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70.第170章 疼她爱她纵她容她
  贵公公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眼前之人,怎么看都绝非寻常人!

  不得不说,临了临了,贵公公终于聪明了一回,可这显然改变不了什么!

  “本王就就让你死的清楚明白!本王姓周名沐,周元祖嫡亲第九代孙,位列朝堂,名刻宗谱,正是你嘴里那个有眼无珠瞎了眼的沐郡王!”

  牵起顾长生的小手紧紧的攥在手心,在周沐的眼中,贵公公已经是一具尸体无疑。

  “噗……”

  听了这话,贵公公又喷了一口老血。

  整个人都开始打靶子般颤抖不止了!

  “沐……沐……郡王……”

  一句话还没说完,贵公公就翻了个白眼,厥了过去。

  顾长生挣脱了下,想把手抽出来未果,只得放弃,看向到底昏厥不起的贵公公,冷哼了一声,“丫的,就这屁大点儿的胆儿,也好意思出门!”

  周临帝也是个糊涂蛋啊!

  你说你派个传旨太监,那好歹出了宫门就代表了你的脸面,你怎么就能派了这么个油头粉面不济事的来呢?

  这贵公公比起胡秉志,可是差了老多呢!

  不得不说,周临帝那个冤啊!

  他怎么知道顾长生竟是这么彪悍,他要是知道,怕是直接派上他几万御林军杀过来了!

  “以下犯上冒犯本王,本王心情好,尚且可以饶尔一命!怎奈你竟敢对吾妻出言不逊,其罪当诛!来人!”

  周沐的声音清冷淡漠,仿佛眼前的贵公公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一般。

  这一句话,已经判了贵公公的死刑!

  音落之时,一个黑影平地出现,眨眼就携着昏厥过去的贵公公消失在人前。

  围观的百姓尽皆叹了口气。

  贵公公此去,怕是死的妥妥的了!

  对长生娘子出言不逊,那是必死无疑的啊!

  你没瞧见沐郡王殿下在乎长生娘子的那样子奥,大清光众之下,这拉着人家的小手就不撒手了……

  如今看来,沐郡王殿下一袭锦衣紫袍,龙姿凤章,而长生娘子一袭红衣似血,眉目如画。

  两人当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很呢!

  此情此景美如画!美好到他们不忍移开视线!

  可就有人他不配合,非要打断这美如画的和谐美景。

  “沐……沐郡王殿下,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贵公公他不过是奉上意前来传旨,你不能杀他!”御林军的小头目跪伏在地,身子打颤,可还是极力的把自己的话说出口。

  天爷!这下事儿大了!他们奉上意护送贵公公前来传旨。

  贵公公身死,他们回去也无法交差!

  左不过也是一死而已!

  虽然惧怕沐郡王殿下之威,可生死面前,他不得不鼓足勇气,据理力争一番!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句话说的不错!可是冒犯吾妻,罪在不赦!”周沐不屑的冷哼一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侍卫头目,“区区一个宣旨太监而已,本就是我皇室圈养的家奴,本王要杀,谁人敢拦?”

  周沐的声音低沉冰冷,不怒自威,夹带着睥睨天下之势,让人不由得打心底震颤。

  御林军小头目看向贵公公被带走的方向,一头冷汗,焦急不已。

  贵公公若是死了!那他们一个一个的也都要陪葬!

  生死当前,御林军小头目前所未有的急智,转眼看向长身玉立站在周沐身旁的顾长生。

  沐郡王殿下以“吾妻”相称,言语之中,维护之意不言而喻!

  事因她起,自然要从她下手!

  “顾长生,沐郡王殿下对你如此另眼相待,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你忤逆今上,落个不忠不孝的罪名?平白的受世人指摘?”

  御林军小头目明显比贵公公聪明多了,一击致命,这话说的不可谓不重!

  让顾长生不由得侧目看去。

  这一看不打紧,好吗!这小头目不是别人,正是扇宋伯巴掌的人。

  她赶来时候,清晰的看到他手起掌落,一脸的的狰狞阴厉模样!

  韩秋受伤之时,她曾发誓,胆敢伤她家人者,她必要人血债血偿!

  想到宋伯一头白发,身形佝偻,他们还下得去那么的狠手,将他打的面目全非,宣肿不堪,顾长生才压抑下去的怒火又开始蒸腾。

  周沐感觉到手中的小手渐渐握紧,忙安抚的将她揽在怀中,温言细语的安慰道,“莫气莫气,宋伯会没事的。”

  睿智如他,岂能不知她对家人的在乎?

