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0.第20章 有爱的童子鸡
  事出突然,顾长生没想到自己的前衫会因刚才的碰撞而散开,单薄的夏衫前胸裂开,雪白的胸部几欲挣脱没了束缚的绸衣。

  娘也!满天神佛,来道闪电劈死她算了!

  顾长生吼的突然,周沐反应过来,直觉的转身,长手一捞把还在抓狂状态的顾长生拽到身前,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就要堵住那还张得老大发出刺耳之声的嘴。

  两人瞬间僵住,顾长生忘了捂住裸。露的胸部,一脸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看向周沐。

  走光的是她,他脸红个什么劲儿?

  周沐也全身僵硬,手下传来的温热感觉,太过陌生,让他有一瞬间,忘了自己该干什么。

  “嘭……”门被大力的撞开。

  韩秋单手提剑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瞬间满脸充血,僵着身子飞速的转身,关门。

  听到动静跟在她身后赶来的几人,一脸疑惑的看向她。

  “秋姨,怎么了?”小肉包子顾泽疑惑的抬头,刚才娘亲的叫声好大,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可秋姨第一个冲过来,却拦在门口,这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韩秋的脸红的像渗出来血一样,她刚刚看到了什么……

  娘子****半裸的依偎在木哥儿怀里,木哥儿一手揽着她,一手在抚摸娘子的面颊……

  她虽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可这样的事儿,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让她怎么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解释?

  “秋姨?”小肉包子又唤,“秋姨你是不是病了?脸怎么这么红?”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娘子也没事。”韩秋有点结巴的说完,一把捞起小肉包子和韩墨,越过一脸担忧的小翠和董雷就往隔壁逃去。

  “秋姨,你还没告诉我娘亲怎么了,她刚才叫的好惨……”小肉包子不满,拽了拽自己的手,没拽出来,只能拉住韩秋继续追问。

  惨么?是她惨才对吧,会长针眼的!

  “娘子……娘子没事,只是……只是你或许要有爹爹了……”韩秋回答的吞吞吐吐,好不容易才找到解释的语句。

  小肉包子顾泽闻言顿住,单手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脸上一派正经的抬头问,“秋姨说的是木头叔叔?”

  “恩……”韩秋眼神乱瞟,含糊其辞的回了一声,一头扎进了隔壁的客房。

  “哈哈……我要有新爹爹了,我要去问问娘亲,是不是真的。”小肉包子笑的一脸灿烂,掉头就要往回跑。

  小翠和董雷对视了一眼,眼明手快的一左一右抓住他。

  “小公子,这个时候……额……不好打扰。”小翠明白过来也是一脸通红。

  “是啊,小公子,这个时候真不能打扰,要不你就没有小妹妹小弟弟了。”董雷美艳的小脸满是严肃的劝道。

  屋子里僵硬的两人听到走廊上传来的这一句,顿时变成石像……

  小妹妹小弟弟……

  你们误会了,还误会的非常长远……

  顾长生的内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她真想大吼上一嗓子:你们看到的都不是真相!

  走廊上恢复了安静,显然小肉包子在真相和小妹妹小弟弟的问题上,选择了后者。

  屋里恢复了安静,两人依旧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双眼对视。

  没有意外,顾长生率先败北,将眼神移开。

  这一移开,美丽的丹凤眼就瞪得老大,挪不动了。

  她看到了什么?烤熟的猪耳朵?

  那嫣红的色彩,蔓延了整个耳部轮廓。

  从医学上讲,这叫肌肉表皮组织充血……

  从现实上讲,这叫害羞……

  害羞,这么神奇的形容词,怎么可能出现在英俊、冰冷、高贵、腹黑、闷骚……的周沐身上?

  顾长生的逻辑再一次受到了冲击,这个世界真的太玄幻了……

  胸口传来一丝凉意,让脑袋一团浆糊的顾长生瞬间清醒,一个闪身后退了两步,窝到一张椅子里转身整理衣服。

  斜襟的绾扣崩开了,她费了好大劲重新扣好,古代衣服,真尼玛麻烦,拉链真是现代最神奇的发明之一,简洁方便易上手,关键是还安全,完全不会碰一下就走光。

  收拾好一切,心情也平复的顾长生转头,然后她就喷了。

  只见周沐还僵在那里,一只手还保持着捂顾长生嘴巴的姿势。

  顾长生这人吧,向来狂放不羁不着调,在她的认知里,爱美是天性。,调戏美男是惯性。,其他的不在她的考虑之中。

  尴尬的情绪,时常光顾她,久而久之她已经习以为常,转眼就甩到十万八千里以外。

  就见顾长生兔子一样蹦跶到周沐跟前,上去就是一爪子,把那只碍眼的手给拍了下去,一脸的邪笑调侃,“怎么滴,还回味呢?”

