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32.第232章 风雨前的平静
  古人甚是迷信,元宝对鬼神之事更是深以为然,聚精会神的听了一会,元宝总觉得此事定有蹊跷,是以便丢下周宗宝往周沐的方向追去。

  事关长生娘子,他一定要告诉他家爷,万一真有什么事儿,也好提前防患于未然。

  顾长生领着周沐人才刚到半山先生所在的楼下,就听到了一阵孩童的欢声笑语传来。

  顾长生微愣,“我儿子?他怎么跑来了?”

  那笑声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宝贝儿子顾泽的,顾长生听的分明。

  可是半山先生在休息,她家儿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的跑来打扰了呢?

  “进去看看。”周沐牵着顾长生的手,缓缓的往楼里行去。

  “爷爷,爷爷,你当了我的爷爷,会不会保护我?”小肉包子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话音里的撒娇意味非常明显。

  “当然。”半山先生宠溺的声音。

  “爷爷,那如果是我娘亲欺负我,你也会帮我吗?”

  “会的会的!”

  “爷爷,那如果是木头叔叔欺负我,你也会帮我吗?”

  “会的会的!”

  “啊!爷爷万岁!有爷爷真好,我再也不用担心会被欺负了!哇咔咔……”

  听着二楼上传来的小肉包子的欢呼声,顾长生嘴角微抽。

  四目相对,顾长生和周沐如出一辙的无语模样。

  “我有欺负过我家儿子吗?”顾长生指了指自己,倍儿忧伤的问道。

  “没有!”周沐一脸正经的回道,然后又问道,“本王何曾欺负过他?”

  顾长生摇了摇头,回道,“不曾。”

  两人复又对视一眼,脸上都闪过一丝无奈。

  “丫的,这小瓜娃子竟然学会告黑状了,当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老娘我不好好收拾他!”顾长生有种被诬陷的挫败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而周沐更直接,他直接上前伸手推开了门。

  门突然被推开,屋里嬉闹的新出炉的祖孙俩一愣。

  “娘亲!木头叔叔!”

  八目相对,小肉包子率先回神,惊呼一声就忙不迭的将脑袋扎进了半山先生怀里。

  顾长生膛目结舌的看着变身树赖的小肉包儿子,又看了看自己的义父,张口无声。

  她家儿子像个八爪章鱼一样挂在半山先生身上,而半山先生此刻也失了儒雅倜傥的气质,变身为奶爷模样,广袖长袍皱了,学士高帽歪了,胡子也被蹂躏的乱七八糟,简直……简直不忍直视!

  “顾泽!还不给老娘我滚下来!”

  顾长生愤愤的看着为非作歹的元凶,想都不用想,她家儿子就是那罪魁祸首。

  “娘亲……”小肉包子怯怯的从半山先生坏了露出了俩眼,只瞄了一眼,就看到了他娘亲那黑下来的脸色,当即一双大眼水汪汪,可怜兮兮的唤了一声。

  “滚下来!”顾长生撇开脸,不看他可怜巴巴的模样,坚决不吃他那套。

  “呜!木头叔叔……”小肉包子见他娘亲没有软化的迹象,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周沐,期期艾艾的又唤了声。

  “如你娘亲所说,你竟然学会告黑状了,就该受罚,下来!”周沐也不是好对付的,当即沉声开口。

  小肉包子一脸苦哈哈的眼光在两人身上转了几圈,猜测着如果他下去的话,会受什么样的惩罚。

  估计是一天都甭想下梅花桩了……

  想到这一点,小肉包子顾泽的脸色霎时委顿了下来。

  呜……他不要一个人去练梅花桩,好无聊,好难过……

  眼瞧着前面的两人都没有软化的迹象,小肉包子收回视线,怯怯的抬头看向半山先生,一双圆嘟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仿佛下一刻就落下泪珠儿一般,惹人怜爱至极。

  “呜……爷爷救命……”他娘亲和木头叔叔一起欺负他,呜呜……

  小肉包子伸出一手拽了拽半山先生凌乱的美须,可怜巴巴的唤道。

  果然,半山先生闻言,下一瞬就目光不善的看向顾长生和周沐,沉着声音开口,“老夫还当小孙孙是说着玩闹呢,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真的如此欺负他一个小娃儿!”

  “义父!”顾长生跺了跺脚开口,却被半山先生挥手打断。

  “周沐小儿,你好歹也是个战无不胜的大将军,怎可如此吓唬老夫的小孙孙?”半山先生将谴责的目光投向周沐。

  周沐无奈的勾着唇角看了顾长生一眼,转身正对半山先生,略一抱拳为礼,“周沐见过先生,家师时常牵念先生,见先生老当益壮,神采奕奕,周沐心甚安,想必家师得知也会安心许多。”

  顾长生炯炯有神的打量了两人一眼,老当益壮?神采奕奕?

