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四国皆惊闻
  readx();

  cpa300_4(); 大周皇宫。

  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头上道冠歪斜,身上的衣服也被摔的狼狈不堪,急匆匆的在皇宫的大道上奔驰,一边跑还一边嘶声力竭的喊着,“钦天监十万火急奏今上,拦路者杀无赦!”

  “钦天监十万火急奏今上,拦路者杀无赦!”

  “……”

  好巧不巧的,今日当值的又是那班子大内侍卫。

  菜鸟侍卫神情木讷的看着那个闯宫的老道儿踉跄的在宫道上奔跑,突的福至心灵,抓住一旁的大内侍卫头头兴奋的道,“头儿,今天闯宫的可不是沐郡王殿下的密卫大人,也不是宝亲王殿下,我们立功的机会来了,抓吧!”

  天知道,沐郡王殿下座前的密卫大人闯宫了两次,陛下就发了两次火,狠狠的将他们教训了一顿。

  宝亲王殿下更是厉害,还真如他们担忧的那般掀了乾坤殿的屋顶!

  虽然说,他们预测的是陛下会被沐郡王殿下座前的密卫大人气的掀屋顶,事实虽然有所出入,可结果却是异曲同工,乾坤殿的屋顶确实被掀了,而宝亲王殿下走后,他们因为疏于职守,当了半月的泥瓦匠!

  无他,修乾坤殿的屋顶而已!

  现在,区区一个老道儿都敢闯宫,这不是明摆着的立功机会吗?不要白不要!

  看着那老道儿连跑个路都能跑的一跌三撞的,菜鸟侍卫无比确定,就他这三脚猫的功夫,都能分分钟摆平他!

  “啪!”

  一个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了菜鸟侍卫的后脑勺上,打断了菜鸟侍卫的浮想联翩。

  “头儿?”菜鸟侍卫无限哀怨的揉着被拍的后脑勺,疑惑的唤了一声,他们头儿拍他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大了,好疼!

  “立功?立功你个大头鬼啊!你长着一双耳朵喘气呢?那老道儿嘴里喊的什么你没听见啊?”大内侍卫头目头疼的看着菜鸟侍卫,脸上的表情不言而喻:孺子不可教也!

  “那老道儿嘴里喊着什么?”菜鸟侍卫茫然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突然恍然大悟,“啊!钦天监十万火急奏今上,拦路者杀无赦!”

  “亏得没聋,现在你明白了?”大内侍卫头目白了他一眼,一副你理应知道的表情。

  可是菜鸟侍卫不愧是菜鸟侍卫,他是真的不明白!

  所以菜鸟侍卫很实诚的昂着头问道,“手下明白什么?”

  “啪!”

  又是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了他的脑门上,侍卫头目这下是真的出离愤怒了,“我说世伯怎么会把你这个没脑子的给送进宫当差?你就算年纪轻没见识,可好歹也得有常识吧?”

  “钦天监那是什么地方?满朝的文武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是负责观测天象,颁布历法,推演国势兴衰祸福的地方!能进钦天监的哪个不是人老成精的得道高人?凡是钦天监之人,哪个不是眼高于顶,目无下尘?寻常你想见都难得一见,现在你竟然要抓他们立功?”

  “老子告诉你,刚才跑过去的那个老道儿就是钦天监的钦天监正,你有种你抓一个试试?他如此失态,十万火急面见陛下,定是出了关系国祚兴衰的大事儿,你拦一个试试?你若是不怕牵连九族,你尽管去拦!老子就此和你绝交!”

  大内侍卫头目说到此处,不由得愤愤的扔掉了手中的长枪,天可怜见的,他家和这菜鸟家是世交,也在九族亲朋之内!

  菜鸟侍卫膛目结舌的瞪大了眼,如此说来,那这钦天监的人,还真不能拦!

  天爷!他现在才知道,原来戒备森严如皇宫这般,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可以想闯就闯,比如说沐郡王殿下座前的密卫大人,比如说宝亲王殿下,如今又加上了个钦天监……

  菜鸟侍卫顿时觉得自己有限的脑容量乱成了一团麻,好乱好乱,他得好好捋捋……

  修缮一新的乾坤殿内,周临帝正伏在龙案之上,看着平铺其上的堪舆图。

  他的皇孙周沐弃闽南百万大军与不顾,毅然决然的撂挑子回了柳州,如今一时之间,他倒是找不出除了李沐风之外,更好的接手人选。

  满朝文武不断施压,被他的宝亲王皇弟大闹了京城一番,才稍有平息,可是他的宝弟一走,那些个闲到长毛的文官,死灰复燃,又开始闹腾了起来,大有他不惩办周沐就撞死在朝堂上的架势。

  周临帝手指放在了闽南的位置,恨恨的点了点,然后头疼的扶额。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有人……有人闯宫!”小喜子踉跄的摔进了乾坤殿,连爬都没顾得爬起来,就地跪在地上急急的禀报道。

  乾坤殿一瞬间陷入了沉寂,就连站在龙案旁的内侍总管韩善,都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小喜子等了许久不见回应,疑惑的抬起头一看。

  吓!

