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史上最悲催的皇帝
  readx();

  cpa300_4(); 这日深夜,殿宇重重的大周皇宫,两个黑衣人扛着一个麻袋大摇大摆的走在宫道中间,步伐一致,踏地有力。

  好巧不巧的,今日当值的大内侍卫,正是那日杜十三娘一行遇到的那一班人马。

  “头儿,这又是沐郡王殿下的人?”菜鸟侍卫跪在路边,见人走远,才歪着头怯怯的看向自己的顶头老大。

  那侍卫头目昂着头看向那两人的背影,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开口,“除了沐郡王殿下座前的密卫,还有谁这么大胆?深夜闯宫如履平地,目无下尘有恃无恐?”

  菜鸟侍卫闻言,点头点的就像小鸡叨米,“嗯嗯嗯,我当了半年多的大内侍卫,就没见过比他们更厉害更有气势的官儿,头儿,上次密卫大人莅临,陛下可是被气的差点儿掀了乾坤殿,这次……”

  侍卫头目不无担忧的往乾坤殿的方向看了一眼,嘴里喃喃自语,“最近沐郡王殿下跟陛下的来往可是有点儿勤哇,在这么下去乾坤殿没准儿……”

  没准儿就真的让陛下给气掀了……这句话侍卫头目没敢说完!

  ……

  金碧辉煌的乾坤殿内,高坐龙椅之上的周临帝猛地放下手中的奏疏,看向不请自来的人。

  隔着蒙脸布,确定两人不是杜十三娘和墨家的那个老头儿,周临帝才假作镇定的偷偷的喘了口气。

  他可是真的怕了自家的妻姐,愧对是其一,畏惧也是其一。

  周沐座前有密卫八人,各个拿出去都是名震一方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周临帝知道的有其中之三,其一是他的妻姐杜十三娘,其二是墨家的那个老头儿,其三正是眼前两个黑衣人中的那个身高九尺的大块头。

  千年前有马上皇族之称的北狄一族遗脉,周沐少时游历所救,名唤昆奴,力拔山兮气盖世,内家功夫浑然天成,曾以一己之力,挡千人大军围攻!

  昆奴和同伴对视一眼,连正眼都没给周临帝一个,不费吹灰之力的一根手指挑起搭在肩上的麻袋,眨眼将麻袋扔到了周临帝的龙案之前。

  “呜呜……”

  麻袋里传来一阵轻微的痛呼。

  周临帝见此,额角一顿一顿的抽疼,对着心腹太监韩善挥了挥手。

  韩善当即会意,浮尘一挥,赶紧上前把麻袋口解开,看见麻袋中露出的脑袋一惊,连忙拿下他塞在嘴里的布团,“小宣子?”

  “陛下!”名唤小宣子的小太监身上的绳子一解开,连忙正襟危跪,声音如泣如诉,一脸的喜极而泣。

  他这可算是活着回到上京见驾了……

  周临帝疑惑的看向韩善,显然记得这小太监是哪根葱。

  韩善呆在周临帝身边几十年,周临帝皱下眉头,他都能明白其中深意,当即对着小宣子开口问道,“你不是跟着贵公公去柳州传旨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贵公公人呢?”

  问那两个冷着脸一身煞气的密卫还是算了,问小宣子才是最靠谱的,韩善心中明了,既然是密卫领了小宣子一人回来,怕是其他人都落不着好了……

  韩善一提其他人,小宣子原本就白的脸色更是煞白了,整个人都惊恐的颤抖不已。

  “命尔等前去传朕旨意,怎么不见顾长生奉召而来?还不给朕细细说来!”周临帝显然也发现了不妥,声色俱厉的一拍龙案问道。

  小宣子闻言心惊肉跳,整张脸都贴到了地上,颤颤巍巍的细细将传旨发生的林林总总娓娓道来。

  两个密卫还在身后盯着,他若是说错一字,怕是就要横尸当场了,沐郡王殿下的恐吓,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她……她说让您有种就放马过去,她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她就在柳州城等着陛下……”

  “啪!”龙案被拍的震天响,案边的一本奏疏跳了几跳,终是掉落了下去,周临帝一脸涨红,胸口起伏不定,“放……放肆!大胆的顾长生,竟然如此欺朕!打了朕的宣旨公公,揍了朕的御林军,她这是向天借的胆子吗?”

  下站的昆奴闻言抬头,声音嘶哑仿佛嗓子被磨碾过一般,萧杀非常,“是我家主上借的胆子!”

  周临帝一噎,气的一个仰倒摔在了龙椅上,吓得韩善连忙上前又是顺气又是喂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周临帝一双老眼瞪向下站的昆奴,眼中闪过一抹冷厉血腥,真想让人杀了这厮了事!

