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以她之饵钓她之鱼
  readx();

  cpa300_4(); 顾长生听到董雷的话,又看了一眼满桌子的萝卜菜,深深的忧伤了。

  萝卜是个好东西啊,萝卜号称“小人参”,种子、鲜根、枯根、叶子皆可入药,种子消食化痰,鲜根止咳助消化,枯根利二便,叶子治初期痢疾,并有预防痢疾作用,她的《顾氏药校注》上就详细的记述了萝卜的药效,不得不说,廉价而实用,贫民都能用得起,是个当之无愧的好东西!

  可这再好的东西爬满了她家饭桌,那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的啊!

  萝卜利便通气,吃多了,你可要她肿么办?

  妈蛋的!卖菜的人都木有,干毛去了?

  这么想着,顾长生也就这么问了。

  董雷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将自己出门去菜肆买菜的所见所闻讲诉了一边。

  顾长生听完,无语问苍天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呐呐的开口,“连菜摊子都没人管没人顾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了不得大事?”

  董雷见自家娘子如此疑惑,很利索的摇了摇头,天知道,她来回两路,连个人毛都没碰到,就算要打听消息,你好歹也得让她碰着个能说话的活人不是?

  “娘子,你就将就一点儿吧,虽然一桌子萝卜确实不甚好看,可能吃饱就好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不是吗?”董雷见自家娘子没有暴走,这才放下了心来,小声的规劝着,末了摸了摸鼻子又加了句,“娘子,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这萝卜还是要吃的!”

  顾长生看着那一桌子花花白白的萝卜菜,嘴角直抽。

  天爷!她真的要沦落到要靠萝卜果腹的地步了么?

  这日子还有毛线奔头啊?

  幽怨……

  “所以,一家人的早膳吃的也都是萝卜么?”怨念颇重的顾长生想到家中的其他人,脸色变了一变,炯炯有神的问道。

  “当然!”董雷当机立断的回道,想到一家人吃萝卜的情景,不由得汗颜的摸了摸鼻子,“菜色一致,跟这一桌子相比,除了量多了,其他的一点儿都没差别的,不是娘子你说的,不能差别对待么,奴婢可是很听话的……”

  “所以他们什么反应,吃了没?”顾长生最关心的是这个!

  她家都养了些什么人呢?她家的小肉包子还好点儿,从小吃惯了苦,倍儿好养活,只要有吃的,他就不挑食儿,从这一点上说,她家儿子还是个好宝宝的,当然顽皮的时候除外!那小瓜娃子顽皮的时候,绝壁能气的人肝儿疼,还拿他莫可奈何!

  她家儿子就算了,可是她家还有个周宗宝呢,那可是堂堂的宝亲王殿下,是个吃惯皇宫御宴,山珍海味的货,顾长生敢用项上人头担保,周宗宝若是会吃这样一桌子萝卜,她把自家脑袋摘下来当马球踢!

  “宝亲王殿下一见早膳菜色,当即气的差点儿掀了饭桌,还是奴婢眼明手快给拦住了,然后他就早膳都没吃,给气走了……”董雷想到暴走的宝亲王,就一阵儿的无语。

  怪她么?真的怪她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能做出这么一桌子萝卜已经很不容易了!真是不管厨房不知做饭难!

  顾长生一听这,终于觉得有点儿平衡了。

  丫的,红果果的还是得有比较啊!比起饿肚子的周宗宝,顾长生觉得,她怎么着都得比他好上那么一点儿才是。

  不就是花样萝卜菜么?好歹还是有机无公害的,铁定吃不死人!顶多就是多放几个屁,污染污染空气,有损有损雅观而已!

  谁要是敢拿这个来说事儿,顾长生决定要用一句话回应,丫的管天管地,管不着人拉屎放屁!

  顾长生看着满桌子花式萝卜菜,突然就想到了前世赵丽蓉的小品,宫廷萝卜!丫的,这要是再来个宫廷土豆,那就真的全活了!

  炯炯有神!

  “咕噜!”

  顾长生苦着一张脸抚着自己大唱空城计的肚子,无奈至极,今天本就起床晚,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萝卜!你等着!老娘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心中做如斯呐喊,顾长生抱着慷慨就义的大无畏精神,拿起一旁的筷子,就坐了下来。

  董雷瞪大双眼,看着自家娘子一幅破釜沉舟一去不回的样子,不由得同情起那一桌子萝卜起来。

  萝卜有什么错?至于让人这么嫌弃么?

  “小雷子,你给老娘记着,过了今天,一个月别让我在饭桌上看到萝卜!”嘴里含着个炸萝卜丸子,顾长生犹不忘提醒一旁的董雷。

  丫的,苦大仇深啊,萝卜!

