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06.第206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姓霍?然后嘞?

  顾长生不明所以的望向小翠和董雷,又看向消失在门口的元宝,一脸的疑惑不解,“元宝什么意思?他在帮我复习百家姓吗?”

  姓霍的人多了去了,她怎么知道是哪根葱?

  无关紧要的人和事,顾长生向来不怎么上心,她低头略想了想,还真不记得认识一个姓霍的人。

  可看元宝刚才那样子,活像她若不认识周沐的那个故人,就是多大罪过的样子……

  见自家婢女都摇了摇头,顾长生便也不纠结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

  一家人继续为重回顾家而欢欣雀跃的准备着。

  再说周沐离了顾长生的小院,立刻有侍卫牵来了他的汗血宝马,周沐一马当先,身后跟着数十精卫,往柳州城赶去。

  柳州城沐郡王府,因为周沐生性冷情不喜喧哗,府中除了数个太监,大多都是侍卫,连仆妇都没几个,更别说丫鬟侍女了。

  一个膀大腰圆的精壮汉子端着茶盏送进了客房的偏厅,看见上座的女子的脸,身形一顿,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能在沐郡王府当差,这侍卫也是周沐的亲信,是以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将茶盏放在女子身旁的小桌上,略一颔首转身就往外走去。

  “李升,李升,你过来。”一个小太监半边身子躲在花坛后面,冲着那侍卫招了招手。

  李升闻言,皱着眉头走了过去,脸上一片严肃,“小四喜,你不跟在元宝大人跟前跑腿也就罢了,连端茶送水的差事也推给我们,你这是要偷懒?”

  四喜闻言当即瞪眼,“我哪有偷懒,是元宝大人吩咐我离屋里人远点的,李升,怎么样,里面的霍家小姐,真的像传言般那么美吗?”

  李升闻言,脸上有一瞬失神,转瞬回神,点了点头,非常实事求是的回道,“美!美的不像个人!”

  四喜一听这,当即一双星星眼连闪了,心里像猫抓一样,很想去看看。

  可他又不敢违背元宝大人的吩咐,正纠结着呢,就听到外院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声音。

  “恭迎爷回府!”

  “恭迎爷回府!”

  四喜激动的刚想起身去迎,就见一团粉色的云朵,轻盈的往门外飘去。

  “沐哥哥!”

  “小姐你慢点!”

  周沐的身影停在月牙门下,长身玉立,看到翩跹而来的霍水仙,眉头微皱,终是没有躲开。

  霍水仙跑到周沐身前,葱白如玉的一双小手,紧张的抓住了周沐的两袖,担忧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颠倒众生的容颜泫然欲泣。

  看清周沐的容貌,霍水仙有一瞬间震惊的失神,然后转瞬恢复常态,还和小时候一样,真好!

  “沐哥哥……”

  霍水仙期期艾艾的唤了一声,声音中隐含风情无边。

  跟在后面的元宝闻言,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好肉麻的声音!好盛装的打扮!

  苏锦的粉云罗裙,裙摆临风,飘飘欲仙,梳起的流仙发髻纹丝不乱,仅以一跟粉簪固定,简洁素雅,一张小脸妆容精致,毫无瑕疵,琼口玉鼻,凤眸画眉。

  霍水仙的美,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宛如造物主的恩赐般,无一处不精致到极致,美的不似凡人,倒像那九天仙子般出尘脱俗,她笑,则是全世界的春暖花开,她悲则像秋花凋零落叶成泥,美的让人不敢亵渎,只能远观。

  霍水仙就像独揽了神佛的眷顾一样,不光集世间万千美貌与一身,偏偏她还温婉端庄,言行举止都是周朝贵女的典范,如此还不够,她出身太傅之家,家学渊源,文采斐然,是上京的第一才女。

  可是元宝总觉得,太过完美的人,让他有点害怕。

  正像一句老话说的:人无瑕疵不可交,人无嗜好不可活。

  霍水仙就是完美的没有丝毫瑕疵,丝毫缺憾的人!完美到简直不像个凡人!

  眼瞧着那两只小手抓到了自家爷的袖子上,自家向来不喜人近身的爷却没躲开,元宝不由得无语望天!

  这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吗?还好他是个太监!

  可长生娘子若是知道,那……

  愁人啊!

  “你母亲的病情如何了?府里的太医怎么说?”周沐侧略一侧身,紫袖脱离了霍水仙的手,转身往偏厅走去。

  霍水仙先是一愣,眸底的精光一闪而过,然后转身就小碎步的跟在他身侧,一脸担忧的开口,“我母亲还在昏睡,太医给开了药喝下了,也没见好转,水仙真的害怕……”

  元宝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相隔不过一尺的距离,恨恨的跺了跺脚,连忙也跟了上去。

  从现在开始,他要一步不离自家爷跟前,就当个活脱脱不识趣的电灯泡。

  免得他家爷见色忘了长生娘子,那事儿就大发了!

