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72.第172章 今非昔比
  他虽然只是周朝后宫中一个无名小太监,可是好歹也是跟在贵公公身前伺候的。

  上位者的心思,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那么一点点的。

  比如说陛下不喜顾长生,再比如说沐郡王殿下甚喜顾长生……

  吾妻微恙……

  大鱼掐架,小鱼遭殃。

  沐郡王殿下这般明晃晃的跟陛下叫板,倒霉的只有他这个当出气筒的小太监!

  可是在周沐强势的威压之下,小太监息声了。

  是以,这个出气筒他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来人,将他送回老头子跟前去,顺便告诉他,那几个没用的奴才,本王替他清理了!”紫袍云袖翻飞,周沐冷声吩咐。

  可怜的小太监,纵使八面玲珑也没有用武之地,就这么被架着重返上京了。

  这间事了,顾长生让周沐挥退了围观的百姓,有些疲惫的顾长生本想喊了周沐早些返回百里山。

  可是突然来了个侍卫,附耳在周沐身边汇报了些什么。

  顾长生本就和周沐并肩而立,所以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是来了什么人。

  “吾爱,可是乏了?”周沐挥退了前来汇报的手下,面上纹丝不动,抬手抚了抚她略皱的额头。

  顾长生摇了摇头,没好气的回道,“乏倒是不乏,就是有些微恙罢了……”

  丫的,她可记得有人指鹿为马,咒她生病来着……

  周沐闻言一愣,继而失笑,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本王只是给老头子一个台阶下,免得他失了面子而已。”

  也将他要娶她为妻的意思传递给老头子!

  顾长生虽然脱线了点儿,可也不是个傻子,闻言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你确定你不是要气死他?要我说,他这次何止面子,连里子都让咱俩给拆的一点儿不剩了。”

  “放心,老头子当了一辈子的皇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儿事儿,气不死他。”周沐看了看天色,时已过午,他知道顾长生有歇午的习惯,便开口道,“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下,是先派人送你回去,还是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顾长生看着眼前重新翻盖的顾氏老宅,摇了摇头,“你先去忙,我也好久没来看过了,都不知道元宝把我的华屋美宅建的怎么样了。”

  周沐点了点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吻,然后迅速的抽回身,跟个没事人般的开口,“那你先在这里看看,若是等不及了,就到街上去转转,我忙完回来,会去接你。”

  被偷袭的顾长生捂着额头瞪他,咬牙切齿,“泼皮流氓!”

  丫的青天化日,朗朗乾坤,街上还有行人偷偷的往这边看,他竟然敢亲她!

  周沐见此,也不反驳,偷香窃玉可不是正人君子能干的,其实当泼皮流氓也不错!

  “本王可是只对你流氓,别人求都求不来的。”

  见顾长生生气的就要扑来,周沐连忙往外走去,“本王先去忙了。”

  可不能真把她惹恼了,要不往后再想偷香,可就难上加难了。

  顾长生见他要走,忙指了指停在远处的紫撵,“你还是坐马车吧,腰上的伤没好利索之前,不能来回的蹦跶。”

  周沐回头,“本王哪里有那么娇弱?”

  “这是医嘱!”顾长生瞪眼。

  周沐闻言点了点头,隔了老远打手深施一礼,煞有介事的道,“谨遵娘……子……之命!”

  娘子二字,周沐咬的颇重,还捏着百转柔肠的强调。

  顾长生闻言,眉毛倒竖,双手叉腰。

  丫的,周沐这货,越来越有当二十四K纯金流氓的潜质了!

  调戏的言行,简直就是顺手拈来,毫不费力!

  周沐哪里会给她发作的机会,一句话说完,就把头转向了已经处理好脖颈伤势的韩秋,眸底的意味深长一闪而没,凝重的开口,“保护好你家娘子,她若有什么闪失,你……”

  话未说尽,意留三分。

  正对上周沐目光的韩秋略一低头,复又抬头,坚定的开口,“娘子不会有闪失,韩秋不会让娘子有任何闪失!”

  周沐又看了她一眼,才点了点头,“如此,就好。”

  顾长生看了看上了紫撵扬长而去的背影,又看了看韩秋,一脸疑惑。

  她怎么都觉得周沐那厮看韩秋的眼光,颇耐人寻味呢?

  “你俩什么时候有的奸情哇?”一脸发现奸情的。淫。贱小表情,顾长做来,丝毫不比老道的流氓逊色。

  “刚才!”韩秋自然明白自家娘子嘴里的“奸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

  顾长生托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围着韩秋转了两圈,“不对啊,刚才我就在你俩旁边瞧着呢,没发现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啊?”

