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占室女星斗冲勾陈
  cpa300_4(); 秋高气爽,夜幕更显辽阔清明。

  浩瀚无垠的夜幕,繁星点点,斑驳的璀璨点缀其间,一轮明月似圆若缺的挂在当空,银河直贯天际,白晕微散,愈发衬得整个夜幕悠远而神秘,让人难以看清它的变幻莫测。

  不戒小和尚聚精会神的盯着夜幕中明灭不定的星辰,眸中倒映着星光点点,亦显得悠远而神秘。

  周沐屏气凝神的站在不戒小和尚身旁,两人一高一矮,尽皆神情凝重。

  就在同一时间,顾长生在半山先生门外唤了一声义父,得到应允之后,一手抱着那一大摞兵书,一手伸出,缓缓的推开了半山先生的屋门。

  “出现了!”

  不戒小和尚突然指着北方的夜幕,惊呼一声。

  周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北斗星所在的方向望去,果然,不知何时,一刻光彩耀世的新星横空出世,光芒闪耀了半边夜幕,已然夺去了北斗星的光芒。

  “这是……”周沐眉头紧皱,嫣红的双唇紧抿,宛如谪仙的脸上一片凝重,缓缓的问出两字。

  “占室女星!”不戒小和尚矮小的身子仿佛被朦胧的星光笼罩,多了丝神秘莫测,他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北方夜幕,盯着那颗光芒耀世的新星,眼中仿佛包罗万象般的幽深,“八十八星宿中,东方苍龙以占室女星为主,而此星却一反常态,惊现于北斗星辰之旁,其光其芒盖过北斗之锋……”

  “此乃天意啊!天意!”

  周沐看着夜幕之中,那颗熠熠生辉的异星,脸上变幻莫测,最终归于深沉的忧色,“此星异军突起,到底是何意味?”

  不戒小和尚依旧盯着那颗星辰未曾移开稍许,只是呐呐的回道,“听师傅言说,十数年前贫僧还未出生之时,荧惑之星已乱北斗,昭示着不出二十载天下必然大乱,原本天命所归之星该是应运而生,可如今占室女星芒指北斗,斗冲勾陈,这番昭示是……”

  不戒小和尚说到此处,略打了个顿,周沐的身形霎时紧绷,如箭在弦。

  “得占室女星者,得天下!”

  在周沐异常的紧张中,不戒小和尚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了九字,。

  就是这九字,让周沐刹那间陷入僵滞。

  夜空依旧的浩瀚无垠,星空仿佛包罗万象般眨着眼睛,仿佛在俯览人世百态一般,倨傲而变幻莫测。

  秋风微凉,吹在两人身上。

  两人却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同时陷入了僵滞。

  时间一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凝滞,不过几息的时间,那颗光芒耀世的占室女星眨眼间收敛了星芒,一如它横空出世般的突然。

  周沐盯着那颗和平常星辰宛如一样的占室女星,脸上明灭不定。

  不戒小和尚这才从夜幕上收回了视线,看向一旁僵硬的周沐,缓缓开口,“施主,这颗占室女星,正是长生施主的司命星辰,这其中意味,你可明了?”

  见周沐依旧盯着那颗星辰不做回应,不戒小和尚不紧不慢的继续,“贫僧早已有言在先,此乃天命,避无可避,更无法防患于未然,四国皇室皆不乏能人异士,占室女星斗冲勾陈,想必此时他们已然知晓柳州境有一女,得之者可得天下……哎!”

  不戒小和尚说到此处,低低的叹了口气。

  天下大乱,强者逐鹿,能者居之,奈何这一异象现世,竟将天下归属,寄予一女子之身!

  长生施主她……

  不戒小和尚想到此处,不由得摇头连连。

  “不!”周沐回神,茫然的喊了一声,双手抓住栏杆,十指深陷,“百万大军正与倭寇殊死一战,班师回朝最早也要等来年开春,倭寇尽皆伏诛,尘埃落定之后,若是在这之前,惊动四国,那本王也……”

  若是四国皇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他的长生,以他不过数千的驻兵,又能如何?

  不!他不要这样!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哗!”

  一声脆响在深夜异常清晰,观景台的栏杆,在周沐手下,倾时化成飞灰,往楼下散去,转眼消弭于尘埃。

  不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他的长生置身险地!

