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冤家总是路窄
  readx();

  cpa300_4(); 昨日长生医馆一行,如玉被箭射透肩胛,卧病在床,霍水仙难得的安居沐郡王府客苑,即使晚上周沐回府,也没有出去相迎。

  周沐对此非常满意,元宝对此窃喜不已。

  今日一早,就有小丫头急慌慌赶来,覆在霍水仙耳边窃窃私语了一阵。

  霍水仙娇美的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不敢置信的问道,“你确定这消息不错?宝亲王殿下来了柳州?”

  小丫头连忙点头,“奴婢确定没错,昨日确实有个自称宝亲王的在小姐之后大闹了医馆。”

  “进去就没有再出来?”霍水仙说到这个的时候,脸色阴沉了几分,她和如玉进了长生医馆却铩羽而归,宝亲王殿下他……

  “没有出来,而且奴婢已经在郡王府打听过,昨夜宝亲王殿下并未驾临郡王府,所以……”小丫头说到这里,也有些迟疑,“所以宝亲王殿下应该是留在了顾府?”

  霍水仙闻言眉头紧皱,咬着嫣红的薄唇来回踱步,“不可能!宝亲王殿下身份尊贵非凡,怎会无缘无故留宿那个贱人家?肯定有什么让我们忽视了,你在仔细想想,可有漏掉什么!”

  小丫头见此,凝眉思索了一下,才抬头回道,“小姐,据就诊的病患言说,宝亲王殿下好像是跑去医馆要人,要一个叫小秋的人!”

  “小秋……小秋……韩秋?”霍水仙的身形一顿,美眸霎时瞪圆,“宝亲王殿下大闹上京,掀了乾坤殿,为的就是给韩敬业平反!小秋……一定就是宝亲王幼时誓要迎娶过门的那个小丫头片子!”

  “这就解释的通了,若是为了那个冰疙瘩,宝亲王还真有可能会留在那个贱人家,可是韩秋怎会和那贱人有瓜葛?”

  “奴婢会留意此事,让人仔细打听。”小丫头点了点头,躬身应道。

  “可还有什么事儿?可打听到那贱人何时出府?”霍水仙眸中划过一丝阴狠。

  小丫头当即点了点头,“小姐,奴婢从一个屠夫那探听到,这前两****为顾府备了十条腊肉,还有拜礼四牲,说是顾长生那贱人今日要去拜访一个什么先生。”

  霍水仙闻言一喜,“当真?”

  “应该不假。”

  “先生……先生……柳州城能以先生称之者不过就那么一人!顾长生那个贱人一定是去了那里!”霍水仙嘴角勾起一抹阴毒的弧度,笑而无声。

  “小姐的意思是?”小丫头疑惑的抬头。

  “我们一行借居周世伯家几日,至今还未上门道谢,这于理不合。”霍水仙眸底精光连闪,慢条斯理的吩咐道,“如歌,吩咐下去,备好礼物,我们去周世伯家道谢。”

  “是!”名唤如歌的小丫头连忙躬身退下。

  如歌退下,霍水仙临窗而立,一脸清冷嘲讽,“知己知彼吗?顾长生,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跟我争!”

  “啪!”的一声脆响,霍水仙扶着的窗沿生生的被扣下一角。

  ……

  顾长生气呼呼的带着董雷从后门出了府,闷头在街上走着。

  “娘子,走错路了,先生家在那个方向。”董雷无奈的开口提醒。

  “气死我了,那周宗宝就是上天派来给我添堵的,对吧?”顾长生一边往前走,一边郁闷的跟董雷抱怨道,“丫的一早害我跌下梅花桩也就算了,我好不容易才树起来登先生门拜访的自信,顿时被他打击的幻灭了!”

  董雷闻言,顿时瞪眼,“娘子!你都没自信,你还跟宝亲王打赌!”

  顾长生仿佛事不关己般的挥了挥手,“那叫什么打赌?我又没说我输了会怎样,哼哼,周宗宝那就是个没心眼的,经不得激,输赢咱都不赔什么,但什么心啊!”

  “娘子……”董雷目瞪口呆。

  她家娘子这样坑人家宝亲王殿下真的好吗?人家就算再没架子,可好歹也是个亲王不是?

  “输是输不了什么,可要是真请不了半山先生出山,那这脸估计是丢的连渣都不剩了……”顾长生想到那种结果,不由得三十度明媚的忧伤,“若真是那样,周宗宝肯定会嘲笑我的……”

  “那怎么办啊娘子?你让我抄家伙,难不成咱们要……”董雷说到此处,打了个顿,抽着嘴角继续,“娘子,那可是号称文动半边江山的文半山,当世之间出了名的大文豪,那样不好吧?”

  “什么叫好不好?”顾长生瞪眼,“不成功便丢脸,小雷子你脸皮厚倒是没啥,你家娘子我面皮可薄的很,丢不起那个人!”

