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吧首页 > 女生小说 > 极品女医:弃妇带娃也嚣张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看他知不知道回家
  readx();

  cpa300_4(); “啊?”

  “啊?”

  众人又是一阵不敢置信的看向顾长生。

  顾长生看着他们如此,不由得摇了摇头。

  就这样?她是对他们的智商彻底不抱希望了!

  “娘子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你说的每一个字奴婢都明白,连在一起,奴婢就听不明白了呢?”董雷茫然的挠了挠头,求助的看向其他人。

  “你果然就是个只知道吃的吃货!你说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一句话还能有几个意思?”顾长生站起身一脸怒其不争的指向董雷,语重心长的开口,“小雷子啊,你家娘子我说的话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可你连这都想不出来!往后可别再吃了,再这么吃下去,你就算变不成元宝,也离元宝那个二缺的脑子不远了!”

  董雷:“……”

  其实,这不关人家元宝什么事儿吧?元宝就是那个纯躺枪的对吧?

  心中做如是想,可是董雷却没敢说!因为董雷知道,她如果再说一句,她家娘子绝对有十句等着她!

  众人见此,面面相觑,尽皆低下了头。

  “字面上的意思?字面上是什么意思?”周宗宝挠着头看向一旁的半山先生,求助的开口,“先生……”

  师徒一场,恁老好歹帮帮忙啊!怎么刚才还立场坚定,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先生就又恢复往日的云淡风轻儒雅模样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他们不知道?

  “孺子不可教也!”半山先生嫌弃的撇了周宗宝一眼,怒其不争的开口。

  堂堂的赫天小霸王宝亲王殿下,面对自家先生如此嫌弃的挤兑,周宗宝狠狠的抹了把脸,心里想着,不就是孺子不可教吗?这句话他从小听到大,也没见少吃一口饭,少长一块肉!没啥!没啥的!

  “先生……”自我安慰了一番,周宗宝又求助的看向半山先生,还倍儿矫情的拉起半山先生的一只长袖摇了摇。

  顾长生在一旁看得嘴角直抽,瞪大了双眼看着周宗宝。

  丫的,这是宝亲王?

  这没脸没皮,死皮赖脸的货是皇家出品的宝亲王?

  绝壁的残次品啊!顾长生无语的再次下了这个定义!

  周宗宝这人当真本事,他竟能一次次的刷新顾长生对于皇族的认知下限,而且愈发将顾长生的三观外阴沟里带!

  顾长生暗暗的竖起大拇指,人才!这脸皮厚的,估计城墙拐了三十八道弯儿又加了两堵砖都未必及得上他脸皮厚度的一半!

  老话说的好啊,嘴大吃四方,脸大游天下,难怪周宗宝能周游列国收集美女,感情问题的关键在这里,人家的脸确实有够“大”!

  顾长生这边炯炯有神的神游千里外,那边半山先生终是败在了这样的周宗宝手中,手臂一甩,长袖一挥从周宗宝手里抽了出来,郁卒的开口,“长生爱女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她说小肉包子所在的明月楼,不是这里的明月楼,自然是别处的明月楼!”

  一边说着,半山先生一边黑着脸想到,他怎么曾经收过一个这么不可雕的学生?当真是他毕生之耻啊!

  作为半山先生的毕生之耻,周宗宝果然不负耻辱之名,半山先生话都说的如此明显了,他还是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

  顾长生见他如此,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也是个二缺啊,她以前怎么会觉得他能观大局,大智若愚来着?

  这哪里是大智若愚,这分明就是愚啊!

  简直愚不可及!

  “啊!”宋伯忽然惊呼一声,然后无比惊喜的看向众人,“老奴想起来了!”

  周宗宝一听这,脸顿时就黑了。

  怎么?他还没想起来,这顾府的老管家就悟了?

  这不科学啊?

  “娘子,小公子在清风明月楼对不对?”宋伯亟不可待的上前了两步,惊喜的开口。

  顾长生好整以暇的眨了眨凤眸,点了点头,鄙视的撇了一眼周宗宝,云淡风轻的开口,“一月之前,花孔雀曾拐了小肉包子出门游历,并借此机会检视了一遍他在江南的数处产业!”

  “花孔雀名下的产业有哪些,想必你们心知肚明吧?”顾长生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众人,“清风明月楼遍布四国各大城池,尤其以大周为最,柳州城作为周沐的封地,又本就富饶,饱暖思****,乃是青楼楚馆的不二选择之地,花孔雀又岂会放过?”

