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191.第191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顾长生求助的看向周沐,她是真搞不定了。

  周沐精雕细琢的英俊脸庞宛若神邸,丰神俊朗的站在一边,见她看来,宠溺的摇了摇头,终是在周宗宝爆吼的空隙,云淡风轻的出声问小翠,“韩墨可还在?”

  小翠闻言,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小韩墨在啊。”

  嘴里这么说着,小翠心底茫然的不得了,完全没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长生一听周沐提到韩墨,又听到小翠说韩墨还在,顿时就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周宗宝听说韩墨还在山寨,吼声一顿。

  “宝亲王殿下,韩秋和韩墨姐弟情深,韩墨既然还在,韩秋总会回来的,要不……你在寨里守株待兔?”顾长生说到这里,不免有些迟疑,天知道,她有多想把这尊大佛给送走。

  远目……让周宗宝留下守株待兔,这绝对是权宜之计中的下下计,不是她的真心话啊!

  周沐恰巧此时看来,就见自家的小女人一副苦大仇深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的模样,不由得又是嘴角一勾。

  若非碍着自己的面子,像她那般雷厉风行的性子,绝对不会在赫天面前如此委曲求全的。

  想到这点儿,周沐心中不由窃喜。

  这说明,她其实还是在乎他的,所以才会迁就他的家人,对吧?

  “小秋……小秋……”

  周宗宝此时已然没了赫天小霸王的威风,寻不见韩秋,他顿觉心中空落落的,永远失去她的恐慌萦绕心头,挥之不去,让他几欲崩溃。

  顾长生和周沐对视一眼,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了呢这是,秋姐姐去找小公子,可是小公子说过他在生辰之前肯定赶回来,让娘子给他庆生的啊,最多不过半个来月,小公子肯定回来,秋姐姐也肯定会回来的啊。”小翠挠着头不解的看向董雷,“怎么一家人都像是秋姐姐一去不归似得?”

  董雷还未来得及回答,周宗宝就激动的站了起来,紧张的抓住小翠,亟不可待的追问,“你说的是真的,小秋她最多半月就会回来?”

  “废话!韩墨在这儿,韩秋怎么会不会来?”顾长生忍不住哼了哼。

  小翠被摇晃的头晕眼花,但还是点了点头,“再过半月,就是小公子生辰,他们肯定会回来的啊!”

  周宗宝闻言眼中燃起了希望的火光,“那小爷就在这守株待……”

  “赫天,你不能留在这里。”还未等周宗宝把话说完,周沐冷冷的出声打断,眼睛的余光看到顾长生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之色。

  “为什么?韩秋很快就要回来!”他要等小秋回来,一定要等小秋回来,他不要当她的仇人!

  周沐握着顾长生的手,上前了一步,有条不紊的解释,“赫天,当务之急,是要查清韩敬业守城不利一事的真相!”

  周宗宝抬头,直视周沐,“小木头,韩敬业就算没甚大的能耐,但还算有勇有谋,孤不信他会守城不利!”

  周沐点了点头,神态中露出一丝冷峻,“本王知道韩秋于你而言的重要,是以得知潼关城失守之后当即派人赶赴了潼关,奈何潼关连带周围三城尽皆告破,襄城守将城破身死之前,更是写下血书,直斥韩敬业通敌叛国,不战而降放北漠鞑子长驱直入。”

  “放屁!韩敬业赤胆忠心,怎么可能通敌叛国?”周宗宝当即出声打断,脸上有着被诬陷的愤慨。

  周沐牵着顾长生在一旁的座椅上坐下,点了点头继续,“本王也不相信韩敬业会通敌叛国,是以命人私截了那封血书,哪曾想我的人还未回转,朝廷就已经定了韩敬业守城不利之罪。”

  “昏庸!糊涂蛋!都是你皇祖父干的好事!”周宗宝一身火大的迁怒。

  “老头子的皇位是你拱手相送。”周沐也不生气,不冷不热的扔下这么一句。

  周宗宝顿时被噎的息声了,心里那个气啊!

  顾长生低着头捂着嘴窃笑不已,周宗宝真是惨!

  周沐捏了捏她的掌心,示意她莫得意忘形。

  顾长生会意,轻咳了一声,端正了身子,继续看戏。

  “韩家一门获罪,本王北蒙战事一了遍私自进京想要彻查此事,奈何才入上京,就被人盯上,一路高手不断,围追堵截,让本王束手束脚一筹莫展。”周沐说到此处转头看向顾长生,“是以回程之时,才会被长生吾爱搭救。”

  顾长生听了这,不由得眨了眨眼,原来她和他的相遇,还是因为韩秋的缘故?

