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想娘的娃儿伤不起
  cpa300_4(); 见自家的小肉包终于肯开口说话,顾长生激动到不行。

  “儿子,你怎么哭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呜……”小肉包子摇着小脑袋上气不接下气的继续抽噎,“娘……娘亲不要顾泽了……哇……”

  顾长生闻言一愣,急忙拍着他的小背脊解释道,“怎么会!我家儿子这么乖,这么听话,娘亲怎么会不要你?”

  “呜……娘……娘亲就是不要顾泽了,木头叔叔回来了,你就只要木头叔叔陪,不要顾泽啦……”小肉包子肉嘟嘟的一双小手还在脸上揉来揉去,整张笑脸已经成了小花猫。

  顾长生抬手阻止了欲下去寻月西楼的手下,耐着性子继续哄儿子,“乖,谁告诉你娘亲只要你木头叔叔的?”

  “秋……秋姨!秋姨是坏人!秋姨不让我回来看娘亲,说娘亲有木头叔叔陪,哇……”

  “法克!”顾长生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心底将韩秋问候了下。

  你说你打着她儿子的名头翘家也就算了,竟然还在她家儿子的跟前告黑状!

  韩秋是上天专门派来坑她的吧?

  “顾泽!你给为师我出来!”

  顾长生刚想替自己儿子擦拭一下小花脸,就听见一声爆喝响彻百里山,惊得林鸟四下飞散。

  “呃……”

  顾长生一愣神的瞬间,小肉包顾泽飞一般的从她身上跳了下来,转眼躲在了她和周沐身后。

  顾长生和周沐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闪过一抹疑惑。

  若是她没听错的话,是月西楼那只花孔雀的声音吧?

  怎么听着那么的暴跳如雷呢?

  顾长生引颈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远处的树枝上,一抹五彩斑斓亮丽非常的人影,飞一般的踏过树枝无数,牟足了轻功往这边掠来。

  参天古树之上,横竖交错的枝桠之间,那一抹身影快如云烟,留下一条虚幻的彩影。

  “什么情况啊这是?”顾长生疑惑的看向周沐,“我怎么觉得花孔雀这架势,像是要找人拼命的样子?”

  刚才他喊的是顾泽,她的小肉包儿子,没错吧?

  周沐长身玉立,摇了摇头。

  躲在他身后的小肉包子一双小手抓紧了他们的衣衫,听到找人拼命,那小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顾长生直觉有点儿不好……

  不过几息之间,月西楼的身影就出现在人前,不过,不是他一个人,他胳膊里还夹着一个人。

  顾长生眯眼看去,顿时一愣。

  好吧!

  这被夹来的人还不是别个,正是她那翘家躲情郎,甩锅让她这个主人背的丫头,韩秋是也!

  月西楼恨恨的看了顾长生一眼,转手将昏迷的韩秋往一旁扔去。

  元宝和董雷鼻孔里塞着棉布团,造型很滑稽,反应很迅速,连忙上前接住了快要落地的韩秋。

  “顾泽!给为师我出来!”月西楼声音像是点了辣椒般,那火气掩都掩不住。

  顾长生闻言,直觉的将身后的儿子藏了藏。

  尼玛,花孔雀的样子好恐怖!

  向来视美如命的他,如今全无形象可言,珠玉满头不假,可那珠钗歪了,爆簪也斜了,五彩锦衣上还染了不少灰尘泥巴,一看就是几天没换洗了。

  这绝对不是花孔雀一贯的做派。

  花孔雀一向会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完美无瑕,你只看他从不离身的小手镜就知道,他是得有多爱美!

  可是此时,花孔雀不像开屏的孔雀也就罢了,竟然像个落汤鸡!

  这……顾长生心底不好的预感更强烈了。

  尤其是看到昏迷不醒的韩秋的时候……

  她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不详的猜测……

  “顾泽,你是要自己出来?还是要为师把你抓出来?”月西楼目光如炬,火光灼灼的盯着躲在两人身后的那一丝小衣角。

  顾长生和周沐对视一眼,他们都感觉到身后有个小脑袋,在摇拨浪鼓。

  “咳咳!”顾长生假咳两声,扬起笑脸对上月西楼,“哎呀,花孔雀你回来了,怎么落魄成这样,来,快回去梳洗梳洗。”

  对于花孔雀来说,此时能够梳洗一番,应该是很大的诱惑吧?顾长生心中做如是想。

  可是明显月西楼不配合,他一听这话,目光不善的看像顾长生,“废话少说,把顾泽交出来!”

  顾长生苦笑的看了一眼周沐,转头讨饶的看向月西楼,声音变成小绵羊,“有话好好说嘛,做什么发这么大火儿?发火对身体可不好,还会长皱纹的奥……”

  “丫头!你还有脸说!你还有脸替你那宝贝儿子说情!”月西楼二话不说,炮火直指顾长生。

  顾长生一听这,顿时脸色就不好不好的了。

  西皮的!这是要闹哪样?刚送走了周宗宝那尊大佛,月西楼这只平日向来好脾气的就被大佛附体了?

