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07.第207章 衣锦又还乡
  一行人出发往柳州城而去。

  金玉良缘四姐妹抬轿很稳,顾长生抱着小肉包坐在宽敞舒适的软轿里,摇摇欲睡。

  “娘亲,我好困……”小肉包子可怜兮兮的仰起头,被捞起来的好早,他都没有睡饱。

  顾长生掀开轿帘往外看了一眼,好吧,她们忙忙活活了那么久,天才刚亮。

  作孽啊!

  不过是回个家,让她们可怜的娘俩连个觉都睡不好!

  “娘亲也很困,所以咱们抱团睡个回笼觉吧!”顾长生打了哈欠,炯炯有神的提议。

  “恩恩!”小肉包顾泽举双手赞同,三下两下在自家娘亲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眼,困觉!

  顾长生抬手摸了摸儿子肉嘟嘟的小脸蛋,果然萌萌哒的倍儿丝滑。

  将腰间的软枕放到一边,顾长生抱着儿子单手支着脑袋开始打瞌睡。

  “娘子,衣料是不会起皱的天蚕云丝锦,奴婢不担心,你要睡觉的话,可得注意着点儿发髻!发髻不能乱!”小翠的声音在轿帘外响起。

  顾长生才刚闭上的眼睛蓦然睁开,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这是什么节奏?

  头可断,发型不能乱?

  真尼玛夭寿!

  “知道了!到了家门口再唤我起来,让我眯一眯!”好困,起得比虫子都早,真心痛苦。

  百里山到柳州城两个时辰的路程,按照金玉良缘四女的脚程,她们应该一个多时辰就能到家,顾长生觉得,一个多时辰,睡个回笼觉刚刚好。

  长睫微垂,顾长生揽着儿子,安静的趟在了软轿里。

  早在顾长生一行出门的时候,就有骑马的人往柳州城赶去。

  沿途之上,更是有无数的百姓尾随其后,而且越聚集越多。

  “药神长生娘子的轿撵!”

  “跟上跟上,听说今日长生娘子乔迁新居,府邸新开,送礼的排满了三条街,咱们去看看热闹!”

  “同去同去,柳州城多年没有这么大的盛事可以看了,听说满天下的医者药商齐聚柳州,那场面……啧啧……”

  “不枉俺起了个大早,就为了跟着见见世面!”

  “小点儿声,听长生娘子领轿丫头的话音,长生娘子好像在休息。”

  “嘘……”

  “嘘……”

  睡得云里雾里的顾长生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景。

  睡觉是一种艺术,谁也不能阻挡她追求艺术的脚步,一个字:睡!

  绫罗软轿摇啊摇,摇了许久也没摇到外婆桥,但是摇到了柳州城的城门口。

  轿帘之外的琉璃挂珠随着轿身的摇晃,发出轻微的玉石相交之音,清越动耳,催人好眠。

  顾长生的轿后民众已然很壮观,可堵在城门口翘首以盼的人群更壮观。

  熙熙攘攘挤满了人,守城的侍卫拿着长枪拦也拦不住,挡也挡不住,无奈之下,扔下长枪,挤进人群中,也开始了看热闹。

  万人空巷,共襄盛举,柳州城数年没有这般空前的盛况了,错过了得后悔一辈子!

  “长生娘子的轿撵!那是长生娘子的轿撵!”

  “长生娘子来了!”

  “让路让路,让开大路!”

  “快去报信!”

  一声声呼喊此起彼伏,顾长生睡眼朦胧的睁开眼,小肉包子也在这喧哗声中惊醒。

  “娘亲,到家了吗?”肉嘟嘟的小手揉着眼睛,小肉包脸上还有几道睡觉压出来的浅印。

  顾长生揉了揉儿子,掀开轿帘往外看去。

  吓!

  只扫了一眼,顾长生就吓得放下了轿帘。

  人!好多人!尼玛,真的好多人!

  “娘亲?”小肉包不解的看向自家娘亲,怎么会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外面有老虎么?

  “儿子哇,回家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哇,貌似还得等一会儿……”

  靠之!城门都被堵的水泄不通了,她尼玛怎么回家?

  按照她的意思吧,她府邸建好,悄悄住回去就好,顶多放上一挂鞭炮意思意思也就得了。

  就像鬼子进村,打枪的不要的样子一样静悄悄就好。

  奈何,尼玛那些个药商医者心眼忒多,府邸还没竣工,就开始守株待兔了!

  守株待兔这个技能,深谙其道的月西楼守了这么久,连个兔子毛都没守到。

  可这群人守她家门口,除非她不回家,否则绝壁被抓包!

  忧伤!守株待兔也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的……

  顾长生这边担忧回家的困难重重,那边从城门开始,原本还拥挤的人群,尽皆往两边靠去。

  人挤人,人挨人,愣是把路中间让出了两米宽的路来。

  而且这条路还沿着城门大街一直往通济街延伸。

  “长生娘子,长生娘子,你给俺看过腰疼!”

