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红袖夜添香
  <>最快更新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最新章节!

  韩善和几个周临帝的心腹太监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宝亲王扑过去和周临帝扭打成一团,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不敢上前去拉。

  “糊涂蛋!昏庸无能的废物!孤让你屠了小秋满门,孤让你趁我不在下黑手,孤打死你个老不死的!”

  周临帝久居高位,如今被打歪了龙冠,扯坏了龙袍,加上刚被周沐和顾长生气了那么一顿,脾气也上来了,顿时和周宗宝撕扯在了一起。

  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两人互不相让,嘴里还叫骂连连。

  “朕是秉公办事,哪个像你这般目无尊长,感情用事,朕是你皇兄!”

  “孤没有你这样酒囊饭袋的皇兄,你个糊涂蛋,孤要扒了你龙袍,孤看你这皇帝是当腻歪了!”

  “你扒!你扒!你扒了你来坐,真当朕怕了你?”

  “撕拉……”

  朝珠散了一地,蹦跶的哪里都是,吓得韩善等人惊慌逃散。

  “宝亲王殿下住手啊,陛下,陛下,你们快别打了。”

  韩善只敢远远的规劝,完全不敢上手,这地上扭打在一块儿的,一个是当今陛下,九五之躯,一个是一字并肩王的宝亲王,万金之躯,两个都不是人随便能碰得的,他拉哪个都落不着好啊!

  乾坤殿的动静很大,当值的大内侍卫赶到的时候,看到此情此景,无一不是目瞪口呆。

  陛下他,九五之尊,竟然跟人打架?

  竟然还有人,敢和陛下打架?

  天爷!吓死个人了!

  菜鸟小侍卫回过神来,就是一脸激动,长枪往前一送,还不忘招呼一声自家的顶头上司,“头儿,还愣着干嘛,救驾啊!这可是天大的功劳,不拿白不拿!”

  “啪!”

  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他的后脑门上,侍卫头目一脸恨铁不成钢的低声骂道,“你个二缺!救驾?你救个毛的驾啊?你家里把你送进宫之前就没给你普及一下宫里的人物和规矩吗?”

  菜鸟小侍卫被打的摸不着北,再一看地上,陛下跟人扭打的正欢,龙冠掉了,头发乱了,朝珠散了,龙袍也快被撕成破烂了……

  “还救驾!我就没见过比你更二缺的,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那是宝亲王!御封一字并肩王的宝亲王殿下!皇上的亲弟弟,上京人人闻风丧胆、避之唯恐不及的赫天小霸王宝亲王,你有胆儿你去救驾试试?你这要是敢救,明日你就被扒光了挂到城墙上,宝亲王惯会做这个,这些年被他挂城墙的人,没有八十也得有一百了!”侍卫头目一脸怕怕的小声解释着,末了拉着那菜鸟侍卫后退了几步,“人家打架亲兄弟二龙玩戏珠,关咱们这些小鱼小虾啥事儿?老实的给我后面站着去!”

  他们这边窃窃私语只敢远观不敢近前,那边战场之上,周临帝的状况已然很不好。雅文吧

  眼睛被打黑了一个,鼻子上也挂着血滴子,嘴角更是破了皮,说不出有多狼狈。

  周临帝虽然幼时也曾练武强过身,可毕竟多年的养尊处优加上年迈,很快就落了下乘。

  有句话说的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周临帝心里明白,周宗宝打了他那也是白打,年轻时候还能找父皇母后评理,现在好了,连个能评理的人都没有了!是以,周临帝寻了个空隙,一个就地打滚,爬起来就往后宫跑去。

  叫人救驾他是指望不上了,放眼周朝,怕是没有几个人敢挡周宗宝的路,没办法,跑吧!

  周临帝在前面跑,周宗宝在后面张牙舞爪的紧追不舍。

  “周临,你给孤站住,你个混蛋!”

  离乾坤殿最近的是延熹宫,里面住的是熹贵妃,周临帝脚底抹油,跑得飞快,在周宗宝的眼前,逃命似得撞开了熹贵妃的寝殿大门。

  守夜的太监宫女一愣,就见一道明黄的身影一闪而过,转眼扎进了熹贵妃的红罗帐。

  周宗宝提着一只鞋追来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周临帝跳到了红罗软帐中。

  身后就像拔了萝卜带了泥般,跟着无数的太监侍卫还有宫女。

  周宗宝看着那紧闭的红罗软帐,大吼了两嗓子。

  “宝弟,熹贵妃可是没穿衣服,她好歹也是你的小嫂子,你敢掀开罗帐试试!”周临帝一边喘着大气,一边捂住惊慌的熹贵妃的嘴,对着罗帐外吼道。

  周宗宝目赤欲裂的等着那两帘罗帐,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恨恨的开口,“周临你个老不要脸的,你竟然往女人的床上逃!”

