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零二章 喜讯传来
  readx();

  cpa300_4();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顾长生远远的就听到了元宝的大呼小叫,不由得一喜,放下手中的琉璃夜光杯,脸上绽放出一抹促狭的笑容,“可不得了,元宝向来是报忧不报喜,他刚才说的可是长生娘子大喜?而不是长生娘子不好了?”

  “确实说的是你要大喜。”周沐依旧低头看着手中书卷,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这个笨女人,元宝说话口无遮拦也就罢了,她竟然还重复!

  与女人而言,大喜就是大婚!

  她到底懂不懂?

  显然顾长生此时关注的重点完全不在这上面,她正满怀期待的看着门口,等着元宝那珠圆玉润的身子闯进来。

  “我这可是久不闻喜事临门了,日子过得憋屈成我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

  顾长生的话落,元宝果然跌跌撞撞难掩欣喜之情的闯了进来。

  看着元宝行完礼,顾长生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到底何事大喜,还不快点儿说?”

  元宝才抓起杯子才灌了口茶水,闻言差点呛到,不由得幽怨的开口,“我从城中赶到山中,跋山涉水的连口水都喝完,寻常怎么不见长生娘子你这般心急哇?”

  长生娘子该不会是心疼她这一碗清茶,故意的吧?

  顾长生见他如此,笑颜如花的挥了挥手,“还不是因为你每次急慌慌的跑来,都是带来不好的消息,我这里都有心理阴影了,难得有好消息传来,当然心急了,快点说说,到底是何事?”

  “嘻嘻……”元宝捂着嘴笑了两声,打手对着顾长生施了一礼,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恭喜长生娘子,长生娘子大喜。”

  “嗤!你这是我不看赏就不回禀的节奏吗?”顾长生很是配合的坐正了身子,对着一旁的董雷挥了挥手,“小雷子,看赏!”

  董雷闻言一愣,看赏?她身上没准备打赏的东西啊!小翠和韩秋死活赖在试炼之地不回来,她这个厨上的丫头一人身兼数职,新手上道,还没熟练呢!

  伸手在身上摸了摸,只摸出了一个油纸包,有点儿心疼的给元宝递了过去,脸上一片肉疼,“给小公子准备的芙蓉桂花酥,便宜你了!”

  原本小公子吃不完,就该便宜她的哇……呜呜!

  “谢谢,谢谢!”元宝一脸感激的接了过来,转手宝贝的塞进了怀里,看向顾长生,“长生娘子,这个赏,元宝就却之不恭受之无愧了。”

  显然董雷打赏的东西,很合元宝的心意,瞧他笑的都见牙不见眼了。

  顾长生无奈的低笑,吃货的世界,就是这么的单蠢容易满足!

  “吃人嘴软,这下可以说了吧?”在她的调教之下,董雷的厨艺直逼现代的大厨,一手点心,做的可是地道的很!

  元宝点头连连,又施了一礼才笑眯眯的开口道,“启禀长生娘子,元宝不负重托,顾家老宅业已完工,我可是不用再当包工头啦,哈哈……”

  “真的?”顾长生闻言,惊喜的站了起来。

  她的家,她的华府美宅,她将来的安身立命之地,建成了吗?

  “当然是真!元宝办事,长生娘子还有什么不放心?”元宝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房屋架构布局,亭台楼阁设计,全部按照娘子设计的图纸来的,历时三月有余,元宝来交差来了!”

  “好!好!好!”顾长生拍手连道了三声好,欢喜之情不言而喻。

  她从七月初隐居百里山下,转眼已是十月初寒时节,她的房子终于建好了!

  有处安身,心底才有归宿,顾长生突然有种离子即将归家的兴奋感。

  她一手设计的顾宅啊!她的门庭啊!

  “长生娘子你看,何时挂匾开府才最合适?”元宝一边说着一边掰着手指细数,“我已经找不戒小和尚算过好日子,七日之后,也就是小公子的诞辰之日,乃是一个宜嫁宜娶,宜乔迁新居,诸事皆宜的黄道吉日,再往后就是十一月初三,还有十一月二十七,长生娘子觉得哪个日子比较合宜?”

  人逢喜事精神爽,顾长生现在可谓是满面春风,遮都遮不住,闻言一边踱步一边淡笑出声,“刚说过小和尚百无一用,现在倒是要收回前言了,想不到他人儿不大,竟然还会看黄白之日。”

  元宝点了点头,他家爷说过,这些个事儿,找不戒小和尚,一准儿没错。

  “七日之后,是十月十五,顾氏医馆关门歇业之时,我曾许诺,顾家老宅修缮完毕之时,就是医馆重新开张之日,初一十五正是我许诺义诊的日子,若是那日挂牌,会不会太仓促了点?”顾长生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周沐。

  周沐见她欣喜,自是含笑以对,“吾爱不是说要去拜访半山先生?此事宜早不宜迟,我们也是该回城了。”

  顾长生点了点头,看向元宝,“若是七日之后顾氏医馆挂牌,可是能住人了?新房才盖好,是不是要凉些时间?”