  “长生娘子,药材便宜了,俺能抓得起药了,谢谢长生娘子!”

  “长生娘子,明日义诊俺背着俺老子娘去看病!”

  “……”

  路两边的民众嘶声力竭的冲着顾长生轿撵的方向喊叫着,声音直震的顾长生两耳发蒙。

  感受到轿身未停,顾长生疑惑的悄悄又往外看了一眼,只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为她僻出来的路。

  喧哗声不绝于耳,韩秋和董雷神情安然的在前领路,董雷还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手中的菜刀,金玉良缘四姐妹步伐一致,如履平地般的继续前行。

  顾长生捂着儿子的双耳,听着外面的喧哗,凤眸微垂。

  半年前,她一身狼狈带着儿子丫头返回柳州,迎接她的是门前冷落车马稀的破落门庭。

  半年后,她摇身一变,衣锦又还乡,百姓夹道相迎,赞不绝口。

  有人觊觎过她家的医书,有人质疑过她的医术,有人上门找茬,也有人上门叫骂……

  一纸药方声名起,她以女人之身在众人的不屑鄙夷下行医,上门找茬者让她恶名昭彰,王屠夫又让她医术惊人,江南辩药大会更是让她声名鹊起,半部医书助她名扬四海……

  这就是她顾长生,经受的起多少诋毁,就经受的起多大赞美!

  李府屈膝之时,她就发过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她总会过的比他们好!

  而如今,她万众瞩目,声名远播,家资百万,坐拥华府美宅,谁又能耐她何?

  她顾长生的人生,从来都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容不得别人左右!即使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依旧会站在金字塔的顶端,嬉笑怒骂尽随己心,鲜衣怒马恣意平生!

  秋风掀起轿帘,通济街已然在望。

  顾长生看着手捧礼单礼盒站立两边之人,嘴角微翘,一个淡淡的笑容不期然的跃上她的眼角眉梢。

  这就是她顾长生,外人可以羡她慕她嫉妒她,却不可以轻她贱她妄图伤害她!

  “儿子,我们快到家了……”顾长生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恍惚,仿佛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般。

  这样的万众簇拥,那一张张钦羡不已的脸,她前世见过,体会过……

  如今,在这个时空之下,她再次体验到了。

  “娘亲,今日是我生辰奥,你答应过我给我做长寿面和蛋糕吃的,忙完了可不要忘了奥……”小肉包子眨着一双圆嘟噜的大眼睛,黑色眸子满含孺慕和期待。

  顾长生暮然回神,看向怀中的小娃儿。

  这是她的儿子呢!和她血脉相连的儿子。

  “好!娘亲忙完就下厨给你做长寿面和蛋糕。”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顾长生的心,前所未有的安定和满足。

  此生,有亲人相伴,爱人相陪,纵使前路未知,她也会披荆斩棘,扫荡出一片天高云阔!

  “长寿面要这么长,蛋糕要这么大……”小肉包一听这,马上坐地还价的张开小胳膊比划着。

  “你也不怕吃成个小猪罗……”

  顾长生一边说一边引目往帘缝外望去。

  她的医馆门楼依然在望,三层的琉璃屋檐,映着阳光,仿佛度了一层金边般璀璨夺目,诺大的楠木牌匾上两个鎏金大字气势浑厚磅礴……

  “长生……长生……惟愿我儿如吾名,远离八苦得长生……”

  顾长生勾着嘴角轻轻笑,眉眼舒展,自成风月……

  “来了来了,娘子的轿撵来了!”

  紧闭的医馆大门前,宋伯一双老眼激动的含泪,挥着胳膊大声的叫喊,“孩儿们,挂上鞭炮,点起引线,与我一起恭迎娘子回府!”

  上次****烂户不算,那是他老宋头无能,没能看好家,这次才算,他家娇娇的小姐,这才是真真正正的风光归家!

  “啪啪啪……”

  鞭炮声喧天,锣鼓声四起。

  宋伯带着新收的两个半大小子,缓缓的跪在了家门口,老泪纵横,激动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老奴恭迎娘子回府!”

  “恭迎娘子回府!”

  随着他们的声音,离门口最近的柳州一众医者也尽皆弯腰躬身,其后是药商会的无数大佬,再往后是看不到头的医者打扮的行医之人。

  “恭贺药神开府!”

  “恭贺药神开府!”

  众人山呼之下,四女在医馆门口十数米外停步,缓缓落下轿撵,躬身退至一旁。

  小翠和董雷也有点儿被这场面吓到,两人对视一眼,心底震撼非常,面上却不露半分。

  她们是她家娘子的贴身丫头,不论如何都不能落了她家娘子的面子!

  董雷两把菜刀挽成一朵刀花,转眼插到后腰,掩在素裙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