  在周沐的轻拍下,顾长生心中的怒气缓缓消散,皱着眉头看向周沐。

  “把贵公公放了吧,不忠不孝的罪名,世人的指摘……”

  周沐已经为她做了太多,她不想让他因为自己,平白的遭受世人的指指点点。

  本来,和她在一起,就已经让世人难以接受,若是再因此挂上一个不忠不孝的罪名……

  世人愚忠重孝,这道德的枷锁,重过泰山,人言终究还是可畏的!

  “呵呵……”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周沐连笑两声。

  她还是很关心他的呢!

  这个认知,让周沐很是愉悦!愉悦的眼底眉梢都溢满了心满意足的情意。

  他们这番旁若无人的谈情说爱,让御林军小头目心底愈发忐忑不安起来。

  和手下面面相觑,额头的冷汗不由的落地,溅出的水声,清晰可闻,敲打在他们心头。

  突然,周沐就转头看来,目光凝炼如刃,直刺小头目心底,一脸睥睨宛如站在云端的神邸,俯视着蝼蚁般的芸芸众生。

  “不忠不孝?本王为国尽忠,十年征战不离战马鞍,才换来这八方太平,四国来朝!身为周氏子孙,本王自问无愧于身上流的周氏皇族血脉!”

  “世人指摘?你扪心自问,放眼周朝,哪个世人不亏欠于本王?你们得以锦衣玉食,安享富贵荣华,是谁平定边疆?是谁浴血厮杀换来?”

  “老头子他都不敢说本王我不忠不孝,世人哪个有脸指摘于我?”

  “区区一个五品御林军小头目,竟然在本王面前大放厥词!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来人!”一手揽着心上佳人,周沐另一只紫袖翻飞,背负身后。

  转眼,数十个黑衣人,越过围观百姓,眨眼出现在周沐跟前,单膝跪地待命。

  “胆敢威胁吾妻,死罪难逃,都给本王拖下去!”

  “遵命!”

  数十个黑衣人应声而动,眨眼就携带了那二十余个御林军,几个起伏,消失在人前。

  可怜御林军小头目,纵然有些许小聪明,可聪明反被聪明误,连一句讨饶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黑衣人给蒙住嘴巴拖走了。

  场面一瞬间陷入寂静。

  围观的百姓也都震惊的张大嘴巴看着那高高在上的沐郡王,在他们心中,沐郡王殿下,自是能杀惯战,杀伐果断的不败战神无疑。

  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真真切切的看着贵公公连着二十多个御林军眨眼消失在自己眼前,这种震撼无疑是巨大的。

  这巨大的震撼,让他们呆若木鸡,在周沐强势的威压之下,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上京来人转眼消失,徒留了不知何时捡起了被顾长生踢飞在一边的圣旨,紧紧抱在怀中,躲在狻猊石刻后面的小太监。

  此时他浑身颤抖的抱着怀里的圣旨,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敢撒手。

  周沐凝眉扫了那小太监一眼,冷冷扔下两个字,“宣旨!”

  他倒要看看,老头子到底要生什么幺蛾子!

  有事儿找他可以!若是为难他的长生!那是万万不行的!

  顾长生强忍着眼中的酸意,依靠在周沐宽阔有力的肩膀上,心中似翻江倒海般……

  她顾长生何德何能,此生能遇一人,如此这般对她?

  心底溢满了感动,让顾长生忍不住的有点儿想家!

  她想她的爷爷了,想告诉他,她找到了一个无条件疼她爱她纵她容她的男人……

  周沐轻抚着她的肩头,无声安抚,看着那个小太监惶恐的从狻猊石镇后面膝行出来,双手打颤的解开包裹圣旨的明黄锦绳。

  你见过宣旨的太监跪着,接旨的人站着的吗?

  眼前就是!

  “朕……朕闻柳州城有医女……顾氏长生,药神之名……闻名遐迩,心向往之,特着……药神顾氏医女,接旨之日……即刻启程进京面圣,不得有误!钦此……”

  小太监磕磕巴巴,冷汗连连,终于把圣旨念了一遍。

  顾长生闻听圣旨内容一愣,疑惑的看向周沐。

  周沐此时英挺俊逸的眉头也略略蹙起。

  若这道圣旨,有一丝出格的地方,他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开口拒接了。

  可如今看来,圣旨的内容,不论遣词用句,还是字里行间的意思,竟没有丝毫不妥之处。

  骄傲如周沐,本就无心与皇位,又岂会汲汲营营的再在宫中安排什么眼线?

  是以现在,他也有点儿摸不准周临帝的心思,直觉的,这不像是老头子的一贯作风!

  那召长生进京面圣一事,肯定有蹊跷!

  “进京面圣?”顾长生疑惑的喃喃自语。

  丫的!皇帝老子那种神奇的物种,不都是高高在上的吗?像她这种小鱼小虾的,闲的没事儿了也不会往他跟前凑啊!

  “娘子你不能进京!”一声疾呼从远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