  “那也不能……”

  “没有什么能不能!”顾长生不待董雷说完,就挥了挥手打断,“世间本无既定之法,谁规定请人就要怎样了?”

  “三顾茅庐那样的麻烦事儿我可干不了,我忙的很,有那个时间还不如洗洗睡了。”

  “甭管黑猫白猫,能逮住老鼠的就是好猫,咱们先礼后兵,文的不行来武的,就看那半山先生配合不配合了……”

  “哼哼!”顾长生一边说一边哼哼的两声,“他老人家若是配合呢,咱们皆大欢喜,他老人家若是不配合么……那就只能暴力解决了!”

  “这样不好吧……”董雷抽着嘴角,呐呐的出声。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就这么定了,今日我就算是绑也要将半山先生给绑回府!”顾长生拍板钉钉。

  “呃……”董雷求助的看向提着礼物的两个小子,一阵儿无语。

  谁来管管她家天不怕地不怕的娘子啊!

  跟半山先生动粗,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被天下学子的口水淹死?

  沐郡王不是缠她家娘子缠的紧吗?向来形影不离的,怎么这次却没跟来?

  这样由着她家娘子的性子乱来,真的好么?

  呜……

  半山先生隐居柳州横塘湖畔,一处简单不起眼的两进小院。

  顾长生站在半山先生门前,看着不远处湖畔浣洗衣物的人,又看了看门口络绎不绝的路人,还有货郎在叫卖,亦有茶水摊子烧着热茶。

  这样熙熙嚷嚷的地方,竟然是半山先生隐居的地方?

  “果然是大隐隐于市啊!”顾长生忍不住的感慨道。

  董雷虽然不甚明白,可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点头就是了。

  “咦?又来一个美貌的小娘子!”换洗衣服的媳妇子中有人眼尖,往这边望来。

  “哎,你也是来找周夫子的吗?”一个媳妇子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棒槌捶打衣服,一边扬声问道。

  顾长生听见声音回头,凤眸微眯,应了声是。

  又?这个字用的甚是玄机啊……

  “小娘子你长得真美,这身大红衣服,倒是真像传言中的药神打扮。”那媳妇子手下忙着浣衣,脸上扬起淳朴的笑容。

  “咳咳!”顾长生闻言掩唇。

  什么叫像?她分明就是!原装正版,仿冒必究的好不!

  可顾长生此时却不想招摇过市,老实的没有接话。

  “小娘子你在门口干嘛?怎么不进去?”

  顾长生指了指那寻常的门,她也想进去来着,可是敲了一会儿都没有人应啊,“敲门无人应,我这还没递上拜帖呢。”

  “拜帖?”

  一听这,浣衣的几个媳妇子相视一眼,然后尽皆大笑。

  顾长生抽着嘴角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几人,非常无辜。

  她尼玛说什么笑话了吗?她分明说的是正经事儿啊!

  “咱们寻常人家,哪里用得着拜帖那种东西,你敲门没人理,肯定是砚台书童在忙活别的没听到,自己推门进去就是了!”那媳妇子抬起棒槌指了指门,好心的提意见。

  顾长生瞪眼,丫的,就这么简单粗暴?

  靠之!怎么不早说!

  “还等什么?等着被人看笑话吗?进去啊!”顾长生招呼了一下愣掉的董雷,抬步往门口走去。

  伸手轻轻一推,果然那两扇门应声而开。

  妈蛋!亏得她们还灰常有礼貌的敲了半天,等了半天,人愣是连门都没锁。

  丫的,这半山先生绝壁也是一个奇人啊,看样子和邻里还相处的不错,那些浣洗衣物的媳妇子看着和他们一家颇为熟稔的样子。

  这算什么?融入基层,体验民生百态?

  归隐果然是个技术活。

  啧啧……炯炯有神!

  一进大门,就见院子里支着十数个大木架,木架上晾着刚定版的浆纸,还在滴水……

  一个童子双手举着一张长幅浆纸从后院急匆匆的跑来,看到顾长生一行也是一愣。

  “先去正厅等着吧,我家先生正忙着造纸,还得一会儿才忙完。”

  顾长生看着说完这句话,就径自跑到空架子上晾晒浆纸的书童,眨了眨眼,往正厅看去。

  两个家丁打扮的人,正分站在正厅门口两侧。

  顾长生凤眸微眯,扫过他们身上的衣服,眼神暗了暗。

  尼玛的,要不要这么背?

  怎么会碰到那家人?

  “顾长生,我们又见面了。”

  还没等顾长生哀嚎完,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就从正厅内传来,只是那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和鄙夷。

  顾长生忧伤的望天,呐呐的出声,“是啊,又见面了!冤家总是路窄,不是狭路也相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