地头龙老二,被她揍的人还少了,这上京来的也是个缺心眼的,竟然傻帽的往枪口子上撞!”

  “照我说,这圣旨宣不宣还不知道,这群人,一顿胖揍是少不了了。”

  “可怜奥……”

  无数同情的小眼神撇来,直撇的贵公公胆战心惊。

  这顾长生,简直和上京传闻中的顾长生判若两人!

  她竟然彪悍到如此程度,竟然有这么多揍人的前科!

  这一刻,贪生怕死的本性发作,贵公公有一丝胆怯了。

  诚如他们所说,柳州这地界儿,天高皇帝远的,那就是沐郡王殿下只手遮天的一方天下,而传闻中,顾长生就是因为和沐郡王殿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才会入了陛下的眼,让他来传旨!

  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胡一海,顾长生招了他过来,把宋伯交给他去上药。

  胡一海盹儿都没打,当即就答应了。

  在贵公公能杀人的眼神中,大摇大摆的领着宋伯还有那两个小子挤出去上药了。

  没了后顾之忧,顾长生一脸清冷的回头,重新看向那一群上京来人。

  “到底还有没有话要说?没有就动手!暴力虽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是解决你们这个问题,还是绰绰有余的!我真的不介意,自己动手的!”

  顾长生的话,就像是一道惊雷响在贵公公一行人心头。

  让他们惶惶不安,不敢动作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御林军那也不是个傻的!

  刚才百姓的议论声他们可是听到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今日若是他们真拿这长生娘子怎么样,恐怕是出不来柳州境了!

  虽然贵公公说等到顾长生在沐郡王殿下跟前失宠的时候会怎样怎样,可是毕竟此时此刻,她还没失宠不是?

  沐郡王殿下,那宛如神邸般的形象,十数年来他们闻名遐迩,想想都觉得害怕,更别提去惹了!

  他们才不会找死!

  “我的耐心可是向来不怎么好,你们别以为拖延时间就能万事太平了,伤了我的人,就算你是天皇老子,也休想全身而退!贵公公大人,趁你还能开口说话,赶紧把要说的说完,否则一会儿说不出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顾长生的耐心已经快要用完,脸色更不善了。

  宋伯为了她拖着病体苦守老宅数载,她回来后更是一天的福没享受到,还竟跟着她忙前忙后担惊受怕了,她本就亏欠与宋伯,对他宛如对待长辈般尊敬。

  现在好了!

  区区一个宣旨太监,几个毛头御林军,竟然把宋伯的脸打的宣肿老高。

  打人不打脸,命可以不要,这口气,她是肯定要替宋伯出全的!

  丫的,不就是狗仗皇帝势么?

  皇帝他祖宗的敕令金牌还好生生的躺在她怀里,就算皇帝本尊亲自来了,那也是要他先跪的!

  硬碰硬这事儿吧,在顾长生眼里,没别的,那就是谁怕谁!

  反正不管她如何,也不会在皇帝眼中变得多吃香,那就破罐子破摔,爱咋地咋地吧!

  大不了一拍两散,谁都没得玩!

  到了此时,原本想着好好的接旨,看看圣旨里面到底写的什么,若是没有什么很出格的,她考虑考虑心情一好说不定就答应了,可是计划远远赶不上变化,丫的,宋伯被打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是以现在,她很生气!

  后果自然很严重!

  见那二十来个御林军和贵公公踟蹰不前,顾长生觉得,再等下去,也未必能等到别的,摩拳擦掌了一下,身形顿时就动了。

  身形如飞,下手快很准,不过眨眼的瞬间,就下了二十余个御林军手中的长矛。

  “砰砰砰……”

  长矛落地的声音此起彼伏,二十来个御林军顿时呆若木鸡!

  快!好快的速度!他们甚至都没看清的她是怎么出手的!就被她下了兵器!

  他们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儿的冰凉!

  “好!打得好!”

  “长生娘子威武霸气!”

  “打!狠狠的打这些眼高于顶的上京官儿!”

  围观的群众自动腾出了空地,忍不住激动的拍手叫好。

  一记老拳过去,顾长生嘴里不停,“我让你们动我的人,当老娘我是吃素的啊!”

  一个一个御林军被放到在地,就连那个小太监就没能幸免的被揍的鼻青脸肿。

  “你敢打杂家!杂家手中可是圣旨!圣旨!”眨眼仅剩一人的贵公公嘶声力竭的惊呼,手中还高举着圣旨。

  顾长生一个勾脚横飞,顿时,贵公公手中的圣旨不翼而飞。

  “现在圣旨不在你手上,老娘我揍得就是你!”毫不留情的拳脚相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