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山问答篇
  cpa300_4(); 顾长生很想自欺欺人的说她不知道,可是在半山先生睿智的眼神盯视下,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你莫不是以为老夫竟然连这点儿傲骨气节都没有?”半山先生眯着眼问道。

  顾长生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的开口,“这样的傲骨气节不要也罢啊,要了能干嘛,也不能当饭吃……”

  后院子中就他们几人,相距又本就不远,毫无意外的,这话一丝不落的传到了每个人耳里。

  董雷抽着嘴角看着自家娘子,非常无语。

  也就她家娘子,才能在半山先生面前这般不着调了,因为她家娘子不论何时何地,都经常不再调上!

  董雷看着自己手里的锦绳,心里无比哀怨,这到底会如何收场呢?

  顾长生对于近日如何收场,心中也很没底,话说半山先生又是回忆过去,又是感怀现在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一大通,却连个准话都没给她,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值得庆幸的是,她没有像霍水仙那样直接被撵走,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先生,要不,您就从了我吧!”顾长生往假山石哪里凑近了点儿,呐呐的出声,“其实我也不想对您老动手来着,您这么风雅的一人,我怕自己下不去绳子……”

  半山先生白了顾长生一眼,在假山石上侧躺了身子,沉声呵斥道,“退下,还有没有药神的样子,哪个和你贫嘴?”

  “呃……”顾长生顿时无语。

  丫的你都贫了那么多了,她就贫那么一两句,怎么就没有药神的样子了?

  名声什么的果然是累赘啊!

  “想请老夫出山也不难,顾长生,你只需再回答老夫几个问题,若是你都答对了,老夫就应你所求,出山!”单手支头,半山先生收起了笑脸,长须飘飘,颇有些世外高人的模样。

  顾长生此时也管不了他高人不高人了,她一听这话,顿时欣喜万分。

  这是,有门了?

  而一旁的书童砚台,更是震惊非常,不敢置信的唤了一声,“先生?”

  先生对于延请他之人,向来不假辞色,更别提给人希望了,这回答几个问题吗?

  先生到底是几个意思?

  砚台不由得看向顾长生,心里暗暗寻思。

  顾长生此时也在嘀咕,欣喜过后,稍一冷静,顾长生就知道,尼玛考验来了。

  一个当世泰斗大文豪提的问题,又事关他出山与否,那岂是儿戏?

  “你该不会问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故意刁难我吧?”顾长生很担忧的将自己心底的疑问问了出来。

  她觉得吧,很可能!

  这是要让她知难而退!

  看来若是真回答不上来,那锦绳还是会排上用场的!

  “老夫岂能如你一般,童子,屏退众人!”半山先生挥了挥手。

  顾长生闻言更是心中没底了,看着书童砚台把自己带来的三人领走也没回来,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丫的,还清场!

  这是要搞毛!搞毛呢!

  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顾长生这边心里好像十五个吊桶打水般,七上八下的,那边侧躺的半山先生不知何时已经重新盘腿坐定。

  “顾长生,老夫且问你,老夫为何隐居在这柳州城?”半山先生双手平方膝上,沉声开口。

  “啊?”顾长生被这一问,茫然的回神,看到半山先生一本正经的模样,顿时低头开始思考起来。

  丫的为何要隐居柳州呢?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甭管大隐小隐,隐居就是红果果的镀金!可是半山先生适才已经说了,他五十年前就已经名动四国,根本就不需要再靠隐居来镀金,不是为了镀金扬名,那是为了什么?

  “避世?”顾长生小心翼翼的将心底的声音问了出来。

  半山先生意味深长的看了顾长生一眼,老眼微垂,缓缓出声,“那老夫再问你,老夫为何避世?”

  顾长生知道第一问算是过了,可这第二问吗,顾长生又低头思考了起来。

  周沐给她的解释是,半山先生因久被求学之子围困家门,不胜其扰才愤而离家隐居,可是半山先生既然能有此问,显然周沐的解释,不尽然全对!最起码,半山先生避世的原因,肯定不是那么的浅显。

  或者说,周沐不想让她思虑太多,才没告诉她全部原因。

  不期然的,顾长生就想起和周宗宝一起上百里山,周沐提起辞王一事。

  顾长生蓦然的抬头,惊疑不定的看向半山先生。

  而此时,半山先生也正一脸凝色的望着她,长须微飘,目光仿佛能洞察一切般影影绰绰。

  顾长生看着眼前集天下大智与一身的老人儿,突然觉得他那双眼睛,仿佛能看尽世间之事一般,这是一双属于智者的眼睛,如旁观者一般清明!

