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洗扒干净给老娘等着
  readx();

  cpa300_4(); “你家爷要带病出征闽南吗?”顾长生能想到让周沐离开的理由,就这一个。

  周沐身上残毒未清,随时都有发作的可能,若是他执意前去闽南,就算那边准备完全,也无疑危险万分。

  元宝见顾长生一脸凝重,连忙摇了摇头。

  此时此刻,他家爷哪里还分得开身去闽南?柳州都要成为四国的众矢之地了!

  “那是为什么?你弄得跟生离死别临终遗言似得,闲的没事吓唬人呢?”顾长生见元宝摇头,心头一松,当即瞪眼呵斥。

  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她可不能看着周沐去送死!

  “长生娘子,有些事儿,元宝不能说,您只管安居柳州就可,其他的事情就不要过问了!”元宝一脸挣扎,可还是咬紧牙关,打死不敢吐露一点儿真相,“长生娘子,从今而后,不管外面如何,不管我家爷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儿,你都当没听见没看见,完全不必理会,你安心的过你的日子,其余的都不要操心可好?”

  “不好!”顾长生的脸色愈发的不善了。

  元宝不说还好,元宝越说,顾长生越感觉不对劲。

  不期然的,顾长生就想到了霍家那姑娘!

  “因为霍水仙对不对?”顾长生目光如炬的盯着元宝,一字一字的开口。

  周沐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成全了霍家姑娘天命贵女的名声,到底是为了什么?

  元宝震惊的看向顾长生,双眼瞪圆,一脸的不敢置信。

  他是知道长生娘子聪明,可不成想竟然聪明到这种地步。

  她怎么就能想到事关霍小姐?

  “元宝,我顾长生难道没长脑子,周沐费尽心机,将霍姑娘弄得宛如神邸临世般,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放下身份,做连他自己都不屑的事情?”顾长生一身凛冽的杀气顿时弥漫开来,长眸紧眯,目光如刀的盯着元宝,一字一句的开口问道,“因为我,对不对?”

  周沐,连九五之位都不屑一顾,为了她不惜数次违逆当今圣上!

  他对她的情,顾长生心知肚明。

  若是这世间,还有什么人什么事儿能让周沐如此,那除了她自身,顾长生不做他想!

  “长生娘子!”

  元宝闻言,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脸凝重眼中含泪的开口,“爷他做任何事都是为了长生娘子你,长娘子既然知道爷的良苦用心,还请不要在逼问元宝,爷他如此做,自然有他的深意,还请长生娘子照顾好自身!”

  顾长生周身的气势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脸上扬起一丝苦笑,“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连他都如此忌惮……元宝你起来吧,他不想我过问,我也乐得清闲,不过问就是……”

  “谢长生娘子!”元宝这才抹了把眼睛站了起来。

  “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他看,我顾长生不是只能与他同富贵,却不能共患难的人!总有一天,我定要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旁,再不用他费尽心思的将我护在身后!”顾长生看着元宝掷地有声的开口,眉眼之间,自负非常。

  “元宝自然相信长生娘子,只是此时此刻,娘子你手下尚未出山,身单势孤,还请娘子以大局为重,且忍耐一时!”元宝闻言,毫不犹豫的接口。

  他对长生娘子的信任,一如他相信他家爷一般!

  “恩!”顾长生点了点头,看了眼摆放整齐的几篓子蔬菜,好笑的开口,“难得你细心,竟然知道我家断菜了!吃人嘴短,你偷我引魂散一事,我且不与你计较了!”

  “恩恩!”元宝自然点头连连,脸上闪过一抹愧色,“元宝对不起娘子,待得此间事了,元宝定然前来请罪!”

  “你请罪就免了,可到了事了之时,若是周沐不给老娘个合理的解释,你就让她洗扒干净给老娘等着!”顾长生冷哼一声,好整以暇的继续,“你们都不在老娘面前晃悠,老娘还乐得清静呢,简直求之不得!”

  嘴里这么说着,可顾长生心底却有一丝担忧,不过面上却丝毫不显。

  和顾长生相处日久,元宝自然明白顾长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全然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笑眯眯的开口,“嘿嘿……洗吧干净等着你,想必我家爷是很乐意的!”

  顾长生闻言狠狠的噎了一口,转眼就要变脸。

  元宝见此,连忙转移话题,示意四喜上前,舔着笑脸开口,“长生娘子,这是四喜!”

  “恩?”顾长生被元宝噎的还有点儿脸红,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奴才四喜,见过主人!”

