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88.第188章 放开那个亲王
  顾长生在校场豪情万千的教训自己手下的新兵蛋子,引得他们心内一阵儿的澎湃激昂。

  场面不可谓不壮观,整个山寨都弥漫在空前的斗志之中。

  而另一边,堂堂的一字并肩王宝亲王殿下正被关在地牢里,手扒铁栏往外望,那身影分外的萧条凄凉……

  地牢之外,山呼效忠的声音震得整个山寨都晃三晃,地牢里的周宗宝当然也听到了。

  呼救正呼的嘶声力竭的他听见这动静就是一愣。

  “搞什么啊这是?还真占山为王了啊?”

  他的问话没有人回答,此时就连看守地牢的侍卫都在校场接受顾长生的训示,哪个还顾得上他?

  所以,周宗宝红果果的被人遗忘了……

  “来人啊!放小爷出去!”

  “等小爷出去,看小爷我不把你这寨子夷为平地!”

  “小木头……小元宝……救命啊,母老虎公报私仇,要杀小爷哇……”

  “小秋……小秋救命啊……”

  从来没坐过牢的周宗宝,身体力行的体会了下坐牢的滋味,心中那是各种恐慌……

  四周只有地牢铁栏,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呼救还没人应……

  怎一个惨字了得……

  ……

  “当我的兵首先要学会用脑子,先手试探,头脑判断,一击毙命……”

  元宝和董雷相携而来的时候,顾长生正在训兵。

  董雷瞄了一眼站在点将台上的两人,不由得想起适才二人在山里这样那样……脸上就是一阵儿的红。

  元宝却看的颇为有兴致勃勃,炯炯有神。

  “走啦,娘子她忙正事儿呢!”

  董雷拽了拽元宝,元宝茫然的点了点头,被董雷拽着往后厨走去。

  “小雷子,你看我家爷他没事儿吧?”元宝比了比自己的下身,然后看向董雷。

  董雷没好气的比划了比划手中的菜刀,“我瞧着精神的很,能有什么事儿?”

  元宝一边躲过威胁的菜刀,一边跟在董雷身边摇了摇头,不赞同的开口,“我瞧着爷这是打肿脸充胖子,装的!长生娘子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下脚谁还能落得着好,不行,我得想想办法,给我家爷补补!”

  “元宝你脑袋里塞的是稻草吗?都说了郡王爷看着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就算有事,我家娘子才是大夫!”

  一刀背敲到了元宝明晃晃的脑门上,董雷都快恼羞成怒了。

  “你家娘子是大夫不假,更是元凶!”

  元宝揉着被敲的脑门,连忙跟上气跑的董雷,舔着笑脸问道,“小雷子,听说前些日子那些精卫倒腾来了不少山珍野味,让严亭拿去收拾了,此言可真?”

  “恩?”董雷疑惑的回头。

  “那些个虎鞭鹿宝羊腰子你会做不?”元宝搓着手,肥嘟嘟的娃娃脸上满是讨好的笑。

  “干嘛?”董雷一脸的不乐意。

  想到董雷这小丫头,满心满眼的只有她家娘子,元宝一拍脑门又加了句,“做来给我家爷补补啊,吃哪儿补哪儿,绝对能好得快!还有好些个木耳灵芝,也正好给做来给长生娘子补补啊……”

  董雷一听这果然意动,在她的心里,好东西吃到嘴里,总归是对身体好的,多做些好吃的给自家娘子准没错。

  “我见我爹做过,会做!你还不赶紧去严堂主的药园去取,我给他们做好吃的!”

  元宝一听这,哪有不应的道理,当即撒丫子就往严亭药园所在的山坳奔去。

  董雷挥舞着一双菜刀,哼着江南小调,惬意的进后后厨准备晚膳去了。

  宝亲王其人,再一次被遗忘了……

  ……

  等到顾长生训完兵,回了自己住的主房换洗一新出来,夜色已经渐起。

  董雷也正好跑来唤她和周沐前去用膳。

  顾长生和周沐正想往用膳的偏厅走,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停住脚步歪头往周沐看去。

  “妖孽,你有没有觉得这一会儿好安静,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难道是儿子被花孔雀拐去历练,她想儿子了?

  周沐摇着头看着她茫然迷糊的可爱小模样,不由得失笑,那笑容如春暖花开,风华霁月。

  顾长生看的脸一红,没好气的瞪眼,“笑毛线啊?长得好也不能老笑啊!这跟你气质忒不搭调了……”

  忒尼玛诱人犯罪了!顾长生在心里恨恨的加了句。

  美男是祸害哇……十足的祸害!

  周沐好笑的又揉了揉她的头,“你好像把本王的皇叔祖赫天,给忘了……”

  “吓!”顾长生顿时醍醐灌顶,“我说怎么这么清静,原来你家的宝亲王殿下没在眼前,他那个嘴,真心太让人讨厌了!”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喋喋不休还开口没好话!真心讨厌的很!

