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要在上面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周沐相携来到地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周宗宝头顶的宝冠已经歪到了一边,锦黄的大团花衫子也皱成了一团,精神萎靡,委顿于铁栏旁的他即使闭着双眼,双手还是紧紧的抓着铁栏,想必是吓到了。

  “咳!”周沐皱着眉头掩唇轻咳了一声。

  原本还萎靡不振的周宗宝顿时警觉的睁开眼爬了起来,惊喜的大喊,“小木头!”

  顾长生的嘴角忍不住的一抽,其实每次周宗宝如此称呼周沐的时候,顾长生都是强忍着假装没听到。

  人周沐这么高冷的七尺男儿,愣是被小木头前小木头后的叫,那感觉,真心太有违和感,太不搭调了……

  顾长生也注意到,周沐每次听到这称谓的时候,那颤抖的眼角。

  想必他也很无奈……

  “小木头,赶紧把我放出去啊!坐牢简直是太恐怖了!快点把我放出去,我不是细作,我怎么可能会是细作?”

  “咳!”周沐看了顾长生一眼,又掩唇轻咳了一声。

  顾长生当即会意,一个巴掌就冲着呆掉的元宝拍去,声色俱厉的开口,“还愣着干什么?真当自己是来探监呢?还不把宝亲王殿下给我放出来!”

  “嗷嗷!”元宝这才回神,急慌慌的就奔着地牢的锁头去了。

  一阵手忙脚乱过后,重新恢复自由身的周宗宝气势顿时就变了。

  双手一叉腰,手指指向并肩而立的顾长生和周沐两人,出离愤怒的大吼,“这里到底谁当家?到底谁当家?给小爷我站出来!”

  顾长生和周沐对视一眼,脸上扬起一抹苦笑。

  她能说不是她吗?

  很明显不能!

  因为还有她的手下看着。

  秉持着敢作敢当是好女汉子的原则,顾长生认命的上前了一步,在周宗宝掀破牢顶的叫嚣声中抬手指了指自己,破釜沉舟的出声,“区区不才,正是在下……”

  哈利路亚!坦白从宽!坦白一定要从宽!

  周宗宝闻言一瞪眼,立时就张牙舞爪的冲着顾长生扑过去了。

  元宝眼明手快,拦在了周宗宝身前。

  周沐也错开一步,站在了自己的女人身前。

  “给小爷我让开!小爷我活了二十五岁,当过皇帝做过亲王,一辈子活了这么久,都没这两天受的气多!”

  被元宝拦腰抱住的周宗宝,伸长了胳膊脑袋对着顾长生就是一顿炮轰。

  “这母老虎她让人扔小爷也就罢了,她还让人把小爷关地牢!呜……小爷我长这么大,我父皇都没肯关过我!”

  “元宝你放开小爷,小爷我跟她拼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

  周宗宝的叫嚣声一嗓子比一嗓子大,直吼的顾长生有点儿发毛。

  怯怯的从周沐身后露出了个脑袋,顾长生看向脸色气的涨红,正在跟元宝的桎梏较劲的周宗宝,逮着他喘气的空隙,小声的开口。

  “周沐说,我有韩秋……”

  麻麻嘛咪哄,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这尊大佛是周沐这妖孽招来的,那就交给他处理好了!

  周宗宝闻言一噎,叫骂声顿时息声。

  周沐回头瞪了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人一眼,他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顾长生的话无疑又点起了火药桶,没错,韩秋就是周宗宝的软肋,一捏一个准!

  捏着他的软肋,周宗宝显然不能把顾长生怎么样了,是以这炮火就毫无疑问的转移到了无辜的周沐身上。

  “我就说!我就说吧!你这个有了媳妇忘了娘,养不熟的白眼狼!你胳膊肘竟然往外拐!”

  “你还有没有良心?小爷我把你拉扯大我容易吗我,你就这么惯着这女人来欺负我?你这简直是要把她宠的无法无天了!”

  顾长生就见周宗宝的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巴拉巴拉就是一大堆,吼得她眼冒金星点蚊香……

  周沐作为这穿脑魔音的直接受害者,倒是很习以为常的淡定依旧。

  那一派云淡风轻的姿态,更是火上焦油,彻底的激怒了周宗宝。

  只见他在元宝的怀里挣扎着一跳一跳的,噼里啪啦的就又是一顿炮轰。

  “周沐,咱周氏皇族数百年来,就没出过一个像你这么宠女人,怕女人的!”

  “你瞧瞧你瞧瞧,小爷是什么人?小爷好歹也是个长辈,她竟然把我下了大狱!”

  “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呢,还是要宠妻无度,纵容她欺师灭祖呢!”

  “……”

  巴拉巴拉,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

  顾长生直觉的自己眼前的蚊香圈越点越旺,眼瞧着就快要把她熏晕了……

  而周沐则学着顾长生,在周宗宝叫骂喘气的空隙,奕奕然的开口,“宠妻无度?这个词用的甚好,本王喜欢!”