  既然元宝已经引见,四喜当即跪在地上,砰砰砰几声行了参拜大礼。

  他这反应,倒是把顾长生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开口,“搞毛?干什么三跪九拜的!没的折了我的阳寿!”

  元宝见此,连忙解释,“长生娘子莫怪,这是四喜,是宝亲王当年专为我家爷的王妃选的贴身小太监。”

  顾长生闻言一愣,低头看去,年纪和董雷差不多,不过十四五岁,身材娇小,长的也眉清目秀的,看到这里,顾长生瞪眼了,指着地上的四喜,问向元宝,“你确定他是个小太监,而不是个小宫女?”

  这的这么秀秀气气的小太监?该不会是假的吧?

  元宝好笑的抹了把汗,“元宝确定他是个小太监,他小时候,元宝还给他洗过澡呢,错不了。”

  “奥……”顾长生不知道可否的应了一声。

  “长生娘子,四喜五岁就跟着我家爷上山拜师,后来更是跟在爷身边南征北战,功夫差密卫也不远,爷的意思是,你就把他留下,往后身前也好有个使唤的人,毕竟现在只有小雷子一人在你跟前伺候,怎么说都难周全不是?”元宝见机不可失,连忙开口。

  “什么?你的意思是让他跟着我?我一个平头百姓,身边养个小太监,像个什么样儿?”顾长生不赞同的摇头。

  天爷!太监这种物种,是皇室御用的好不好!

  虽然身边带个小太监是很拉轰,可是耐不住别人看了会觉得别扭啊!

  她可不能脱离群众!她就是一地地道道的平常人!

  “主人,四喜可以装扮成小丫鬟的!”四喜见顾长生反对,连忙出声,声音中不由得带了丝急切。

  “你倒是挺会委曲求全!”顾长生闻言,颇为无语。

  好吧,四喜的确长的眉清目秀身材娇小很像女孩子,而且声音也不用掩饰,细细弱弱的,跟姑娘家没什么大区别。

  “主人,四喜从小就发过重誓,一生只奉郡王妃一人为主,还请主人不要嫌弃四喜!”四喜又是重重的磕了两个头。

  顾长生看了元宝一眼,当即托着下巴看向四喜,“真的?真的只奉我一人为主?”

  “恩!如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四喜一脸郑重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周沐那妖孽到底瞒了我什么事儿?”顾长生挑了挑眉梢,奸笑着开口。

  四喜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看都不敢看元宝一眼,“昨夜子……”

  “四喜!”元宝惊呼一声,眼明手快的捂住了四喜的嘴,讨饶的看向顾长生,“长生娘子,你才答应不过问此事的哇……”

  一边说着,元宝一边恨恨的捏了四喜一下,这个实心眼的,还真是屡教不改!

  顾长生见此,不置可否的挥了挥手,“好了,我不问就是。”

  当她****那闲心怎么滴?

  “那长生娘子往后也不准问四喜此事!”元宝得寸进尺的继续道。

  “好!”顾长生这次倒是很好讲话。

  她若是真想知道,自然有的是法子。

  可是既然周沐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乐得当他羽翼之下的金丝雀,继续逍遥好了。

  元宝闻言,这才放下心来,撒开手还忍不住狠狠的盯了四喜一眼。

  “四喜,照元宝所言,你的功夫自是不差,如此,你也该知道我的规矩。”顾长生单手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指了指身后的背光处,丝毫不差的指出了宁二她们的藏身地,“你应该知道,我身边已经有了三个人六双眼盯着,你若想留下也不是不可,我身边向来不养无用之人,跟我打一架吧,让我试试你有几斤几两再做定夺。”

  “又打啊?”元宝闻言,抽着嘴角叹息道。

  为什么每个来长生娘子身边的人,都要跟她打一架?除了檀女死不出面,跟长生娘子你追我躲了半天,逃过此劫,好像宁二和昆奴都没能幸免!

  她就那么喜欢跟人过招吗?

  “闲着也是闲着不是,怎么着都不能疏忽了保命的功夫啊!”声音一落,顾长生身形如飞,往演武场的方向闪去。

  四喜见此,不敢懈怠,紧随其后,运气跟了上去。

  心底不由咋舌,长生娘子没有内力,竟然能有如此速度,果然不是一般人!

  元宝看着两人消失的身影,认命的搬起一竹篓子青菜往后厨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嘟囔,“小四喜啊,你可千万不要轻敌啊,就连昆奴大人可都在长生娘子手下吃了不少闷亏了啊,爷他看上的女人,哪里会是等闲之辈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