  “肯定有什么事儿,是你知道,他知道,我却不知道的,对吧?”顾长生指了指韩秋,又指了指周沐离去的方向。

  “娘子别问,问了奴婢也不会说。”韩秋倒也坦诚。

  面对如此显而易见的拒绝,顾长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个两个的整日装高深莫测,你们不累啊?做人啊,还是简单点儿好,哼哼……”

  韩秋跟在顾长生身边,时刻保持着一步的距离,形影不离。

  “韩秋啊,有些事儿啊,是不能计较因果的,真的计较起来,失去的或许更多,活在当下比较重要啊……”顾长生围着自家门口的狻猊石镇一边欣赏,一边状似无意的说道。

  韩秋低头跟着,眼中痛苦挣扎一闪而没。

  她知道娘子这是在劝解她,可是有些事儿,说起来容易,真要放手,难!

  “韩秋,你看我家镇宅的这石镇威武神气不?霸气侧漏不?”顾长生一脸傲娇的拍了拍比她还高了半个头的狻猊石镇,手下触感温良,让人爱不释手,“周沐这妖孽果然是个败家的,你说块头这么大的汉白玉,他是从哪里倒腾来的呢?把这样材质的两个大石镇放门口,想想我还真有点儿担心,万一哪天来个胆儿肥的,把我的镇宅狻猊盗了怎么办?这可是汉白玉啊汉白玉!啧啧……”

  韩秋见自家娘子一脸见财起意的模样,收回心中思绪,忍不住提醒,“娘子,这是你家!”

  你想监守自盗,那完全是多此一举!

  顾长生撇了她一眼,“我当然知道这是我家,我只是在想,富贵的如此明目张胆,到底好不好?”

  韩秋瞄了一眼那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的琉璃屋檐,嘴角微抽,“娘子你现在想此事,是不是有点儿晚?”

  琉璃为檐,美玉铺地,亭台楼阁掩映……

  娘子还从沐郡王的藏宝阁搜刮来无数奇珍异宝,就等着顾宅一建好,倒弄过来装饰一新……

  顾长生看着忙忙碌碌的匠人,又看着初具雏形的新窝,伸手覆上雕刻的活灵活现的廊柱,沿着往前走,“确实是有点儿晚,想我顾长生药神之名连皇帝老儿都闻名遐迩了,各地的药商竞相巴结不说,金银财宝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本身,那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金山银山啊……”

  “怕是就算我有意藏富,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韩秋随侍在她身后,点了点头。

  顾长生看着眼前雕梁画柱的新家,不由得叹了口气感慨无限。

  “韩秋你知道吗,我失忆后再去李府,只看到他们门口的那对石狮子,就惊到了,当时我带了顾泽和小翠,几乎身无分文被扫地出门,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处境怎一个凄惨了得,李府的老妖婆更是眼高于顶,逼我屈膝不说,还用死来威胁与我。”

  “当时我就发过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顾长生定要过的比她好,让她也体会一下羡慕嫉妒恨的滋味!”

  “所以,她有的不过是石狮子,我却有了一对儿狻猊镇宅,她有李府富贵,我有金宇梁缘,神仙府邸,我顾长生就是如此,我若想比下一人,那是肯定会将他们踩在脚下的……”

  李府又如何?

  弃妇又如何?

  她顾长生,又岂会比别人差了去?

  李府弃她如敝履,周沐视她如珍宝,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焉知不是李府成全了她顾长生?

  若是囚困与李府的一方之隅,那才是真的要了她的老命!

  像她顾长生这般的女子,就是该海阔天空的蹦跶才是……

  元宝把顾家老宅督造的很好,好的出乎顾长生的意料。

  打通了左右邻里原本的宅子,顾家老宅占地颇广,而元宝那货,还当真在里面挖了个小湖,湖底湖岸都铺满了五色鹅卵石,看着非常悦目,踩在上面也是非舒服。

  顾长生见此,欢喜的不得了,心底盘算着,回来弄些鱼苗放进去,她就能在自家临湖垂钓了……

  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围着还未完工的顾家老宅转了一圈,顾长生越来越满意,止不住的点头连连。

  古代的匠人还真不是盖的,她仿造苏州园林设计的一座府邸,竟让他们建造的超乎想象的完美。

  亭台掩映,雕梁画柱,等建好之后挪来些奇花异草,这座宅邸,就更美轮美奂了!

  “心情突然就很明媚了!”出来顾家老宅,顾长生张开双臂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振臂一挥,豪气万千的道,“韩秋,走,咱去逛街扫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