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90.第190章 甩的一手好锅
  娘子军寝房的情景跟男兵那边差不多,只是少了几分男人的汗腥味,多了份属于女人的体香。

  周宗宝这一头扎进来的正是时候,娘子军们一个一个的也都在宽衣解带擦拭身子。

  那雪白的胸脯塞玉兔,那盈盈不过一握的纤纤小楚腰,那一个个凹凸有致的婀娜身材,不期然的闯入了周宗宝的眼帘中,让他顿时看呆了去。

  好一副众美出浴图,他该不是一个不巧,误入女儿国的华清池了吧?

  可是他分明是在山寨里找他的小秋来着……

  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就有几声尖利的惊呼在周宗宝耳边响起来,直震得他耳膜都颤了几颤。

  “啊!流氓!”

  下一个瞬间,周宗宝就觉得两只眼睛一黑,仰面往后倒了下去。

  娘子军可真不是盖的,反应那叫个快,一左一右接连两个脚尖踹,踹的那叫个准头十足,丝毫不差正对周宗宝的那一双浓眉大眼。

  正准备去饭厅等着的顾长生突闻娘子军寝房方向传来这一声疾呼,大叫一声:“不好!”。

  拽起身后的周沐就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男兵寝房正在擦拭身子的刘蟒听见这一嗓子,虎背熊腰吓得一震,莫名其妙的指了指自己,“谁喊俺?”

  然后引来了战友一阵取笑他的名字。

  顾长生和周沐的速度还是很及时的,他俩赶到的时候,正好拦住了群情激奋的娘子军们继续行凶。

  “大人,这个流氓他……他偷看手下们洗澡!”

  “……”

  “……”

  顾长生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迎来了一众娘子军争先恐后的告状。

  顾长生抽着嘴角看了眼周宗宝倒地的位置,无语望天。

  人这哪里是偷看!人这分明是无意间闯进来明晃晃的看好不好?

  你见过偷看美人沐浴,在门口两三步的空旷地被抓包当场的吗?

  偷看美人沐浴,门缝窗缝那才是最佳地点,好不好?

  “呜……疼……”

  周宗宝正捂着双眼在地上打滚儿,大团花衫子也被他滚得看不出颜色了。

  顾长生暗暗的吸了口气,揉了揉额头看向静立在身前的一众娘子军,冷声问道,“谁干的?”

  谁尼玛准头这么好?

  瞧人宝亲王殿下那俩熊猫眼打的,那叫个匀称!

  一众娘子军面面相觑,看到沐郡王殿下亲手将地上的“流氓”扶了起来,心下更是忐忑。

  “启禀大人,是手下。”

  一个纤细的小娘子越过一众姐妹,上前一步,单膝跪地。

  当时她就在门口,也是她最先看到的周宗宝,所以……

  那脚起脚落,两个连环脚尖踹,真的是她干的!

  “你!你!疼……呜……”周宗宝一见站出来的是个二八小佳人,气的不知道该如何出声了,只能对着周沐呼疼不止。

  顾长生撇了周宗宝一眼,心底里苦不堪言。

  这尼玛都叫什么事儿?

  她的人才把人堂堂宝亲王下了大狱,这事儿前脚才刚糊弄过去,后脚她的人就又把人揍成了熊猫!

  没办法,当人老大的,这个锅,貌似还得她来背!

  是以顾长生就腆着笑脸小心翼翼的上前赔不是去了。

  “宝亲王殿下,你看这就是个误会,你进来的不是时候,我手下的这些个娘子军也各个不好惹,你看这事儿……”

  “你的意思,还是小爷我错咯?”

  未等顾长生把话说完,周宗宝就从周沐身边跳了起来,吹鼻子……瞪熊猫眼的怒斥顾长生。

  顾长生顿时被噎住了!她其实很想说,不是你的错还能是谁的错?你闯也闯了,看也看了,挨个熊猫眼咋了?

  可是在周宗宝那充满光火的眼光下,顾长生没敢说出口。

  眼神要是能放刀子的话,顾长生觉得,她此刻一定被凌迟至死了……

  “是手下的错,手下不识宝亲王,手下认罪!”

  还没等顾长生再上前说合,她手下闯祸的那个娘子军,二话不说,低头认罪了!

  顾长生张开的嘴巴,又被噎住!

  靠之!这叫什么事儿?

  被噎的感觉果真不好受!

  可是也不能真让自己的手下来背锅不是,身为她们的主子,以她这护短至极的性子,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的人,在自己面前受别人刮落的!

  “我……”

  顾长生双手一叉腰,破釜沉舟的决定要把这事儿揽下来。

  “是本王的不是,忘记告诉你此处有美女,才让你看的失神才被误伤了。”周沐扶着周宗宝利索的打断了顾长生还未出口的话。

  在顾长生目瞪口呆中,拖着频频回顾的周宗宝往外走去了。

  场面一时间有点儿诡异,跪在地上的熊猫眼制造者茫然的抬头,惊疑不定的唤了声,“大人?”

