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战斗力十足
  readx();

  cpa300_4(); “吓!”如玉闻言吓了一跳。

  可周围的病患却习以为常般的见怪不怪。

  “你们怎么不去抢!千两万两?你们这是明晃晃的打劫啊!”如玉一脸涨红,气的不轻,“我看你们就是不想给我家夫人治病,才故意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

  董雷闻言,好整以暇的的摇了摇头,“此言差矣啊,我家娘子治病救人明码标准,童叟无欺,难道你们就真的没仔细打听过后再上门吗?”

  蠢货!满柳州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儿,她们一窍不通都敢上门,真是不知所谓!

  如玉一听这,迷茫的看向她家小姐,一脸的泫然欲泣,“小姐,奴婢真没打听到这些,谁知道她的要价竟然这么……”

  竟然这么高!这简直就是天价啊!

  霍水仙眉头紧皱,轻纱之下,一张脸狰狞的都快要变形了。

  千两万两?即使如她家这般的高官门庭,此次家眷南下也不过是带了两万两出门而已,可那贱人看个病竟然张口就是千两万两!

  “这俩人外地来的吧?也太孤陋寡闻了!”

  “就是,长生娘子是什么人?那是药神!就这价格,两条街开外,多的是等待义诊之后捧着银子来看病的有钱人家呢!”

  “要我说,长生娘子这价格定的还低了,那些为富不仁的就要狠狠的让他们大出血才对!”

  排队的几个病患目光不善的看着霍水仙两人,有长生娘子坐阵,他们底气足的很,明显的将霍水仙两人归到了为富不仁的行列。

  仇富心理啊,纵使百姓再良善,也还是有的!

  董雷听到他们的议论声,低头窃笑不已。

  小样吧!就这样,还想跟她家娘子抢沐郡王,简直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啊!

  “看个病都要这么贵,你们这是明目张胆的打劫!”如玉接收到自家小姐的暗示,提高了声音喊道。

  董雷好整以暇的学着自家娘子的动作耸了耸肩,“打劫人家可是会报官的,按我家娘子的话,这叫姜太翁钓鱼,愿者上钩,价格就是如此,他们接受就来,不接受便罢,我们可没生拉硬扯着他们来我们医馆。”

  “为医不仁,你们这样的价格,得有多少人看不起病!就你们这样的,根本就不配行医,一点儿都没有行医济世的医者仁心!”如玉继续道。

  “柳州城寻常的医馆多得是,平常人家寻常病痛大可前去,实在看不起病的就在我家娘子义诊之日前来,你们去打听打听,但凡来我们医馆花银子看病的,那个不是身患顽疾久治不去的?姑娘,我家娘子说过一句话,在此我要送于你们,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就你们这样什么都不懂都不知道,就敢一再上门生事,简直是无理取闹!”跟在顾长生身边日久,董雷的嘴皮子也是利索的很,当即就顶了回去。

  如玉闻言心里那个憋屈啊,她们不是没打听过,可是满柳州城上下之人,都将顾长生奉若神邸,除了赞美还是赞美,简直将她夸的天花乱坠一般,她使了银子打听吧,立时人就戒备了起来,更是一句话都不肯说了!

  这要她们如何知己知彼?

  “真是,拿不出那么多银子就去别的医馆啊,来这么捣什么乱!”

  “就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

  排队的病患又开始了窃窃私语,语气之中多有不屑。

  传入霍水仙耳里,更是气的她肝胆欲裂,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

  再看顾长生,她竟然睬都不睬她们一眼,径自的给人诊脉开药。

  霍水仙看到这,心里更火,她不相信,如玉和那丫头这么大声的说话,顾长生那贱人会听不到!

  她一定是故意的!

  你还别说,顾长生真是故意的,她已经连续两个时辰接诊了百十号病患,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哪里顾得上理会她们?

  无视就是最好的蔑视,顾长生决定将这只心机婊无视到底了!

  昨日闹了那么一通,顾长生对霍家这姑娘可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除了一张美绝人寰的美人皮,这姑娘当真讨厌的紧!

  “把这个药膏每日早晚涂在恶疮处,切忌辛辣刺激类的饮食,亦不可沾水,最多六七日,恶疮自会结痂,等它脱落,病痛自愈。”顾长生将药童拿来的药膏递给病患,仔细叮嘱。

  霍水仙见此,心中的怒火翻腾而起,越过和如玉打口水战的董雷,疾走到诊桌之前,目光如炬的盯着顾长生,沉声开口,“顾长生,沐哥哥是不是在你这里?”

