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给我扒了他
  cpa300_4(); “我是母老虎?恩?”顾长生一脸凶神恶煞,又往周宗宝逼近了一步。

  “不是不是!我是母老虎!我是母老虎!美人儿你长得如花似玉,倾国倾城好颜色,怎么可能是母老虎?”周宗宝一边往后退,寻找着逃生路线,一边急慌慌的解释着!

  天爷!这哪里是母老虎?这简直是比母老虎还母老虎的母老虎好不好!

  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周宗宝却是打死都不敢说出口。

  他现在是神佛掉到猪窝里——八戒!

  可不敢乱说话!会出人命的!

  顾长生一边逼近,一边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个遍,“就你?母老虎?是不是有点儿太牵强附会了?”

  “吓?”周宗宝一愣,惊慌失措的摇头解释,“不牵强一点儿都不牵强!小爷我瞄瞄眉画画眼,搽点胭脂抹点粉,勉强还是能当个母老虎的!你要相信小爷我生了副好相貌,绝对能将母老虎演绎的淋漓尽致,丝毫不差!”

  眼瞧着真正的母老虎就要逼近眼前,周宗宝那是口无遮拦,啥话都敢说出口了。

  顾长生闻言,嘴角一抽,“丫的你这厮!你的节操呢?”

  “吓?”周宗宝又后退了一步,“节操那玩意不是女人家的东西吗?小爷要来何用?再说了,节操多少钱一斤,能当饭吃么?”

  他现在小命都受到威胁了好不啦?

  哪里还管的上节操不节操那种高大上的东西?

  顾长生一阵儿无语,看着眼前要个蚯蚓般四处挪搭的纨绔,真是人品无下限,节操碎一地,极品啊!

  都到了如此地步,还张嘴一个小爷,闭嘴一个小爷!到底是谁惯出来他这诺大的辈分,天老底地老二,见谁都小爷来小爷去的?

  像这样的纨绔,那就该打劫的他连裤衩都不剩,省得他再出来祸国殃民!

  抱定这样的想法,顾长生又往周宗宝逼近了一步,嘴里狠狠的问道,“你可还打算不打算强抢我回去你那什么百花争艳阁了?”

  “不打算了,不打算了!”周宗宝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我就算有那心也没那胆儿啊,有那胆儿我也没那能耐不是?小爷我那小小的百花争艳阁,可盛不下你这尊大佛!”

  天爷,这要是把她弄回去,还不得把他的美人儿们给吓得花颜失色?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他的美人们可身娇肉贵的紧,要是被这母老虎吓着了,他可是会心疼的……

  “既然如此,调戏了我,你怎么也得付出点儿代价不是?常言说得好,破财消灾哇……”逼至周宗宝身前,顾长生好整以暇的的蹲下身子,指了指那六个被放倒的侍卫,“你瞧瞧他们,一个一个的,下场可是不甚好看哇,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是你自己动手?还是让我帮你动手?”

  现在,二人的身份算是完全对调了过来。

  适才还气焰嚣张的周宗宝屁股欲裂狼狈的坐在了地上,而顾长生,则成了那个强抢的那个!

  不过顾长生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强抢的,她这明显的就是劫富济贫!

  红果果的为民除害啊!

  “呔!你早这么说不就得了?吓得小爷我这心肝都快跳出嘴了!”周宗宝一听这个,也不挪搭着后退连连了,“小爷我穷的就剩下银子了,想劫财你早说吗,干嘛这么吓唬小爷?小爷我的内衫都被冷汗打湿了,黏腻难受的紧!”

  一见可以破财消灾,周宗宝顿时如释重负。

  得了点颜色,就能开染坊。

  没了性命之忧,挨揍之虞,周宗宝顿时将心肝都放回了肚子里,揉着摔疼的屁股开始抱怨连连。

  在他的世界里,凡是银子能解决的事儿,那就不叫事儿!

  顾长生听了他的话,凤眸微眯,脸上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穷的就剩下银子了?”

  “恩!”周宗宝点头。

  “好!”顾长生脸上的笑意一盛,“我就喜欢和穷的只剩下银子的人打交道,拿来吧!”

  人在矮檐下,周宗宝倒也干脆,利索的就从怀里拽出来一沓银票扔了过去。

  顾长生堪堪接住,低头细看。

  这一看,她脸上的笑容就愈发春花烂漫了。

  好吗!

  这还真是一只十足十的纨绔,甩手就是大面额的银票十来张!

  通宝钱庄的宝印她记得清,两千两面额的银票她也见过,这可是两三万两白银啊!

  十足的真金白银啊!

  “嗯?”顾长生转眼将这一沓银票塞到自个怀里,手术刀落手,刀刃明明晃晃的泛着寒光。

  “呃……”一见顾长生亮了家伙,周宗宝脸色一变,忙捂住脖颈。

  娘哎!太吓人了!