  “小肉包子翘家,不会冒着饿肚子的风险去百里山,也不会去妖孽那里自投罗网,他对柳州本就不熟悉,除了曾经跟着花孔雀去过的清风明月楼!”

  “花孔雀执掌清风明月楼,作为他的亲传弟子,小肉包子在清风明月楼的地位自然不低,再没有比那里更适合他翘家的了!”

  顾长生说到这里,好整以暇的摊了摊双手,“所以,你们在这里着急的不要不要的,小肉包子说不定躲在青楼里怎么逍遥快活呢!”

  顾长生嘴上说的轻松,心底却将她家儿子从头到家问候了个遍,尼玛,她刚知道宝贝儿子不见了,可也吓坏了好不好?到现在这心脏的跳动还没恢复正常呢!

  儿子就是顾长生的命根子,天知道她是真的把他疼到了心坎里,若是他真有个什么事儿,顾长生还真不知道会如何!

  众人听明白顾长生的话,一脸的恍然大悟,脸上的焦急之色,顿时就不复存在了。

  小公子在清风明月楼!那可是他的地盘,肯定会安然无虞的!

  “娘子,瞧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误会,什么叫小公子躲在青楼逍遥快活?小公子才多大点儿的人啊!”心头事了,董雷顿时恢复了一贯的轻松姿态,略带不满的看向她家娘子。

  她家娘子也真是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完全不知道避讳的,这要是传出去,小公子人还没长大,倒先落下了个花宿柳眠,寻花问柳的风流名声。

  “怪我咯?”顾长生无辜的指了指自己,“家是他自己翘的,地儿是他自己选的,青楼是他自己去的,这事儿,怎么着都是他自己的错吧?”

  顾长生当然明白董雷话中的意思,可是她觉得吧,她那儿子,这么小的一人儿,就跟着他那无良狮虎逛过无数青楼楚馆了,想不风流,有点儿难度啊!

  有句话说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不能指望天天跟花孔雀泡在一起,还能给她提溜出来一个一清二白的儿子!那堪比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啊!

  董雷见自家娘子如此说,机智的没再开口。

  倒是半山先生好整以暇的理了理长袍,缓缓开口,“既然女儿已经知道小孙孙人在何处,那你打算如何处置啊?”

  “是啊,既然小顾泽人在清风明月楼,那小爷这就去把他接回来!”周宗宝适时的开口,想要挽回一下刚才丢失的面子。

  顾长生看了看两人,复又摊了摊双手,“我打算如何?我打算回去继续吃饭!小雷子,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想必那些饭菜都已经凉透了,你快些回锅温温,想必那羊汤回回锅,更是入味鲜美。”

  “呃……”董雷闻言一愣,茫然的看向众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难道她真的按自家娘子说的,小公子的事情还没个着落,就回去温饭菜啊?

  “还愣着干嘛?”顾长生没好气的瞪了董雷一眼,奕奕然的开口,“老娘倒要看看他这个翘家翘上瘾的瓜娃子,还知不知道回家!”

  这绝对是翅膀硬了长本事了,才学会跑就想飞了!

  “你们谁都不许去清风明月楼找他,就让他在那呆着!”顾长生一一看过家中人,眼中满是警告,掷地有声的开口,“他不在家,老娘倒还省心了,有人管他吃管他喝管他玩儿的,那就让他尽情的呆着去吧!”

  众人面面相觑,颇为无语。

  还是半山先生缓缓开口,“如此也好,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他自己翘家出走,就等他自己回来好了。”

  顾长生闻言,连忙点头,她就是这么想的!

  “那娘子,奴婢这就去温饭菜?”董雷见此,怯怯的开口。

  顾长生连忙挥了挥手,“快去快去,我适才可是就吃了几口,这番闹腾下来,肠子都快打结了!”

  董雷闻言,当即领着几个小子往饭厅走去,步伐轻松无比。

  转眼,众人已经从新往饭厅而去,只留下周宗宝眼巴巴的看着顾长生,期期艾艾的开口,“母老虎啊,你刚刚说到的那些个什么软骨散啊,什么魂散啊……真有那么厉害?”

  看家本事遭到质疑,顾长生立时狠狠的剜了周宗宝一眼。

  周宗宝舔着笑脸搓了搓手,倍儿哈巴的开口,“小爷没有别的意思,小爷就是想说……那些药,你能不能也给小爷一点儿?”

  周宗宝一脸希冀的望着顾长生,看的顾长生有点儿发毛。

  顾长生疑惑的看向这幅谄媚姿态的周宗宝,又往他身后望了望,直觉的没好事,遂开口问道,“你不是有暗卫护着,要这些东西干什么?”