  龙案上哪里还有周临帝的身影!

  可他跌进门的那一个瞬间,分明看到一个明黄的身影伏在龙案上的啊!

  难道是他跑的太急,眼花看错出现幻觉了?

  小喜子茫然的冲着自家义父打了个疑问的手势,下一刻,内侍大总管韩善当即心如明镜般,来的不是宝亲王殿下!

  可是,陛下他……

  韩善眼角直抽的瞄了一眼龙案之下,心下急转,转眼就想到了应对之策,假装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便往龙案下扶去,“陛下,您怎么摔倒了?可是最近忙于朝务,操劳过度?”

  周临帝一见自己的近侍如此反应,顿时明了,来的不是他的宝弟!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锦绳,他是真的怕了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宝弟了!

  “朕果然是老了……”周临帝一边假装虚弱的在韩善的搀扶下起身,一边感叹。

  “陛下身强力壮,比那些年轻小伙子还要好上许多,怎可言老?”韩善从善如流的拍着马屁。

  在主仆俩如此无间的配合下,愣是将周临帝听闻有人闯宫就吓到躲桌子低下的失态给掩饰了过去。

  “呔!何事惊慌,还不快快启奏!”韩善冲着小喜子打了个眼色,声色俱厉的呵斥道。

  小喜子顿时蜷伏于地,颤颤巍巍的回奏到,“钦天监监正玄清散人闯宫,说是有十万火急要面见圣上,想必……”

  小喜子正回报着,钦天监监正玄清散人已经跌跌撞撞的闯进了乾坤殿。

  “想必马上就要到乾坤殿了……”小喜子看着已然闯进来的玄清散人,呐呐的将未出口的话说完……

  “陛……陛下!”玄清散人只是唤了一句,就脱力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来人,还不看茶!”周临帝一见来的是玄清散人,才放松下来的心复又提起,忙吩咐道。

  若是来的是他的宝弟,顶多也就是他这个九五之尊遭殃也就罢了,可来的是玄清散人,那就肯定是出了大事!否则依着玄清散人清冷孤傲的性子,断然不会走出占星楼,并如此失态!

  玄清散人一把推开小太监奉上的茶,喘着大气开口,“陛……陛下!大事不好了!”

  周临帝闻言当即色变,紧张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玄清散人复又摇了摇手,“不是,是大事太好了!”

  这一惊一乍的,周临帝顿时委顿的坐到了椅子上,目光灼灼的看着失态的玄清散人,等待着他继续。

  “陛下,贫道于占星楼闭关十余载,今日惊觉天象有异,特特出关恭候!”

  “陛下,占室女星斗冲勾陈,应天命而生之人临世了!”

  玄清散人说完这句,复又拍着胸口开始大喘气。

  “应天命而生之人?此天象何解?”周临帝一听事关“天命所归”,当即站直了身子。

  玄清散人又缓了口气,忙激动异常的解释道,“占室女星芒盖北斗,斗冲勾陈,此乃异象,昭示天命所归之人临世!”

  “此异象的解释是:得占室女星者,得天下!”

  周临帝一听此言,也是激动不已,连忙追问,“占室女星,是为何解?”

  “八十八星宿中,占室女星主东方苍龙,乃是女主占室之召,陛下,勾陈之地,有一女临世,得之者,则尽得天下啊陛下!”

  “贫道十余年前折损寿元窥得天机,荧惑冲北斗,预示二十年内必有天下大乱之兆,陛下,如今应乱世天命而生的人临世了!此女定然不凡,陛下应马上派人前去寻找啊陛下!”玄清散人说到此处,激动的恨不得以头抢地。

  周临帝也激动的搓着手来回踱步,“天下之大,四国鼎立,道长说的占室女星到底身在何国何处?朕怎知何女是占室女星?还望道长为朕解惑,朕……”

  不等周临帝把话说完,玄清散人就亟不可待的开口打断,“勾陈之地应昭的不是他国,正是我大周!而占室女星光芒耀世,横空出世,势必因为此女不凡,凡天命不凡之人,定然超然于众人,或伴随祥瑞、或成就大事……”

  “陛下,天生异象,想必四国的能人异士都能窥得天机!如今占室女星应昭大周勾陈之地,这乃是得天之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