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十四章 宋伯的肺痨
  “娘亲,唐三藏是谁?八十一难又是多少?”小肉包子举起两只小爪子,一手伸着一个小拇指,一手比着个八,十以内的数字娘亲有教他。

  “唐三藏啊,那是一个非常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至于八十一难么,那更是一个颇为冗长又坑娘的故事,等娘亲有空再慢慢给你细讲。”顾长生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颇为哀怨。

  靠来!她的遭遇太尼玛像唐三藏了。

  人不是用一句话形容西游记里面的妖怪:“有背景的都被带走了,没背景的都被猴子乱棍打死了。”

  她从穿到这,遇着的一个有背景的麻烦确实走了,没背景的被她彪悍的秒杀了。

  这是何其相似的破烂情节。

  顾长生握拳,老娘一点儿都不想见如来佛祖!

  柳州是她今后的长居之地,她必须一定要好好的在这活着,为了小康生活奋斗。

  铺子外面看着萧索残破,铺子后面连着的两进院子也不吝多让,院子挺大,前后两进,各有六间屋子,后院还开了小门,连着后街的巷子。

  顾长生看着打扫的一尘不染的院子,叹了口气。

  宋伯不是学医的料,跟着老太爷几十年也未有所成,老太爷过身,她远嫁京城,顾氏医馆就迅速的衰败下去,请来坐堂的大夫走的走去的去,渐渐不复昔日的荣光。

  所幸宋伯打了一手好算盘,时常出门帮人做账,才能勉强维持生计,五年来尽心尽力的守在医馆。

  顾长生对院子很满意,他们一行这么多人,总是是有个地儿能落脚了。

  老宋头那是个死忠的人,见顾长生唤他宋伯,死活不答应。

  顾长生也不管他,他坚持他的主仆尊卑有别,她坚持她的人人平等不分贵贱。

  “小翠啊,咱家还有多少银子啊?”顾长生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在后院选了个屋子住了进来,此刻她正趴在桌子上,满脸灰败的看着小翠。

  小翠一边收拾床铺一边回头答道:“一两。”

  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你确定……”

  “娘子不用再问,奴婢确定就剩一两,绝对没数错。”小翠放下手里的枕头,打断顾长生没问完的话。

  顾长生内伤了,哀怨的望了小翠一眼,咱要不要堵人堵得这么彻底?好歹给留条生路啊。

  “砰砰砰……”

  随着敲门声,传来宋伯的声音,“娘子,是老奴。”

  顾长生闻声唤了小翠,示意她去开门,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怨念……

  “娘子,这是老奴这几年存下的一点儿银子,前段时间听胡氏医馆的人说娘子被休,老奴原本打算,再无消息就收拾东西上京寻娘子去,如今看来,却是不需要了。”已经被严厉的要求改口的宋伯还有点不习惯,可还是恭敬的行了一礼退到一边,将手上的钱袋推向小翠。

  顾长生笑了,宋伯这就是及时雨啊,她正在为银子发愁,这可不就来送银子了。

  顾长生默念了几声阿米豆腐,然后接过钱袋打开。

  然后,她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这一天的起起落落都经过,她总是在满怀着完美的期望,迎来最坏的结果。

  钱袋里零零碎碎的装着散碎的几点儿银子,更多的是铜质的大钱儿。

  根据顾长生的目测,最多不超过五两银子!

  娘也,她的命还能更苦点儿不?

  她有一家大小整整六口人要养活,加上她自己,整整七张嘴啊!

  总共不过六两银子,要养活七张嘴,就算她把这七两银子掰成几瓣儿,也支撑不了多久啊!

  “老奴无能,老奴身子不争气,这些年也就剩下这么点儿……”宋伯羞愧的低下头,他真是愧对老爷啊!

  顾长生叹了口气,站起来将银子塞回送伯手里,拽起他走回桌前坐定。

  不就是穷吗,不怕,她年轻力壮,又有一身医术,还愁养不活几口人?

  她要奋斗,她要挣钱!

  宋伯疑惑的看着顾长生拽着她的手腕,一指覆在了他的手腕内侧。

  这是诊脉?

  他曾经日日见老爷如此,将手搭在一个个病患的脉上,为他们排忧解痛,难道娘子她,也都学会了?