  “其实他并没有坏心,就是嘴欠了点,你和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了。”周沐耐心的解释着。

  顾长生点头,“你也觉得他嘴欠是吧?要我说,他何止嘴欠,他那简直是嘴贱,贱的忒欠抽!”

  她当然知道周宗宝没有坏心,长了一张福禄寿齐全的满月富贵脸,还是教养周沐长大的人,怎么着都不会是奸邪下作的人。

  可那张嘴,真心不讨人喜欢!

  周沐若有似无的点了点头,他的长生吾爱,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么大会儿不见那个小爷到处蹦跶,他人跑哪里去了?该不会是在山里迷路了吧?”顾长生的眼光四下搜寻了一圈,不见周宗宝的影子,疑惑的开口问周沐。

  他们可是在山里耽搁了有一会儿……捂脸!

  “不会,赫天对堪舆图尤其敏感,他看过百里山的堪舆图,绝对不会迷路。”周沐的眉头也略微蹙起。

  “你先别担心,我唤个人过来问问。”顾长生一听这,也有点儿担心了起来,一边安慰周沐一边唤了一个巡逻的侍卫过来。

  “在我们回来之前,寨里可曾来过一个自称小爷的纨绔太岁?”

  被唤住的侍卫闻言一愣,仔细一想,摇了摇头,恭敬的回道,“不曾,山寨方圆百里已经划归百里山禁地,寻常不会有人擅闯!”

  顾长生闻言眉头略皱,不无担忧的看向周沐。

  周沐也是皱着眉头,眼睑略垂,复又一脸冰冷的抬头看向那侍卫,“若是擅闯,该当如何?”

  “照大人吩咐,擅闯百里山禁地者,一缕当细作论处,押赴地牢,严加审讯!”侍卫躬身回答。

  周沐闻言一把牵起顾长生的手,“去地牢。”

  顾长生被周沐牵着茫然的跟了两步,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妖孽,你家宝亲王,该不会被我的人关了吧?”

  我嘞个亲娘哎,这肯定不是真的……

  “看来应是如此,你的人唯你的命是从,当真被你训的好能耐啊……”周沐的脸上也很无奈。

  那是他的亲皇叔祖,将他一手教养大,比父母都亲三分的皇叔祖!

  他的女人给他教训也就罢了,她的手下也……

  这真是!

  “苍天大地为证,我的人都可乖可听话了,他要是好好说话,保证不会被关进来!”顾长生忙跟着举手发誓。

  天可怜见的,她的人,关了周沐的爷,这事儿,该怎么说?

  怎么说都不好说啊……

  “现在只期望不要严加审讯才好,要不……”周沐想到后果,不由得揉了揉太阳穴。

  依着赫天的脾气,要是真的被欺负惨了,那是不狠狠闹上一阵儿绝不会算完的……

  “应该……不会吧?”顾长生说的自己都有点儿不确定。

  周沐没有应声,牵着她往地牢的方向疾行而去。

  路上正好遇到了元宝,元宝一听缘由,当即膛目结舌,撒丫子就往地牢扑去了。

  “我来个天爷啊,快!快!快放开那个亲王!”

  宝亲王发飙,那个胡搅蛮缠,神见神怕,鬼见鬼愁的无赖样,元宝从小可是深有体会。

  可别让宝亲王殿下发飙啊,要不这山寨可得有段日子鸡犬不宁了……

  三人速度飞快的掠至地牢门口,守牢的侍卫远远瞧见,早已跪地行礼。

  “傍晚时分,是不是关进来了一个自称小爷的人?”顾长生二话不说,张口就问。

  那侍卫正是傍晚执勤的侍卫,幸好还没到换岗的时辰,他一听见自家大人问话,忙恭敬回答。

  “是!傍晚十分,十三暗哨分队送来一人,自称宝亲王,擅闯山寨对大人出言不敬,此时正压在牢里。”

  顾长生一听这,两肩顿时就耷拉了下来,“完了……还真关了!那动刑拷问了没?”

  “大人适才点兵,还未来得及拷问。”

  一听侍卫这回答,顾长生一颗心总算稍微放进肚子里了点儿,可还是分外担忧的望向周沐,一脸苦哈哈,“妖孽,你家宝亲王,当真让我的人关牢里了……”

  而且,关的还尼玛有段时间了……

  周沐一听未动刑,也松了脸色,看见她一副期期艾艾的模样,抬手点了点她的眉心,宠溺之情不言而喻。

  “无碍,你有韩秋。”

  “噗!”原本还忧心不已的顾长生闻言,顿时笑喷。

  什么叫她有韩秋?

  听了这话,她怎么有一种错觉:韩秋在手,天下我有?

  嘎嘎,炯炯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