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晒肚皮的先生
  cpa300_4(); “好!”在董雷紧张的劝说下,顾长生云淡风轻的吐出一字,勾着唇角看向霍水仙,“如果我能请了半山先生出山,你该当如何?”

  “嗤!”霍水仙嗤笑一声,满脸自信满满的不屑,“痴人做梦!”

  霍水仙心中坚信顾长生不可能会赢,半山先生是什么人?他连朝廷的数番征召都不屑一顾,又岂会为这贱人效力?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顾长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长手一指霍水仙,凤眸微眯,“若是我请了半山先生出山,姑娘,请圆润的滚离我的视线,莫再脏了我的呼吸的空气,可好?”

  顾长生一边说着,手指还一边摇了摇,那模样,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你!”霍水仙的面色突的充血涨红,咬牙切齿十指紧握。

  两人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正厅里面,气氛拔剑弩张,硝烟四起,仿佛下一刻这里就会变成血腥四溅的战场般。

  “你们在干什么?”回到前院的书童砚台,感受到这里诡异而危险的气氛,眉头微皱。

  “没什么!”顾长生无辜的耸了耸肩,她确实是没什么,只是对面的美人儿恨不得要撕吃了她的感觉。

  砚台惊疑不定的在两人身上扫视了几圈,看向屋里的霍水仙,不卑不亢的开口,“霍小姐,我家先生有请。”

  原本还如箭在弦上的霍水仙一听这话,顿时笑颜如花,嘲讽的看向顾长生,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听到了吗?半山先生有请!顾长生,我就说,就你这般粗鄙不堪,不通文墨之人,周世伯连见都不屑见!更遑论其他!”

  顾长生的眉头微挑,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小书童身上的若有似无的药香味道,好熟悉……

  “哼!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丫头,就有什么样的主子!”砚台看白痴一样的看了霍水仙一眼,她们一行寄宿在此那几天,砚台对她们就很不满了,现在见她如此无礼,更是嗤之以鼻。

  在霍水仙震惊的眼光下,砚台转向顾长生,打手略施一礼,“砚台见过长生娘子,长生娘子,我家先生有请。”

  这无礼的书童,对她都倨傲不已,竟然对着顾长生行礼!

  她可是太傅府的嫡小姐!竟然也有被区别对待的一天!

  为什么?

  “我家先生就在后院,两位跟我来吧。”砚台说完这句,又对着顾长生伸手做了个请是手势,“长生娘子,这边请。”

  霍水仙见此,愤愤的走了出来,目光不善的看向顾长生,恨恨的开口,“你又使了什么手段?”

  “没啊,这不是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我可是连一句话都没多说,能使什么手段?”顾长生非常无辜的摊了摊手,“姑娘,你真心想太多了,这样可是容易早生华发的奥……”

  “哼!”霍水仙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率先往砚台的方向追去。

  顾长生柳眉微挑,不置可否的一笑,也往后院走去。

  这小院子从外面看来毫不起眼,前院也中规中矩的很,只是到了后院,就让人精神一振,因为整个后院都弥漫着纸墨的香气,书香气息浓郁。

  可是再一转眼,顾长生突的嘴角猛抽。

  只见,后院的一块假山石上,一个老者衣衫不整的正躺在那里晒太阳,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裸露在外的肚皮!

  “吓!”走在前面的霍水仙惊呼一声,连忙捂着双眼转身。

  顾长生炯炯有神的看着那油光水亮的肚皮,在太阳底下明晃晃的扎眼……

  “衣衫不整,有失体统,身为女子,你竟还看的目不转睛!”霍水仙背着身瞄了一眼看的起劲的顾长生,眼中的鄙夷不言而喻。

  她是曾听闻半山先生生性不羁,可哪里想到竟不羁到这种地步,明知有女客来访,他竟然衣衫不整的躺在院子里!

  这简直是!简直是为老不尊!

  “噗!”顾长生炯炯有神的看着合眼假寐惬意无比的老者,极力的不让自己笑出声,可最终还是没忍住,喷笑出声。

  “呔!可不能笑!”书童砚台顿时回头,警告的看了顾长生一眼。

  “抱歉抱歉。”顾长生连忙止住笑声,脸上笑意不减的解释道,“我只是听说古人有晒书一习,没想到今日竟然有缘见到了现实版的。”

  有傲娇的文人雅士,信奉“腹有诗书”,是以晒肚皮以展示才学和独特的品趣,顾长生心底给这个特立独行的半山先生点了三十二个赞。

  够胆儿啊!竟然在女客面前坦胸露乳,还如处置泰然!