  ……

  次日,东方还未翻鱼肚白的时刻,顾长生就被小翠和董雷联手,从床上巴拉了起来。

  “要不要这么郑重其事?”顾长生哈欠连连,看着两人忙前忙后的逮着她就是一番拾倒。

  “怎么能不郑重其事?娘子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双眼睛等着看你呢吗?这种时候再不盛装打扮,难不成还让你不修篇幅?”小翠一边忙活手里的东西,一边开口。

  “别再戴了,我的脑袋又不是珠宝匣子,你就不怕弄得太重,我抬不起头,累着脖子?”顾长生一看铜镜之中的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插得满头珠翠,当即也顾不上打哈欠清醒了过来,双手并用,将脑袋上的那些个簪子环翠,全都摘了下来。

  “娘子,你这是做什么?”小翠不依的上前阻挠,“才刚盘好的发髻!”

  让娘子弄得全乱了!

  顾长生一边把那繁琐的发髻解开,一边开口,“是他们眼巴眼望的要见我,又不是我求着去见他们,你把我捯饬成这样,让我相亲去啊?”

  “就梳我寻常的那个发髻,简单素净点就行,莫忘了我可是弃妇身份,咱不能太嚣张!”顾长生一边说,一边从珠宝盒里翻腾了一遍,拿起两样递给小翠,“就用这两支红玉簪还有这个额饰点缀就好,多了就是累赘,反而显得刻意。”

  小翠见自家娘子一脸坚定,就知道没得商量,叹了口气,认命的将散开的长发从新梳成自家娘子寻常的发髻。

  发髻梳好,顾长生对镜一照,分外满意,见小翠拿着脂粉盒过来,又连忙摆手。

  “娘子,妆容得当是见客的礼节,才能显示你对他们的尊重,可不能由着你的性子,再素面朝天,今日这妆你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小翠知道,凡事只要有一丝转圜的机会,她家娘子就会见缝插针,逃避开去,所以说的不容置疑,斩钉截铁。

  “啊!”顾长生哀嚎一声,一把抢过了小翠手中的脂粉盒,一脸妥协的道,“上!我上还不行吗!我自己给自己上妆,你给我老么实的看着!”

  “娘子!”小翠伸手想夺回脂粉盒,娘子自己上妆?她可是从来没见过娘子上妆,更别提亲手了!那些个胭脂水粉买回来,全都纹丝不动的被束之高阁了!

  “没得商量!给我躲边去!”顾长生避开小翠伸来的手,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摆放的胭脂水粉。

  丫的,可不能让小翠来,她对古代的猴屁股脸蛋敬谢不敏,真要让她弄个那样的妆容出门,她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完事儿!

  自己来吧!毛爷爷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是党的好儿女,自然要秉承这个教诲!

  她有多久没如此郑重其事的打扮过,顾长生自己也不知道。

  前世有不得不出席的会议的时候,她也会化个淡妆以视郑重,没想到现在又要来这么一招。

  小翠对自家娘子化妆的功夫表示了深深的质疑,一脸担忧的看着。

  顾长生拿起粉盒,指尖挑了一点粉脂占了水调匀,均匀的打在脸上……

  随着顾长生有条不紊的动作,小翠先是担忧质疑,然后慢慢的张大了嘴巴。

  峨眉轻扫,两颊淡粉,眼线勾勒的眼尾微扬,长睫微翘……

  小翠看着妆容告成站起身的顾长生,嘴巴张的直接能塞个鸡蛋,两眼充满了不敢置信。

  她看到了什么?她亲眼见证了什么?

  她看着自家娘子一双巧手在脸上这样那样的捯饬了一边,然后整个人都像变了个样一般。

  顾长生的脸不上妆容就已经是哪种棱角分明的明艳,此时她将自己立体的五官优点放大化,更是显得明显非常,那眼尾的弧度,眉峰的挑起,无一不在彰显着她浑然天成的傲气和风骨。

  “合上你的嘴巴,不怕虫子飞进去啊。”顾长生抬手将小翠长大的嘴巴给合上,然后转了个圈,“穿戴妥当,皮也画好了,小翠你看着可还满意?”

  “恩恩。”小翠看着眼前的娘子,有点失神的茫然点头。

  美!不是那种美绝人寰的美!但就是让人移不开眼的美!那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的飒爽豪情,那顾盼回眸之间清冷的气质……

  她家娘子的美,不同于一般世家贵女的美,她美的嚣张恣意,让人不由侧目,而且打心底生出一种臣服之感。

  “好了,把顾泽抱来,我们出发吧,”

  她的府邸,她的医馆,她的人生,她顾长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