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耍流氓的下场
  readx();

  cpa300_4(); “呃……”

  周沐闻言一愣,眉头略略蹙起,栖身靠近顾长生,“妈蛋的意思是你想做母亲了吗?”

  熟悉的龙涎香气息扑面而来,让顾长生有一瞬间的晕眩。

  回神的时候,那棱角分明宛如谪仙的大美脸已经近在咫尺。

  没别的,顾长生当机立断,抬起手掌挡在自己脸前,隔断了那张魅惑众生,诱人犯罪的脸。

  “什么我想做母亲了?你才想做母亲!替我问候你母亲!”

  猫来个咪咪的,她虽然已经是孩儿他娘,可那个孩儿她一没身体力行的参与过制造,二没劳心劳力的参与过生产,她顶多就是坐享其成,负责养包子了而已!

  虽然理论上她很明白小蝌蚪找妈妈是怎么个过程,可是实际上前生今世加起来两辈子,她尼玛都是个黄花大闺女!

  纯的!带膜的原装!

  现在这货竟然说要跟她生孩子!八字还没一撇,就要生孩子?生个毛线球啊生!生猴子也不行!

  “吾爱,此事宜早不宜迟,本王即刻填写了那道空圣旨,娶你为妻如何?”

  显然,顾长生的手,没能拦住周沐的攻城略地。

  “呃……”

  温柔暖湿的唇袭来,顾长生的声音消弭在两人的唇齿之间。

  那夜失态的场面不期然的袭上心头,让顾长生整个人都有点儿失魂……

  只是顾长生一失神的瞬间,周沐就趁机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的身影交缠在一起,往旁边的参天古树的虬根靠去……

  夕阳在天际渲染出无边的绯红,广阔无垠的天空下,百里山深处的一处,分外静谧……

  耳鬓厮磨,周沐如同珍宝般的将怀中的娇躯揉向自己,恨不得与她合二为一。

  “啪!”

  树枝折断的声音传来,让顾长生瞬间回神。

  回过神来,脸上顿时爆红!

  “唔……”

  挣扎着想要避开在她唇上碾转留连的温热。

  呜……顾长生觉得她快成烤熟的小龙虾了……

  这可是在山里!在山里!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周沐这妖孽色狼附体了哇……

  哈利路亚,谁来救救她,她真心不好这口啊!

  “呜……呜……”

  你亲,我躲!你再亲,我再躲!

  很快,顾长生的耐心就快用完了,可身上压着的男人还不满足,食髓知味般的继续向她的嘴唇发动进攻。

  顾长生伸手推,很快就被周沐有力的臂膀禁锢住。

  “呜……呜……”

  顾长生左支右拙的想要开口说话,可发出来的声音,无疑和她想要的相去甚远……

  感受着身上男人的生理变化,顾长生连耳根都快烧起来了。

  天爷!

  再继续下去,一个不巧,就演变成露天野战了,到时候真尼玛生出来一只原生态的猴子,她可就没地儿哭去了!

  一个孩子好,计划生育很重要!

  起码她现在不想就当妈!

  动手不成,那就动脚!

  顾长生抬腿的动作那叫个利索,冲着男性荷尔蒙勃发的地带就进攻了过去。

  膝盖骨一顶,正中目标!

  “嘶!”

  下一瞬,盘踞在她嘴上的双唇果然离了地儿,顾长生终于有空隙能好好的喘口气了。

  “呼呼……”

  周沐修长的大腿镇压住行凶作恶的元凶,环在楚腰之上的双臂不由得用力。

  “吾爱,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她还真下得去膝盖!周沐咬牙切齿,眉头紧皱。

  顾长生抽了抽鼻子一把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看着他划坐在古树虬根边上,起身抹了下嘴巴扬了扬脖子,“耍流氓没有好下场!谁让你非礼老娘!”

  靠之!

  她要是不反抗她就是个傻子!不反抗等着被送宫法办啊?

  打死不干!

  “吾爱对别人狠心,对自己更狠心,你就不怕要守活寡?”周沐赖在树根下不起来了,就那么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控诉!

  顾长生整理了下乱了的衣衫,撇了他一眼,“装!你接着装!我下腿很有轻重的好不,保证你变不成元宝,顶多疼两天就好了……”

  守活寡?

  守活寡个毛线啊!

  天下儿郎千千万,实在不行咱就换!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那还不是满大街跑哇?怎么就不能挑出来几个帅气多金又耐用的?

  哼哼!

  “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周沐转眼站起身,目光不善的瞪了她一眼,“这辈子,你注定只能当本王的女人!”

  她在想些什么,周沐岂会不知?

  认识她到如今,她有多不着调,周沐深有体会!