  手里晃着手术刀,顾长生嘴角勾着笑,慢慢吞吞,一字一句拉着强调开口,“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周宗宝一听这哪儿还有不懂的道理?

  “俊杰”很上道,忙把手伸到箭袖里又掏了掏,转眼又把一沓银票递了过去。

  顾长生见此,眼睛一睁!

  好吗!

  还真有!

  她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而已,没想到这厮竟然真的还有银子!

  捻在手里翻了翻,如上,又是两万多两的银票!

  顾长生这下来了兴致,炯炯有神的盯着周宗宝,“人说狡兔三窟,还有吗?”

  “没……”周宗宝刚想说没了,就见顾长生一个犀利的小眼刀扫来,忙不迭的改口,“有!有!”

  说着就脱下了他那一双青缎粉底的小朝靴,东巴拉巴拉,西巴拉巴拉,转手期期艾艾的递了过去。

  “你就不嫌脏?这是从鞋底……”

  “你不是都不嫌弃?”顾长生一把将那两张银票抢了过来,站起身。

  好吧!

  还是通宝钱庄的,不过这次不是银票,是金票!

  一千两金票!

  按照一两黄金十两银的兑换率,丫的这是红果果的万两白银啊!

  搜刮了三次,就搜刮了五六万两白银!

  你敢信?

  顾长生红果果的眼红了!

  土豪啊!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土豪啊!

  堪比移动钱庄的土豪啊!

  顾长生顿时就激动了,手术刀在掌心挽出几朵刀花,转眼架到了周宗宝的脖颈上。

  一旁的韩秋见此,紧张的上前了一步。

  “我说周公子啊,刀剑无眼,贵在自觉哇……还有吗?”难得遇见一个壕,过了这村没这店,她顾长生傻了才会放过!

  周宗宝举着双手做投降状,白着脸瞄了眼脖颈上明晃晃的小刀子。

  心里那个悔啊……

  他怎么就一个想不开,来调戏她了呢?

  整日湖里来海里去,没想到今日阴沟里翻了船!

  你说他怎么就受不得苦,没好好练武呢?

  就算不练武,好歹也得把轻功练好哇,好歹遇到情况还能逃上一逃,现在好了,他整个就是一上了砧板的,任人鱼肉啊!

  “你……你说的啊,君子动口不动手,咱有话好好说,成不成?”周宗宝欲哭无泪。

  “是你先动的手!”顾长生瞄了那几个被放倒的侍卫,眉尾一挑,“事实胜于雄辩!其实我一点儿都不介意当小人的,常言说的好,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只要有银子,我心甘情愿长戚戚!”

  顾长生一边说着,手中的手术刀又往前递了递。

  脖颈上阴冷冰凉的触感传来,周宗宝全身的汗毛都支楞了起来,脸上的血色也一瞬间散尽,雪白雪白的了,“有银子!有银子!我还有银子!”

  一边说着,周宗宝一边小心翼翼的抬头拔下了束发冠的发簪,颤颤巍巍的递了过去。

  顾长生惊疑不定的接了过来,拿在手里左左右右的翻看了一遍。

  紫金的发簪,簪身花枝缠绕,寓意繁华似锦,簪头雕着衔珠的吉祥兽,做工精致无匹,一看就价值不菲。

  顾长生站起身,将那个发簪又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

  银子呢?

  古人惯会做机关!

  这发簪肯定另有玄机!

  顾长生左巴拉巴拉右巴拉巴拉,最后将手指停在了那吉祥兽嘴里衔着的珍珠上。

  施了巧劲往旁边一拨!

  “啪!”的一声脆响,那拇指大的珍珠顿时从吉祥兽嘴里吐了出来!

  顾长生接住吐出来的珍珠,往吉祥兽嘴里看去。

  这一看,她顿时就笑颜如花了。

  她猜的果然不错!

  发簪里面果然藏有玄机,簪身竟然是中空的!

  “韩秋,给我扒了他,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给我搜查个遍!”顾长生一边用手术刀勾出藏在簪身里的一卷银票,一边非常开心的对着韩秋吩咐。

  丫的!又是卷成筒的一千两金票!

  顾长生现在非常非常想问问这只壕,他家是不是开钱庄的!

  这简直就是太有钱,太让她羡慕嫉妒恨了!

  “扒……扒……扒了?”周宗宝闻言惊恐了,双手捂住胸口的衣襟,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长生,“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你要银子我也给了,你扒了我干什么?”

  他该不会不光遇到劫财的,还遇到劫色的了吧?

  呜……他这是出门没看黄历,流年不利吗?

  “不扒了你,我怎么知道你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三窟?”顾长生邪笑的冲着他抬了抬下巴,神情非常之荡漾!

  银子啊!她最喜欢的就是银子了!

  “韩秋,麻利的!”欢欣不已的顾长生摇着银票冲韩秋招了招手。

  韩秋一身冰冷,拧着眉头踟蹰着。

  周宗宝捂着衣襟警惕的终于拿正眼看向她……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