  “恩?”还没回神的顾长生直觉的应了一声。

  “大人,手下给大人惹祸了,手下甘愿伏法!”一边说着,一边双膝跪地。

  伤了宝亲王殿下,其罪当诛,罪在不赦!

  这点儿认知在场的众人都心知肚明。

  想求情,可想到军规,只能踟蹰着干着急跟着跪了下来。

  顾长生回神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跪了一大片的手下娇娇,对上跪在正前的那人,顾长生开口,“你叫锦绫是吧?”

  “是!大人,锦绫认罪,甘愿伏法!”锦绫又是重重的磕了个头,她没想到大人会记得她的名字。

  “认罪?你罪在何处?伏个毛法?”顾长生挥了挥手,“你顶多算是防狼得当而已,那两脚踢得,准头不错!”

  “呃……”

  众人一愣。

  “我的人,就算是犯了错,也只能由我处置,你们可以死在战场上,但绝不会死在权势下!”顾长生一边说一边转身往外走,嘴里还在呢喃,“不就是踹了宝亲王两脚么,踹了就踹了,最多我让他踹回来还不成。”

  锦绫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长生消失的背影,转瞬泪眼婆娑,她以为她死定了……

  大人!

  金陵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才最先站了起来,“我们接着洗漱吧,吃罢晚膳还有训练没做完。”

  “好好……”

  娘子军的寝房里又恢复了欢声笑语,有这样的大人在,她们自可安心……

  顾长生回去的时候,董雷早已拿了草药袋子给周宗宝敷眼。

  “噗!”顾长生看着他那一对分外对称的熊猫眼,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

  周宗宝听见了声音,一把扯下了眼上的草药袋,咬牙切齿的指着她,“你还笑!你还有脸笑!……我的小秋呢?”

  顾长生瞄了眼无限憋屈的周宗宝,又看向周沐。

  周沐回了她一个眨眼,顾长生顿时了悟。

  好吧!果然是韩秋在手,天下我有的节奏啊!

  周宗宝也是个有心的,堂堂亲王,落魄成这样,还能为了韩秋忍得下这些气。

  其情可嘉……

  “小雷子,去韩秋所住的寝房把她招来。”顾长生也不二话,当即吩咐董雷下去寻韩秋。

  若是再不把韩秋找来,估计周宗宝就快炸毛了。

  “你还是先用药草袋敷眼吧,要不韩秋见了你这幅样子,一准儿扭头就走。”顾长生很好心的捡起被他扔在一旁的草药袋递了过去。

  “你还敢说!”周宗宝依旧一脸愤愤然,可还是伸手接了过来,敷在眼上。

  顾长生看着他细心的敷眼,不由得摇头失笑。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反之亦然,男人也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心上佳人面前。

  周沐好整以暇的牵起顾长生的手,二人心有灵犀,相视一笑。

  周宗宝一边敷眼,一边拿眼刀剜着两人,眼瞧着两人如此甜蜜,再一想他家小秋,顿时就分外眼红了起来。

  “你俩也别秀恩爱,小爷我既然说了我不拦着你们,就不会拦着你们。”周宗宝调整了下草药袋的角度,幸灾乐祸的继续道,“虽然小爷不拦着你们,但小爷可不保证皇兄他也不拦着,你俩就等着他给你们使绊子吧,哼哼!”

  他一定会额外关照他那糊涂皇兄,将绊子使得足足的,才能消他今日之愤啊!

  这个憋屈!

  不一会儿,董雷领着小翠进了屋。

  看着两人施礼,顾长生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韩秋呢?不是让你们把韩秋叫来吗?”

  来个小翠有毛用?小翠又不是周宗宝的心尖宠!

  “娘子,韩秋不在啊。”小翠开口解释道。

  周宗宝闻言,立时紧张的站了起来。

  不等他开口,顾长生又急忙问道,“韩秋不在?她昨晚没回来吗?”

  “回来了,收拾了东西又走了。”小翠茫然的抬头,看向顾长生,“不是娘子你说多日不见小公子,甚是担忧,命她前去找人的吗?”

  顾长生闻言,顿觉天雷滚滚,直轰的她两耳发蒙。

  “顾长生,你胆敢耍孤!”下个瞬间,周宗宝双目赤红的爆吼出声,“小秋她……她……”

  “我没有……”顾长生十二万分的无辜。

  “你还敢狡辩,清晨你还说要让小秋替你去寻儿子,没想到你真敢如此!你明明知道孤在寻她解释!”周宗宝已经在暴走的边缘,眼瞧着形势就要一发而不可收拾。

  顾长生心里那个冤啊,她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哪成想韩秋跟她这么心有灵犀,就当真这么做了?

  韩秋,真是甩的一手好锅啊!可坑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