  元宝一听这摇了摇头,“娘子你忘了,住人的屋子大半个月前就已经建好,只是廊檐雕饰,又耽搁了这许久,我那次喊你去上梁的时候,你正忙着练兵分不开身,算算时间,这新房凉了小一月的时间,尽够了,而且屋宇之内涂得是价值千金的椒泥,早就干的透透的了,七日之后住人,完全没问题啊!”

  顾长生一听着,顿时喜上眉梢,转眼又耷拉下来脸,“可是家里什么都还没布置好,医馆若是开业还要备够药材,原先的家具什么的,也都要换新,这也需要时间啊!”

  周沐见她如此患得患失,抿唇笑而不语。

  倒是元宝闻言瞪眼了,“娘子这话说的,可是没让老宋伯听到,他要是听到了,非得跟你拼命不可!”

  “呃……”顾长生一愣。

  元宝就又开始掰着手指头数落了,“哎呦我的长生娘子哎,你家老宋伯可是了不得,绝对是居家算账过日子的一把好手,从梁王那里大赚了一笔回来,那是十足的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柳州了,刘全生兄弟俩开的药材库,来往的账目是他一手过目的不说,平日里他也可是没闲着。”

  “家具家饰,务求尽善尽美,不问价格高低,只求最精细,准备的那叫个妥当,宣州定的楠木垂花雕镂拔步床、上京来的酸枝木镶螺钿贵妃榻、海山仙馆铭紫檀木的金交椅、紫檀嵌珐琅的绣墩儿、剔红福寿的纹炕几、乌木边花梨心的书案……”

  元宝的嘴巴张张合合,顾长生的眼睛越瞪越大……

  “烟笼的寒水丝做纱幔,月笼的飘纱绕亭台,堆满了你家的库房还不算,连带的郡王府的库房都占了一半,长生娘子,就连你洗漱用的锦帕、垫脚用的踏板,宋伯都能想得到,你说你还差了啥?”元宝说的上气不接下气。

  顾长生膛目结舌的吞了吞口水,眨了眨大眼很茫然的呢喃,“差什么倒是没有,只是这到底得烧了多少银子?”

  她来个亲娘四舅奶奶,她怎么就木有发现宋伯竟然是败家的一把好手呢?

  那些东西,听听那就是明晃晃的银子哇!

  略肉疼……

  元宝对此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娘子你还别说,宋伯那个一掷千金的架势哟,连元宝看了都胆战心惊的,那些个东西,比起我们郡王府的配置,可是也差不到哪里去了,长生娘子,宋伯说是你说的,务求尽善尽美,舒适安逸!”

  看着元宝瞟来的星星眼,顾长生心里一阵儿的憋屈,她能说宋伯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么?

  丫的,有钱也不带这么败的啊!

  她都还没来得及体验一把当土豪的快感,宋伯他老人家倒是捷足先登,过足了一掷千金的瘾!

  “奥!外间得知长生娘子的顾氏医馆即将落成,无数行医之人已经集结在柳州城,说是承你《顾氏药校注》的教诲,特来拜谢这半师之恩。”元宝笑眯眯的扔下这一句还不算完,又继续道,“各地的药材商也都带着重礼赶来,说是要感谢你赠药赐教的恩惠,亳州药商会的严老正坐阵柳州,一掷千金的包下满柳州的所有酒楼客栈,负责招待来人,看那架势,若是你年前不回府,他们就打算在柳州安营扎寨过大年了。”

  “长生娘子,现在柳州城莫说酒楼客栈,可是连个空民居都找不到了,你家门口已经有走方的郎中开始打地铺恭候,这还不算各地赶来求医问药之人,长生娘子,你可要有个思想准备哇!”元宝想到平日所见总总,不由得拍拍胸口安抚下受惊的小心脏。

  “呃……”顾长生一阵儿的无语。

  要不要这么夸张?

  胡一海帮她整理了半部《顾氏药校注》,她继承祖父遗志,言出必行,刊印发行了出去,惠及了多少医者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和严老的亳州药商会合作,严老也是个睿智之人。并无吃独食的心思,举双手赞成她赠药提点一众药商,这下,恩惠就施的有点儿广了……

  这要是真开业,那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