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十七章 蓝颜祸水啊
  小翠一脸扼腕的看着自家娘子吓唬小公子,她对娘子真的是,没什么想法了。

  顾长生现在气也顺了,吃豆花也香了,一边看着宝贝儿子吃的欢活,一边兴致勃勃的四周乱瞄,豆花摊上顾客算是被她吓住了,见她看过来都赶忙低着头像是怕收钱一样的转向别处。

  “嘁!”顾长生不屑的哼了一声,就这点出息还想勾搭美男?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和比城墙还厚的脸皮,美男注定和你们无缘。不再理会他们,继续乱瞟。

  这一瞟可就让她找到了乐子,兴致勃勃的拉了拉小翠的袖子,指了指路对面,“小翠,你看看路对面那个卖身的,是不是和你当年很像。”

  听小翠提起过,她就是这样才被顾老太爷给救了去。

  小翠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倍儿实诚的回道:“不像,她卖身葬父,我当年葬的是娘。”

  顾长生囧了一下,没想到,小翠这管家婆还有几分冷幽默的潜质。

  “你且瞧着,这势头,肯定会引来一两只街头恶霸混混什么的。”顾长生继续观望,说的很是确定,剧本上都是这么写的,独角戏什么的最不可能发生了。

  她这话引得周沐都往那边撇了一眼,复又低头继续吃豆花。

  “看,看,恶霸混混来了。”顾长生拉过儿子,给了大家一个我料事如神吧的眼神,指着对面激动的说,“好戏就要开场了。”

  路边果然来个两个流里流气的痞子,一脸不善的向着那卖身葬父的小身影靠近。

  小翠担忧的看了一眼,感同身受的替那人难过了一下,转向顾长生,“娘子,我们不去帮忙吗?”

  “不去不去,还不到时候,英雄总是最后一个出场的,那样的英雄救美才显得弥足珍贵。”难得的活戏码,不看完就太可惜了。

  周沐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抽了一下复又低下头。

  顾长生才不理会他,看戏看的正欢,还拉着一桌子人一起看。

  可惜,顾长生只猜对了开头,没猜对结尾。

  那两个痞子是一脸不善的走过去了不假,站了只一会儿就气愤愤的踢了地上的尸体一脚,走了!

  痞子挡住了视线,顾长生没看到具体的情况,可这结果让她出乎意料,强抢民女呢?英雄救美呢?这可恶的痞子怎么这么不按剧本走,这让她觉得太没面子了。

  “走,瞧瞧去。”顾长生纳闷了,那就一马当先站了起来,抬脚就向路对面走去。

  小翠赶忙扔下几个铜钱,跟上。

  一行人来到对面卖身葬父的可怜人跟前,感觉到人影的小人儿抬起了头。

  “也不用问了,我算是知道为嘛连地痞都不惜抢你了。”顾长生摇了摇头,一脸了然的惋惜道,“你这卖相也忒差了点。”

  众人:“……”

  卖相?你当是卖菜呢!

  地上的人瘦的像根豆芽菜,全身上下没有一两肉,只那双眼睛大的出奇,满含希冀的望着眼前的人,“你是要买我回去吗?”

  声音很好听,轻轻脆脆的,就是底气明显的不足。

  “算了,就当是日行一善,小翠,给她点银子。”顾长生摇了摇头,她可不想再多个小丫头养着,这丫头不过才十三四岁,典型的严重营养不良,她不是圣母,养不了这么许多人。

  “是。”小翠上前一步,将一点儿碎银子赛到她怀里。

  “算了,韩秋,你去咱们刚路过的那个有劳力买卖的巷子口,雇两个人来,帮她把人葬了吧。”估计直接给了她银子,转眼就会被抢走。

  韩秋听命,疾行而去,不一会儿就领了两个孔武有力的民夫过来。

  看着那两个民夫抬着地上的尸身往城外走,顾长生领着一行人走向停在路边的马车。

  “走喽,该是找客栈打尖了,韩秋小翠,明天才要继续赶路,这多半天的时间,你们可要好好的给我准备些干粮,上次带的那个饼子干了,吃着太嗝牙了。”顾长生对于吃食颇为讲究,虽然特殊时期可以将就,但只要有条件,她是一口难吃的东西都不愿下咽。

  在这一点上,她和周沐的见解倒是非常相似,不过周沐挑食的时候,她骂的比较没底气些而已。

  “知道了,娘子。”小翠应了一声,扶着韩墨上了马车。

  河晏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转了两条街,顾长生一行就选了一家相对干净的客栈落脚,舒服的吃了顿饱饭,虽然不甚好吃,可好歹是热的,顾长生打发了韩秋去打点行李,又让小翠去后厨看看有没有好吃又易保存的食物,忽视赖在她房里怕她偷跑的周沐,趴在床上考校两个小娃儿的功课。

  韩墨背的磕磕巴巴,间还丢三落四,小肉包子背的倒是滚瓜烂熟。

  “小墨子,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没长这根筋。”顾长生看着韩墨委屈的低下了头,连忙安慰,“没事儿没事儿,不是有句话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你就老实的跟着我练功夫吧。”

  韩墨欣慰的抬起头,狠狠的点了点。偏有个不和谐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嗤了声。

  顾长生撇脸,“怎么地,你不服?”

