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246.第246章 为她不惜一切
  相比于元宝的沾沾自喜,周沐精雕细琢的脸上一片冷凝之色。

  “若是让老头子知道,怕是从此以后,长生吾爱都会成为他一统四国的工具,再无宁日……”周沐的目光依旧落在远处,飘渺而充满担忧,仿佛想要穿透虚无般的无垠。

  “呃……”元宝闻言明显的一愣。

  这一点他是真没想到。

  依着周临帝的野心勃勃,这还真有可能……

  如长生娘子那般能耐非常,又生性跳脱之人,怎么会甘心做别人争权夺势,称霸四国所利用的工具?

  “还是爷想的周详,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元宝就没有这么长远的眼光……”元宝一边说一边摸了摸鼻子,他是目光短浅,思虑不周……

  元宝想到若是周临帝知道真相之后的反应,不由得满脸愁容。

  “爷,我们这番大戏演下来,三国来人会信吗?陛下会信吗?”

  周沐何尝没有这样的担忧?

  四国之中,向来不乏真正的聪明人,他有心以霍水仙引来祥瑞混淆视听,就不知能不能如愿……

  智者千虑或有一失,谁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事关他的长生,他又岂能不担忧?

  “上京来人需十日之久,其余三国来人,最少也要半月有余,不论他们信不信,我们只要拖过一月之期,入冬之时,我要闽南倭寇尽数被灭,要将一他们帅百万兵马班师回朝!”周沐望着窗外苍竹,目光一如数九寒冬,凌厉而霸气。

  “爷!”元宝闻言大惊,疾呼一声,惊慌的开口,“爷,按照原定的用兵计划,此战得胜之后,穷寇莫追,要将倭寇困与海上,待冬过春来,才是全歼倭寇的最佳时机!”

  “爷!急功近利,势必让将士伤亡增加,还请爷为百万大军性命着想,三思而后行!”元宝的脸上焦急难掩。

  周沐一脸冷凝,沉默不语。

  “爷!你为了遮掩长生娘子司命之星出世,而将霍小姐推出来挡枪,元宝可以不过问,毕竟霍小姐几次三番对长生娘子不恭,这是她咎由自取,可是,爷,百万大军何其无辜?爷怎能为了长生娘子一人安危,改变作战计划?急功近利,势必增加无谓的伤亡,这是爷你教元宝的,爷你难道忘了?”

  “多说无益,本王心意已决!”周沐缓缓的摇了摇头,掩下眸底的那一抹痛心。

  “爷,你想想长生娘子,她虽然看似冷血无情,其实最是心地良善,说是胸怀天下苍生也不为过,可你却要让她背负数千乃至数万将士的无谓伤亡,她若是知道了真相,又该如何自处?”元宝虽然没有什么大智慧,可是对于揣测上位者的心思,还是颇为精通的,因为精通,所以更是焦急。

  “爷,以长生娘子的为人,你为她着想,用尽心机护她周全,瞒她骗她,她定然会体谅,可你若是为了护她而牺牲其他人,爷,这才是不可挽回之事,长生娘子知道自己身上背负如此多的人命,定然会怒不可揭的啊爷!”

  “别说了!”周沐蓦然回头,冷叱一声,打断了元宝的规劝之声,眸底已是一片嗜血的鲜红,“本王说过,宁负天下亦不负她,岂是只有说说而已?”

  周沐宛若王者临世般,周身弥漫起毁灭一切的气势威压,锦紫长袖临风一挥,“霍水仙也好,数千数万会枉死闽南的将士也罢,这些罪孽本王一力承担!为了护她无恙,本王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将天下化为炼狱,也在所不惜!”

  “爷!”元宝惊惶的唤了一声,满脸的不敢置信摇了摇头,“你是要为了长生娘子一人,坏了你鞍马十年换来的太平盛世吗?你置奉你如神邸的黎民百姓于何地?”

  周沐闻言,眸中一丝疼痛不期然的划过,“天下黎民?若是长生有恙,本王要这太平盛世干什么?君临天下,一人独看歌舞升平吗?元宝,本王殚精竭虑守护苍生十载有余,就让本王自私这么一回,为了她,本王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疯了!爷你疯了!”元宝看着眼前的主子爷,一瞬间觉得分外陌生,宛若从未相识。

  看着伴自己一生的元宝如此,周沐的眸底划过一丝哀伤,复又转身看向窗外,仿若喃喃自语般的开口,“本王答应过她,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她若有恙,则本王必随之。”

  “本王若随吾爱而去,则三国铁蹄势必踏遍大周每一寸疆土,元宝,于本王而言,天下苍生便是吾爱长生,吾爱长生便是这天下苍生……”

  “占室女星斗冲勾陈,四国皆闻,得吾爱者得天下,依着皇室自私无情的性子,不得之则势必诛杀以绝后患,本王就算再自负,也没把握在四国联手之下,护长生安然……”

  “爷……”元宝闻言,心神俱颤,失神的唤了声。

  情根深种,他家爷以身家性命向托,他还能如何?

