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家资万贯
  readx();

  cpa300_4(); 宋伯及至此时才将前院收拾好进了内院,远远的就瞧见自家娘子在湖边漫步,不由得紧跑了几步上前。

  忙忙碌碌了一天,又是接待前来道喜的客人,又是大摆筵席,他都没有时间跟自家娘子说会儿话。

  “老奴见过娘子。”宋伯远远的就打手行了一礼。

  顾长生从远处的湘妃竹上收回视线,看向宋伯,“宋伯,这身子可是好利索了?人瞧着精神抖擞的很啊。”

  “嘿嘿,托娘子的福,老奴现在好的很啊。”宋伯捋着胡子笑,他这辈子从没这么扬眉吐气过。

  顾长生看着宋伯这模样,忍不住的叹了口气,无限幽怨的开口,“宋伯啊,我的全部身家都可在你手里握着,你能告诉我,咱家现在还剩下多少银子不?”

  这院子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可价值不菲,更何况那些个家具装饰,全部都是上品,顾长生对如此舒适的华府美宅,深表满意,同时对自己的荷包也深表担忧。

  “娘子你且等等,容老奴算上一算。”宋伯一听这,也不含糊,从怀里巴拉出来一个小金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顾长生坐在一边的假山石上,托着下巴看着宋伯一手算盘打的真叫个溜。

  “宋伯,用得着算这么久么?咱们的家底难道还没让你挥霍一空?”顾长生看着诺大的人工湖,每隔五步远都有一盏月笼纱的小灯笼,衬的整个府邸都美轮美奂的,这可都是银子啊……

  “娘子你竟说笑!”宋伯头都没抬,五指翻飞,继续打着算盘。

  “我还哪有心情说笑,听说宋伯你老人家财大气粗的一掷千金了那么久,我这个心惊肉跳啊,一直担心回来连饭都没得吃了呢!”顾长生百无聊赖的看着夜景,耳边只有宋伯打算盘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宋伯才抬起头来,一张老脸上满含笑意,“娘子,就算带着山里的那八百号人,咱们一家十年八年内也是不会有断粮之忧的。”

  顾长生闻言,惊了,“真的?”

  骗人的吧?她还能剩下多少银子?

  “老奴从梁王哪里挣来了四十余万两,和元宝均分后剩下的是二十余万两,辩药大会,娘子的几味药材拍价是二百三十万两,亳州药商会给的岁奉扣除进药材的银子剩余是一百六十万两,这两个月刘全生的药材库出药一共六万两,因为药材银子多为娘子垫付,所以收入的银两自然归我们所有。”宋伯一边说着一边重新拨了一下算盘。

  顾长生听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好多好多,都是用万做单位的……

  “府邸新建共计用了十五万两,家具装饰老奴一共花了二十五万两,山里这两月的开支共计四万两,如此算下来,咱们家还有三百七十二万两的余银,老奴分别存放在两大钱庄,确保万无一失。”回禀完毕,宋伯抬起头,“娘子,你真的不用担心会吃不上饭的。”

  “吓!”顾长生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观有点儿颠覆,她还记得初时因为打劫了人几两银子就沾沾自喜的情绪。

  “宋伯,银钱贬值了么?”顾长生一时间有点儿不大相信这样的现实。

  三百七十二万两哇,那是得多少银子哇!

  星星眼……

  “娘子多虑了,除非天灾国乱,一般银钱是不会贬值的。”宋伯抬手一顺小金算盘,好整以暇的将它塞回自己身上,眼中也是精光连闪。

  这么多银子,他的小姐,再也不用受苦受累了!

  “艾玛,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顾长生转身趴到了假山石上,不敢置信的开口,“宋伯,咱们的家底真的有如此丰厚?”

  她怎么都不知道,她是何时敛财如此成功的呢?

  “娘子惯不爱过问这些俗务,药材拍卖的银子,还是严老交给老奴,老奴才晓得竟然有如此一大笔的收益的。”宋伯说到此处打了个顿,“不过娘子你可还欠着外债没有还呢!”

  “啊?”顾长生瞪眼,她还欠了外债?谁的?

  宋伯捋着胡须笑了笑,“娘子欠了亳州药商会百斤的超品药材,还有人家送来的子弟,你还未调。教。”

  顾长生一听这个顿时松了口气,挥了挥手,“让他们进府来吧,先安排到厨房给小雷子打下手,什么时候练出一手好刀工,什么时候再来跟我学炮制药材!”