  “呃……”

  “额……”

  顾长生眼前的蚊香圈火顿时熄灭,人也原地满血复活。

  而周宗宝则是真的被噎住了。

  他胸脯气的起伏不定,脸上更是气的酱紫,下一个瞬间,整个人抱头埋到了元宝的肩上,嘶声力竭的大吼,“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养了个什么东西啊!啊啊啊……”

  顾长生看着暴走的周宗宝,分外同情的摇了摇头。

  啧啧……

  惨!真惨!

  瞧让周沐给噎的吧!就差分分钟切腹自尽了!

  不过他那个问题,貌似注定得不到回答了。

  他到底养了个什么东西?

  他养的是周沐!周沐是个什么东西,这样的问题,还真是个问题!

  佛曰:不可说啊不可说!

  顾长生暗暗的对着周沐伸出大拇指,高,实在是高啊!

  周沐眼角的余光瞥见她这小动作,嘴角就是一抽。

  这个女人!

  简直是太可爱了!

  有人挡枪,顾长生乐得当壁景,灰常好心的给了周宗宝发泄心中郁卒的机会,就在他数落的周沐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时候,顾长生才更好心的上前了一步,声音不大不小的提醒道,“我说宝亲王殿下,你还找不找韩秋了?”

  周宗宝逮着周沐这个不肖侄孙骂的正欢,猛然听到心上人的名字,又是一噎!

  “你!你!”

  顾长生看他的眼神更同情了,很有几分不戒小和尚悲天悯人的架势。

  天可怜见的,瞧这一天多灾多难的,都被噎了不知多少次了。

  这要是换了她,一准儿得内伤了不成!

  想到心尖尖上的韩秋,周宗宝的怒火顿时就生生的压了下去,只是那起伏不定的胸脯肉,出卖了他最真实的气愤。

  “等小爷找到了小秋,再来跟你俩狼狈为奸的算总账!”

  周宗宝冷哼一声,恨恨的拍了元宝脑门一巴掌,“还不把小爷放开!当小爷是狗不理包子呢,抱这么紧干嘛?”

  元宝倍儿无辜的捂着脑门放开了手,下一刻,周宗宝就疾风一般的往地牢外奔去。

  这地方太恐怕了,他一刻都不想多待!

  这辈子再也不要待了!

  呜……他要去找他的小秋!

  “我招谁惹谁了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元宝非常哀怨的看了顾长生一眼,无声的控诉。

  明明宝亲王殿下是长生娘子的人抓的,也是她的人关的,怎么每次受伤的都是他?

  宝亲王被扔,砸伤的是他!

  宝亲王被关,挨打的是他!

  是他是他还是他!他这个冤枉,当真是兔子带帽子,两只耳朵扑棱不开,真心冤!

  被周宗宝逃离地牢撞开的顾长生和周沐两人,看都没看他一眼。

  “狼狈为奸?谁是狼?谁是狈?”被放了狠话,顾长生指了指周沐,又指了指自己,倍儿无语。

  “你说呢?”周沐好整以暇的撇了她一眼,眼角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

  她关注的重点就不能不这么另类吗?

  “你当狼,老娘我要当狈!我要在上面!哼!”狼狈为奸,狈不良于行,是狼驮着狈,没错吧?

  丫的,人是周沐这厮惹来的,惹锅的锅当然得有他来背!

  顾长生说完这句话也气呼呼的走了。

  周沐脸上略僵了下,看到她离去的背影,摇头无奈的一笑,抬步跟去。

  元宝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形影相随,相继离去,脑子里这样那样的将顾长生适才说的话演练了一遍……

  越想心里越是忐忑。

  “这不大对头啊,为什么是长生娘子在上面?难道我家爷他真……”

  脑子里少儿不宜的画面,女上位!女上位!貌似对自家主子爷分外不利哇!

  不得不说,太监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未必能明白!

  尤其是在宫里长大的元宝,那脑洞大的,里面塞满了各种花里胡哨的东西,简直不忍直视!

  “长生娘子猛如虎,我家爷他这完全吃不消哇!”元宝挠着头又这样那样寻思了一遍,最后一跺脚,“不行!我得找小雷子去,就算不把长生娘子的补菜给撤了,怎么着也得给我家爷多加道补菜好好补补,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夫纲不振啊……”

  元宝这边下定决心要去找董雷请求加菜,周宗宝这边马不停蹄的冲到山寨里男兵的寝房。

  一日训练满身不是汗湿就是灰尘,马上就要吃晚膳,是以男兵们正一个一个的光着膀子仅穿了个大裤衩子,撩着沾水的棉布在擦拭身子。

  宝亲王殿下不管不顾,在这群汉子中穿梭寻觅了个遍,未果。

  转头向另一边的女兵寝房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