  接连两日动不动就有人对她吼这吼那,顾长生压抑的小脾气顿时就发作了。

  两手一叉腰,顾长生做标准的茶壶状,嗓门比月西楼更大的吼了回去,“呔!丫的一个两个的都吃了呛药啦?给点颜料就开染坊,真当老娘我是软柿子呢,谁想捏就来捏两把?”

  “花孔雀,你今日要是不给老娘说出个一二三来,信不信老娘我拔了你的孔雀毛,让你跟小和尚做伴当秃驴去?”

  顾长生吼了这么两嗓子,顿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压抑憋屈,果然不是适合她的生存状态啊,这样嬉笑怒骂皆由己心,过的才叫一个欢畅淋漓!

  “天下间竟有你这样的娘亲!难怪会教出顾泽那样欺师灭祖的儿子!都是你娇生惯养出来的好宝贝!”月西楼一见她如此,火气更盛。

  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此时的月西楼,那就是:他就像那秋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烈火想燃烧了顾长生……

  听到“欺师灭祖”这个词,顾长生的心里打了个突,气势一顿,瞄了一眼韩秋,又惊疑不定的瞄向月西楼,心中愈发有种心虚的感觉。

  若是她没猜错的话,韩秋这是中了迷迭软骨散了吧……

  这药,貌似是她顾长生亲手调制,顾氏独家生产的吧?

  哈利路亚!事儿有点儿不妙啊……

  “那个,花孔雀,你该不会……该不会也被小肉包给撂倒了吧?”猜到一点儿猫腻的顾长生哪里还有刚才的气焰,搓着双手指了指韩秋,问的小心翼翼。

  她不提这个还好,她一提这个,月西楼顿时目光如火的瞪向她,那样子,恨不得将她给撕了。

  丫的!还真让她说对了!

  顾长生三十六度仰头望天,非常明媚的忧伤。

  “药是你给他的对吧?顾长生,你这是要将他带上歪门左道吗?他竟然大逆不道的给我下药,还让我在地上躺了整整两日两夜!”月西楼的声音里,仿佛都带着火苗,燃烧的噼里啪啦。

  顾长生闻言当即回头,将自家的宝贝儿子一手给提溜了出来,气呼呼的问道,“丫的你把你师傅给药晕了也就罢了,你怎么能让他在地上躺两天两夜?着凉了怎么办?”

  小肉包子顾泽顶着一张花猫脸,挣扎了两下无果,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师傅,绕着肥嘟嘟的小手指呐呐的解释道,“不会着凉哇,我走之前给孔雀师傅盖上被子了哇,盖了两床被子呢……”

  两床被子?顾长生闻言一瞪眼!

  她算是明白为什么花孔雀的头发丝都打缕了,感情是热的!这才是秋天啊秋天!

  看见顾泽露面,月西楼吹胡子瞪眼睛的瞪着他,直恨不得下一刻就上前,把他抓过来,门规处置!

  “你先消消火,我问问我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长生安抚的看了眼月西楼,转眼看向自家儿子,询问事由。

  小肉包被提溜的双脚离地,人儿也不哭了,倍儿老实的有问必答。

  明白真相的顾长生更忧伤了,这让她说什么好呢?

  话说,事情是这样的,得知自家儿子要跟着师傅出去历练,顾长生这个当娘的很不放心,七手八脚的就塞给了他好多自制的独门秘药让他防身用,然后事儿就来了。

  小顾泽离了自家娘亲不过十来天就想娘亲了,非闹着要回来不可,可是月西楼在淮洲正好有事要处理,就好言好语的劝他再等几日,奈何,想娘的娃儿伤不起哇,小顾泽怀里揣着小九九,偷偷的在他家师傅的茶水里下了他家娘亲给的药,是以喝了茶水的月西楼当即就倒了,小顾泽还很孝顺的给他盖了两床棉被以防他着凉。

  然后小顾泽就收拾了给她娘亲搜刮来的礼物,大包小包一扛,红果果的翘师傅了,再然后,一路跌跌撞撞从淮洲坐车来到柳州,一下车就让翘家的韩秋逮了个正着。

  韩秋一见他孤身一人,顿时吓得不轻,抱着他就回了百里山下的小院,奈何顾长生一行昨日傍晚已经回山,小院人去院空,韩秋本就想逃避周宗宝,是以好言好语的劝小顾泽在小院住几天,等周宗宝走了,他们再上山,可是想娘的娃儿伤不起啊,小顾泽一听有木头叔叔陪,娘亲就不想他了,顿时分外悲伤的故技重施了一回,韩秋红果果的也被撂倒了。

  远目,顾长生低头沉思,深觉她即使教育上没出岔子,但是儿子长得确实有点儿蹊跷……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