  顾长生这边吃了还没几口,院子里就传来一阵儿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喊。

  “娘子!娘子!老奴回来了……”

  呃……

  顾长生一愣,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这是,宋伯的声音?

  顾长生和董雷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茫然不解。

  不过眨眼的时间,宋伯就冲进了饭厅的大门,扶着门柱子喘着粗气。

  顾长生膛目结舌的看着宋伯的狼狈模样,一阵儿无语,宋伯的头发散了,黑白相见的发丝缠缠绕绕的像一团乱麻,衣服也满是泥土,黑一块灰一块的完全看不出原样了,脸上更是好不到哪里去,五颜六色的像个调色盘一样……

  顾长生不敢置信的指着宋伯,从头到脚指了一遍,抽着嘴角开口,“宋……宋伯,你这是历劫归来么?”

  丫的,西游记里唐僧受了九九八十一难,几次险些被下锅煮了,也没弄得像她家宋伯这么狼狈啊!

  “是啊,宋伯,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就找不见你人,我们还以为你有事儿早出门了呢……”董雷见此,忙上前去,要搀扶宋伯。

  宋伯推开了董雷的搀扶,摇了摇晕乎的脑袋,“先别碰我,我身上脏的很。”

  顾长生点了点头,瞧宋伯这模样,虽然有点儿大喘气,可中气十足,那身上脏么,是不争的事实啊!

  宋伯真是个实诚人!

  心里天马行空的想着,顾长生突然吸了吸鼻子,然后眉头微皱。

  引魂香的味道,虽然是残留的香味,可顾长生的鼻子对药香向来敏感,更何况这药是出自她的手!

  “宋伯,你到底是怎么出门的?”心中疑惑,顾长生拧着眉头就问出了声。

  见自家娘子发问,才喘了一口气的宋伯连忙躬了下身,算是全了礼数,紧接着就开口,“娘子,可是出大事儿了!”

  顾长生一愣,心底闪过一抹疑虑。

  董雷去买菜,遇到了万人空巷,连个人影都没碰到,她就知道是出事儿了,可是事不关己,顾长生向来是抱着高高挂起的心态,听到宋伯如此说,顾长生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

  宋伯又缓了口气,才开口,“娘子,不是老奴亲身经历,老奴自己也不敢相信,老奴昨夜从您书房回去就躺下了,才刚起了睡意,就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老奴醒来,已经跪在了郡王府……”

  宋伯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不由得弯腰摸了摸自己的膝盖,天爷,到现在还疼着呢,都不晓得他跪了多长时间。

  宋伯张嘴刚想继续说,顾长生却伸手打断。

  此时此刻,顾长生的脸色可以说是五颜六色了,心里那个百转千回啊。

  丫的,昨夜她就知道周沐那个妖孽拿走了她的引魂香,当时她还在心里调侃,指不定是妖孽那厮大半夜春闺寂寞睡不着觉,在大街上用引魂香溜人玩儿呢!

  结果,竟让她一语成谶了!

  妖孽他还真的溜人玩儿了!

  拿了她的引魂香当饵,钓了她家的宋伯当鱼溜着玩儿,毛线意思啊这是?

  顾长生想到这里,有点儿咬牙切齿了,丫的妖孽,老娘跟你梁子结大了,不告而取是为盗也,你说你盗了也就罢了,你丫的竟然还敢用到她家人身上!

  这是闲的蛋疼,纯找事!

  “娘子?”宋伯见自家娘子的面色不好,踟蹰的唤了一声,脸上显出一丝焦急之色,他可还有急事儿等着回报呢,怎么看自家娘子的样子,一点儿都不着急?

  “小雷子,去厨房盛碗醋过来!”顾长生瞄见宋伯急到涨红的脸色,对着董雷挥了挥手。

  董雷虽然不明所以,可还是应了一声,连忙往厨房跑去,她家娘子不论做什么肯定有她的道理。

  顾长生确实有自己的道理,引魂香无毒,只是添件了精神类的药物,让人神志不清,就失了魂一般,药效渐弱,人恢复了神智,却精神亢奋,容易激动……

  宋伯现在就是如此。

  引魂香无毒,自然无解药,可醋却能克之!

  宋伯着急的几次张口欲言,都被顾长生打断。

  很快,董雷就捧着一碗满满当当的醋跑了来,练了许久菜刀,董雷的下盘甚稳,一路小跑,那一碗醋愣是连一滴儿都没洒出来。

  “娘子,醋来了!”董雷急慌慌的将那一满碗醋递上前。

  顾长生伸手接过,在董雷膛目结舌的目光中,手臂一抬,那一满碗醋就一滴不落的全泼到了宋伯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