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关门放箭
  cpa300_4(); 以老妪的去势,若是真撞在了顶梁柱上,轻则头破血流,重则有性命之忧。

  这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

  说时迟那时快,顾长生本就以速度见长,此时更是毫不掩饰,红衣一闪而过,堪堪在老妪撞在顶梁柱上前一秒捞住了她的身子,借势往旁边跃出丈远才稳住身子。

  落地的第一时间,顾长生就将手搭在了老妪的手腕脉搏上,眼中难掩焦急的问道,“老婶子你没事吧?”

  “没……没事……”老妪脸上还有惊吓过后的茫然无措,听见顾长生的询问,木然的回道。

  “娘子?”急慌慌跑来的宋伯和董雷异口同声的唤道。

  把脉过后,确认老人家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顾长生才长长的吁了口气,然后动作轻缓的将老妪扶起交给宋伯和董雷,低声吩咐,“扶她去旁边休息。”

  “是!”宋伯应了一声,搀扶着老妪往大堂偏厅走去。

  看着那老妪吓得还犹颤栗的身子,顾长生蓦然的转身,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冷凝,额间一抹朱砂色鲜红似火,仿佛她整个人都被点燃了一般。

  “姑娘,你是问天借了胆儿吗?竟敢在我的医馆出手伤人!”顾长生目光如炬的看着不远处的霍水仙,眼中的怒火毫不掩饰。

  “不过是一介贱民,我伤了她又能如何?”霍水仙依旧高傲的站着,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屑和鄙夷。

  “贱民?在你眼中,是不是只有你高高在上?贵不可言?霍姑娘,我告诉你,人只有善恶之分,无贵贱之别!”

  “你本就出身低贱,自然会这么说,哼!”

  “贵也好,贱也罢,姑娘,敢在我医馆闹事,你若是针对我一人倒也罢了,但你伤及无辜,我顾长生绝不会姑息!”顾长生说到此处,沉声道,“宁二,掀开纱幔!”

  “遵命!”三楼上传来一声低沉的回应。

  霍水仙闻言心里打了个突。

  “睁大你的狗眼往上看清楚!”顾长生挥手阻止了董雷上前,玉手一指楼上。

  霍水仙木然的抬头看去,只见四只轻弩架在三楼之上,箭以上弦,弦拉如满月,箭头黝黑映着寒冰凛凛,看的人心惊胆战。

  “小姐!”如玉疾呼一声,护在了霍水仙身前。

  “此箭名为透骨,乃是数十年前名动江湖的墨家老人所制,入肉三分,透骨才出,我曾有言在先,擅闯医馆者,有死无生!姑娘,现在你还有何话说?”顾长生声音如冰,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霍水仙隐在面纱之下的脸上闪过一丝惶恐,墨老之名,她虽未曾听过,可那箭尖瞧着就吓人,让她打心底发寒,虽是如此,可霍水仙犹强作镇定的开口,“顾长生你敢!你知道我是谁?我乃太傅家嫡孙女,出身关拢霍家,你若是胆敢伤我,霍家不会放过你,沐哥哥也不会坐视不理!”

  “那又如何?姑娘,你胆敢一再的挑衅与我,就应该做好了必有一伤的准备!我顾长生向来不惧权势,关拢霍家又如何?教出你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想必也强不到哪里去!”顾长生一句话说完,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顾长生你敢!你敢伤我一毫,我霍家必要你满门来偿!”霍水仙十指掐入掌心,昨日的伤口再一次被鲜血浸染。

  可人在长箭所指的范围之下,她却不敢稍有动作。

  怒极却不得不强自忍耐的憋屈,让霍水仙整个身子都僵硬的颤抖着。

  “要我满门来偿?呵呵!好大的口气!”顾长生冷笑一声,俯身过去靠近霍水仙耳边,云淡风轻的低声开口,“姑娘,去问问你家里身在朝堂的精明人吧,打听清楚前柳州城城主肖呈文是如何灭门的,再来我面前叫嚣!”

  “屠人满门这事儿,你霍家拿不拿手,我顾长生不知,可是我却是拿手的很!”顾长生一句话说完,嘴角勾起一抹讥嘲的弧度,挥袖转身,冷声吩咐,“宁二,让她们长点儿记性,放箭!”

  “嗖!”

  霍水仙犹在震惊顾长生适才的话语,黝黑的短箭就从三楼飞射而下,肩头直指霍水仙。

  “小姐,闪开!”如玉惊呼一声,奋起扑了过去。

  若是小姐有何不测,她难辞其咎,也少不了一死!

  “噗!”

  肩头入肉的声音,如玉的肩头瞬间蕴满血迹,短箭穿过肩胛骨,肩头带着一丝血肉而出,看着就触目惊心。

  “吓!”

