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丫的萝卜开会
  readx();

  cpa300_4(); 回应董雷的依旧是菜肆落针可闻的寂静。

  董雷茫然的看着手中的青菜,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作为一个家教良好的丫头,偷菜的事儿她董雷是绝对干不出来的,可是摆摊卖菜的人一个都没有,她该怎么办?

  “完了!这下完了!没菜下锅了!”董雷看着满满当当的菜肆,看着那一筐筐新鲜的蔬菜,欲哭无泪。

  这下是真的完了!

  她们家饭桌上要开天窗了!

  “有人在吗?有卖菜的人在吗?”

  董雷不死心的在菜肆转了个遍,喊了无数声,可是都没有人回应她。

  无奈之下,董雷只能挎着空荡荡的菜篮子往家里赶去,心中止不住的寻思,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怎么摆摊的小贩连摊子都不管不顾了?

  连生意都不做了,他们干什么去了?

  董雷回家的途中连一个人影都没碰到,回到后厨的董雷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菜篮子,红果果的忧伤了。

  这可怎么做饭呢?

  无奈之下,董雷围着灶台转了无数圈,终于福至心灵,想到了办法,便一脸欣喜的往菜园子跑去……

  因为顾长生这个当主人的赖床不起,是以早起的家人非常怨声载道的吃完了早饭,就该干嘛干嘛去了。

  小肉包子见他家爷爷忙着看书不顾的教他念书,巴拉着小短腿往演武场跑去。

  他娘亲说,要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不可有一时的懈怠,孔雀狮虎还在闭关,小肉包子顾泽自认是个听话的乖宝宝,自觉性良好,自己跑去跟练梅花桩较劲去了。

  半山先生沉迷于兵书之中不能自拔,早饭送到他的楼上,他也只是草草的扒了几口就将董雷打发走了。

  董雷看着桌子上的菜色,脸上闪过一抹担忧。

  她家娘子看到了,会不会一巴掌拍死她?

  会吧?不会吧?

  这样富有辩证哲理性的辩题,董雷只是思考了一刻,便放弃了思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娘子说过,静观其变也是一种美德!”嘴里这么说着,董雷收拾了一下家中其他人吃过的早膳,回到厨房清洗了碗筷,开始重新给自家娘子再做一份早膳。

  而此时此刻,顾长生抱着被子睡的正欢活!

  ……

  同一时间,沐郡王府客苑。

  “如玉,如歌,外面到底是出了何事?为什么如此喧哗?”霍水仙一袭藕色长裙拖地,美绝人寰的脸上显出一抹忧色。

  怎么她一起床,自己住的院子就香气缭绕,她身上也是香气袭人,让人闻之忘忧?

  门外更是有一阵阵喧哗声传来,让她不胜其扰。

  “小姐,天降祥瑞,就在您的屋顶,有凤来仪百鸟朝凤!”如玉的肩膀上还包裹着白布,箭射透肩胛,万幸的是没伤到骨头,所以她还能站着。

  想到肩上的伤,如玉就想到了伤她的顾长生那个贱人,脸上不由得显出一丝狠历。

  如今她家小姐所住的客苑引来天降祥瑞,满城皆惊,如玉想到此事,又不由得喜上眉梢,但凡引来祥瑞之人,都是天命不凡的贵人,如今她家小姐被奉为神灵,她倒要看看,顾长生那贱人还能如何嚣张!

  她非要她血债血偿不可!

  “不止如此,昨夜子时,小姐的院落香飘百里,引来无数百姓膜拜,小姐,你可是天命贵人啊!”如歌在一旁连忙接了句。

  霍水仙听着两个丫头的话,脸上阴晴不定转换了几遍的颜色,最后因为激动而涨红,不敢置信的拽住自己你的俩丫头,疾声问道,“你们说的可是真的?真的有天降祥瑞?”

  如玉被拽,肩头传来一阵巨疼,可她此时哪里顾得上这些,脸上扬起一抹凿定的笑容,连忙回答,“千真万确小姐,如今风凰还在屋顶上起舞。”

  如玉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了指屋顶。

  霍水仙见她如此言之凿凿,脸上的欣喜之色更盛了几分。

  “天降祥瑞……天降祥瑞……”霍水仙失神的喃喃重复着这一句,绝美的脸上一抹发自心底的笑容倾国倾城。

  凡引来天降祥瑞之人,必是应天命而出的贵人!

  此时此刻起,她霍水仙会被人奉若神灵,身份倍增!

  “哈哈……天佑我霍水仙!果真是天佑我霍水仙!”霍水仙笑着翩跹转圈起舞,舞姿翩翩,妖娆无边。

  如玉和如歌两个丫头对视一眼,脸上都扬起了与有荣焉的笑容。

  她家小姐集无双才华和绝世容貌与一身,果然是生来就大不同的!

  这祥瑞之景出现,就是昭示着她家小姐有凤来仪,乃是大贵之人!