  身患恶疮的病患刚走,立即有新的病患坐到了诊桌之前,顾长生过耳不闻霍水仙的问话,继续凝神诊脉。

  “夜难入寐?两耳轰鸣?”顾长生一边诊脉,一边抬起手检查了一下来人的耳朵。

  那四旬左右的妇人闻言猛点头,“是的是的!”

  “患有此病多久时间了?”

  “两三年了!”

  霍水仙看着眼前红衣灼灼四稳八坐的女人,咬牙切齿的开口,“顾长生,这就是你的为医之道?你竟然一而再的将病患拒之门外!”

  顾长生眸底闪过一丝不耐烦,头都没抬的开口,“看横批。”

  霍水仙见她终于给了反应,不由得往那横批看去。

  大医无道四个字赫然上挂,看的霍水仙目疵欲裂,大医无道?就她!也配自称大医!

  “大医?你也好意思自称大医?顾长生,万两的诊金,你是不是穷疯了?”霍水仙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声音略带嘶哑的开口。

  顾长生一边写药方,一边云淡风轻的回道,“是啊,我穷的就剩下银子了,姑娘你有意见?”

  她可不是穷的就剩下银子了?啧啧……身为富豪的感觉,就是这么的酸爽!

  “这张煎药口服,一日两次,大婶子你傍晚再来一趟,我让人熬制了滴耳的药水给你。”顾长生只回了霍水仙一句,就继续对病患叮嘱道。

  那病患千恩万谢的退到了一边。

  胡一海一边誊写药方,一边呐呐的开口,“昨日不就是这个霍家小姐来闹?怎么今日又来了?真是!”

  宋伯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战斗力十足啊……”

  沐郡王殿下果然魅力非凡,瞧把这娇滴滴的小姐给迷得,昨日上门被扔了不说,还敢再次上门!啧啧……

  就像他家娘子常挂在嘴边说的,美男是祸害啊,这可不,沐郡王一大早躲到了他们府中,这小姐就又来了!

  天可怜见的,他家娘子脾气可不大好哇!出了名的火爆!

  宋伯看向霍水仙的眼中不自觉的带了一丝担忧,希望这霍家小姐不要太过分,否则的话,那可就不好说了!

  “顾长生,你不就仗着有沐哥哥的宠爱吗?你还真当这一时的宠眷能够长久?这奢华的医楼,是沐哥哥给你建的吧?要我说,沐哥哥这是要效法武帝,金屋藏娇吗?可那最终结果如何,想必你心里也清楚明白吧?”霍水仙见顾长生径自忙活,凉凉的出声。

  顾长生一边忙着看诊,一边翻了个白眼,丫的这姑娘还真是脑洞大开,想太多!

  当初重盖顾府,最初的银子确实是她打劫周沐来的诊金不错,可是转头宋伯就从梁王那里回了二十多万两给元宝,补上她当初用的银子,可还多了一半有余呢!

  怎么说,这都是她自食其力靠自己本事建起来的府邸吧?

  “姑娘,我今日义诊,手下忙的很,纵使我不忙,也没那个闲情逸致来听你唠嗑,你走吧!”顾长生低着头写药方,温言相劝。

  走吧姑娘,你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妖孽身上,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皆大欢喜啊!

  “既然是义诊,那我就是来看诊的!”霍水仙趾高气昂的接了一句,声音中的不屑毫不掩饰,仿佛她能来看诊,是天大的恩赐般。

  “义诊之日,穷人分文不取,富人万金不治,姑娘好走不送!”顾长生始终没拿正眼看霍水仙一眼。

  “哪家有这样的规矩,顾长生你莫要自视太高!”霍水仙居高临下,恨恨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贱人!贱人就是矫情!

  “我家的规矩!我的地盘我做主,我定的规矩,不论你是人是仙你都要遵守!姑娘,看在周沐的面子上,我一再容忍,你莫要得寸进尺,自讨没趣!”顾长生又送走了一位病患,迎来另一个排队之人。

  “沐哥哥的名字岂是你这贱人能直呼的!你给我滚开!”

  不提周沐还好,一提周沐,霍水仙当即怒火中烧的低叱了一句,想到昨日她和沐哥哥攀谈半宿,今日一早却不见了沐哥哥的人,霍水仙心中的恨意就如怒浪一般,翻滚不休,难以压抑,此时她哪里还顾得上名门贵女的典范模样,毫不犹豫的伸手,拽起诊桌前的那个老妪病患奋力的往一旁扔去。

  “吓!”四周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之声。

  “啊!救命!”老妪惊呼一声,身形往顶梁柱的方向飞去,眼瞧着就要撞得头破血流……

  顾长生见此神色大变,一拍诊桌,当即闪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