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零三章 乔迁之日定
  cpa300_4(); 顾长生想想都觉得忐忑,是以转身看向身后的家人。

  小肉包子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打坐,肉嘟嘟的小脸蛋神采奕奕的,“娘亲,我们是要回家了吗?”

  月西楼也收了戒尺,一脸风花雪月,愤愤然的甩了一句,“我要向阳宽敞的房间!”

  “娘子,厨房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大那样敞亮吗?”董雷关心的永远是她能发挥所长的那一亩三分地,脸上已然激动的不行了。

  唯有周沐,神情依旧淡定如昔,轻轻地对顾长生点了点头。

  顾长生看到一家人如此的欢饮雀跃,长长的吸了口气,拍板钉钉,“七日之后,十月十五,我们搬家!”

  “嗷……”小肉包子拍着双手,在蒲团上激动的一蹦老高,一张小脸笑的见牙不见眼,“回家咯!回家咯!能回家过生辰咯!哇咔咔……”

  一屋子都是这个小活宝的欢声笑语,顾长生也不由得心满意足的一笑。

  她的家呢!

  她和她的家人的宅邸呢!终于要回去了!

  “既然长生娘子决定了,那元宝就回去了。”元宝眯着双眼,笑着福了福身。

  “这都什么时辰了,黑灯瞎火的下山,你就不怕被夜猫子叼走了?”顾长生看了一眼急慌慌的元宝,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

  元宝一拍大腿,“哎呦我的长生娘子哎,七日之期收拾好你的府邸,那可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儿,杂七杂八的还有好些子事儿要准备,你不知道其中的麻烦,我这就赶回去和宋伯商量着办去!”

  顾长生看着元宝那浑圆的身子一个眨眼就跑了出去,莞尔一笑。

  “搬家的是我,我怎么瞧着元宝比我还激动?”顾长生指了指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看向周沐。

  “吾爱的府邸是他一手督造,他可是上心的很,肯定是想好好收拾一番,让你满意的。”周沐眉眼之间也隐含了一丝笑意。

  顾长生点了点头,她大兴土木了一番,愣是没搬过一砖一瓦,再没比她更轻省的甩手掌柜了。

  元宝,怎么看都怎么可爱喜感!往后一定要让董雷多给他准备点儿好吃的!

  顾长生心中暗自盘算着剩余的这六七天时间一定要抓紧,把山寨里的事情安排好。

  回了柳州城,往后她只能半月上山一趟,不能时时留在这里了,肯定要做好准备的。

  这一夜,顾长生又在药房呆了一会,调配了一些药剂,待躺倒床上的时候,想起回家一事,激动的又有点儿碾转反侧了。

  顾长生碾转反侧了一阵,终是心满意足的安然入睡了,可有人却彻夜不眠。

  比如说宋伯、元宝、柳州医行的代表胡一海、还有药商会的代表严老。

  元宝星夜兼程的赶回城,已经是半夜,他们几人还等在柳州医行的大堂里。

  即使白发苍苍的严老,也精神抖擞的坐在那里。

  “长生娘子说,七日之后,十月十五,她就要搬回来啦!到时候医馆也要重新开张!”几人的注目之下,元宝连喝了两杯茶,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果然,下一刻,满屋子的人都露出了笑脸。

  “好!好!好!娘子归家,我也要提前操办起来了,汝窑定的那一批瓷器后日到的正是时候!”宋伯已经不复先前的病态,原本略显佝偻的腰身也挺直了,如今容光焕发,激动非常。

  “是了!我本还想着,以长生娘子那样的懒散性子,指不定要拖到年前才肯回来,没想到她也是想家的吗!哈哈…我明日就去刘全生的药材库房看看,帮长生娘子选药去!”胡一海笑的八字胡乱颤,长生娘子,当真是他胡一海命中的贵人啊!他老胡家前头出了个背祖忘本的胡秉志,转头长生娘子又将编撰刊印医书的事情交给了他,现在,满柳州的人哪个还会指着他的门楣说这到那?满天下的医者哪个不知他胡一海是那《顾氏药校注》的誊写人?

  “浑说!刘全生那里的药材都是老夫亲自过目后才送来柳州的!那就没有劣等的药材,还用得着挑选?”严老假装严肃的呵斥了胡一海一句,脸上的皱纹都笑的深了许多。

  “瘸子里面挑将军,珍珠里面选明珠,长生娘子用的药材,那肯定是要最好的,我就是再过去帮着挑拣挑拣。”胡一海捋着八字胡,笑的一脸惬意。

  “去的时候喊上老夫。”严老不紧不慢的加了句。

  胡一海听此,更是欢喜,“自然自然!能有严老火眼晶晶掌眼,那更是万无一失了。”

  “府邸已经打扫一新,明日一早我就找人开始把家具用品安置了进去,元宝公公,人手不够,你可得搭把手。”宋伯笑的都快合不拢嘴了。

  “哈哈!”