  但他也只是想想罢了,这毕竟是他皇孙最器重的人,纵使是他也不敢擅自处置,也未必能处置的了……

  小宣子见没了动静,跪在地上的身影颤抖着继续转述。

  周临帝一双眼中火光闪闪,听到周沐出现,竟然是没带面具的时候,心中打了一个突,他的皇孙,终于愿意以真面目示人了?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还未等周临帝寻思完,小宣子已经将沐郡王殿下让他转述的话说出口了。

  周临帝听完之后,险些气的七窍生烟,他眼中充血咬牙切齿的重复道,“吾妻微恙,不便进京?哪个是他的妻?前脚揍了朕的人,后脚就得病?她这是得的哪门子的病!借口!这分明是借口!”

  韩善小心翼翼的弯腰恭候在一边,听清事情始末,那也是冷汗连连,这可不就是借口?再没比这更明目张胆的借口了,哎……

  眼见小宣子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陈述完毕,昆奴和同伴二话不说,扭头身形如飞的离去。

  周临帝指着他们消失的背影,气的想骂娘,“气死朕了!这顾长生到底给沐小子吃了什么**药?将他勾的愈发混账了,祸害!这就是个祸害!不得不除!”

  周临帝气的将龙案上的东西一扫而空,然后围着龙案来回踱步,一脸的气愤,嘴里还在咒骂连连。

  “朕就不信,朕还斗不过一个女人,来人……”

  “陛下!陛下不好了!”

  周临帝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小太监踉跄的冲进了乾坤殿,一脸的惊慌失措。

  “呔!殿前失宜可是大罪,还不给陛下磕头请罪!”韩善上前一步,一边厉声训斥一边给下跪的小喜子打了个眼色。

  小喜子抬头看了一眼,急慌慌的又往前爬了几步,“义父大人,现在可不是请罪不请罪的时候,陛下!大事不好了!”

  被打断本就不愉的周临帝闻言脸色更沉了几分,念在小喜子是自己亲信的义子,才勉强压抑住杀人的冲动,眼中的火气未退,出口更是龙威尽显,“朕已经很不好了,还能如何更不好?”

  他简直快要被那不肖子孙和一个野女人给气死了!哪里还好的了!

  小喜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仓惶的指了指乾坤殿门外,“陛下,是更不好了!宝亲王殿下进宫了!”

  “吓!”周临帝闻言,脸上一喜,“宝弟回来了?那还不随朕去亲迎!”

  沐小子向来和宝弟亲近,这下可有人能治得了他了!周临帝心中做如是想,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

  宝亲王归朝,万事大吉啊……

  小喜子摇头连连,阻止了周临帝的步伐,“陛下!宝亲王殿下是打进宫来了,一路上马鞭已经挥伤了数十个大内侍卫,脸色瞧着像要找人拼命的架势,陛下,要不,您还是赶紧找地儿躲躲吧……”

  “吓!”周临帝一惊,转眼就想到韩家之事,脸上顿时一片慌乱,仓惶的就往后殿窜去,“快!快关了殿门!”

  “晚了!”

  一声爆吼伴随着殿门被踹开的声音,周宗宝一脸煞气,一手提着他那金光闪闪的宝刀,一手拎着个长长的马鞭,大踏步的冲着僵掉的周临帝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叫嚣,“现在知道躲了?周临,你管谁借的胆子,竟敢趁孤走访他国,拿韩家开刀?”

  周临帝颤颤巍巍的躲在龙椅之后,眼瞧着周宗宝气势汹汹而来,僵硬着的脸上扬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呵呵……宝弟何时回来的?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为兄也好去十里长亭亲迎……”

  “少给孤打马虎眼,孤不吃你那一套!周临,为了臣权均衡,宗室安稳,你不让孤迎娶小秋孤答应了,孤二十四岁未曾娶亲,不外是盼着有朝一日小木头荣登大宝,孤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迎娶小秋进门。”

  “你倒好,你竟然趁着孤不在周朝,屠了韩家满门!周临,你好大的能耐啊,你让孤神不知鬼不觉的变成了小秋的灭门仇人,你打算如何给孤交代?”

  周宗宝吼的震天响,差点儿掀了乾坤殿的屋顶。

  周临帝在周宗宝的步步紧逼之下,仓惶后退,摇着手解释,“宝弟你听朕解释,韩敬业守城不利是事实,还有无数证据直指他通敌叛国,朕饶了韩秋和韩墨一命,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法外开恩……”

  周临帝脚下一个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放屁!”周宗宝冷叱一声打断了周临帝的解释,一脸的狰狞,手中宝刀马鞭往旁边一扔,冲着地上的周临帝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