  还真是大实话!

  没看见他老人家身上挂着她的小肉包儿子,还站的腰板倍儿挺直么?

  没看见她那宝贝儿子正躲在半山先生怀里捂着小嘴窃笑不已么?

  顾长生看到这里,是不论如何都看不下去了,不带半山先生说话,就拽过周沐推到一边,往前走了两步,一脸郁卒的看向半山先生开口,“义父,你可不能惯着他,这瓜娃子惯会装可怜卖乖,看人下菜,若是不严加管教,他定然无法无天,不出三天就能上房揭瓦!”

  “浑说!”身为五好义父的半山先生第一次出言驳了自家义女。

  “就是!浑说!我又不穷,不用揭了瓦卖银子,哼哼……”小肉包子顾泽从半山先生怀里露出来个脑袋,幸灾乐祸的加了句。

  “你!”顾长生气的当即瞪眼。

  “嗯?”

  半山先生不赞同的嗯了一声,那声音拖得老长,让顾长生想忽视都难。

  “老夫的小孙孙如此乖巧讨喜,怎会做那无法无天,上房揭瓦之事!长生爱女莫要危言耸听,欺为父我年老眼花!”

  顾长生听着自家义父的话,无限忧伤的看向周沐。

  丫的,神马情况哇这是?

  怎么二十四孝老爹见了她家小肉包儿子,就变成了二十四孝爷爷,完全把她这个义女给扔一边儿了?

  “老夫这才过府,你们都莫要寻老夫小孙孙的麻烦,否则就是给老夫添堵!”半山先生抱着怀中的小肉包子,脸上无限宠溺,警告的对着顾长生和周沐说道。

  看着一脸护犊子模样的半山先生,顾长生是彻底的败了。

  给他老人家添堵,那就是不孝!

  顾长生是个倍儿孝道的人儿,明显的此时无计可施了。

  而一旁的周沐,看着顾长生如此,也只能含笑摇头以对,这个,他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没过一会儿,宋伯就来报,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不戒小和尚说吉时已到,可以行认父大礼了。

  半山先生这才肯放下小肉包子顾泽,跟着往前院正厅走去。

  顾长生逮着了机会,将小肉包儿子提溜到一边儿,恨鼻子恨眼睛的恐吓道,“丫的,做人留一线,事后好相见,小子,你就祈祷你爷爷能把你栓在裤腰带上,要不迟早老娘得好好的教训你!”

  丫的有个护犊子的花孔雀师傅也就罢了,现在又来了一个护犊子的爷爷!

  人花孔雀虽然护犊子,可好歹还算得上是一个严师,你再看她义父,那简直就是护犊子护的全无下限,恨不得小肉包上房揭瓦,他老人家在下面扶梯子的模样,这可如何是好?

  顾长生突然对她儿子的长成问题,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忧虑……

  而另一边,元宝附耳在周沐耳边,将周宗宝的话,这样那样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周沐倾耳凝听,眉头越蹙越紧,低声吩咐元宝,“等认父礼成之后,带上邪来见本王。”

  “遵命!”元宝当即应了一声。

  顾长生炯炯有神的看着去而复返,将落入自己手中的小肉包儿子抢走的义父,欲哭无泪,转眼就看到周沐主仆俩一脸神神秘秘的模样,不由得勾着身子探了过去。

  “什么事儿弄得这么神秘,见不得人吗?”

  “无事,吾爱勿忧,我们且赶去前院吧,莫误了吉时。”周沐给了元宝一个眼色,转身牵起顾长生往前院走去。

  顾长生见周沐如此说,也没多问。

  认父大礼,端庄而肃穆,由不戒小和尚主持,周宗宝和周沐观礼,顾长生身为义女,行了稽首的九拜大礼,敬皇天后土,献上了鞋袜衣冠表过孝心,半山先生才稽首拜过摄魂无常鬼差,以期其女长寿,并拿出一只古玉长寿葫芦为礼,挂在了顾长生的颈上,这才算礼成。

  礼成之后,半山先生上座,先是顾长生牵着小肉包子顾泽上前拜过,又是周宗宝和周沐上前,再然后就是家中仆人上前拜见新老太爷。

  一家人不论主仆各个脸带笑颜,宋伯更是高兴的几欲落泪。

  他心中恨不得将自家娘子捧上天了疼,可他毕竟只是一个下人而已,多有不便,如今有了半山先生这样的义父作为靠山,他家娘子才算是一家老幼齐全了!

  因为有认父之喜,家中备下了丰盛的酒席,主仆分桌,菜色一致,各个喜笑颜开。

  元宝总算在宴席散后,才逮着机会将不戒小和尚带到了湖心亭见周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