  “占室女星斗冲勾陈,旁人可能看出,此星应昭的是何人?”周沐看着无边的夜幕,幽深的双眸微眯。

  不戒小和尚缓缓摇了摇头,“天机本就难测,昭示也不过一瞬之间,贫僧也是昨夜感知天相有异,今日才将长生施主仔细观测,若非如此,也难发现她眉宇之间隐显的司命星辰问世之相。”

  “这么说来,即便是四国能人异士尽皆聚集柳州境,也无法确定这占室女星到底是谁的司命星辰?”周沐的眼中划过一丝流光,连忙问道。

  不戒小和尚心地至纯而无垢,怎会知道周沐此时心中所想,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如实相告,“占室女星应天命而出世,势必应昭此女不凡,如今柳州境无人不知药神长生,长生施主以一己之力,大兴制药之法,普授千金良方,善缘遍结天下,声名已然凸显,又何须能人异士来观?即便是寻常人也知道长生施主就是占室女星应昭之人……”

  周沐凝神听着不戒小和尚的话,眉头微皱,眸中精光一闪而没,轻声唤道,“三寸丁!”

  下一个瞬间,一个高不过两尺的矮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背光的暗影处,声音尖细,如同孩童般,却让人听了倍感怪异,若是细看就会发现,他露在夜行衣之外的眼角已经满是皱纹,此时名唤三寸丁的密卫疑惑的开口,“爷?”

  周沐看了一旁比三寸丁只高了些许的不戒小和尚一眼,微微垂眸,嘴唇一张一合,凝声如丝,缓缓吩咐。

  过了几息的时间,听明白周沐吩咐的三寸丁躬应了一声,身形如同泡沫般,转瞬融入了夜色之中。

  周沐看着三寸丁消失,英挺紧蹙的眉峰依旧没散开。

  “贫僧竟然泄露了天机,哎!怕是又要折下些许阳寿了……”不戒小和尚见他如此,也不多问,喃喃的说完这一句,抱着他的小木鱼往楼里走去,临跨上台阶之时,复又转身看向周沐,“施主,若是明日长生施主问起,为何观景台的栏杆凭空消失,还望施主据实以告,莫要累及贫僧。”

  周沐依旧盯着广阔无垠的夜空,头都未回的沉声开口,“今夜星象之事,不可让她知晓,免得她平添烦扰。”

  不戒小和尚敲了下手中的木鱼,一边往回走,一边淡淡的回道,“天机不可泄露,贫僧已然要折了些许阳寿了,可不会再上赶着折寿更多,贫僧还期有朝一日能够参透我佛,得以超然世外呢……”

  周沐对不戒小和尚的唠叨充耳不闻,他长生玉立,临空站在没有栏杆的观景台边缘,身形犹如苍松,周身戾气萦绕。

  “罪孽深重不得善终又如何?本王说过宁负天下亦不复她,纵使再添罪孽,本王也要护她安然无虞!”

  ……

  丝毫不知道夜色下发生何事的顾长生,此时正邪笑着看着自家义父失态。

  “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半山先生浑身颤抖的捧着一卷兵法,失神的翻页,呐呐的念出声,“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是为虚实;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是为实虚……”

  “……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是故朝气锐,昼气堕,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

  顾长生看着自家老迈的义父失了平时的儒雅脱俗气质,每念一句,眼中的光芒就大盛一分,捂着嘴巴无声的笑。

  她就说吧,这个时代落后的一塌糊涂,连个系统的兵书都没有!

  现在有了吧?

  她融会贯通中华五千年用兵兵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只为实用凝练而成。

  “义父?”顾长生小声的唤了一声。

  半山先生全神贯注与手上兵书,仿佛陷入书中一般,非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顾长生看着见了兵书就置身书中不能自拔的半山先生,转身轻轻的走出了屋子,还细心的关上了门。

  “昆奴,守护我义父,让宁二跟着我就可。”顾长生在门外小声吩咐隐身不见的昆奴。

  “遵命。”昆奴独有的嘶哑嗓音传来。

  顾长生复又好笑的回头看了自己义父的房门一眼,就让他先好好研究一下那些兵书吧……

  庭院幽深,亭台楼阁掩映,顾长生站在自家府邸中,秋风徐徐,吹起了她血色的长裙,裙摆临风,有种超然于世外的出尘之感。

  顾长生长身独立,抬头望向浩瀚无垠的星海,她顾长生,总要在这个时空生存下去,即便是她的举动,打乱了这个时空原本发展的进程,也在所不惜。

  北方的夜幕下,原本如平常星辰一般的占室女星,突然光芒大盛,然后转瞬恢复如常,速度快的肉眼都不能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