  是了,家学渊源,娘子幼时,确实编读医书……

  “宋伯,张嘴。”顾长生抬头,看向宋伯吩咐。

  宋伯乖觉的张开嘴,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家娘子。

  顾长生凝眉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宋伯,你苔少质红,脉薄细而带数,乃是气阴耗伤、肺阴亏损之兆,此病微起只时,只是口干舌燥,咳嗽久而不止,拖而成疾,肺阴太损而成痨。”

  宋伯惊了,一脸的不敢置信,颤抖的出声,“娘子此言当真,可老奴去了多家医馆,皆说老奴这是寒气入体,久而未去其跟的缘故。”

  顾长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才又继续,“此病初时确实是寒气入体所致,可如今已经不是当时的情况,宋伯如此,少数也有三五载,如今确实是肺痨之症。”

  宋伯愣了,肺痨乃是不治之症啊,娘子这才刚回来,他还没来得及照顾,他怎么有脸去见老爷!

  顾长生也很忧伤,无语的望了望天,祸不单行啊!

  可看到宋伯一副如丧考批的模样,瞬间回神,现在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她是个医生,她不会看着她的病患渐渐衰弱致死,何况宋伯的情况还远未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宋伯无须担心,你的病情还不算糟糕,尚且在可控的范围,从现在起,你少与人接触,出门亦要用布巾遮掩口鼻,此病具有传染性。,恐会传给他人。”

  家中尚有幼童,顾长生不得不做打算。

  宋伯闻言惊悚的急急后退,忍不住咳了两声,才在门口处停下。

  传染性,他第一次听说,可听着很吓人,一定不能传给了娘子去。

  “宋伯,你不必惶恐,你只是肺痨初形之时,我给你连续针灸七日,拔去你体内淤积的凉寒之气,再辅以汤药好好调养,不出半月,必可见效。”

  “针灸?”宋伯疑惑的看向顾长生,复又惊喜的抬头,声带颤抖,“娘子,娘子是说,此病可医?”

  古来只要确诊是肺痨之症,大多熬不过几载就受尽折磨死去,他没听过针灸,也没听说过肺痨还可医治……

  顾长生业已知晓,周朝医道不昌,针灸尚未见流传,就连好多药材,不论品种还是炮制,都多有不足之处。

  面对这样的世道,顾长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惋惜。

  她在现代狠狠的祸害了几个硕果仅存的老中医,最后才得以拜师严氏,严氏医术,以神针之法闻名,并认为病者之患,表于形,溢于相,浮于脉,究其根由却在于人体五经八脉和通体穴位之中,当以针灸诊之,以汤药辅之,方可祛其根本。

  严氏阵法博大精深,饶是她天资过人,也是苦学五年才得大成,尽得严氏衣钵真传,她坚信,世上病痛自有万千种,却只有医术不精的医者,没有无针可医的病痛!

  “宋伯不必疑惑,肺痨虽属疑难杂症,但却并非不能根治之症,长生定当全力一试。”肺痨之症确实难医,可若施以针灸,辅以汤药,再好好将养,定会有好转的可能。

  宋伯虽是不尽信,可病者求生是本能,何况,他不能有事,他若有事,谁来照顾娘子母子两人,跟来的人除了小翠都是不知根底的,他怎么能放心,他一定治好,才能照顾娘子母子,才有脸去见往生的老爷!

  宋伯想到此处,坚定的点了点头,捂着口鼻对着顾长生在门口跪下,“娘子,老奴一命无关紧要,可老爷临去之前将娘子托付给老奴,老奴无能,让娘子遭受这诸多磋磨,可老奴不能死,老奴无颜敢死!”

  顾长生也不多说,转身吩咐小翠准备笔墨,低头开始开药方,太贵重的药材只能避开,如今他们银钱所剩不多,只能捡紧要的列出。

  “党参、甘草各十五钱,黄芪、白术十钱,地黄、五味子……加水三碗文火煎成一碗,热服。”顾长生一边思索着写下药方,一边看向小翠,“小翠你去抓药吧,记得药材浸泡一刻再煎。”

  一边的小翠应了一声,叹了口气抹泪,“以前都是人来咱们医馆看病抓药,现在咱们却要去别的医馆抓药,这……”

  顾长生轻笑了一声,拍了她脑袋一巴掌,“小翠可是觉得丢人了?”

  小翠低着头没说话,她只是觉得世事无常而已。

  顾长生又何尝没有这种感觉,可是就算是如此,她也要给宋伯治病,这个年迈的老仆,时不时的低咳两声,一声一声的敲在她的心头,她是个医生,是个大夫,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治病救人都是她的本分,也是她拜师严氏所立下的誓言。

  “好了小翠,你快别墨迹了,赶紧的去帮宋伯抓药,还是你等着你家娘子我亲自去?”顾长生推着小翠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小翠你还是认命的快点去丢人吧,你家娘子我最是爱面子,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丢人总比我丢人来的好接受一点。”

  小翠无语的看了娘子一眼,快步的向外走去。

  ...

  

  

  Ps:书友们,我是吾名璇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