  世间之事,当真无巧不成书。

  “你是什么意思?”周宗宝惊疑不定的看向周沐,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追杀我的人是梁王所派,其中夹杂着北漠高手。”周沐的脸上突然弥漫起一股杀气,周身也战意肆虐,他紧紧的握住顾长生的小手,字字如冰的开口,“肖呈文投诚梁王,引起柳州米粮之乱,所派刺杀长生吾爱之人,也夹杂有北漠的人,若非吾爱身手高强,后果……”

  想到这里,周沐还不由得一阵后怕。

  顾长生回握了他一下,无声的安慰。

  周宗宝听到这里,再想不承认也难了,当即一拍桌子就气氛难掩的开口,“不肖子孙,竟敢通敌叛国!”

  周沐揉了揉眉心,淡淡的出声,“赫天,你回京吧,本王非召而不得上京,探查多有不便,梁王通敌之事甚是蹊跷,若是你能查清此事,也可还韩敬业一个清白。”

  周宗宝闻言意动,脸上显出挣扎的神色,“可是小秋她……”

  “沿运河北上,往返不过十余日,你大可在顾泽生辰之前赶回来。”周沐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眼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本王之所以没有放手彻查此事,就是想着待你归来,这功劳才好记在你头上,韩秋那里……”

  周宗宝也不是个傻的,当即拍板定案,“小爷我这就回京,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通敌叛国,给韩家扣上那么大一顶屎盆子!”

  顾长生周宗宝气呼呼的掠出去,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他这就走了?”

  周沐淡笑以对,点了点头。

  “他对韩秋当真这么上心?”顾长生眼中划过一丝怀疑。

  “赫天对韩秋是真,关心通敌之事也是真。”周沐淡淡的回道。

  “他好像不是个真的纨绔太岁啊,哪个纨绔太岁会关心这些个朝廷是非?”顾长生托着下巴喃喃自语。

  周沐起身,牵着她往偏厅用膳处走去,边走边解释道,“他生性跳脱,逆骨天成,可毕竟是生在皇家,又被曾祖寄予厚望,自然不会坐视朝乱而不理。”

  “长生吾爱,本王这一生,真正待我如亲子的,不过那么三人而已,赫天就是其中之一,赫天生性不羁,若非入了他的眼,难得他一怒一喜,吾爱,能得他的首肯,本王心中甚安……”

  “呃……”顾长生一脸莫名。

  靠之!周宗宝那是首肯么?

  分明是周沐这厮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好不好?

  你没看周宗宝看她的眼神,都快恨不得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还首肯?首肯个毛线啊!

  他要是周宗宝,绝壁要告诉周沐真相,这绝壁是周沐误会了啊!

  “周宗宝是一个,那另外两个是谁?”顾长生眨着大眼追问。

  待周沐如亲子,能让周沐视如长辈的竟然还有两人,这尼玛真是不幸!

  一个周宗宝,就这么难缠,再来两个,那还了得?

  周沐回头,分外郑重的看向顾长生,眼中孺慕之情一闪而过,“还有本王的姨婆和本王的师傅。”

  “那他们在哪里?”顾长生不死心的追问,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好歹得多了解下敌情啊。

  周沐抬手点了点她的眉心,宠溺的开口,“到时候你自然知道,现在还是安心吃饭吧。”

  顾长生跟着他往前走,不无担心的开口,“这都入夜了,周宗宝又不会武功,他自己一个人离开,真的没事吗?”

  “本王的人自会护送他,你且放心吧。”

  顾长生点了点头,终于放下心来,这尊大佛,可算是暂时送走了。

  心情突然就明媚了许多。

  顾长生跟周沐一起坐在饭桌旁,才觉得自己是真的饥肠辘辘了。

  折腾了一下午,又是上山,又是手痒打了一架,消耗颇多。

  顾长生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肚子,顾长生尴尬的望向周沐,“我是真的饿了……”

  妈蛋!好囧!

  周沐见此,不由觉得好笑,一边为她布好碗筷,一边示意董雷摆饭。

  董雷和一旁的元宝对视一眼,迟疑的掀开一边保温的饭盒,将饭菜一盘一盘的端了出来布好。

  饥肠辘辘的顾长生打眼看去,顿时呆若木鸡。

  虎鞭?

  鹿血?

  羊腰子?

  顾长生突然觉得有点儿头晕目眩,惊疑不定的看向周沐,无声的询问:这是嘛意思?嘛意思?

  这些个惹了她发过脾气的东西,怎么就被搬上了饭桌?

  难道,顾长生的眼不由的瞄向周沐的下三路。

  引得周沐略显尴尬的瞪了她一眼。

  顾长生回头,就看见董雷又端着一盘菜放到饭桌上。

  黑!木!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