  在半山先生的凝视下,顾长生收起心神,沉声缓缓开口,“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天下,四国分庭抗礼已有数百年,各国能人辈出,战火从未真正的停息,诚如霍家姑娘所言,先生乃是当世智者,文坛泰斗,天下文人无不心向往之。”

  “如今四国逐鹿已有渐起之象,武能安邦,文能治国,先生之能、先生在文坛的声望、在天下文人心中的地位如此超然,怎能不令那些野心勃勃之人心动?先生想隐居避世,难道就真的能隐居避世吗?”

  顾长生说到此处,颇为感同身受的看向半山先生,“四国逐鹿,则天下大乱,征蹄过处,无不生灵涂炭,柳州城虽有周沐,可到了那时,他身为大周皇室子孙,又岂能袖手旁观?柳州也会有被战火荼毒之虞,真要如此,先生要如何才能苟且得安?”

  “哈哈……”四目相对,半山先生突的又朗笑出声,笑声恣意放纵,豁达无边。

  在顾长生惊讶的目光中,半山先生突的止住了笑声,目光如炬的看向她,“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窥一发而知全身,顾长生,你以一介女儿身,竟然能有洞察时局的七窍玲珑心,你以一己之力,助天下医道大昌,又能有如此见识远见,当真是英雄不问出身,让老夫佩服。”

  “先生谬赞!”顾长生忙敛衽为礼。

  半山先生长袖袍一挥,打断顾长生的自谦,目光灼灼如有实质的看着她,沉声开口,“顾长生,你问老夫的问题,正是老夫想要问你的,老夫且问你最后一问,待得天下大乱,四国逐鹿中原,老夫要如何才能保全自身,苟且得安?”

  顾长生闻言,顿时低头收回视线,微垂的眸底明灭不定,心中更是思绪万千。

  半山先生见她如此,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望着他,脸上有着智者的了然。

  直过了好久,顾长生才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老人,慢慢开口,“若是如此,先生就跟我走吧。”

  “长生不才,有一家老小需要照顾,纵使遇到乱世,也有求安之心!”顾长生说到此处,眼神逐渐变的坚定,整个人的气势也跟着一变,不复适才的漫不经心,仿佛独立万丈高峰之巅一般凛然,“四国逐鹿也好,战火连天、生灵涂炭也罢,长生只求一家人能独善其身,任他是谁,只要敢将战火烧到我身上,我必要他们有来无回!”

  “长生素来不求天不求地,也不寄希望于他人,若是只有强者才能安然无恙,那长生便去做那强者,若是只有天下归一才能得享安宁,那长生便要这天下大一统!”

  “先生如若信我,便跟我走吧!”

  顾长生说完这句,周身的气息一敛,看向盘腿而坐的老人。

  她这番言辞何其的狂傲,世间信她的能有几人?

  话说到此处,半山先生如何选择,顾长生已经不能左右,她心底已然决定,若是半山先生仍旧不肯出山,那她也就不强求了,毕竟人各有志!

  半山先生深深的凝视着顾长生,仿佛想将她看透般。

  时间一瞬间陷入凝滞,落针可闻。

  就在顾长生都快要放弃的时候,半山先生缓缓抬手指了指她身前的地,凝声开口,“跪下。”

  “啊?”顾长生一惊,反应过来,人已屈膝。

  毛线情况,趁人走神,让人下跪!

  靠之!

  悲催的是,她竟然还真的跪了!

  “老夫一生无儿无女,孑然一身,顾长生,你可愿认老夫为义父?”半山先生仿佛喃喃自语般的开口。

  “啊?”顾长生震惊的抬头,义父?

  这一定是她的幻觉!他们不是在讨论出山与否的问题吗?

  怎么一个猛子竟然扎到这里?

  “怎么?认老夫为义父还委屈了你?老夫这年纪,做你祖父也尽够了!哼!”半山先生见她如此,冷哼了一声。

  顾长生连忙摇手,“不是不是!怎会委屈!只是您老话题跳跃的幅度太大,我一时没跟上!先生,你刚才说的话,可能再重复一遍?”

  半山先生看着眼前茫然无措的女人,摇了摇头缓缓出声,“老夫问你,你可愿拜老夫为义父,从今而后,待老夫如亲长,乱世也好,天下太平也罢,相扶相持,不离不弃?”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