  “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顾长生看着又被牵起,握紧的手,瞪眼。

  丫的,这妖孽属蛔虫的么?

  什么时候,连她想什么他都能看透了?这真是个危险的信号,不好,太不好了!

  “就你那些花花心思,本王岂能猜不出,本王告诉你,想都不要想!本王就算是死,也会拉着你殉葬的!”周沐看都不看她一眼,牵着她往暗营的方向走去。

  顾长生被动的跟着他的步伐,忍不住的哀嚎,“纳尼!你这台词不对啊!”

  “你不是该说,你就算死了,也要我活的好好地,然后找个美男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彻彻底底的忘记你吗?”

  “想都不要想!”周沐还是那一句。

  “呜……这尼玛根本不是真爱啊……”

  三十度幽怨的望天,不,望树枝,她怎么就没遇到个那么傻白傻白的男人呢?

  周沐现在已经懒得理会她了,分开枯枝杂草,牵着抱怨连连的她在山路上蜿蜒而行。

  他们适才所处的地方不远处。

  “呼……”

  “呼……”

  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的元宝和董雷集体的大呼了口气。

  董雷一脸绯红的往外露了露头,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们走了?”

  “走了!”一直盯着那边偷看的元宝猛点头。

  “他们也真是的,多亏了小和尚走的早,要不看到这……又得一堆的佛经念……”董雷背着个小包裹,一边拍打身上的杂草,一边碎碎念。

  真是太羞人了,大清光众之下,沐郡王和她家娘子竟然玩亲亲……

  呜……她就瞄了一眼,没敢大看!

  “我家爷真是个惨的,你是没瞧见长生娘子那招防狼腿使的,劲儿老大了!”元宝一边说着,一边感同身受的捂向下。体,转眼又发现不对,“幸亏我没有,要不还得时时防范人来这一招,太致命了哇……”

  董雷歪着脖子看他,厚着脸皮说道,“元宝,我就没见过当太监当的这么乐观的太监,别人规避这个都还来不及,你倒好,还整日里自我打趣。”

  元宝瞪眼,“你见过的太监能有几个,也就我一个罢了,再说了,我跟他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董雷接了一句,然后又不好意思的别开脸。

  “他们都是后来进宫割了当太监的,肯定会有怨愤的情绪在,可是我跟他们不一样啊,我生来就六根不全,被家人扔在大街上让个老乞丐捡了去才活下了命,可是当乞丐整天衣不遮体,所以其他的小乞丐也嘲笑我,见天的抢我东西打我骂我。”

  “好惨……”董雷的脸上满是同情。

  元宝说到这里,突然欢欣雀跃心情好好了起来,“后来宝亲王上街玩儿,把我捡了回去,宫里除了皇亲贵胄,都是太监公公,谁也不嘲讽谁,有饭吃有粥喝,简直是人间天堂!就算我跟着我家爷离了宫,别人也都高看我一眼,再没有人欺负我了,多好!”

  董雷倍儿哥俩好的拍了拍他的肩,“按我家娘子的话说,你这也算是找到组织了,好吧,你真的是个乐天派的好太监!”

  元宝点头如捣蒜,“当太监有什么不好的?完全不用担心没钱买房子娶媳妇,我家爷说过两年就给我收个小娃儿让我养着,回来也好给我养老送终,多好!”

  “听着确实不错,你家爷真疼你。”董雷点头,这样的规划,对于太监来说,无疑是最好的。

  “哪有,我打小跟着我家爷长大的,总还有些情分在,可长生娘子不一样,我家爷疼长生娘子那才是真的疼!恨不能疼到骨头缝里!”元宝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就说长生娘子穿的衣衫,你知道那些布料是哪里来的吗?”

  董雷摇头,“不知道哇,不是沐郡王让你拿来的吗?”

  “是啊,是爷吩咐我拿来给长生娘子裁衣的,可那些布料,都是我家爷南征北战十来年搜刮来的宝贝,随便拿出去一点儿,都价值连城。”元宝比着巴掌大小的地方送到董雷面前,“长生娘子今天穿的云锦红罗娟,出自滇南罗家,罗十八娘十年才用水蚕丝织出一匹云锦,有价无市,价值万金,即使是一块云锦手帕,无数的世家官家女求都求不来,即使有幸能求一方,那也是宝贝似得供着,你再看看你家娘子,身上穿的用的,哪件儿不是我家爷精挑细选的?”

  董雷听得膛目结舌。

  “吓着了吧?要我说,爷他宠你家娘子,那才是宠的没边没沿,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挂她床头上的那种!”元宝一边领着董雷往前跟,一边继续说道,“啧啧……就这,你家娘子还能狠得下心,端我家爷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