  周临帝一脸的老褶子皱成一团,瞄了一眼自己被撕扯成条的龙袍,心底不由的苦笑连连,脸?他都这样了,还要什么脸?

  再不逃,他就成了周朝历史上,第一个被先帝揍死的皇帝了!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周宗宝拿着一只鞋围着着那红罗帐转了几圈,到底是无可奈何,只得放下狠话,“你给孤等着,孤先给小秋一家平凡,再来这里堵你,孤就不信,你还能一辈子躲在女人床上!”

  事实证明,周临帝确实不可能一辈子躲在女人床上,但他也不可能干等着周宗宝来堵,是以,他换了张女人床继续躲!

  当皇帝就是好,女人多,能躲的床也多!

  一边着手探查韩家通敌叛国之事,一边来堵周临帝的周宗宝,连堵了三天愣是连周临帝人影都没见着,一气之下,掀了乾坤殿屋顶的琉璃瓦,一块一块的摔了个稀巴烂……

  一时之间,满上京官员尽皆人心惶惶,远远的瞧见宝亲王都绕道而行,想瞧见皇上那是万万不能的,因为自从宝亲王归朝,皇上就没临朝过……

  ……

  顾长生当然不知道上京的热闹,她此时正埋首百里山深处,安心的研究药材和著书立说。

  她说过要教手下的那八百人兵法谋略,可不是闹着玩的,她向来说话算话。

  是以,她就把主意打到了周沐身上,身为不败战神大将军王,这样免费的兵法老师不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不是吗?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周沐竟然告诉他,这时间的行军布阵,竟然没有即成的兵法谋略,大多是口口相传,经验累积而成!

  这可吧顾长生给囧的啊,差点儿没撞墙死上一死。

  在周沐不明所以的眼神中,很是将他们的文化落后给鄙视了一通。

  没办法,准备开写吧!

  反正她脑子里装的兵法可不老少,想想前世,她博学强记可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什么《八阵总述》、《太公兵法》、《百战奇略》、《鬼谷子》、《策林》、《三十六计》、《孙子兵法》……林林总总,只要她能想的起来的,统统写下来吧。

  周沐闻此,自觉的充当了研磨的书童角色,扬言要做红袖夜添香之人,伴她著书立说。

  顾长生第一天进书房,默写的是西晋名将马隆所著的《八阵总述》,其人乃是有名的兵器革新家,善用阵法。

  顾长生写的一手苍劲有力的小楷,笔走游龙,风骨铮铮,单是这一手好字就让周沐赞叹不已,“长生吾爱,单是这一手字,非十年洗墨之功不可成也。”

  顾长生闻言,手执狼毫瞪眼,“胡说八道!我练了整整十五年才有这样的笔功,十年,你练一个给我看看!”

  周沐闻言,接过她手中笔,拿起一张纸赫然写下了几字。

  “长、生、吾、爱……”顾长生一袭红衣站在他身边,随着他笔下显出的字体,一字一字的念出声,念完之后,顾长生整个人都不好不好的了。

  那字体架构之间,竟然和她的字像了七八分,甚至比的她的字还多了一丝狂狷不羁之气,带了一丝唯我独尊君临天下的霸气。

  这字,比她的字,还要好上几分!

  “妖孽!”认清真相的顾长生内伤了……那个欲哭无泪啊!

  她前世活了二十九年,向来引以为傲的的一手好毛笔字,竟然比不过周沐这个二十岁土著的!

  这真是,没地说理去!

  周沐见她如此,宠溺的莞尔一笑,抬手想要安抚下她的发髻。

  顾长生没好气的偏身躲了开去,推着他往一边走去,“你不是来红袖添香的么?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来添堵的呢?去去去!一边儿去,别再这烦我,我都快默不出来了!”

  打一棒槌,再给一甜枣,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才没那么好糊弄!

  周沐见此也不生气,拿起她还未晾干的新作,含笑以对,“这就是你扬言要写的兵法?吾爱,不是所有人都能著书立说成就一番圣贤之名的。”

  顾长生当即又瞪眼了,笔尖一指周沐,语气不善的开口,“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妖孽,要我说你就是羡慕嫉妒恨了,区区不才,已经凭借半部医书,名扬天下了,不信你出去问问,行医问药之人,哪个不知出自我顾长生之手的《顾氏药校注》,哼哼!”

  “可行军用兵之道毕竟不同于医药,你本就出身医药世家。”周沐还是不大相信她能默出多么高深的兵法,事实上,他不相信她来的那个地方,真如她所说的那般昌盛繁荣。

  “那是我今生!我前世出自军人世家!”顾长生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哼了哼鼻子,“用事实说话,笔下见真章,你自己看吧!”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