  宋伯含笑点头。

  顾长生想了想,又从怀里拿出了几张金票银票递了过去,“打劫宝亲王的,宋伯收着吧,过些天山里要采购一些东西,所用可能不菲,宋伯到时候上心点儿。”

  “娘子放心,老奴一生别无长处,但是算账这一样,倒是精通的很。”宋伯接过银票放进袖袋里,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

  “所以说,宋伯你没算错,咱们的家底真的如此丰厚?”顾长生还是有点儿不敢置信。

  “老奴以项上人头保证!若是娘子不信,老奴明日拿了账册过来,让娘子过目。”宋伯回的自信满满。

  顾长生闻言摇了摇手,“过目就算了,我只是不大敢相信,药商们一个一个的竟是如此豪富,简直是拿银子不当银子啊!”

  那几味药材竟然拍出了二百三十万两的高价,吓死个人了!这可是能抵一个州一二十年的税收了!

  宋伯对此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药商大多是千年乃至数百年世家,数代累富,财力之厚,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就拿今日收的贺礼来说,老奴粗略的算了算,加起来的价值,少数也得值七八十万两,当时娘子赠药给他们作为炮制考据,当真是明智之举啊!”

  顾长生听了这话,也不由得咋舌,“合作我选了亳州药商会,也是严老目光长远,没有独食之心,才许我广结善缘。”

  “严老哥一生商海沉浮,端是老道的紧,老奴得空,一定多向他请教。”

  顾长生点了点头,“没想到宋伯都开始和严老称兄道弟了哇,可喜可贺!”

  宋伯脸上笑的褶子都深了几许,连忙打手又行了一礼,“托娘子的福气,老奴一生从没像这段时间一样敢放手施为过,当真是不枉此生了!待得娘子出阁,老奴定要几十里红妆置办妥当,送娘子你风光大嫁,到那时老奴我就算是死了,也有脸去见老太爷了!”

  顾长生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出阁?她顶多也就算是再嫁吧?

  “八字还没一撇呢,宋伯你想的倒是长远!”哼哼,她和周沐,不知道何时才能抛开顾虑在一起呢!

  若是周临帝咬紧周沐不撒嘴,那他迟早有一日躲不开那把椅子,若真是那样,她即使坐拥万贯家财,又该如何?

  真坐上了那把椅子,周沐还能如现在这般,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吗?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坐上了那个位置,要顾忌的就太多太多了……

  帝王之妻,可非她顾长生所愿,她没有做好那个心理准备,也不知道到底要如何……

  “娘子,今日来捣乱的那个霍家小姐,可是沐郡王殿下的未婚妻子?”宋伯迟疑了下还是问出口,“观其相貌,倒是长的很有几分姿色,娘子你打算如何应对?”

  顾长生一听这话,不由得撇了撇嘴。

  很有几分姿色?宋伯说话,当真含蓄,人霍姑娘,分明是姿色千万中无一,美的不似凡人好不啦!

  “不如何应对,该是我的,我不争不抢那也是我的,不该是我的,我即使用尽心机,也是白费力。”想到霍水仙,顾长生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同情,“周沐那个大冰块啊,可是个嗝牙的馅饼,还不知道人姑娘要在他身上怎么碰壁呢,啧啧……想来就挺惨,那么如花似玉的一美人儿啊!”

  想想初识之时,她顾长生都没少在周沐身上吃瘪,想来霍家那水灵灵的小姐,也落不到多少好去!

  宋伯一听这,打心底里生出一股子无奈。

  “娘子,你怎能如此不上心?竟还有功夫替别人担心!”

  “我哪里有功夫替别人担心?我只是祈祷那姑娘能分得清主次,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周沐身上,省的再像今日这般,来寻我的晦气。”顾长生哼哼了两声,“我可是忙得很呢,哪里有功夫来应付周沐惹来的花花草草?”

  宋伯见自家娘子不像是说谎,想想沐郡王平日对娘子的好,便也就稍微放下了心。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明日义诊之事,顾长生吩咐宋伯准备好文房四宝的礼物,她打算过了明日义诊之期,就去拜访一下半山先生。

  她山里八百号人等着先生点拨,家里还有个宝贝儿子等着人系统教授,这也算是重中之重,不能马虎了。

  她的儿子毕竟是要在这个时代生存的,她可以教他其他的,却教不了这个时代的文化给他,所以,请个夫子还是必须的!

  忙活了一天,原本还有些疲惫的顾长生,听说自己家底如此丰厚之后,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是以一夜好眠的很。

  而另一边,霍水仙的确是个很分得清主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