  “你那也叫功夫?”周沐冷着脸又不屑的又嗤了声,想起她那天杀人的情景,哪里有什么招式套路可言,分明就是伤敌十分自伤五分的乱打。

  “沐小子,有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过。”顾长生挑了挑眉。

  周沐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不语。

  “甭管白猫黑猫,能逮着老鼠的那就是好猫!”顾长生哼了一声,老娘我的功夫咋了,能杀人能逃跑能活命就行,近身格斗懂不懂?柔道跆拳道懂不懂?真是没见识。

  她确实了结了十多人还全身而退,周沐点了点头,难得的赞同,“你确实是,一只好猫。”

  顾长生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要发飙,门却拍响,叉腰的手一顿,就听门外传来小二的声音,“客官,外面来了个小丫头,说是您刚刚买下的。”

  她什么时候买丫头了?直觉的她就想起了刚才路边的那棵豆芽菜,眉头不自觉的挑了挑,“去让她走吧,我没有添丫头的打算。”

  门口的小二应了声,就“嘚嘚嘚”的下了楼。

  顾长生叹了口气,世间百般疾苦,她只不过是恰巧遇着了,又力所能及的帮了把手,可真要是什么都管,她帮的过来吗?

  她终究不是神!

  “娘亲,是刚才那个死人姐姐吗?”小肉包子抬起头,问道。

  顾长生顿时收起悲天悯人的怪异想法,一个巴掌就拍了过去,一脸的怒其不争,“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说话要断词,什么死人姐姐,是死人边上的姐姐,人家是活的!”

  小肉包子顾泽摸了摸被拍了的后脑勺,一脸的受教,“奥,娘亲,那是刚才死人边上的姐姐吗?”

  顾长生对于如此乖巧听话的儿子很无奈,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和蔼的道:“应该是,不过我家肉包子养的愈发圆润了,等到了柳州,娘亲就给你动手术,你将来一定会长成一个翩翩少年郎的。”

  再也不用忍受旁人异样的眼光,再也不用被当做妖孽和祸害。

  周沐虽然不解手术是何意,但想起以前所见的场景,大抵是要割了顾泽脖子上多的那块肉去,可是这种胎里带的异数,真的能直接割了了事?

  顾长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在她眼里,周沐就是狗皮膏药兼牢头,盯她盯的死死的,以防她再次落跑,而且时不时的找找茬。

  关键是她虽然对他总是冷嘲热讽,却依然觉得他赏心悦目,这真是,没地儿说理去!

  爱美是天。性。,可如果这个美是一个大活人的活,那就得戒!

  顾长生恨恨的撇了一眼坐在一边看书的周沐,藏蓝色的普通绸衫,愣是让他穿出一股子风流倜傥味道,想想那绸衫下修长的身板,规整的豆腐块,性。感的大长腿,他的伤是不是又该换药了?

  周沐被她盯的别扭,视线从书页上抬起,实在是她的眼光太过炽热,让他想忽视都难。

  见他抬头,顾长生瞬间恢复清醒,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子,我让你丫的犯花痴!这要是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冰山美男也就罢了,可他是个十足的深水炸弹啊!

  “娘亲?”小肉包子握着笔杆抬起头,不解的看向顾长生,娘亲为嘛老是自己打自己?不会疼吗?

  周沐也抽了下嘴角,脸上的冰冷几欲龟裂。

  “没事没事。”顾长生安慰的拍了拍小肉包子,“娘亲只是脸间歇性的抽筋,得拍一下才能恢复。”

  小肉包子顾泽一脸了悟的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他悟了啥,还没等顾长生开口问,他就语气肯定的继续道:“娘亲每次看木头叔叔会儿大了,脸就会抽筋。”

  顾长生囧,冷汗刷刷的往下流……

  儿子,咱要不要这样掀你娘的老底,你这样,让你娘我情何以堪?

  小肉包子当然不知道他娘亲的内伤,低下头,继续练写自己名字。

  顾长生的头低的不能再低,她是真的不敢看周沐了,这简直太丢人了!亵渎美男让儿子抓包了,抓包了还这么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她真是没脸见人了,都怪周沐那个妖孽,蓝颜祸水啊!

  周沐也不看她,清冷的眸子垂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诡异的气氛开始弥漫,让顾长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一钻。

  “娘子,娘子……”小翠的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顾长生如蒙大赦。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