  霍水仙心中的欣喜难以抑制,妖娆的舞了一忽儿,突然停住了身,眸中闪过一丝阴鸷之色,恨恨的开口,“顾、长、生!你容貌才情皆不如我,更无天佑,如此,你凭什么跟我争?沐哥哥是我的!只有我霍水仙才能配上他!”

  “贱人!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

  “爷,已经按您的吩咐办好。”

  三寸丁捧着三个瓷瓶,恭敬的站在周沐身前。

  周沐长身独立,一袭紫色蟒袍上,金丝勾勒的龙形图案翩翩若生,仿若要龙翔九天般若隐若现,此时他正站在自己的揽胜院中,双手背负身后,宛如造物主精雕细琢的脸上神情莫名,让人看不清猜不透。

  “爷?”三寸丁久久等不到回应,疑惑的抬头又唤了声,手中的瓷瓶又往前递了递。

  周沐听到三寸丁嘶哑的声音,这才回神,眼光落到他手中的三个瓷瓶之上,眸中闪过一丝柔光。

  他缓缓伸出手,将那三个瓷瓶拿了过来,握在掌心轻轻的摩挲。

  若她知道,自己拿了她的引魂香,一定会很生气吧?

  想到顾长生生气的模样,周沐的嘴角微勾,脸上闪过一丝宠溺,她那个人易静易动,不论喜怒哀乐都是那么的真实毫不做作,让人难以自拔的沦陷……

  “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周沐对着三寸丁挥了挥手,宝贝的握着那三个瓷瓶往屋内走去。

  三寸丁矮小的身子站在花木丛中几乎不见,此时他挠了挠头,满是皱纹的脸上一脸疑惑。

  他家爷,这是要做什么?

  想不明白所以然的三寸丁所幸也不想了,按照安排,去将那“风凰”收回来才是正事。

  ……

  “哇!好舒服!”

  睡饱的顾长生心满意足的在床上翻了几个滚儿,才爬了起来。

  外间早有董雷准备好的洗漱东西,顾长生洗漱干净,简单的将长发挽起,换过衣衫,便往楼下走去。

  饭厅之内,董雷早就为她准备好了早膳,候在一旁。

  顾长生进来,看到一桌子的饭菜,顿时整儿就在风中凌乱了。

  天爷!

  她看到了什么?

  顾长生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手,指向一道菜,抽着嘴角开口,“酱萝卜丝。”

  董雷往那盘酱萝卜丝看了一眼,一脸汗颜的点了点头。

  “溜炒胡萝卜。”顾长生的手又指向旁边的一道菜。

  董雷听着她家娘子变了的声音,几不可见的缩了缩身子,还是点了点头。

  顾长生见她如此,颤抖的手指一一指过饭桌上的菜色,咬牙切齿的一一念出声,“萝卜丝饼,红烧萝卜,醋萝卜丝,炸萝卜丸子,白水萝卜汤……”

  顾长生每念一句,董雷的身子就缩一缩,及至最后,差点儿缩到了顶梁柱后面。

  “董雷,老娘是兔子么?”顾长生看着她如此,一脸木讷的问出口。

  妈蛋的!谁给她解释一下,为嘛她一觉醒来这个世界变得如此贴近兔子?

  萝卜不是兔子的最爱么?为嘛会爬满了她的饭桌?

  “娘子……”董雷一脸怯怯的唤了声,一副有苦不敢言模样。

  顾长生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没长出个兔儿唇,也没长出兔子毛,才松了口气,继续看向董雷,“小雷子,你最好给老娘解释清楚,这满饭桌的萝卜菜到底是要闹哪样?”

  “丫的你萝卜开会呢?老娘是没给你银子让你买菜?还是今天菜肆上只有萝卜卖?你至于一大早的就弄一桌子萝卜把老娘当兔子养么?”

  面对顾长生一连的追问,董雷一脸苦笑,呐呐的开口,“这些萝卜不是买的,是咱们府里菜园子里种的……”

  天知道,她可是费了好些心思才做出来这么一大桌子萝卜菜的!

  顾长生看见如此的董雷,无语问苍天,她现在倍儿后悔为什么要给董雷僻出个菜园子种菜。

  现在好了,被萝卜埋了吧!

  她尼玛真心不是兔子,你就算做出来宫廷萝卜,她也不喜欢哇!

  “董雷,我绝壁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你才会这么整我!”顾长生指着无辜的董雷,无可奈何的叹气,她竟然还无辜了,她莫名其妙的被当兔子养,更无辜好不?

  丫的,这么一大桌子萝卜,真要是靠这个果腹,那还不得屁声连天哇?

  这尼玛都叫什么事儿?

  “娘子,不是我想做萝卜,是根本就没有卖菜的,奴婢也是没办法哇……”面对着自家娘子如此的指控,董雷委屈极了,天可怜见的,她真的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