  医馆之内排队的病患早已躲到了墙边,见此也惊的倒抽了口凉气。

  长生娘子好雷厉风行的手段!那可是箭啊,这说射就射了?

  “嗖!”

  众人还未震惊完,又是一箭直袭霍水仙面门。

  如玉帮霍水仙挡了第一箭,肩胛带伤,动作大打折扣,心急如焚,只能惊呼,“小姐小心!”

  顾长生冷眼旁观,这一箭,她若是不躲不避,就算不死,也必伤无疑。

  霍姑娘,你究竟藏的有多深?多能忍耐?顾长生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凉凉一笑。

  下一瞬,在箭头眼瞧着就要飞至霍水仙面前之时,霍水仙突然动了,脚尖轻点,上身如柳扶风般往一旁侧开了半尺。

  短箭带风,箭头勾起霍水仙头上的斗笠,往她身后疾飞而去。

  斗笠突然掉落,霍水仙及腰的墨发瞬间如瀑布般散落开来,妖娆如仙,让人有一霎那的失神。

  “呵呵!”顾长生突的森冷一笑,心中百般心思转过,却并未说出。

  “顾长生,你果然大胆!是我小瞧你了!”霍水仙一双顾盼生辉的明眸微红,长发飘飘,美绝人寰的脸上的阴毒之色若隐若现,朦胧而神秘。

  “滚出我的医馆,这次只是小惩大诫,若是再有下次。”顾长生说到此处,稍微一顿,转瞬冷声继续,“我定要尔有死无生!”

  “你!”霍水仙双拳紧握,愤怒的往前踏了一步。

  “小姐……”如玉一手捂着肩膀,一手拽住了她的衣袖,鲜血染红了她半边身子,此时她满头大汗,面色惨白。

  霍水仙转头看了自己的贴身丫头一眼,眸底的狠历直逼顾长生,“顾长生你给我等着,我必要你血债血偿!”

  说完这句,霍水仙转手拉起如玉,往门外走去。

  顾长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对着两人的背影扬声道,“我随时恭候!”

  “小姐,做什么让宁二手下留情?这样的人,就该好好的让她们受点教训!”董雷愤愤的看着门口,不屑的唾了一口。

  “可她毕竟是妖孽幼时的玩伴,我若是出手太重,难免有失风度……”顾长生摇了摇头,重新走回诊桌前。

  董雷一听这,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她家娘子就是太在意沐郡王殿下的感受了!

  要她说,沐郡王殿下也真是的,这样高傲刁蛮的小姐,撵走不就了事了吗?省的有事没事的就来医馆捣乱,竟给人添堵!

  “把元宝叫来清扫地上的血迹,人是他家爷给我惹来的,当然要由他们来善后!”顾长生终于得了空抿了口茶,瞧见董雷拿起擦拭用的锦帕,不紧不慢的开口阻止。

  “好嘞!”董雷一听这,顿时就乐不可支的应了一声,拿着锦帕往后院跑去。

  就得这样,没道理她家娘子因为沐郡王殿下受牵累,沐郡王殿下那里还能独善其身,哼哼,有堵大家一起堵吗,这才公平!

  另一边,霍水仙披头散发的拉着半边身子都是血的如玉才一出医馆大门,就迎来了无数人的指指点点。

  “看看,我就说吧,擅闯医馆,她们还真当自己是哪根葱,被长生娘子打出来了吧?”

  “就是,长生医馆是什么地方,这地界,是龙那也得盘着,这俩人也是胆儿肥的很!”

  “刚才不还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怎么转眼就这么狼狈了?啧啧……长生医馆不看你出身贫贱富贵,也不看你门第高低,姑娘,你们可长点儿心吧,这里可不是你们能耍威风的地儿!”

  “瞧瞧,这可伤的不轻,都见红了,啧啧……真惨!”

  “那是她们活该,不作死就不会死,来长生医馆闹事,明摆着就是作死,能站着出来就不错了!”

  “哼哼,这还是药神长生娘子手下留情了吧,要不她们肯定是有去无回!”

  “……”

  入耳的皆是不屑的嘲讽之声,霍水仙掩在长发下的绝美脸庞青红蓝绿的转换了一圈,气的红里透黑,黑里透紫,提高声音冷叱了一声,“闭嘴!”

  她这声色俱厉的呵斥,让围观之人一愣。

  “小……小姐……我们回吧!”如玉的肩胛被箭射透骨,失血不少,唇色都开始泛白了。

  霍水仙转头目光阴鸷的望了长生医馆一眼,携了如玉推开围观之人往外走去。

  “如玉,我会为你报仇的!”

  “小姐?”如玉惊疑不定的抬头,看向她家小姐。

  霍水仙扶着如玉的十指紧了紧,疼的如玉眉头都皱了起来,脸色更是煞白了几分。

  “我定要那贱人后悔莫及!”霍水仙嗜血阴鸷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