  周沐这才反应过来,一种羞恼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从来没这么失态过,也从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这么失态过,这感觉,太难以形容,他习惯了掌控一切,这种不在预期内的感觉,超过了他的控制,让他有点茫然,也有点惶恐!

  是惶恐,对未知和不确定的惶恐!

  “哎哎!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看着忒让人闹心,我告诉你,今个这事儿就是个意外,懂不?”顾长生手在周沐眼前摇了摇,一脸郑重的声明。

  丫的,她虽然不觉得袒个胸露个乳有啥,前世那是比基尼猖獗的时代啊,三点式那叫流行,胸沟深浅决定事业线的高低。可现在不一样,古人的思想可没这么开放,她可不想跟这个沐郡王有啥子牵扯。

  肌肤之亲?太恐怖的字眼了,碰触不得!

  周沐也只是迷离了一下,就恢复如常,浑身的冰冷气息更浓郁。

  对于一个自制力超强的人来说,一点的迷离失神,就是致命。

  顾长生看着他神奇的变脸速度,不由得内心赞叹,啧啧……不愧是大将军王,这克制力,让她都不得不叹服。

  “好了,你也别纠结了,反正你我是看光了,那现在你也看回去了,咱俩算是扯平了,至于看的多少,鉴于我是女人,可以享受特免,这个没的公平可言。”

  周沐皱着眉头睨了她一眼,冷冷的出声,“你还算女人?”

  “吆,这个时候你还是少惹老娘的好,老娘不是女人,难道你是?”这次顾长生学聪明了,确定胸前的衣服完整,才向前挑衅的耸了耸。

  现代有个词叫胸大无脑,顾长生坚信,如果女人说出这个词,那是对被形容的人羡慕嫉妒恨,如果男人说出这个词,那只证明一点,他被胸大无脑女人的胸征服了。

  顾长生没想过要征服谁,可这不影响她彰显自己的骄傲,胸大有脑,咋就这么完美呢……

  周沐不知道顾长生想的什么,可是他看见那耸动的胸部,直觉的就退了一步,耳朵不自觉的又开始充血,刚才的那一幕忍不住的又出现在眼前,散开的衣衫,。裸露的雪白丰盈,温润的触感……

  顾长生看他这反应,顿时张狂的笑了,一边笑还一边指着他,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单手捂着肚子。

  周沐是谁,那是所向披靡的大将军王啊,他这样的人,怕是万军压境都会面不改色的,可现在他却退了,而且耳朵上的嫣红又开始蔓延,妖娆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周沐,你该不会没碰过女人吧?”不应该啊,古代的皇室不是十二三岁就开始学着如何绵延子嗣?他贵为先太子之子,应该不会还是童子鸡才是,怎么反应却这么纯情?

  周沐瞬间抬头,一把抓住在眼前晃的扎眼的手,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怒气弥漫,“顾长生!”

  周沐大多的时候都模糊顾长生的称谓,其他的时候都是喊她女人,这是他第一次唤她的名字。

  啧啧,这名字从他嘴里喊出来怎么就那么的动听销魂呢?

  顾长生这次是真的笑了,看来她真的猜对了,大周朝堂堂沐郡王年过二十竟然还是个童子鸡,童子鸡啊!

  一只手被抓着,另一只手还很自由的顾长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不断拍打着周沐的胸口,这太挑战她对古代的认知极限了,古代男人都这样自爱,那世界就真的充满爱了。

  “你这女人!”周沐黑着脸抓下在他胸口作乱的爪子,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绷到极致的怒火。

  周朝竟然有这样的女人,不像京城女子般高贵典雅,不像江南女子般婉约柔情,就算是民风开放的北漠,也不见的有这样嚣张狂放不羁的女人!

  “周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可爱?”顾长生十指成爪,转眼扣过周沐手腕的关节,把双手解脱了出来,还兴致勃勃的伸上前,拍了拍周沐因气愤而涨红的脸,这触感,真嫩滑,真销魂,让人舍不得放手呢……

  周沐听到这话一愣,有人说过他残忍暴虐,有人说过他冷酷无情,有人说过他嚣张狠历……独独没有人说过他,可爱?

  顾长生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撸了老虎须之后,绝对不会等着老虎张嘴,虽然恋恋不舍,顾长生还是在周沐回神前收回了自己调戏的魔爪。

  可惜了,这么好的皮肤,长在一大老爷们身上,白白的糟蹋了,还老是引自己犯错误!

  美色误人啊!

  顾长生看着呆掉的周沐,脸都快皱成包子了,怎么办,她把人调戏傻了?这妖孽怎么就没反应了呢?

  这太诡异了啊,现在该怎么收场?

  还不带顾长生想出办法收场,呆立的周沐突然全身紧绷,整个人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拽起了顾长生,就往旁边的客房掠去。

  “不好了,走水了……”

  一声惊呼响起,顾长生身子霎时紧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