  “晒书秋日晚,洗药石泉香,先生好雅兴,想必颈椎的旧疾好了许多。”顾长生上前一步,敛衽行了一礼。

  砚台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没想到她一介医娘,竟然有如此见识。

  “数月膏药贴着,老夫即便是想不好也难啊,长生娘子,数月不见,别来无恙?”眼瞧着是晒不成书了,半山先生叹了口气,抬手撩下衣摆,从假山石上盘腿坐了起来。

  顾长生看见他的面容,勾唇一笑,她果然没猜错,这位半山先生,白面长须,虽然年迈却儒雅气质难掩,正是数月前医馆开张义诊之时去的那位老者。

  当时他看的是颈椎旧疾,顾长生专门为他炼制了麝香追风膏,麝香追风膏的挥发性极强,长时间靠近,就连书童砚台身上都沾染了膏药的药香味道。

  “能为半山先生解除病痛之苦,乃是长生之幸,扰了先生晒书,实是长生的罪过。”顾长生难得的礼数周全,又一敛衽行礼道。

  霍水仙惊疑不定的回头,见两人相谈甚欢,心头微恼,可在半山先生面前,却不敢发作。

  如半山先生这般声望之人,一语褒奖能将人推至云端,一言诋毁就能让人声名扫地,纵使是霍水仙,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水仙见过周世伯。”怯怯回头见半山先生已经整理好衣衫,霍水仙连忙端正了身子,纤腰微垂,行了一礼。

  半山先生这才向她这边望来,抬手捋了捋长须,面不改色的道,“霍家老头子的孙女?长得倒还不差……”

  霍水仙闻言一喜,忙又施一礼,“谢过半山先生,祖父时常提起世伯,每每提起,总是称赞不已,言世伯乃是当世少有的文人雅士,学富五车,才情倾世让人钦佩……”

  半山先生不屑一顾的挥了挥手打断,“奉承的话儿少说,你不是已经离开,又回来作甚?”

  “水仙特略备薄礼,特来拜谢世伯前几日的收容之情。”霍水仙闻言,连忙对着身后的下人使了个眼色。

  两个家丁明了,当即捧了两个礼盒上前。

  “水仙有幸,得了一块肇庆的端砚,瞧着应是有些时候了,只是不知到底出自何朝何代,还请世伯品鉴。”霍水仙拿起一个礼盒递给书童砚台,脸上挂着端庄得体的淡笑,“听闻世伯喜茶,这些是水仙从上京带来的一些粗茶,还望世伯不要嫌弃才好。”

  书童砚台结果那个礼盒,打开递到了半山先生跟前。

  半山先生垂眸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前朝的上品端砚,算你有心。”

  “谢世伯谬赞。”霍水仙又一俯身,侧头嘲讽的看了顾长生一眼。

  “长生娘子,你来拜访老夫,带了何礼啊?”半山先生也只是看了那端砚一眼,就再未多看,而是转头看向顾长生,睿智的眸底精光连闪。

  顾长生瞅了瞅跟着她的两个小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她原本也想准备文房四宝为礼来着,可是想想又觉得刻意,所以便换成了再寻常不过的请师礼。

  现在,有霍水仙的豪礼在前,倒是有点儿拿不出手了。

  可是半山先生还兴致勃勃的盯着她猛瞧,躲是躲肯定不过去了,顾长生只得清了清嗓子,扬声回道,“腊肉十条,鸡鸭鱼肘四牲各一色!”

  “咳!”一旁的书童砚台掩唇低笑。

  “嗤!”霍水仙毫不掩饰的嗤笑出声。

  “奥?拿来老夫瞧瞧。”半山先生对着书童招了招手。

  “是!”小书童砚台止了笑意,应了一声,转身接过顾长生的礼,呈了上去。

  “都说礼轻情意重,我原本是想送鹅毛来着,又怕亵渎了先生,是以备了这份中规中矩的礼,还望先生莫怪才是。”顾长生见此,连忙解释道。

  天可怜见的,她原本纠结礼物的时候,纠结的急眼了,真想送根鹅毛完事儿的,奈何她一家老小集体反对,这才不了了之。

  送礼是个技术活啊,礼过重、过轻都有失中道,顾长生最后选了最实用的,理由是,就算半山先生不收,好歹拿回家还能吃!

  可谁想出了跟周宗宝打赌一事,这就让顾长生有点儿毛爪了……

  貌似这礼,半山先生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了!因为顾长生没打算给他退礼的机会!

  “恩,色香味三相俱全,倒是不错的表礼,只是这礼的意味吗,倒是让老夫作难了。”半山先生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