  “哈哈!”

  “哈哈,宋老弟你多嘴了不是,顾家府邸门口现在挤了不少人吧?老夫那边可是住满几百口子各地药商会的人,咱们哪里会却人手?”严老笑着挥了挥手。

  “我那里安置的医者可是都上千口子了,宋伯,你就算要搬座山来,人也是尽够用了。”胡一海闻言也笑了,“你忘了听闻顾家盖好房子就开业,有多少百姓跑去帮你搬砖了?哈哈!”

  宋伯想到这些,也是失笑,可还是摇了摇手,“那可不行,娘子可是个很讲究的人,所用的东西更是讲究,我这边还是得找些手脚稳健的来搬才好放心。”

  几人又是商商量量了一阵儿,元宝猛的一拍脑门想到了一事儿,“完了,我忘了告诉长生娘子,这么多等着庆贺她乔迁之喜前来拜贺的人,她十五搬来也不能开门义诊了,我听她那意思是要履行诺言,十五义诊来着!”

  “你这个脑子呦,快点想想,还有什么事儿忘了,明日赶紧去寻长生娘子商量意见。”宋伯痛心疾首的指了指元宝。

  元宝抱着脑袋又想了想,复又抬头,“还有,不戒小和尚说顾氏医馆的名字占了血气不宜再用,我光说挂匾,忘了问长生娘子匾上写什么了……”

  “你!你!”

  “……”

  他们商商量量了半宿,第二日一早,柳州城早起做买卖的摊贩就发现无数蒙着红布的东西,一抬一抬的抬往了通济街,那场面浩浩荡荡,一眼看不到底。

  “怎么了这是?没听说哪家大户人家嫁女儿啊,瞧这十里红妆的,太大手笔了!”当街买豆花的婆婆拦住了相熟的货郎,八卦的问道。

  小货郎翻了个白眼,摇了摇手里的拨浪鼓,“婆婆少见识了不是,放眼柳州城,再大的大户,也不可能拿这么多货真价实的东西给自家闺女添妆!是药神长生娘子的府邸落成了,往里面搬置办的东西呢,我远远的瞄见了一眼,哎呦呦我的亲娘哎,差点没闪瞎了我的眼……”

  “快说说,都有些啥子好东西?”豆花婆婆来了兴致。

  “我只看到了紫檀描金钿的绣墩儿,我嘞个天爷,那紫檀抠下来一个角,可就我一家老小吃半辈子了……”

  “你才是少见多怪,俺可是听说千两一匹的月笼纱,扯的几仗长,说是做楼亭的帘子用的,啧啧……”

  “……”

  “不愧是药神长生娘子啊,她就是个能跳会动的金山银山,是咱们柳州的福星呢,咱们沐郡王殿下眼光就是好!”

  “谁说不是,那阵仗,换了谁,也没那么大手笔不是?”

  “……”

  他们这边议论纷纷,停在远处墙边的一辆马车上,一个四旬的夫人愁眉不展。

  “启禀夫人,都问过了,满柳州的客栈都被药商们包了,牙行登记在册的租赁民居也都租了出去。”一个管家打扮的人上前了一步,小心翼翼的回禀道。

  “霍叔再去打听打听,价钱无所谓,尽快找到落脚的地方才是。”夫人包养得当的脸上略显不愉,沉声吩咐道。

  “是!”霍管家应了一声,领了几个家丁离开。

  “母亲莫忧心。”一个身着鹅黄秋衫的女子转头安抚那夫人,如云般漆黑的长发高高的梳成飞仙髻,和衣衫同色的纱巾遮面,只露出一双剪水双瞳,顾盼回眸之间,隐含了颠倒众生的风情,倒是不知她容貌到底生的如何,只是那身材窈窕,气质出尘,声音更是如环佩相击般清脆悦耳,“我们不过是路过此地,稍作休憩又要南下,又何须如此费神安置?”

  夫人一听女儿开口,脸上的不愉顿时散去,换上了无尽的宠溺,轻轻的拉起她的手拍了拍,“痴儿,还真当我们是去杜城看望你姨母吗?为娘不辞劳苦的走这一遭,为的可是你的终身大事!”

  “母亲!”鹅黄女子不满的唤了一声,状似不胜娇羞的低下了头,眸底的阴鸷一闪而没。

  “好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夫人复又拍了拍她的手,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刚才让人投了拜帖,听门房上的回复说是他现在不在城中,府里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我们倒也不好失了身份上门叨扰。”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