  此时此刻,元宝才知,长生娘子不光只是他家爷选定的伴侣,更成了他最致命的弱点……

  “元宝,为吾爱长生计,为天下万民计,闽南之战必须速战速决,枉死战场的将士死得其所!”心底钝疼如刀锯,可周沐却极力的掩饰,转身拿起桌上才写好的信笺,目光坚定狠心的开口,“这是调整闽南战事布局的军令,即刻传至闽南,本王要在冬至来临之前,看到班师回朝的他们,如若不然,让将一他们五人提头来见!”

  元宝见此,知道已无转圜的余地,忙伸手接过信笺,应声而退。

  手中军令如山重,元宝仿佛能看到闽南战场之上,一片浴血厮杀,满目苍夷之景……

  有数千乃至数万的将士,因为这一纸速战速决的军令而葬身沙场,埋骨异地,失了性命生机……

  “哎!江山如画,美人多娇,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爷他……”元宝本想埋怨两句,可想到自家爷,终是不忍心,忍不住又叹了几口气。

  他家爷的心和命系于长生娘子一身,大周千万黎民百姓的性命也系于她一身……

  长生娘子,你若有恙,他元宝就直接给你殉葬了!

  心中做如斯想,元宝毫不犹豫的单手掩唇,吹出了一声嘹亮的口哨。

  不过几息的时间,一只偌大的苍鹰盘旋而下,双翅掀起一片尘埃,直奔元宝的方向而来。

  元宝看着停在地上的苍鹰,俯身趴到它身下,将手中的信笺绑到它的脚上,起身踮起脚尖,拍了拍它的翅膀,“小鹰啊,这次你带去的可是催命的军令,我们只能祈祷,伤亡越少越好了……”

  苍鹰被唤小鹰,仿佛能听懂人话一般,翻了个白眼,然后转眼挥动着诺大的翅膀,把元宝呼扇到了一边。

  “噗!”元宝连忙吐出来扇进嘴里的尘土,避开苍鹰展翅的波及范围,不满的开口,“小鹰,这都十几年了,你怎么还这么暴躁?”

  苍鹰已经升至两层楼高,一双大眼俯视着下面的元宝,鹰眼如桀。

  “好了好了,你赶紧去吧……”元宝见此,无奈的挥了挥手。

  苍鹰已经被周沐驯养了十年有余,灵性非常,闻言当即展翅往南飞去,其速堪比风驰电骋。

  元宝看着苍鹰转瞬变成小黑点,消失在天际,想到他家爷说的话,不由得满脸忧色的摇了摇头,“天下大乱将至,到底要有多少将士战死沙场,多少百姓流离失所?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是个头啊……”

  “元宝大人,难得你还有一片忧国忧民的赤胆忠心,倒是让四喜长见识了,四喜以为,您老除了吃的,什么都不上心呢!”躲在一旁的四喜,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

  “呔!小四喜你又神出鬼没!若是让爷知道,肯定又要说你,你人小没心机,却总是听些不该听的,万一说漏嘴了怎么办?”元宝一见四喜,顿时转身,一个爆栗子敲了过去。

  小四喜不躲不闪,任那一个爆栗子敲到了脑门上,依旧笑着开口,“怎么可能!我可是爷一手教出来的人,将来可是要近身伺候郡王妃的,你什么时候见我嘴巴不劳坏过事儿,就是爷和你总是杞人忧天!”

  元宝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忍不住的开口叮嘱,“你跟宝亲王殿下一个德行,喜欢美女,可是客苑的那个美人儿可不一样,小四喜,莫怪我没提醒你,你可离她远点儿,她是绝不会成为你将来要侍奉的主子的!”

  “恩恩!四喜知道了,四喜就是趁她还有命在,能多看一眼是一眼而已!”四喜闻言,点头连连,“元宝大人,你刚才做什么一副忧国忧民悲秋伤月的模样,这可不像你的一贯作风啊,那些个事儿,是咱们爷才会操心的吧。”

  元宝睨了他一眼,不以为然的开口,“我就是没事做做样子,你当我真有那么大的闲心操心那些劳什子的事儿?不是让你挑拣了三竹篓香瓜?让人搬来给爷瞧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